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公车: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被老外干
2021年2月3日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2021年2月3日

白领公车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领公车 第二章

转眼又过去了两三年,如今长安的夜空灯火通明,李治永久取消了京城的宵禁,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只巡逻队伍而已。

王浩然独自坐在王府的亭子里欣赏这长安的夜空,他如今的心境平和多了,不像以前,总觉得有许多事需要马上做出来。这不是因为他年纪大,现在他也就三十多而已,变了的大唐、是哪些接班人……时至今日,王浩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完成了自己穿越后的使命一样,已经把他认为最为重要的创新精神传承给了大唐,他已经无需再去研究手机电脑等高科技出来,他也没这能力,但他相信大唐人的智慧,或许下一代,也或许是下一代的下一代……只要这创新精神能传承下去,这些都将会一一实现的。

王浩然在那自饮自酌、自娱自乐时,小玉和武如意兴冲冲的走过来,说她们发现电流可以产生磁力,通过改变电流大小就可以控制磁力的大小。

“那你们觉得这发现能有怎样的运用呢?”王浩然笑问道,并不急着说出自己的见解。

“我们可以以此制作一个打点机,通过改变电流大小,打点机上面的笔就会上下运动,如果按一定的规矩改变电流,打点机上的笔就会在纸上点出有规律的点……”小玉激动的讲解道。

“如果我们把这些点和点与点之间的空格利用起来,以此编制出相应的代码来,每个代码都对应着一个字。师父,你想想啊,如果我们用电线从长安连接到洛阳,这边改变电流控制洛阳那边的打点机打点,洛阳那边再通过代码转换为文字,那我们在长安跟洛阳联系的话,也不就几分钟就可以传达到了?”武如意争着讲解道。

她俩说的并不详细,但王浩然却能听明白,她们所谓的打点机,其实就是类似于后世的打码机。

“这想法很好,可以去好好研究。”王浩然说道:“除此之外,我还要考考你们俩,你们说我们为什么能说话?”

“这还用问吗?这是因为人的喉咙里有个声带,声带的震动便会产生声音,这知识在大学就有介绍了。”小玉得意道。

“哎呦,没想到你还有去了解大学的知识,不错不错!那我再问你,既然震动能产生声音,那声音能产生震动吗?”王浩然又问道。

“那当然也可以了,如果不行,那我又怎么能接收到师父您说的话呢?”

“嗯,没错。”王浩然笑了笑,说道:“那我最后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都知道电流的改变能控制磁力的大小,如果我们用说话产生的震动来控制电流的改变,另一头则用这电流控制着磁力变化,而磁力又制造出震动,那结果会怎样?”

小玉和武如意震惊非常,许久小玉才从嘴里挤出让她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答案:“远距离对话!”

王浩然笑着点了点头。

“这真的能做到吗?”武如意虽然认可了这方案的可行性,但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可以了,去拿纸笔过来,我送你们一样东西。”王浩然肯定道。

小玉立马让下人去拿纸笔,等纸笔拿来之后,王浩然便画了一个喇叭的结构图,并一边讲解一边在图纸上注上说明。

小玉拿着图纸激动得恨不得马上回去研究,然而被王浩然叫住了。

“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你们且先去研究打点机,那经验也是你们以后的研究都用得上的宝贵经验。”

次日,王浩然一大早就赶去第一学府,今日是大唐开创武举制度以来的第一次武举考试,而第一学府的大学里,就有十来个学子参加,其中还有曾诚勇的得意门生。作为第一学府的府长,王浩然自然要去勉励一番。

然而王浩然勉励完这些学子,正想与他们一同去考场的,王家仆人便匆匆跑来说大老爷病重,王浩然闻言便抛下所有的事急忙赶回王家。

此时王府仁的妻儿都聚集在王府仁房中,他们见王浩然回来,便想到这可能就是他们父子的最后一面了,消停了的眼泪便又流了下来。

众人给王浩然让开了一条路让王浩然来到王府仁的床边,此时的王府仁像是还在睡觉一样。

“八儿,方才你爹醒来过一会,一醒来就说要找你,像是有什么急事要交代你,不过等了一会便又昏睡过去了,要不你试试把你爹唤醒?”王浩然的大娘刘敏说道。

王浩然想不到王府仁能有什么事需要跟自己交代的,便摇头道:“不用了,就让老爹再睡会吧,我在这守着就可以了。”

“大夫怎么说?”王浩然又向王启宏问道。

王启宏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众人许久无话,不知过了多久,王府仁终于再次醒来了,还没来得及先睁开眼睛便先开口询问道:“八儿回来没?”

“爹,孩儿在这呢!”王浩然握住王府仁手轻声道。

“哦……你回来啦!”王府仁用疲惫的眼睛端详了一下王浩然,又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老夫有些话要跟八儿说。”

等其他人都出去后,王府仁才继续说道:“八儿,你可有什么话要对为父说啊?”

白领公车 第三章

凌羽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6岁那年,家乡生雪灾,父母为了救他,都丧身雪海,他自己也奄奄一息。就在即将踏进鬼门关的那一刻,一个男子把他从雪地抱起,带到

文学

了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

在那里凌羽接受了特别的教育,一开始,他只是学习各种语言、文字,甚至包括古文。而每天,都会有人对他进行严酷的体能训练,只要是在身体承受范围内,那些人都会把他压榨到连爬都爬不起来才放他去睡觉,到了第二天,依然是同样的学习、训练。

和所有小孩一样,凌羽也尝

文学

试过偷懒,但经过几次皮鞭洗礼,稚嫩的背上留下了数道深见骨的血痕后,他终于明白,自己除了拼命的学习和锻炼外,别无选择。当然,唯一的好处是,一日三餐丰富无比。鲜嫩多汁的牛肉、浓香细滑的鲜奶以及各种高档蔬菜水果,不仅使他涨破肚皮,还造就了一副强健的体魄,这让凌羽觉得累死也值了。

这种单调重复的日子,直到十年后,才有所改变。那一天,凌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是被一个叫做“渗透”的秘密组织所救,这个组织会在各种大灾难降临的时候,深入偏远贫瘠的地方,搜救幸存的孤儿。他们认为,经历过死亡的人,会比常人不怕死;贫苦地方的孩子,才更懂得什么叫珍惜。而这些孩子和凌羽一样,都要接受严酷的教育,最终被培养成完美的特工人员,渗透到世界各国的重要领域。

真正的训练,也从那天开始。凌羽现在自己精通国内十余种方言,又掌握了两门外语后,组织给他开设了新的课程。课程只有三门,历史、军事、侦查与反侦查。于此同时,体能训练也加入了新的内容,包括多种格斗技巧、枪械射击以及所有能称作兵器的器械使用。目的只有一个,直接有效的刺杀任何目标。

这种深入的知识灌输和高强度的武技培养,持续了八年。八年内凌羽从不同的朝代更替中读懂了什么叫权谋术,从千变万化的战局中明白了什么叫指挥术,从神奇的侦查与反侦查中学会了什么叫“隐身术”。

不过最刻骨铭心的是,八年内参加了不计其数的生死搏杀,从一开始在深山与野兽相博,到后来街头挑衅地痞流氓,有时也被安排到监狱与一群健壮的死囚拼命。直到熟练运用各种搏杀技巧后,便开始每月一次与同时进入组织的同龄人竞技,竞技的结果是,永远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

一次次死里逃生的凌羽,变成了一部真正的杀人机器。不论在何种环境下,哪怕是赤手空拳,他也能在第一时间现目标的破绽,将其一击毙命。所有训练过凌羽的教官,都有一个共识,远离凌羽,哪怕他手中没有武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