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受 高H,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2021年2月4日
新翁熄粗大;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2021年2月4日

软萌受 高H 第一章

这本书,已经连续更新32天了。从未断更,但是今天就要停下了。

千尘先重点说明,不是弃书,真的不是弃书,只是单纯先停下。

因为个人原因,这本书目前无法签约,再加上,已经不算新书,上不了榜了,千尘就想先停下,在琢磨琢磨剧情,让这本书更好,对得起这些天陪伴着的书友,还有就是千尘还在上学,盲目追求更新的话,书的质量就会下来,第一本书啊,就这样停下,挺舍不得的,但是,一些外界原因,不是我能左右的。

感谢这65个收藏本书的人,千尘这本书,可能要很久都不会更了,愿意等的就再把书留在书架,一年,最多明年这个时候,千尘会再次归来,在这一年期间,我会继续攒稿,只求质量不求速度,望诸位书友能谅解,感觉有些对不住书友,最近的剧情,不知道有没有让你们失望,我会再积累些知识,多看看这类书,希望明年,能让你们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所以,书友们就不用等了,短时间是不会更了,但我会努力,会把这本书写完。

在这里感谢人间不知处,书友20190523143301171、若只如初见、临空、诱v惑、让我看看谁在装逼、书友16042501133481、小兔子乖乖、魅影轮回、.、深蓝月夜、看小说的路人、绿色、就这样、非洲平头哥、许加伟、胡微、无言以对、这些人的投票,谢谢书友们的支持,谢谢。

我想尽力把后面的剧情刻画的生动,让读者看的更加触动,书不会弃,只是来的晚一点,真的有些不舍,但是我们要短暂的说次再见了。

我在武侠世界里,故事还在继续,在我的心里,和读者的心里一同上演,一年后,希望我能王者归来。。

曲终人未散,我们一年后,在重逢!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软萌受 高H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

文学

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软萌受 高H 第三章

白堡。

山巅之下。

有一座朱亭。

此亭明月迎客亭。

迎客亭坐了一个佳人。

正是朱子山的分身月漠。

头戴斗笠的月漠端坐在朱亭之中,不言不语。

在月漠的斗笠之下,是一张半人半尸的脸庞。

此时月漠已然神性全开,然而神性却遮掩不住她的尸气。

朱子山虽然没有让月漠直接晋级为金丹,但却让月漠重新吸收赤魁阴魂宝珠将修为提升到了练神后期顶峰。

百年神性根本无法遮掩,更何况月漠还是暗堂之主,身份隐秘白堡第低阶弟子根本不知其存在。

月漠端坐于亭下,如同枯木一般,任凭风雪呼啸,吹拂着她的斗笠衣襟咧咧作响,飘飘荡荡的小雪,渐渐的覆盖了她的肩胛与斗笠以及一双绣花鞋。

数个时辰过去了。

两名牵着狗的三代弟子,来到了迎客亭。

这迎客亭是练气期弟子上山的必经之路,月漠坐于亭中,虽然没有挡路,但是两名三代弟子牵着的猎狗却是一动不敢动。

两头猎狗朝着月漠嗤牙裂嘴,发出了威胁的低声咆哮。

两名三代弟子一边安抚着手上的猎狗,一边警惕地看向这名被一层薄薄白雪掩盖的女子。

这女子身穿薄纱宫装,这完全是夏天的服饰,在这凛冽寒冬,看着就让人觉得冷。

横漂的小雪掩盖了她的脚背,这明显是长时间保持坐姿不动造成的。

突然间。

这名带着斗笠的女子看向了两名三代弟子。

“汪汪汪……”两头猎犬疯狂大叫,叫完之后转身就跑。

两名三代弟子拦也拦不住。

月漠起身压了压头上的斗笠,离开了迎客亭,驾驭遁光飞到了飞仙石下的一处山壁之下。

山壁之上。

有一人高的草丛。

月漠将自己藏身于草丛之中,一动不动。

时间一晃而逝。

到了晚上。

风雪更胜。

端坐在飞仙石上的雪人披上了更厚的雪衣,眼耳口鼻已然不见,依稀只有一个盘膝打坐的人族形象。

“师兄……为什么换班的还没有来?”一名身穿棉绒的三代弟子说道。

“我咋知道?我狗都冷得受不了了。”

“我……我也冷得受不了了。”

“我说晚上不是咱们的职责,要不?”

“这……不妥吧?”

“这有什么不妥?谁他么大晚上偷雪人。”

“说的有道理,那我们明天早点来。”

半夜时分。

两名白堡执法堂弟子撤了。

两名弟子前脚刚刚撤走。

飞仙石上便刮起了诡异的风。

一道诡异的半透明人影从雪人的身上浮现出。

他披着一张野猪皮,浑身赤裸,一身肌肉健壮结实。

正是朱子山的神魂。

神魂离体,浩渺月光穿透层层风雪照耀在了神魂之上。

翌日。

清晨时分。

风雪停歇。

董礼义端着自己的炉子来到了山巅之旁,徐徐坐下等待着日出。

日升光耀万物。

半个时辰之后。

董礼义离开了参悟之地,去往了自己的丹房,开始了一天的修炼。

时至八九点钟。

两名执法堂的三代弟子才来到了飞仙石守候。

无精打采的守到了中午。

两名换班的三代弟子终于来了。

时至午后。

紫云山山脚的积雪开始融化,然而山顶依旧寒冷。

入夜……

今日晚上没有乌云,甚至没有下雪。

化雪比下雪更加寒冷。

两名可怜兮兮被安排在山顶守雪人的三代弟子自然是早早的就撤了。

一颗妖丹在朱子山的体内徐徐转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