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你喷出来宝贝;野性狂欢大派对
2021年2月4日
白洁最刺激一篇|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2021年2月4日

寡妇情缘 第一章

太极殿里,李二正在召集群臣议事,有黄门小太监来报,说兰陵侯求见陛下,君臣诸人相视一笑,遂命萧冉进殿。

萧冉进来的时候,见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人都在,顿时觉得此时开口有些不妥,便想着随便找个借口先去外面候着,岂料刚转身却被李二给叫住。

“既然来了,你也听听,好歹是以武封爵的将领,大唐有难你又岂能袖手旁观?”

大唐有难?李二一席话让萧冉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东边突厥这个心腹大患已经被拔除了,萧冉想不通现在还有谁敢招惹大唐,吐蕃?就为了几个边军还真的敢起兵进犯么,他娘的就不怕有来无回?

“陛下可是说的吐蕃?臣认为区区吐蕃,对我大唐还构不成威胁。”

李二以及众位大臣顿时来了兴致,杜如晦笑着问道:

“莫非兰陵侯有何高见不成?”

高见谈不上,吐蕃这匹财狼所倚仗的,无非就是地势高,欺我唐军攻不上去罢了,往日大多都是在边境烧伤抢掠一番便退走,绝对不会与唐军周旋。

“敢问陛下可容臣看一眼與图?”

李二点点头,大手一挥,立即有太监从画缸里取出地图,恭恭敬敬的呈在萧冉面前。

萧冉瞅着地图看了半天,抬头说道:

“陛下,吐蕃若是想进犯我大唐,无非就是两条路,一,借道吐谷浑,经大非川沿凉州直取长安,可吐蕃时常劫掠吐谷浑,更是把吐谷浑人称作阿柴,意为可随意砍伐的木头,因此臣认为,吐蕃不大可能从西边出兵。”

话毕,萧冉又抬头看了一眼太极殿的众人

文学

,见都只是微笑的看着自己,也不搭腔,心中就有些狐疑,怎的,莫非本侯说的不对?

这时长孙无忌插话道:

“兰陵侯既然说了其一,那不妨也说说其二。”

“这第二条路嘛,无非就是出兵蜀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汉,茂二州,等我朝大军赶至时,说不定天府益州也已陷落,到时吐蕃进退可据,而我大唐至多能夺回益州,至于汉州和茂州,吐蕃占据地利之势,我朝恐怕是极难再讨回来…”

李二闻言若有所思,过了半晌蓦然笑道:

“那依你之见,当如何破之?”

萧冉先是躬身朝诸位大佬行了一礼,意思是说我要是说错了可别怪我,然后才指着地图侃侃谈道:

“臣以为,陛下应即刻命汉茂二州刺史清壁坚野固守待援,又令党项各部从旁协助,吐蕃若是进犯,必然是从松州出兵,先克茂州,再一举拿下汉州好切断益州北面的出口,这样一来我大军若是入蜀就只能从东面绕道,而吐蕃则赢得了图谋益州的时间,因此,若是臣来统兵的话,会分兵两路,一路绕道阳安救援益州,另一路经阴平古道穿过大雪山直取松州,断

文学

了吐蕃人的后路,到时候两路大军合围,保管叫吐蕃人有来无回……”

萧冉越说越兴奋,指着后世绵阳的地方又说道:

“若是兵员充足,直接从此地反攻也不是不可,到时候追击吐蕃人至松州,再将松州拿下,从此蜀中一地便再也不用担心吐蕃人进犯了,就是不知道吐蕃这次派了多少人过来送死,而且党项各部……”

萧冉盯着地图说了半天,见大殿内一个吱声的都没有,心中觉得奇怪,刚想发问,就听见大殿内除萧冉之外的君臣纷纷抚掌大笑起来。

杜如晦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萧冉说道:

“萧侯果真全才也,老夫算是彻底服气了。”

魏征也跟着笑道:

寡妇情缘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寡妇情缘 第三章

天书秘象已对应,不意世间又成谶。懵懂无知开歧路,人是物非作何论。

百世延绵付青史,何故设身辟蹊径。昔日旧乡逢斯人,他年遭遇可料定。

人生若只如初见,此去经年梦亦幻。弄权逐利埋祸根,心机重重乏良善。

费尽心机图传音,新见古人犹陌生。从来文采绝当时,每有华章惊故生。

天南海北真亦假,离奇见闻戏众人。席间杂谈不遂意,强将出头众人惊。

欣其所遇可堪意,忽如一夜春风去。缘何生人是故人,待理从头为至亲。

冥冥苍生藏危机,强作干涉自可期。再作歧路逃宿命,巧做安排假成真。

宗师伪作欺世久,不料无心至大成。月夜兼程始到遵,伫马东城会群英。

府第森严气象新,大堂政论起纷争。一番高论敷衍过,又有智者圈合成。

黔府问策明态势,建言献策自通明。绝代佳人传盛名,无缘以见无缘人。

书房对策安天下,政事杂乱从长计。随性应对再相戏,乱象丛生有头绪。

一番纠集伏暗流,解铃原是系铃人。群英荟萃舒胸臆,少长咸集齐献策。

大计从来多周折,乾纲独断不逊色。侃侃文思如泉涌,熠熠雄文最风流。

黔府八艳相辉映,尝闻倾国又倾城。此人只应天上有,风华绝代世不闻。

举凡国粹有其妙,章台之义不敢提。敌军南下烽烟起,尚未交锋计退敌。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军压境使人愁。播州城下决生死,名城鏖战胜负分。

娄山有意埋忠骨,湘水无情陨将星。风卷残云图两川,三湘四水起狼烟。

利令智昏擅弄权,曲意逢迎不辨奸。名重天下志不移,舍我其谁无人敌。

国破难隐不仕清,共聚大义方到遵。再托名篇作巨制,书生意气荒不经。

旧时文人履新事,书房对策天下计。败军之际人惶惶,请军河南少思量。

自相残杀义士死,自绝肱骨终相弃。蛰伏几载心意冷,谁知数年复鼎盛。

一路风尘才到川,思君不见再入黔。阳春之际话重逢,乘势而为向神坛。

审势谦让名份定,再论立国复为秦。历经磨难诉离情,斩断情丝自伤神。

乘隙用情费心机,水到渠成已遂愿。自诩名士投内府,一场虚惊自胆颤。

巧舌如簧献诤言,强呼绛树出雕阑。之子于归状空前,清静梵行又三年。

青梅竹马两无猜,权作伐柯俱成全。但见壮士入秦廷,家仇未报心难平。

冰释前嫌明大义,军心思秦事终成。难得枭雄生悔意,妻子岂应关大计。

权衡再三心不定,只因姻亲乱胸臆。意外觅得好夫婿,痛下决心非儿戏。

群贤毕至论用兵,殚精竭虑自无趣。乾纲独断定东征,大肆封赏振军心。

有人夫婿擅尊王,他年竟成薄命郎。当时只受声名累,无边春色何相忘。

恣意胡为辱清使,英雄扬州意会盟。剑指东南合一契,另起精兵捣黄龙。

翘楚贰臣充重任,棋高一着复北进。倾巢而出收故土,捷报频传天下定。

红颜一朝返江乡,勾吴古国宴群芳。青云始翔行诈死,将行踯躅夜未央。

相见恨晚结兄弟,从此藩属成友邦。伤心荡尽春风语,霜条孤影更吹起。

英雄未曾得殊遇,更遣能臣向西去。世世延绵相承接,谁知此人是故人。

舍却家国无归路,不作思量歧路行。置身他处自惊心,血战雄关先认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