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公共场合高HNP,自洁第十九章
2021年2月3日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野性狂欢大派对
2021年2月3日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一章

“糟糕,此事必须马上传讯诸位统领,你速速去办。”负责助手极东海域基地的一名将领,收到了来自大陆消息之后脸色剧变。

变天了,这是出大事化了,可恨消息晚到了一步,现在紫阳界大军都已经跨过传送门,去到人界了,但愿还没有开始动手,希望这消息还能赶上。

传讯兵一共派出了数十批,都是带着同样的消息,只要有一人能够安全抵达就能把消息带到,只是这将领心中其实也明白,只怕是赶不上了。

只要紫阳界大军一通过和传送门,那边的人类守军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战争瞬间就会爆发,而正在这个时候后方事发,此事对于他们而言,极为不利。

而结果也确实就如同那将领预料的一般,夔水城主等降临带着大军通过传送门的一刻,浮世也就行动了起来。

他们日夜紧密监视这魔界的动向,自然能够第一时间掌握行动,警报在浮世上空响了起来,所有人马上开始了行动。

人界最精锐的军队已经准备好了迎接魔界军队,他们在浮世和两侧,严阵以待。

浮世在这海上是不可能绕过去的存在,魔界想要通过,只能展开攻击。

此事魔界的统领们也非常清楚,于是,战争在他们来到人界的一刻,算是正式开始了。

身处人界的世界之中,所有紫阳界的人都露出了舒爽的表情,就是这样的天地,养育出来的却是这么一群软弱无能的人,他们果然不配呆在此地。

紫阳界队伍之中很多人是没有来到人界,他们只是听上官们说人界天地环境非常良好,相当适合修炼,而人类却弱的不行。

他们现在亲身站在这世界的时候都有这样的体验,这实在是让人愉快,他们更加坚定了要拿下人界的想法。

因为这群弱者,根本就不配呆在着怎样的天地之下,必须要驱逐。

作为入侵者,他们确实给自己找了个最好的借口,只是这次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了。

随着魔界军队的推进,已经跟人类断兵相接,各个层次的战斗都在这个时候爆发了,人类有浮世作为依托,占据了最大的优势,战斗起来很强。

“看到了没,不远处那岛屿就是他们的三大上品仙器之一的浮世,如果不先解决那东西,我们很被动。”鲠金城主是战场的总军师,他站在队伍中间遥遥指着人类浮世说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品仙器吗,果然是厉害非凡,怎么才能解决呢?”旁边有人惊讶。

人类世界的三大上品仙器,只要是境界到了一定程度的人都会知道这个消息,可以说这也是人类能够紫阳界抗衡的资本之一。

紫阳界没有一件上品仙器,对战的时候如果地方的修士持上品仙器作战,同阶之中,至少需要十倍的人员才能抗衡。

“这样,我带人去破坏,军队战斗尽量谨慎,不要进入这浮世的攻击方范围。”夔水城主站了出来,此时需要最高效解决问题,否则一切都是白扯。

“他们必然会想要先处理浮世,秦刚,你率领精英守护浮世核心,其它地方任他们去费心。”

“事情果然跟预料之中一样,他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的军队,看来乔飞宇没有骗我们,我们全力攻击,务必在此地压制住他们,等待那边汇合。”

“后方人员不用做最后的准备了,全部开到最前线,我们要在此地决一死战。”

“战斗开始,按照原来的计划动手,行动。”

……

一道道命令发出来大,所有人按照计划投入了战斗,战争刚开始紫阳界就处于不利的状态之中。

人类的所有行动井然有序,处处都是针对他们,他们的每一步行动都落在了后手,直接陷入了很被动的局面。

而此刻紫阳界军队中有一个很坏的消息传来,前往破坏浮世的队伍,全军覆没,夔水成长也被对方俘获了。

她此刻被废了修为,用铁链绑缚在人类军队大旗之上,此事对于紫阳界的军队士气是很大的打击,而人类军队则是士气大振,因为他们之前以为魔族都是不可战胜的,而现在看来,没有那回事,他们是能够被打败的。

双方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人数上魔界大大不如人类,士气上也是完全被压制,战争刚开始他们就陷入了绝对的劣势之中。

统领都已经着急了,“为什么我族大军还没有到,按照时间算,应该已经上了战场才对。”

“统领,传讯兵来了,他把消息送到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他们遭到了拦截,消息根本送不出来,他还是侥幸才把消息送了出来的。”

“消息是什么?”

“统领过目。”

统领们看完了消息之后心都凉了一截,这自然就是紫阳界后方的消息了,没想到,已经这么危急。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这么下去,我们必然全部阵亡啊。”

从上到下都处于绝对的劣势,现在一时间他们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正在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大乘修士来到了战场。

“小事而已,只是我紫阳界之人,竟然跟人类联手,实在是丢人现眼,不可放任,我去灭了他们阵形。”

两位大乘修士来到了战场,因为大乘修士的层面上,主战派本来就是要比主和派强的,此刻有人有空来到此地,很正常。

有了大乘修士加入战场,这对紫阳界来说是一剂定心丸。

以前人界和魔界也层发生过战争,但是从没有大乘修士直接干预,他们都是在更高层次的战斗之中。

但这次大乘修士直接就要出手干预战争,这是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两位大乘修士上阵,人类这边瞬间兵败如山倒,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没人能够抵挡。

就是几名分神修士倚仗浮世抵抗,也是徒劳,瞬间人类的战线就被撕扯开,只要再来几次攻击,所有人类军队甚至会湮灭在此地。

大乘修士打破了约定直接对这些一般人动手,这就是啊哟欺负人类世界没有能对抗的人存在。

他们是这么想的,只是这两个大乘修士还要继续动手的时候,空中出现了一朵金色的祥云,光芒从云朵周围透了出来,那是一个巨大的佛像。

“尔等身为大乘修士,竟然对这些常人动手,实在是不要了脸皮,那也罢了,今日老衲便指点指点你们,修行之道。”

空中有个肃穆庄严的声音传来,下面人听到之后个个都非常振奋,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了,因为这就是大佛枯魂大师的声音。

“是大佛,大佛来了,太好了。”

“对方竟然是大乘修士出手,果然是邪魔外道,不要脸皮。”

人类军队随着大佛的到来都沸腾了起来,这是他们的希望,也是能够胜利的倚仗。

对方两人看到大佛到来同样心惊,身为大乘修士,他们看到了大佛的时候也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这就说明了此人的佛法已经修炼大了极致,修为至少也是在他们之上。

不过此事关系到战争的结果他们两人不能后退,他们也不相信,两个人不是他的对手,他们可是两个大乘的修士。

两人掐动法诀出手,大佛则是清唱了一句佛号,翻手一压,空中出现了一座金山,这金山万丈光芒之中都是梵唱之音,诸天都是诵经的声音。

两个大乘修士法术在这一个瞬间崩溃,两人也被直接镇压在了金山之下,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这就是大圆满的修士,天下已经最强。

此刻空中一片寂静,不光是空中,海上也同样是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他们看到了什么,两个大乘修士在不到三息的时间之中已经被镇压了。

这不真实,大乘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境界,不可能会被打败才是。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这对于紫阳界的军队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对方有这样的人物存在,那战争还有什么必要,还没开始就注定了是要失败的了。

“现在怎么办?”

“撤军,只有撤军,快撤退。”

统领的命令发了下去,众多大军要撤去了,这种战争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去送死而已,必须撤退了。

以前的战争没有大乘修士参与,他们根本不知道一个人能够影响到整个战局,这次他们算是看到了,这是让人绝望的强大。

只是在他们就要撤军的时候,紫阳界的军队还是赶到了此地。

主和派虽然攻击了主战派,但是实际上并不可能做到生死大战那样,而主战派的大军不是第一天聚集,虽然遭受到了阻击,但是最多也就是被放缓了速度而已。

所以大军在滞留之后,还是来到了人界。

“统领,我族大军已经到了,虽然有些损伤,但没有影响。”

“快传命令,此地有大圆满修士,赶紧撤退。”

“统领,真的要撤退吗?那损失可太大了。”

“混蛋东西。”但分神统领一掌劈了传令兵,“重新过来一个把命令给我传下去,马上撤军。”

大军来到的时候,他们的统帅自然也来到了,听到撤军的命令,他们自然不愿意接受,马上来到前线的统领处。

“撤军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此地有大圆满的修士,我紫阳界两名大乘修士,不到三息的时间就已经被镇压了,这种战斗怎么去打?”

“什么!?”

刚来此地的统领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现在听到这种消息之后,还是毛骨悚然,这简直太可怕了,大圆满修士,光是说出来都能吓死人。

他们全部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如果此地有大圆满修士,那一切真的就已经完蛋了。

他们还担心主和派跟人类合作,当心自己腹背受敌,然而实际上这些都是白费心思,根本不用担心,人类那边有一个大圆满修士干预了战争,这就意味着一切还没开始就要结束,甚至可以说,一切根本没有开始的必要。

“撤军吧……”

所有统领都在叹息,他们计划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终究是不如天算,只能放弃了,否则紫阳界可能因为灭亡。

就在个时候乔飞宇也带着主和派的军队来到了人类无尽海的战场。

现在主战派的军队真正的就是腹背受敌,就算是想要车队都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肠子都快摇悔青了,这种战争有什么意义,什么都没有得到,到了现在还必须要舍弃很多东西才能够全身而退,此事简直……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结果,就像他们不会放过人类那样,人类占据来了绝对优势的时候,也不会放任他们离开。

唯一的突破口,还是在主和派身上,毕竟是同源,他们也不会赶尽杀绝。

主战派的所有统领都来到了主和派这一边,双方的大乘修士都互相钳制,除了被镇压的两人,没有一个来到了此地。

谈话都是分神统领之间的事情。

最后主战派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谈妥了条件,这个条件是乔飞宇看着谈成的,算是很好的结果,他来到了人类这边,把谈判的结果告诉了他们统领。

而人类的想法是,不能放过魔族离开,他们多次入侵人类的世界,一定要趁此机会一举铲除他们。

此事乔飞宇极为不喜,因为这跟之前谈好的根本不一样,开始的时候人类只是想要自保而已,现在发现已经不是问题之后,就想要更多的回报。

“不行。”乔飞宇断然拒绝,只是他一个人的声音,又怎么能抵得过万千人类。

他们从小就知道魔族是十恶不赦的,是该死的,就像是紫阳界给他们灌输人类是奸诈该死的一样。

他们不肯罢休,但乔飞宇也不会让步,双方剑拔弩张。

“人无信,无以立,诸位既然是答应过的,今天必须得遵守承诺,否则,我第一个不答应。”

乔飞宇站在众人之前冷声开口。

“哼,那你意思就是要帮助魔族,当人类的叛徒了吗?”玄清山的掌教已经被乔飞宇放了出来,他对乔飞宇怀恨再洗,此刻自然是要给他扣大帽子。

不过乔飞宇同样也是强硬之人,面对他泼脏水,他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万载清誉的玄清山,有你当掌教,真的是耻辱。”

当着众人的面,乔飞宇此举无疑是在树敌,但是他怡然不惧,因为此地他才是最强的人,大佛势必不会毁了诺言。

“你还敢逞凶,当真要维护那帮魔头吗?”很多不识大体的人,很多先辈受到过魔族凌辱的人,此时都是不愿意放过魔族离开的,他们针对魔族,乔飞宇维护魔族,自然站在了对立面上。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二章

第四百四十二章只手遮天

没有比这一幕更让人震撼的了,年夜魔帝也傻在那里,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赵龙虽然力量还并未稳定,但绝对跟自己一样,都处在同一境界之人。

这简直太不成思议了,赵龙怎么达到年夜天尊境界,要知道自己跟至尊天尊耗费不知道几多万年的努力。努力的将上古的一些规则、根源力量凝聚,才能达到这一步。他从修炼到现在才多久,年夜魔帝清晰的记得在地球时候,自己一滴精血都能轻松击杀他,更加记得之前在魔界他逃走之时也不过只是尊者境界罢了。

但此时,他却拥有了跟自己一样的力量,这简直太不成思议了。

看着被遮天手护在其中的地球,赵龙也才算松了口气,他在七天尊宝藏之内完全的将天心融入自己身体内的血液融合。随后很多记忆涌入心头,原来的很多问题也都已经获得解答,天心并不是是遮天天尊跟云梦天尊的孩子。只是很是恰巧,遮天天尊为了突破进入古遗之地,也就是年夜天尊的心脏。

在那里他重新修炼,而云梦天尊也以特殊心法进入其中,两人相遇。但他们并没做什么,反却是一起意外的发现了天心,那时古遗之地的力量不足以支撑天心的降生。最后是遮天天尊跟云梦天尊的兼顾不吝一切保住了天心,但他们两人一个身陨,一个受到重创。

而天心之内含有年夜天尊的精纯血脉,她却在救赵龙之时毫不吝啬的将大都血脉给了赵龙,这也才让赵龙意外借助七天尊内的力量成功激发力量,感悟其中的天道规则。

赵龙达到年夜天尊之后,刚刚创作发现出自己的世界,还没等这个世界降生生命就感受到了地球的危机。幸好最后一刻他赶来,否则地球也就被毁失落了。

“们师徒都很让人受惊,只是既然有牵挂还敢跟本帝斗。”年夜魔帝着的同时,眼中闪放魔光,那颗星球上有他留下来的魔变之力,他能清晰的感受获得。

虽然刚才在赵龙使用遮天手笼罩地球之时,已经将从化魔池获得的化魔水以特殊力量控制,让其融入地球所有人体内化解魔变的威力。但年夜魔帝的反应同样快,在他有意激发跟引导下,魔变的力量立刻变得严重许多。

赵龙不克不及不使用力量帮忙镇压,否则所有人城市爆体而亡,包含赵龙的父母、女人、朋友…………

看到赵龙果然全力去维护地球上的人,年夜魔帝嘴角出现笑容的同时,也已经抬手一拳轰向赵龙。赵龙自己也是刚刚成为年夜天尊,还没完全熟悉力量,加上至少用一半以上的力量去压制地球上几十亿人魔变的情况,还要护着整个星球不受波及,这种情况下又要面对年夜魔帝全力的进攻。

两人在星空之中的战斗一旦展开,破坏力年夜的惊人,赵龙勉强招架,但要护着地球根本没体例全力对年夜魔帝。

“死,一定要先杀死他……”年夜魔帝现在也急了,他没时间理会赵龙如何达到年夜天尊,他现在心中的想法只有一个,杀死赵龙。

夜天尊近乎不灭,也只是近乎,否则上代年夜天尊跟年夜魔帝也不会陨落了。如果再不想体例,在年夜魔帝疯狂攻击下,赵龙知道自己也会成为又一个年夜天尊了。最多自己也只能重创他,但这可不是赵龙想要的。

“想拿地球来牵制我是吧,我会让地球成为的恶梦。”赵龙怒吼一声,直接从自己刚刚形成的世界中,将最纯净的根源力量抽取,那些根源力量原本正在凝聚成形,要形成降生他世界内第一批生命。但赵龙却直接舍弃了自己世界强年夜的生命,将这些根源力量全部抽取,完全洒向地球。

这种根源力量,可是能降生年夜量尊者境界存在,虽然不如这个主世界中最开始降生出一批年夜魔帝、年夜天尊那么恐怖,却也相当强年夜。这么强年夜的力量呈现,直接将地球上所有人体内的魔气清除。在那根源力量之下,地球上每一个人的身体都产生了改变。

“我的力量、我的身体,我好像达到传中的帝王境界了……”张思雨不敢置信,同时此刻的神念也能感受到天空,那个巨年夜熟悉的手掌。

“我也达到金丹境界了,太神奇了……”苏紫冰也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力量暴涨。

“身体,我凝聚了身体了……”苏紫火惊呼着。

………………

跟赵龙有关,原本力量就不弱的人直接提升到帝王境界的就有好几个,其他人也纷繁突破。至于其他人获得的好处也很多,要知道那可是能直接降生上千名尊者存在的根源之力,这将完全改变地球人的素质,以后他们将成为一个超等强年夜的种族。

根源力量完全让地球魔变消散,零丁使用遮天手护住地球,最多也就消耗赵龙现在力量的一两成。赵龙终于可以抽出力量来对年夜魔帝,两人的战斗此刻才算真的开始。

当两人正面势均力敌的对拼之时,才都明白一件事情,怪不得上代年夜天尊跟年夜魔帝会一起陨落,都达到这种水平,谁想杀谁都很困难。除非拼命,昔时年夜天尊杀死年夜魔帝,比年夜魔帝多活了年夜概有半刻钟,也正是因为那半刻钟,让年夜天尊能安插出古遗之地,能做更多的准备。

“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了伟年夜牛逼的我呢,好徒弟,就知道不会让本尊失望,哈哈……”突然一声年夜笑从地球中传来,随后老师已经呈现,一步之间跨到近前,身躯变得同样巨年夜,出其不料的一拳轰击在年夜魔帝的脸上,将他身体打飞出去,接连撞碎几十颗星球。

“总算来了。”赵龙看到老师来,也长出一口气。刚才他也确实是在硬挺,究竟结果之前呵护地球的消耗,还有被年夜魔帝偷袭重创那几下都不轻,如果真拼命的话,。~NeT年夜魔帝能杀死他,他想杀死年夜魔帝就难了。但此时却不合了,赵龙随后看着老师,两人脸上都露出一样的笑容。

“揍他个王八蛋。”

师徒俩身体直接消失,再次呈现在年夜魔帝身前,就是一顿揍。

“想毁失落整个云系,以为是谁,我砸不死。”老师跟赵龙一起冲过去,完全没有章法,一顿狂砸,老师甚至直接拿起一颗无人星球来拼命的砸向年夜魔帝。

年夜魔帝都被打晕头了,最后拼着重创,怒吼一声震开了赵龙震开了如今的年夜天尊。

“至尊、赵龙,不要以为们都是年夜天尊本年夜魔帝就惧怕们,年夜不了年夜家同归于尽。”年夜魔帝再也没有刚才嚣张的气焰,话也没那么足的底气了。

“同归于尽龙无所谓道:“我陪同归于尽,老师,帮我照看地球,顺便等我死了帮我灭了魔族。”

“……”年夜魔帝看着赵龙,脸上凶狠神情一闪,力量滚荡,真有随时自爆的可能。

赵龙身体直接挡在老师身前,毫无惧意,经历了这么多他没什么可怕的。有自己挡在身前,老师绝对能保命,就算受重创了,也能率领天界灭失落魔族。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三章

为了不引起这个武者队伍里边其他人的猜忌,段誉没有跟赵艳玲和司马无情等队友商量什么。

他自己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打算,那就是必定要离开这个武者队伍,自己单独行动要自由得多

文学

不仅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优势和战斗,而且还能达到敌明我暗的作用。

对于绝大多数的武者而言,落单就意味着会被埋伏以及被其他的武者队伍遇到然后击杀,夺其令牌。

但是,这只是普遍情况罢了,而段誉却不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一旦段誉单独行动,就能够神出鬼没,潜行得极好,出手的时候也会很稳妥,就跟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一样。

这些情况可不是段誉自己的主观臆想,而是他经过了这么多年在武林之中的历练,对于自己实力的一个全方位和准确的评估。

“开始的一段时间,还是跟随着武者队伍的步伐吧。我倒要看看寇元和许百胜等四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会带领着这些武者去哪里?更为重要的是,熟悉了他们的习惯,以后自己躲在暗处,要对他们发起进攻,就不算是一件难事。”

段誉心里对于眼前的情况分析得非常透彻:“孙子兵法上,战前而庙算多者,胜算尤大。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果然很有道理啊!”

自从他们选择了这条地势不断升高的路之后,就没有其他血盟的武者队伍跟来了,毕竟别人可不会像寇元他们这么狂妄。

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个白金城主府邸的队伍,相当强大。能够做到其他血盟队伍所做不到的事情。

丘陵山脉里边尤为寂静,周围佳木葱茏。藤萝缠绕,绿意盎然,就跟初春之时一样。而周围还堆积着不少的冰雪,天空中的雪花也肆意的飘飞着。

冰雪和丘陵相互交织烘托,形成一个很独特的氛围,再不是单调的冰雪世界,而是如同琉璃世界一般。

“几处落花庭院,谁家香雪帘栊?偏是离人恨重!”段誉随口吟道。

“好词啊!”赵艳玲顿时忍不住拍手赞叹道,这是由衷的赞美。她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特别的可爱。

若不是段誉过去经历的感情太丰富,见过的好女子太多,很可能就会对赵艳玲动心了。

司马无情和欧阳无敌,以及周围的其他队友也都是如此的感叹赞美不已。

“恕我直言,尔等都没有在诗文这方面下过功夫,为何一听之下就知道我吟的是好词呢?”段誉淡笑问道。

“虽我们不会作诗词,但是分辨好的诗词。也并不是很难的事情,这本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赵艳玲嫣然一笑道:“你若让我来作一首什么关于雪景的诗词,我就只能像话这般了。”

旁边的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中年人却是打了个比方道:“这就好比是,就算咱们不懂得如何做菜和酿酒。但在品尝好菜和美酒的时候,也能立即就判断出来好吃。难道这两者不是一个道理吗?”

段誉恍然,不由得潇洒一笑。

大部分人都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如此一来,就让原本有些压抑和害怕的氛围。变得缓和轻松了许多。

“寇兄,那个姓段的子又在后边得意的大笑了。不知你有什么感受呢?”金少游冷笑道。

其实。这厮是在挑拨离间,他早就看不惯段誉了,而且很嫉妒天才,若是能够激得寇元尽快的去加害段誉,那他就可以看好戏了。

寇元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双眼之中泛着寒光,冷声道:“真是人得志便猖狂,就让他先高兴大笑一段时间吧。等到之后他落入咱们手里之时,别是这样的笑,就算是跪地苦着求饶

文学

,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我可以断定,姓段子在临死之前,连哭都哭不出来。”

“也对,就他这样狂妄无知的年轻人,也敢跟咱们斗,真是找死。”金少游附和着笑道。

就在他们继续默然赶路的时候,在一个较为高一些的山峦之上,绿树枝桠之后,出现两个带着恶鬼面具,穿着碧绿长袍,背负战刀和战剑的奇怪武者,气息颇为不弱。

“炎统领,你这次城主府邸的队伍比之于五年前的那批人如何?”左边那个面具武者道,声音颇为柔和而清丽,就跟出谷之黄莺一样的美妙,居然是个女子。其身形很高,跟旁边的那个男子也差不多。

右边的面具武者,也就是所谓的炎统领,沉默了一会儿,目光望着前方的武者队伍,其目光悠悠,似乎能够看透许多深邃的世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