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挺岳双腿之间

调教系,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2021年2月2日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2021年2月2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一章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còм<首发、域名、请记住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

陈灵玉并非不想留温瑾一起搞定眼前这个嚣张至极的人,只是她的心里始终萦绕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预感从开始治疗影子山庄带回来的那些妇女开始就存在了,等到杨烈的军队开始撞门时,陈灵玉以为不祥的预感是有外敌来袭。

等到大家都安全撤退了,她的心头还是闷得难受,可她又有伤在身,不能帮到什么忙,无奈之下,索性到处游走,看看那边需要帮忙。

看见温瑾时,那种感觉虽说稍强了几分,却也没有完全的解脱,直到刘孟难的出现,才是真正爆发的时刻。

跑!

刹那间,陈灵玉的第一反应是如此,但立马又被她压了下去,若是要跑,也得是让温瑾先跑。

不过看刚才的阵仗,陈灵玉也不确定周围是否还有埋伏,其实如果有也不用太担心,以温瑾现在的实力,对付几个小喽啰肯定不成问题,而自己则只要先拖住对方的主将,等温瑾安全离开后……

再…想办法吧……

又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温瑾在接收到陈灵玉撤退信号后,并没有乖乖听话,不断攀升的凌冽气势说明了她的目的。

陈灵玉暗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她不会听话。

无奈归无奈,陈灵玉还是暗暗运劲,随时准备配合温瑾攻击刘孟难。

人有男女之别,其筋骨肌肉构造不同,武道的追求也有所不同。

男子学拳,多以刚猛为主,重力量轻技巧;女子学拳,多以阴柔为主,重技巧轻力量。

也不是说没有反过来练,但终归不是主流,除非……某些地方异于常人。

温瑾便是如此。

街头打架可没闲工夫让你玩什么技巧,先把对手打趴下你就赢了,久而久之养成习惯,温瑾的攻击方式比起寻常男子还更为威武。

因此陈灵玉收留了温瑾之后,找人讨要了一门阳刚威猛的拳法赠予温瑾,拳法具体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但是听说曾经也是皇家武学,甚是强大。

只可惜那些人从皇宫仓乱逃出时,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更别提拳谱,以至于东丢西落,让那拳谱有了残缺,没办法进入更高的境界。

如今来看,温瑾也算是将这门拳法练至极致,身未动,脚未移,周身环绕着猛烈的气流,隐约间犹如苍龙盘绕,到了最后,那些狂暴的气流盘绕在温瑾的右拳之上,化作两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相互盘绕着冲向了刘孟难。

这一拳声势骇人,引得刘孟难双目精光乍现,顿时收起之前的轻视,打起了精神,大喝一声:“来得好!”

然而刘孟难的破招方法很简单——

直拳。

简简单单的一击直拳,不快也不慢,好像用尽全力又好像没有用力,甚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内力加持,只不过此时刘孟难身上的气场并不比温瑾弱上多少。

嘭!!!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二章

此时的吕一鸣犹自不太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按理来说,他应该也没有落后陆小天太多,毕竟中间就这么些距离,陆小天就算比他早来一些,时间也不会太长,还不超过半柱香的时间。

就这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内,还包括陆小天自己赶路功夫,然后便一己之力将这三个木昆仙域的真仙都击败,而且还把那林行山打成了猪头,在未伤及对方根本的情况下要做到这点,显然其中的差距已经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压制性的优势。毕竟云崇义几个真仙的实力他算是清楚,而且云崇义几人压根没有大打出手的迹象。

“侥幸而已,也是木昆仙域的三个道友为人谦逊礼让,保留了相当的实力。”陆小天闻言道。

吕一鸣,甚至云崇义几个听到陆小天的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宗主,这事怕还有一些后续,我继续呆在宗门内怕是不太合适了。”陆小天抬手将心满意足的涅空蚁,小火鸦几只小家伙收入镇妖塔内后看向云崇义道。

“不错,那林行山我也算是略有耳闻,虽然在家族中没有受到多大重视,一把年纪修炼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到头了。不过他这把年纪也不算白活,有几个相交甚深的狐朋狗友。而且请几个实力比他来得更强的过来助拳并不是什么难事。云霞仙宗若是受到涉及,确实未必能吃罪得起。”吕一鸣此时也点头道。

“东方老弟已经是我宗门的大长老,我作为宗主未能在关键时刻护住东方老弟,已经是愧疚万分,如何能因为避嫌而将东方老弟请出宗门。这样的宗门不要也罢,若真是因此招来祸患,也是我云霞仙宗该有的一劫。”云崇义闻言严辞拒绝道。

吕一鸣有些意外地看了云崇义一眼,不过这毕竟是云霞仙宗自己的事,他出声提醒便足够了,双至于对方怎么做倒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区区一个云霞仙宗没了便没了,只要笼络到了陆小天,至于云霞仙宗的存在与否,倒不是特别的重要。不过对于云崇义的决定,吕一鸣还是极为佩服的,异地处之,吕一鸣自认不会比眼前的云崇义更有担待。

陆小天点头,他顾然不想给云霞仙宗带来麻烦,不过云崇义既然不怕麻烦,自己若是一味拒绝,反而有负对方盛情。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白子远几个真仙面色各异,既有对他实力的震撼,又有着诸多权衡。

像云崇义与歆虹这般,宁愿让宗门承受难以预测损失也要将陆小天留在宗门内的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修人,亦或是修士都能看到其中的利害所在。这些人显然不想同他同担风险,只是碍于方才一战陆小天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有宗主云崇义的威严不好直接提出来罢了。

不过整个云霞仙宗,陆小天认可的也就云崇义,歆虹,云霞仙子,云骊等少数几人而已,其他人怎么想,有什么打算,只要不算到他头上来,陆小天都懒得去管。

“接下来在朱仙司回来之前,我便留在云霞仙宗这边,虽然不至于替云霞仙宗挡去所有的麻烦,不过他们终归不至于会做得太过分。”吕一鸣迟疑了

文学

一下道。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三章

云轩不得不又重新走回到那条狭隘的通道上,窄窄的夜空中已开始微微泛白,带来死亡和恐惧的夜晚,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光明。

一名身穿高级军装的守卫从后急步而上,来到涂辽耳边,急促地说了一番话,涂辽一对细长的眼睛顿时闪出了亮光,直到那名守卫走后,涂辽眼珠一转,边走边对云轩说道:“夏启修士你是聪明人,相信也猜到了吧,先前的仙狱暴动正是某些人为了妄图取道友的性命为引发的。”

云轩冷淡回应:“涂辽大人,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单廷龙那个混账东西专门策动了昨晚那场惨烈的闹剧,其真正目的只为了取我一人性命?”他转头嘲讽地看了看涂辽,冷冷说道:“若真有十足的证据,那么恭喜你了,涂辽大人,你将升职为监狱长了。”

涂辽和蔼一笑,说道:“真相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敢轻言判断,不过,昨晚仙狱大阵为何会突然切断阵眼的阵源,确实是来自单廷龙大人的命令。”

“哦?”云轩对于为何会中断仙狱大阵阵源如此之久一事,也颇感疑惑。

涂辽眯了眯小眼睛,沉声道:“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已经愿意出来作证,因为单廷龙大人这个莫名其妙的命令,令云州仙狱里起码死伤了过万名囚犯,近四百的守卫兄弟……”

云轩微微皱眉,想起了昨晚混乱中四周那若隐若无的混乱元素,如今再听一出事,就有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愿意来指证,他恍然大悟,仙狱大阵迟迟没有恢复阵源供应,原来是有有心人参与其中了,云轩不由得冷笑道:“谁说云州仙狱的内外系统缺乏沟通呢,我看涂辽大人就与好些人有着紧密联系呢,譬如说某些守护阵源处的重要人士。”

涂辽的脸色终于变了变,但立即又恢复了常态,笑道:“夏启修士果然是位非常人物,只凭片言只字,就能联想出如此多的事情来,这毕竟不能等同于事实啊,嘿嘿!”

云轩仔细打量着涂辽身上精工细作的行头,以及手指上那几枚一眼就知是价值不菲的戒指,不禁又多联想到了一些事情,低声说道:“如今云州仙狱的几万犯人总是在白玉灵矿里挖掘那些值不了几个钱的石头,可见多浪费人力物力啊,假如能由擅长经营的涂辽大人来管理的话,这数万个免费劳动力在手,或是换一种工作方式,那可以创造出多少惊人的财富呀,哈!”

仿佛被人看穿内心的某些想法,涂辽的脸色不由得再次难看起来,他强颜一笑,说道:“夏启修士说笑了。”

云轩将涂辽这份难堪看在眼中,心中掠过一丝快意,但很快又被另一些负面情绪所取

文学

代了。

……

广场上尸横遍野,浓郁的血腥味道充斥着每个生者的嗅觉,不少伤者正在广场边缘上做着救护处理,呻吟声处处可闻。

老霍林替代了涂辽的位置,继续引领着云轩前进,当绕过一群伤者时,云轩赫然在其中看到了昨晚第一个对他发起袭击的豪猪,只见对方伤痕累累,体无完肤,但即便如此,在众多伤者中也只能算是普通重伤,医修人员甚至还没能腾出手去处理他,只能任由豪猪坐在地上干哼哼着。

云轩不由得对他牵了牵嘴角,没想到昨晚全场第一发动进攻,身陷敌阵的他竟然死不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后者似乎感应到了云轩的目光,回瞪着云轩,但他已经没有发怒的力气了。

走进石屋群后,老霍林好几回头看看云轩,欲言又止,直到最后将云轩送回囚室,他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云轩无声叹气,只是在靠窗边的墙壁上,又是划了一划,不知不觉,那里已经画了密密麻麻的“正”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正如所预料的那般,云州仙狱先是展开了内部调查,内防多名高层人物和狱卒都受到牵连,不少犯人也遭受了惩罚,宛州珍宝阁和帝都皇城派来了特殊人员进行监督,务必要对云州仙狱的管理系统进行一次严格的清洗。

原本就“走火入魔”的单廷龙大人,在此情此景下,伤势就更重了,他那位倒霉的副官起码为他承担了过半的责任,看来单廷龙下台是迟早的事,但新任的监狱长到底是由涂辽接任,或是另有其人,珍宝阁和帝都的人员仍在斟酌之中。

在此期间,九州的人族内战继续如火如荼地进行,主战场大多集中在无常阁这片抱遭摧残的土地上,以慕容杰为首的势力一边对靠近幻象森林和南海一带的国土进行变革,实施仁政,一边抵抗外敌,且战且退,无常阁的领土面积在短短几个月内,丢失了起码一半!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无常阁阁主慕容杰采纳了副阁主秦小天的建议,将无常阁的修士大军主要集中在了北面,计划先将正天门击退。而副阁主秦小天则统率着无常阁的三支修士大军,与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所率领的主力大军,在无常阁北面领土上,展开了寂静时代末期的第一场大战役,双方参战的修士都超过了二十万。

由于许蒋尤的错误决定,首先与无常阁撕破脸皮,本来是打着来支援盟友的军队旗号,顿时变成了不仁不义的小人之师。相对的,无常阁马上成为了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开战以来,整个九州世界的舆论还是第一次站在无常阁这边,指责正天门的不义之举。

相比起来,玉衡宫的做法就聪明多了,他们的修士大军进入无常阁所属的领土后,仅仅是接管城池和防御要塞,从未降下无常阁的旗帜,对外仍是宣称帮助盟友镇守,不像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打着来支援盟友的旗号,明目张胆地更换上正天门的旗帜。

其实两者之间并无差别,目的都是一样的,只是所使的手段不同,因此才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在这场空前规模的战役中,无常阁新一代领军人物秦小天锋芒毕露,以骄兵之计诱敌深入,重创正天门主力军团。于九隆山脉的决定性一战中,更是亲手斩下了过于冒进的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头颅,此致,秦小天一战成名,威震当代!

一颗新的巨星冉冉升起,意味着另一颗巨星的陨落。

几乎同时,正天门内顿时乱成一团,军中剩余的各大小修士统领经过短暂商议后,很快便如潮水般溃退出了无常阁的领土,宣告退出了此次内战的行列。

继承人之一的许天正趁此机会,立即开始了夺权行动,而远在云天宗的许木惊闻父亲阵亡,匆忙赶回正天门,维护自己少门主的地位,当然,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当年云天宗里,那个仅仅只是外门弟子的秦小天,竟然有朝一日成为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正天门的权势争斗,令他们宗门内的形势变得严峻起来,这对于无常阁而言,无意是件大大的好事,至少不用再顾忌正天门,可以放手对抗剩余的强敌了。

帝都皇城中的女皇听闻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阵亡,甚是怅然,同为当代九州人类的领袖中,不成想,最早回归轮回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正天门门主,在兔死狐悲的忧郁下,李清水做出惊人决定:“朕,要御驾亲征!”

帝都女皇亲临前线,顿时令帝都大军士气大振,人人奋不顾身,全军更是势如破竹,直往无常阁的心脏——无常峰插去,无常阁才刚获得短暂喘息的机会,形势便又一次紧张起来,不过幸运的是,当初白素和秦小天私下达成的协议,终于开始慢慢起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