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少妇人妻呻呤;50招口爱技巧带图
2021年2月4日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2021年2月4日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一章

主办方大牛发话了。

所有的参赛者和媒体都不敢胡闹了。

众人呼啦一声涌进之前的大会议室。

会议室已经被布置成了赛场。

周围半圈被放置上十几层的移动阶梯,形成了一个居高的观众席。

中间部分的空地是比赛场地。

在比赛场地的对面,靠墙的位置,摆着几排桌子,每个桌子上有一个编号,那里是参赛学员的等待区。

“安静!”

魏南清走上前台,又是一声暴喝,滚滚音波震得在场的人耳鼓嗡嗡作响。

“下面开始宣布第一题得分,同时请念到名字的小组就位,准备解答第二题

文学

。”

众人脖子伸长,看着魏南清。

虽然之前在材料费登录处也有一些了解,但也有不少低调的小组,还不知道他们具体成绩如何。

这第一题成绩一旦确定,就有一条分水岭划分出来了。

成绩不理想,影响到后面的材料采购,就很困难了。

魏南清已经开始念了。

禅城刘家,材料费800晶币,直接淘汰;

定城大药坊,材料费872晶币,直接淘汰;

化城衍武家,材料费1017晶币,直接淘汰;

……

聚宝阁,材料费3980晶币,直接淘汰;

魏南清念出了24个小组,都是直接淘汰,第一轮考试,已经淘汰过半,只有16个小组获得晋级。

“以上24个小组,有请组员及带队人员离场。”

魏南清目光在几百人面上扫过。

被淘汰的小组神情落寞,无可奈何地退出了考场。

接下来是进入第二轮小组的成绩了。

全场鸦雀无声,只听到魏南清的声音。

“花城黄家,材料费4580晶币,编号16组;

仙城武大,材料费4750晶币,编号15组;

花城叙永药阁,材料费5100晶币,编号14组;

……

岭南医药联盟,材料费14500,编号第5组;

江城武大,材料费16000,编号第4组;

华氏医药大学第一组,林袖儿小组,材料费29000晶币,编号第三组;”

麟阁学宫第一组,武维扬小组,材料费37000晶币,编号第二组;

虎足学宫第二组,严石小组,材料费40000晶币,编号第一组;”

“果然是虎足第一啊,有点凶啊!”

在场众人这回踏实了,虎足第一,麟阁第二,就看两大顶级名校接下来的较量了。

华氏医药大学虽然落后了一点,但他们的经费也是很充足的,后面估计也会有出彩的表现。

现在这个时候,第一题的排名和总排名并没有必然联系。

魏南清念完了名次,嘴角略微扯着,想了想,补充一句:“虎足严石组在赚取了40000晶币以后又在小吃摊和酒店消费2900,这部分钱需要扣除。

虎足第二组在接下来的比赛环节实际获得的材料费,加上初始启动金,一共是40100。”

一阵咝咝吸气声传来。

众人再次把目光看向严石。

“呵呵呵,这家伙心理素质真是强悍啊!”

一般参赛者都会想方设法挣钱,根本没想还要在里面消费。

短短几个小时,严石又吃又睡,还真是比赛

文学

享受两不耽误啊!

沈银玲拍打着胸口。

唉,小心脏受不了。

严石现在的材料费是40100。

而麟阁武维扬组净赚了37000,加上初始启动金,就是40000。

刚好碾压麟阁一捏捏,呵呵呵!

沈银玲和严石相视一笑。

严石把几个指头捏拢,做出‘一丢丢’的手型,笑眯眯地看了花素文和武维扬一眼,而后冲对方扬扬手。

马德!

花素文和武维扬气炸了。

这小王八蛋,感情吃烤串都是算着来的,你再多吃两百晶币的会死啊?

如果严石吃个3100,麟阁就可以逆袭第一了,么的,可恶。

对严石这种操蛋行径,魏南清都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笑,忽然又说道:“第一题的比试,经过巡查员确认,没有发现违规现象。

不过,巡查组还是有个问题想问虎足第二小组。

魏南清眯着眼睛,微笑看着严石。

请问虎足第二小组的严石同学,因循果这种药材,你知道多少?”

严石微微一愣,老魏的问话是个坑啊!

回答不上来,那肯定就坐实了是自己在作假。

回答上来了,那就是提前背书。

说白了,老魏怀疑药方的来路。

因循果这种药材很偏门,最多用在个别毒丹上,一般的医药系学生,甚至是资深药师,都对因循果了解不多。

花大力气去研究,并将之别出心裁地用于一味烂大街的常用药丸上,就更不可思议。

唉!

严石也是头痛,站起来苦笑道:“因循果这种药材,其果身上布满了根须,能够自动脱离土壤,寻找生灵血肉去吸收,算是不易得的一味药材。

又因其毒性剧烈,用途不广,且多生长于北方苦寒之地,所以岭南药师多对这味药材不熟悉。

我了解因循果也是在一本林阔海前辈著作的一篇《杂药散记》里看到过。

林阔海前辈是600年前的人,他四十岁以后才学医,医药水平不算太高。

再加上《杂药散记》里错漏较多,又一味追求新奇,所以他的这本著作流传不广,只是后世子孙为了留个纪念,这才刊印了几十本,送给亲朋好友。

虎足学宫图书馆恰好有一本,放在角落里也是在吃灰,被我无意翻了出来。

关于因循果,林前辈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若干年前,有位果农,名叫宋三,他在自己的果园误杀了一个乞丐。

乞丐在宋三的果园偷李子吃,宋三发现后,在乞丐身后以手杖杖毙之。

乞丐身死,宋三惊惧之下,连忙将其尸体掩埋在果园。

第二年夏天,李树下长出一无名果,散发奇香。

宋三的儿子发现无名果,将果吃下,结果不一会儿就倒地而亡。

后有官府公人来查案。

发现无名果的藤蔓下埋藏一尸体。

藤蔓就是从尸体嘴巴里长出的,结出无名果。

案件至此真相大白。

乞丐临死前嘴巴里有未来得及咽下的李子。

死后,李子的籽儿吸收尸体养料,从嘴巴里生根发芽结果,再后来毒死宋三之子。

宋三丧子,自己也被捉拿归案。

李四利用自己的尸体给自己报了仇。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二章

玄铁飞行阵忽然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从文鸢身上飞出,像个陀螺飞旋,瞬间将抓着文鸢的人都撞开。然后玄铁阵放射出一道结界将文鸢罩住,四周的人惊诧之中一起出手,拳脚都无法突破结界分毫。

文鸢冷笑,我记得你们了,等我将你们告上天师台!

“小贱人!”沈母将一把剑架在方老汉脖子上,“还不束手就擒?”方老汉头破血流,浑身抽搐,伤得很重。他修为很低,被踹这一脚没死就已经是不错了。

文鸢脸色一变,只好收起玄铁阵,被四周的人抓住。

沈母一耳光抽在文鸢脸上:“你还想告我!”

一边的大汉忌惮道:“若是让她活着,她真做得出。不如……”做了个杀掉的手势,“不是说虎威军在二十里镇逛窑子呢,她作为军师阻拦被杀,如何?”

沈母眼前一亮,若是文鸢去公开来闹,许多丑事都被揭开,她便十分不妙。当下正是恨意难消,不如把文鸢杀了,栽赃给虎威军。军师被杀,军将难逃干系,就是没罪也得倒霉。那时再揭发虎威军逛窑子,诬告一下。

沈母狞笑:“杀也不能随便地杀。”捏着文鸢的下巴,恶狠狠说道,“你不要我儿子,我就让你当个万人骑的烂货。”

在文鸢的大骂声中,沈母对四周的人道:“玩够了,尸体丢到二十里镇。记得让她魂飞魄散,不然天师台追查起来……”

大汉狞笑道:“放心,直接干到她**,女军师的滋味咱们弟兄还真没尝过!”

文鸢大喊大叫,此时再想用飞行阵逃走已经晚了,被人按在地上,扯破衣服。文鸢哭着大叫:“童虎!快来救我啊!”

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酥媚入骨道:“哟,你瞧瞧。果然还是在喊童虎啊。”

沈母和手下的人一惊,一个阴森的黄泉地穴在身后的坟地缓缓敞开,四周阴风四起,一位冷傲的绝色女子立在一个巨大无朋的骷髅头上,从地穴中缓缓升起,裙带飘飘中,亡魂成群飞出。

骷髅头一张嘴,童虎蹦了出来,祥光一闪,文鸢身边的人身首异处。

童虎暴跳如雷。老子的女人,哦,老子的军师,你们也敢碰?

南霁菲翻白眼,你真相了吧?你的军师和你的女人在你心里有区别么?

童虎把文鸢抱起来,把撕破的衣服扯好。文鸢在童虎怀里大哭,童虎稀奇道:“不是说,碰了你天师台就会知道么?这个不灵啊!还不如老子做的飞行阵,好歹能立刻通知老子赶来!”

文鸢说不出话。只是抱着童虎嚎啕大哭。

童虎趁机俯身一个热吻,干了啥都可以顺便栽赃给这些人,机会难得啊。文鸢在他背后用力敲打了两下,变成了紧紧搂着。

四周罡风四起。沈家的人都武装了玄甲。

童虎一回头,唷,修为都不低。连沈母都武装了玄甲,原本长得也不差。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女将的模样。身边一个彪形大汉更是身上金光闪闪,手持一柄巨大的斩马刀,将一面带有“沈”字的军旗插在地上。军旗散发出惊人的威压。魂光凝成烈风呼号,风中有千军万马将南霁菲放出的亡魂杀死。

文鸢止住哭声,红着脸低声道:“沈三是万人将,不可轻敌。天师台的兵马立刻就会到。”

童虎瞪大了眼,这么说时间不多了啊。

沈三也是一样急着杀人灭口,斩马刀向着童虎当头劈来,打算将童虎和文鸢一起斩成两截。刀光笼罩之下,杀气汇入刀光,化作千军万马向童虎杀来。一刀的神通便等于千军万马将对手围在当中厮杀,顷刻间便可以将人剁成肉酱,魂飞魄散。

童虎感受对方的神通,确实挺厉害,一刀的电光石火之间,杀气将时空凝滞,对手便只能任凭宰割。不过,对于修炼霸气和斗气的人来说,这自然不算啥。

童虎身上腾起一道紫色的霸气烈焰,将对手的杀气震开,千军万马的魂光都在那瞬间浩如烟海的霸气面前粉碎。霸气的颜色一变,紫中染红,仿佛火焰爆裂。童虎手中出现一根大铁棍,一棍打在沈三头上,将沈三打得旋身倒地,头颅爆裂。又回手一棍横扫,一道棍风带着虹光闪过,十几人一起挤成一团在棍头飞出去。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三章

千仞雪想了想,觉得这安排没有没有问题。

便召唤天使彦过来。

天使彦闷声来到了宫殿外面,广场上还回荡着那位饕餮王的笑声。

这让她很不爽。

但没办法,理智告诉她,强撑着下去,只会更加麻烦。

来到宫殿,她也猜到了几分。

深呼吸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天修王与那位本应该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没有露面的‘王上’站在看看台上,将刚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女王,那个饕餮王…”

天使彦沉默片刻,“有些奇怪…我有种预感,若是我再劈几剑下去,他可能还会分裂成更多的饕餮王。”

“你的战斗直觉很厉害。”千仞雪转过身,“鹤熙与我分析的也是这么说的。你倒是直接感觉出来的。”

“那…”天使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千仞雪。

仿佛再问:那该怎么办呢?

千仞雪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后视线就落在王枫身上。

“剑。”王枫言简意赅。

天使彦赶忙拿出自己的天使之剑。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虚空武器,虚空武器都搭载了特殊的虚空引擎,拥有非凡的力量。

王枫手握这柄长剑,掌中生出一朵红莲,为其染上一道特殊的焰光。

焰光中,蕴涵业火之力。

对付神系宇宙那边的力量,不动用混沌青莲,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解决。

当然,王枫可以直接运用鸿蒙本源,对饕餮王发动降为打击,进行解析剖离,能瞬间秒掉对方。

但,这是天使和饕餮的战争,他能秒掉不算什么。

能让天使也秒掉,才能够让这些天使对他产生更加崇高的敬仰。

天使彦结果这柄长剑,发生上面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焰光。

‘这就完了?’她心道。

没有给自己升级神体,就是简简单单的在剑上轻轻一抹,难不成这柄天使之剑就能干掉那位饕餮王?

心中带着几分怀疑,天使彦接过长剑,启动虚空引擎。

“红莲版虚空引擎启动中…”

“启动成功…基因核算中…匹配中…匹配度…5%…100%…匹配完成…”

“新功能‘业火审判’搭载中…搭载成功…是否启动新功能对目标生命进行因果打击?”

伴随着脑海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天使彦犹豫了一下。

因果打击,那是什么?天使彦不太清楚。

她从宫殿中飞了出来,像是一位得到绝世高人传授功力的高手一般,重新返回了典礼广场之上。

目光聚焦。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位天使彦是去的那座宫殿,是去寻找破敌的办法了。

而且,看样子,明显还与那位天刃王的‘王上’有关。

但,天使彦好像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诸多文明代表并未看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天使彦手中的长剑,除了天使彦之外,其他人很难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柄剑…”鹤熙目光微微收缩。

虚空武器,基本上都出自她的手,不是她完全打造的。

但其中蕴含了她的技术成分。

隐约中,鹤熙感受到了一股特殊力量。

“那位王上,赐予了天使彦什么力量?她的神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靠一柄剑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