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系列小说,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韩国三级年轻小的胰子,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2021年2月4日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小丹的性欢生活
2021年2月4日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一章

丁蕊的出现,成就了一鸣单身生活。

不管一鸣多少岁,只要一鸣不娶,上官宇文和蝶飞都不会催促。

上官宇文两辈子才结婚生子,至于儿子他看得开,不会催促儿子娶一个不喜欢的人。

不是儿子不优秀,而是儿子娶不娶在于一鸣本身。

他的镇魂殿响当当,他的儿子优秀,这就是他不着急的原因。

而蝶飞更是看得开,从不逼迫儿子找媳妇。

蝶飞明白,不是不娶,而是缘分未到,她有耐心等待。

事实她们是正确的,这个儿媳妇无法挑剔,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不亚于第二个欧阳蝶飞。

这样的女孩子哪个不喜,哪个不爱!

一鸣捡到宝了,他也明白丁蕊和娘亲一样拥有位面空间。

也正因为如此,这丁蕊才会升级这么快,可她再快也快不过蝶飞。

原因是欧阳蝶飞有能量六耳小虎猫和咪宝宝的辅佐。

丁蕊得知欧阳蝶飞是她的偶像之后,也明白这一家子人都知道位面空间的事。

而且位面空间融合她办不到,有了偶像的支持,还有一家人的变态组合帮忙,她也会把位面空间转为己有。

而且,上官一鸣如此优秀,她嫁给他一点也不亏,还是自己高攀了呢。

如果跟着这男人,她的秘密也不是秘密,跟着这样的人结婚生子,是及其难遇的的一件事。

更何况,偶像调教出来的孩子,不用想也是优秀的,一定是个见多识广又不贪心的人。

也因此,丁蕊被一鸣追,她连犹豫都没有,一心一意的把自己放心交给了一鸣。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二章

京师榷货务公廨中。

对辽榷货司提举王斿,恭恭敬敬地将苏颂让至上座,又对余下的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拱手行礼。

前几日,官家身边的亲信都知梁从政,以及王斿的嫡亲舅舅曾布曾枢相,都知会他,根据官家口谕,已赋闲的苏颂苏相公,将带人来与他议事。

王斿今年三十多岁,进士及第后,在京城官场已经摸爬滚打了十来年。

他是王安石的亲侄儿、曾布的亲外甥,算得成色较足的新党子弟,因此元丰年间入仕时,就进了熙丰变法后重获实权的

文学

户部。

其后,神宗晏驾,元祐年间,旧党全面起复,王斿因少年时拜苏轼为师,精研蜀学,执掌户部的苏辙对他也并未为难,用了他三两年后,将他荐来了太府寺榷货务。

京师榷货务,可是个肥差。

这个衙门里,甭管提举茶酒香药,还是提举边贸榷场的,经手之事皆能四两拨千斤,每岁年节,不知多少仰仗着朝廷做买卖的商人,来偷偷送礼,试图巴结王提举。

王斿觉得,自己身上有临川王氏、南丰曾氏的家风烙印,又经二苏兄弟调教过,岂能是贪腐之人。银钱绢帛、珍玩玉器,他绝不收受。

偶尔留下些古籍字画,权作与对方赏析赏析,约定过几日便要还回去。

至于最后没还——嗯,那是因为忘了。

曾纬今日,遵了父亲曾布之令,陪同苏颂、引领姚欢和邵清,来与自己这位表兄打交道。

表兄算个能吏,这几年与河北诸州精诚协作,将宋辽榷场管得不错,弄回的银钱不少,弄回的辽布供给殿前司军服,也得了官家的赞誉。

曾纬时常听曾布提起,想到自己总是要进入京城官场的,原本也愿意多向王斿请教请教。

只没料到,却是陪着面前这三个人来。

即使按照父亲的宽慰,吕五娘与苗灵素的古怪案子,官家已不会追究,姚欢此举实际是救了福清公主一命,她能同时在官家与孟皇后那里存了人情,自是一桩好事,但曾纬依然难以完全涤除心头的不快。

欢儿和苏颂、邵清交游,醉心于捣鼓什么胡豆饮子的,也就算了,此番差点连命都搭上……

倘使她已是曾府四房儿媳,太太平平地坐在宅子里,哪至于惹来这些风波?

有些画面,无法很快就从脑海中抹得一干二净。

曾纬此刻见到姚欢明明穿着自己送她的那件薰过婴香的褙子,里头襦裙的领子严严实实地遮到了下巴,他却总想起她衣衫不整地出现在苏颂宅里、又教邵清一把搂住的场景……

曾纬只得不停地默念父亲的话——“先让她将官家叮嘱的事办好,我才好去与官家说你们有情,求官家赐婚”。

上座里,苏颂与王斿寒暄了几句,便进入正题。

苏颂致仕前,出使辽国的经验十分丰富,数次公务途中,亦去看过雄州等地的宋辽边境榷场,因而说的,都是行家话。

王斿知晓官家重视此事,乃与岁币能否回流、商税能否增加有关,自己也是要上劄子、甚至亲临御前算账给官家听的,故而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待苏颂开完了头,邵清说了番客海船自登州入舶胡豆的估计运力和要价,姚欢说了每市斤胡豆烘焙研磨后制得饮子的大致剂量,王斿细忖一番,觉得很可一试。

“按照这位邵郎君所言,生豆没有香料那般娇气,好运一些,应有不少商人愿为之。苏公,在下想来,这胡豆可比照香料,由登州市舶司交割给当地榷货务后,分为两路,一路直接北上河北东路,至雄州等地的榷场。一路则经漕运往西到开封,由我京师榷货务接收,先将给宫里的留出来,然后分售给商贾去卖。”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三章

“好!”十一娘猛的一拍巴掌,完全不在意有没有把别人吓到。“珂姐姐好主意!”

“哎哎,怎么别人说的都是好主意,就我这儿是馊主意?”不知不觉刘休也回归了原本嬉笑的神色。“要我看,这主意不好、不好?”

还没等林可愣神,十一娘立刻跟炸了毛的小猫似的捧起来,跳着脚嚷道:“呸,你那本来就是馊主意,还有,你说珂姐姐这点子有什么不好?你说?你说?”

“哎,珂姐的主意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那是顶好,放在你身上?——不好,不好~”话说到最后他干脆就是一边说一边学着私塾里先生的语调在那里摇头晃脑。

“死刘休!”伴随着一声娇叱,一只女暴龙横空出世……

“哎哎,你轻点——”

“轻点、哎哎,别打脸,我还得见人呢……哎呀,肚子也不能,吃不了饭了……等下等下,手下留头,打傻了咋办……”

就在林可担心再打下去真要出什么事的时候,只听被十一娘压在底下进行粉拳攻击的刘休突然发出一声怒喝:“我说停——”

这……难道真的生气了?就在林可对此有些担心的时候,只听刘休那边用一种甚是严肃的表情,带着沉痛的语气说道:“你

文学

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十一娘有些被吓得愣住了,待在那里没有说话。平日里二人闹归闹,但刘休这副样子却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你看看你,这镖局一旦成立,你定然是闲不住的。可如今镖局没成立你就莽撞成这样,要是镖局真的开起来了,你——”刘休停住话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十一娘一眼。然后张口道……

“你……还不真的变成一头母野牛啊?”说完,在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只见一道人影“嗖——”的一下从屋子的这端窜到另一个角落。

“死刘休!!!!!”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这场猫猴争霸才算是尘埃落定。

“咳,爹、白伯伯、白大哥,你们怎么看?”将刚才的闹剧抛到一边,林可好不容易才找回原本的话题。

“我看——爹你觉得如何?”

“这……老林你看呢?可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林亭南嘴角弯出了弧度,欣慰的看着林可笑了。

-------------------------------------------------------------

几日后,除了行动不便的白夫人外,一群人兵分三路,白老爷子前去寻找有意向的镖师;林可则跟白家大哥一起寻找可以暂时租住的地方;而刘休和十一娘这对欢喜冤家则在林老爹的带领下在白家绒绳店的原址上建新的镖局的驻地。

就这样,忙碌了两个月之后,一家命名为永兴的镖局,在颖安城正式开业了。

“噼啪、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咚、咚咙咚、呛——”

只见一金红色舞狮在鞭炮燃起的白雾中从斜里窜出,几个起落间越过人群,化作一道红色的残影。

“咚!”牛皮大鼓猛地发出一声沉闷的重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