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2)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第1章法师的来历

无心法师永远不老,永远不死。

如此说来,他仿佛已经类似于神,可事实上他毫无神通,只是不老,只是不死。和凡人一样,他饿了要吃,渴了要喝,冷了要穿,累了要歇。所以在他无边无涯的人生之中,最紧要的一件事便是设法生存。当然,不吃不喝不穿不睡他也能活,至多是渐渐熬成一具人干,掩人耳目的蛰伏在僻静处守株待兔。然而饥寒交迫的感觉太不好受,而且无始无终的长久持续,让无心法师以为自己是堕进了阿鼻地狱。

无心法师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太久远的往事他已经记不起了,他好像是从天而降落到人间,着陆之后就再没人管他。他不生不灭无魂无魄,只有一具不朽的躯壳。

因为头发至多只能长到睫毛的长度,所以无心在大部分的岁月里都在做和尚,做和尚好活,比卖苦力强。他自称会念经,会算命,会看风水,还会驱妖捉鬼。其中念经是真的,驱妖捉鬼也是真的,算命全是瞎诌,看风水更是胡说八道。凭着以上几样绝技,他浑浑噩噩的活了千百年,活到最后,就活腻歪了,不想活了。

无心法师的皮囊很体面,有着白皙的皮肤,浓秀的眉毛,眼窝微微凹陷着,由于常年的不想活,故而目光也是忧郁动人。他自认为挺英俊,可是难得拥有爱情,因为没有故乡,没有来历,没有家庭,没有亲人,又穷。凭他的资格,似乎只适合做上门女婿,但他的秘密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一个永葆青春的女婿,足以令岳家上下毛骨悚然。况且根本无需一世的光陰,朝夕相处的日子过得稍微久一点,他的疑点便足以让家宅内外一起不宁了。

无心一度很爱和人亲近,想要找个姑娘作伴,结果天长日久露出马脚,被人当成妖怪烧过打过许多次。烧和打对他来讲,感觉都是统一的疼。他很伤心,并且也怕疼,所以渐渐离群索居,继续做他的游方和尚。

大概是在同治年间,无心法师终于坠入了爱河。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爱上了他,知道了他的所有底细之后,还依然爱他。无心法师快乐之极,当场脱了僧衣自行还俗,并且在瓜皮小帽后面掖了一条假辫子。带着媳妇在京城里过了十五年,媳妇长成了他的老大姐,两人就迁去了直隶一带居住。在直隶文县又过了十年,媳妇看起来开始像了他的娘。察觉到左邻右舍起闲话了,无心法师带着媳妇进了山,与世隔绝的度起了时光。媳妇最后是老死的,安安详详的无疾而终。无心法师含着眼泪伐大树做棺材,媳妇下葬这天,他稳稳当当的蹲在坟前,用媳妇留下的旧手帕蒙住了眼睛。

其实眼睛对他来讲,本是可有可无。他周身每一寸皮肤都能感知到颜色与光、空气与风。抬手向上招招摇摇,媳妇的魂魄缱绻缠绵,夏风一样掠过了他的指尖。

“玉儿,走吧。”他喃喃的说:“谢谢你用一生陪伴我,谢谢你。”

夏风稍纵即逝,旧手帕上还残留着玉儿的气息。无心法师在山里穷得很,平常的衣裳破到不能再穿,只好翻出了古旧的僧袍往身上套。午后的太陽照得他身上暖洋洋,像是玉儿伸出苍老干枯的双手,温柔的抚过了他的头脸。

在吃光家里最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bl文库按住腰顶弄

后一口杂合面之后,无心法师因为扛不住饿,所以独自下山谋生去了。

他当初上山之时,宣统皇帝还没有退位;如今下了山一打听,才知道民国的大总统都已经换了好几茬。坐在街边支起算命摊子,他打算糊弄几个钱买馒头吃,然而街上众人看了他的年轻面孔,一致认为他还是个小伙子,会算个屁。

无心法师没了生意,转而想去驱妖捉鬼。可镇子里面天下太平,并无妖鬼。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得忍饿挨饥的踏上路途,直奔附近的文县而去。不料走到半路,他竟然出乎意料的得了个伴儿。

伴儿是个十七岁的姑娘,姓李,大名就叫月牙。月牙生得美人颈、流水肩、杨柳腰,身影比脸面更好看,当然脸面也不丑,明眸皓齿大辫子,是个干干净净的伶俐模样。月牙是从家里私逃出来的,因为爹娘要把她送给债主做八姨太。债主都六十二了,半脸褶子半脸麻,满嘴黄灿灿的大马牙。月牙不能坐以待嫁,于是趁着夜色深沉,收拾出个小包皮袱就跑了。

月牙一家是从关外迁过来的,家里丫头都不兴裹脚。月牙平日做惯活计,身体强健,又是一双大脚,奔跑起来分外得力。凌晨时分天蒙蒙亮,通往文县的小路上就只有她和无心两个人,她是有备而来,一边走一边从包皮袱里掏出一个棒子面窝头,一口一口的咬着吃。无心不远不近的跟在一旁,因为有日子没见干粮了,所以垂涎三尺,恨不能当场实行抢劫。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感谢“执天之道”打赏的588起点币。

…………

入眼的除了书还是除,整个书店内可以说除了用来给客人立足的——也就是周朝站的那四平米左右的地方和老者身处那不大的空间,以及书店用来采光与探望外边的窗户那里没有被书堆满外,再找不出一块空缺的地方,全部被书堆得满满当当。

“先生,这是你要的书。”这时,老者颤颤悠悠的回到柜台前,将手中的数本A4大小,厚不足两厘米的书籍放到了柜台上。

“只有这几本么?”周朝随手拿起其中一本,低头随意的翻反着道。

“是的。你没带书单吗?”老者诧异道。

“没有,不过我记在脑子里,有纸和笔么?我可以现在写出来。”周朝合上书籍,将其轻放回书摞上道。

“有,书店怎么可能没有纸和笔。”老者点点头笑道,弯腰从柜台下面拿出了几张白纸和羽毛笔,还有用来书写的黑墨水。

“谢谢。”周朝客气一声,接过东西,抓起羽毛笔点了点墨水,俯身用英文快速的在纸页上写了起来。

“《标准咒语·初级》、《标准咒语·二级》、《标准咒语·三级》、《标准咒语·四级》、《标准咒语·第五级》、《魔法史》、《魔法理论》、《初学变形指南》、《中级变形术》、《千种神奇草药及覃类》、《魔法药剂与药水》、《怪兽及其产地》……”

仅是片刻间,数十本的书籍名称就跃然出现在了纸面上。

“喔,先生,这里面很多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bl文库按住腰顶弄

书籍可不是新生需要购买的。”老者低呼道。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书中的知识不会贬值,大不了拿他们当收藏好了。”周朝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你说的很对,知识是不会贬值的。”老者咧了咧嘴,神色开心的点头赞同道。不过紧接着却话风一转,用略带遗憾的声音提醒道“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先生,你提供的书单中的很多书籍并不容易搞到,或许你可能需要为此等上一些时间。”

“恩?你这里不是全魔法界书籍最全的地方么?”周朝闻言顿住笔头,愕然抬头道。

“虽然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但作为一个诚实的人,我还是不得不明确的告诉你,那个传闻是错误的,我这里只是有很多书,而不是拥有全部的书。”老者微微摇头叹息道。

“那我要的这些书你能提供多少?”周朝这时也不往下了,直起身追问道。

“大概三分之二吧,剩下的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老者想了想说道。

“也就是说,其实我要的这些书你全能提供,唯一所需的只是要多付出一些时间是吗?”周朝确认道。

“是的,先生,就像你说的那样。”老者确定道。

“没关系,我可以等。”周朝微笑道,随即再次俯下身,对照着视界中贾维斯呈现出来的书单抄写了起来。

“先生,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书的名字的?毕竟你看起来……”老者上下打量了两眼周朝,语气迟疑的说道。

“巫师也会有朋友不是吗?”周朝笑道。

“确实,是我糊涂了。”老者歉意的笑了笑道。

然后又过了片刻,周朝写完了书单,直起身将书单递给了书店老板。

“请登记一下你的住址,到时候我会用猫头鹰将你订购的书籍邮寄过去。”老者接过书单查看了一下,点点头,说道。

“额……这个就不用了,你告诉我大概什么时候能把书找来吧,我到时候自己来取。”周朝表情一滞,略带尴尬的说道。

因为打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在为现在的事情而忙碌,以及各种身份证件上的问题,所以直到此时,他也没能找到一个落脚点供他安身。

“恩……半个月后吧,半个月后我差不多就能将你需要的书找全。”老者想了想道。

“那好,我半个月后再过来取。现在请先把现有的书交给我吧。”周朝道。老者点头,就拿着书单再次钻进了书堆中,帮周朝找起书籍。

直到好几分钟后,才拿着一堆书籍重新回到了柜台前。

“砰。”

“这些就是你要的书了。”老者道。

“谢谢。”

之后周朝和老者结过书帐,并交付一定的订书订金,便动念收起了柜台上半个成年人高下的书籍堆,然后在书店老板略带惊讶的目光中,一身轻松的离开了丽痕书店。

随后周朝又在街道上移动了两、三分种,进入了与之相隔不远的奥利凡德魔仗店。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希瓦大陆会议。

大陆会议诸国的代表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弗朗西有一天竟然会如此的强硬。

荣誉军人院的埃马纽埃尔院长,更是作为弗朗西方面的代表,亲自登台演讲。

众人从来都没看到过,原本和善的埃马纽埃尔院长仿佛换了一副面孔,变得冷峻了起来。

无形的杀气,正一股一股的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再加上大陆会议中,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一个个都面色严肃,诸国代表们,多少有点害怕了起来。

有的人这才回想起来,对啊,埃马纽埃尔院长可是军人啊,弗朗西正儿八经的中将。

埃马纽埃尔扫视了一圈希瓦大陆会议中的代表,说道:“亡灵的入侵,导致希瓦大陆生灵涂炭。

我们弗朗西也好,希瓦大陆诸国也罢。

亡灵不会让希瓦大陆的诸国享受安宁的。

因此,我希望希瓦大陆的诸国团结起来,至少在解决这场亡灵危机之前,我们应该一致对外。

不管是本就乐于为希瓦大陆奉献的守护者们,还是那些为默默无闻在希瓦大陆生活的人们,亦或是那些因为现代思潮的流入而竭尽阻止的人们。

我希望大家都放下各自的成见,拧成一股绳。

守卫者们是好样的,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们也希望你们站出来,至于那些私下搞小动作的家伙们,我希望你们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弗朗西现在没空再跟你们玩过家家的政治游戏了。

我们将对亡灵世界发动反攻,我们将对印杜帝国发动反击。

我们将与阿哈利姆的盟友,达贡的盟友,代达罗斯的盟友,斯嘉蒂的盟友,一同将亡灵给踩在脚下。

作为希瓦大陆会议的常任主持国,弗朗西建议,希瓦大陆所有成员国,全部动员……”

说着埃马纽埃尔又扫视了一眼会议中的诸国代表,淡淡的问道:“诸国代表,谁赞成,谁反对?”

“我反对!”

一名保守势力为主导的希瓦国家的代表高举着手,对着麦克风喊道。

他的声音,仿佛就像是在为保守派传达一个信息一样,希瓦的保守派必须联合起来,抵制弗朗西人对希瓦大陆的渗透。

如果放任弗朗西人不管的话,几十年后,百年后,整个希瓦大陆,都将被弗朗西人主宰。

而他们,这些原本生活在希瓦大陆上的人民,将沦为仰息在他人之下,苟延残喘之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保守派的代表们纷纷反对者。

“埃马纽埃尔,你这是强迫他国去干违背他国意愿的事情!”

“埃马纽埃尔院长,弗朗西的大国气度就是这样么,逼迫小国?”

“埃马纽埃尔将军,难道你想将希瓦大陆变成弗朗西的一言堂吗?”

“亡灵不是正被英勇无畏的弗朗西军队,挡在希瓦传送门外吗,我觉得我们根本就不用这么过激。”

噼里啪啦哗哗啦啦叽叽呱呱一片反对声,几乎所有希瓦大陆的保守派实力把持的国家的代表们纷纷站了起来。

埃马纽埃尔微微的点着头,阴沉着脸道:“很好,很好。

希瓦大陆遭到亡灵的威胁,让大家联合起来开始反击,这可是为了大家的好。

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为了弗朗西,为了弗朗西在希瓦大陆的霸权?”

埃马纽埃尔冷哼一声:“我想,你对弗朗西人的认知还差了很多。

如果我们是为了霸权的话,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大陆会议中。

你们竟然将弗朗西这个一心为了希瓦大陆繁荣发展的友好国家,想象成霸权国家。

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否是亡灵的奸细,被亡灵夺舍了灵魂,里应外合,挑拨离间弗朗西和希瓦诸国之间的关系。

或许你们应该到审判所中,等待大陆会议的审判,看看你们是否是亡灵一方的人。”

埃马纽埃尔话音一落,大陆会议中那些荷枪实弹的守卫便走到了那些纷纷站起来的保守派代表面前。

直接靠住他们的手,将他们从座位上拖走。

“喂!你们干什么!?”

“该死的!喂!”

“放开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46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