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白洁最刺激一篇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2021年2月5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2021年2月5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茅山之上,众人看着天空中出现的大量鬼兵,还有那些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鬼将,全都惊慌失措。

茅山掌门当机立断,让大弟子去通知已经转化为鬼修,正在阴地之中闭关的上一代天师陶少阳。

茅山派上一代天师,陶少阳,乃是名震九州的修士。

以前也正是有陶少阳坐镇,常州地界才会相对没有那么混乱。

小倩剿灭阴鬼山之时,遇到的那个修士,就曾威胁过阴鬼山妖鬼,说要去禀明茅山陶天师,让他们好看。

那些妖鬼却讥笑说,茅山陶少阳,恐怕是早就陨落了。

他们之所这么说,就是因为陶少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

其实这还真被他们猜对了,陶少阳乃是大乘大圆满修为,但找不到突破之路,寿元耗尽,就想到了建立阴地,转修鬼道。

此时阴地建成,陶少阳正在里面维持阴地稳定,突破鬼仙境界。

所以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打扰。

而现在,看那漫天鬼兵鬼将,要是不请祖师出手,茅山派估计就要被攻陷了。

那大弟子得到吩咐,急忙朝着祖师大殿而去。

这时只见空中众多鬼兵鬼将分开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妖鬼。

那妖鬼头上两只长角,全身漆黑如墨,拉着一架华丽车辇。

茅山众人开始惊慌失措,实在是那黑色妖鬼身上,浓郁的阴煞鬼气,和深不可测的气息,让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就连大乘初期的茅山掌门,竟是都只觉漆黑妖鬼的修为,深不可测。

这就只能说明那拉着车辇的漆黑妖鬼,起码都是鬼修修为。

茅山掌门大惊失色,“所有人,都聚集到我身边,列阵……”

所有人都朝着掌门周围聚集,开始列阵应对。

还好那些鬼兵鬼将,并为发动攻击,就这么将茅山派围住,冷冷的看着。

就在这时,就听一声厉喝,“何方妖孽,胆敢来我茅山派找事………”

随着喝声,一道身影轰然而至,气势如虹。

茅山掌门大喜过望,“是陶祖师出关了,看祖师的气息,想来是已经突破了鬼仙境界,太好了……”

原本他还担心,要是那漆黑妖鬼真是鬼仙,就算祖师出关,恐怕也对付不了。

此时见自家祖师出关后,气势如虹,显然是也突破了鬼仙境界。

陶少阳确实已经舍去了肉身,突破到了鬼仙境界。

原本他以为想要突破鬼仙境界会非常困难,但是当阴地建立起来后,在寿元快要耗尽之时,竟就突破了。

要知道如果是以前,一个正常修士,想要转化为鬼修突破境界,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这个修士一开始就是修炼的邪魔鬼道。

要不然想要将正常的修为转为鬼修突破境界,可是比平常突破境界还要困难得多。

这也让陶少阳知道,此时的天道,果然是已经变了。

陶少阳飞身而出后,周身阴风呼啸,竟是已经将正统的道家法力,转化为了阴鬼之气。

众茅山门人,见自家祖师如此威势,欢呼起来。

可他们却忘记了,要是在以前,鬼修对于他们来说,可是杀之而后快的邪魔外道。

这时只听一声怒吼传来,震得整个茅山派都抖了一抖。

却是那云端之中的漆黑妖鬼,感应到了来自陶少阳的威胁,发出了震天咆哮之声。

陶少阳脸色就是一变。

他出关之时,只是那掌门大弟子说,门派之外来了许多厉害鬼兵鬼将,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一只鬼仙境界的妖鬼。

原本气势如虹,想着出来就要给胆敢到茅山派找事的鬼物一个好看的陶少阳就顿住了身形,惊疑不定的停在了茅山众人身前。

茅山掌门等人齐齐恭敬行礼,“拜见老祖,恭贺老祖晋升仙境……”

众人见自家祖师晋升鬼仙,顿时就有了底气和主心骨。

在他们看来,就算对面也有鬼仙,但此地乃是茅山地盘,只要有祖师带领,配合茅山阵法,和多年底蕴,根本就不用怕。

陶少阳却没他们那么大的信心,因为他感应得出,那漆黑妖鬼,竟是修为比他还要高,起码都是鬼仙中期。

而且最让他在意的,是那妖鬼身后拖着的华丽车辇。

能让一只鬼仙境界的妖鬼,拖着的车辇,要是其上有人,他根本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有资格乘坐。

想到这些,陶少阳越发的不敢轻举妄动,也喝止了门下。

他神色凝重道,“不知是哪路道友,大驾光临我茅山派,如此兴师动众,却是所为何事?”

这时就听一个声音从那妖鬼身后的华丽车辇中传出,

“你就是茅山派天师,陶少阳?”

陶少阳见那车辇中果然坐着人,心头凛然,道,

“正是贫道,不知尊驾前来我茅山派,有何指教?”

那声音道,“吾乃地府正神城隍,如今天下大乱,妖邪鬼魅祸害人间,尔等身为正道修士,不想着降妖除魔,匡扶正义,却紧闭山门不说,还在阳间私建阴地,修炼鬼道。今日本神前来,就是要将你们这些罔顾天道正义、地府律法之人,全都缉拿归案……”

“什么??”

所有听到这声音的茅山派众人,全都大吃一惊,包括陶少阳。

他们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自称地府正神。

茅山掌门回过神来,“你们就是最近出现的,自称地府阴神的家伙?”

陶少阳一脸疑惑,他寿元将尽时就进入了阴地闭关,所以根本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个自称地府的势力。

茅山掌门等人也没将这事告诉正在阴地中闭关的他。

在他们这些大门派看来,什么地府重现,地府阴神,不过就是一群妖魔鬼怪冒充的而已。

这种事情以前可发生过不少。

其他的不说,黑山老妖以前不就号称地府府君么。

投靠他的妖魔鬼怪,都被他封了各种职位。

要是黑山老妖没有遇到聂小倩,从阴阳交界处杀出来,肯定也是打着地府正统的旗号,铲除异己,占领地盘。

所以在茅山派众人看来,这群自称地府阴神的家伙,明明就是想要来攻打茅山派,搜刮好处,却还义正言辞说了一堆。

茅山掌门怒道,“一群邪魔外道,怎敢自称正神,尔等平日里冒充地府阴神,我们茅山也懒得管。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尔等却得寸进尺,进犯我茅山,真当我们茅山会怕你们吗?大不了拼死一战而已……”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对于泰坦来说,这就像是一场噩梦。

他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他们几乎忘记了这种感觉。

被人骑在头顶上欺凌凌辱着而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那些同族,都变得如此的陌生。

他们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族人,每一个族人,都有可能在他们的背后狠狠的给他们来一下。

此刻的泰坦,显得孤立无援,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将屠刀伸向同族。

只要接近他们身边的,不论敌友,他们都会毫不留情的下狠手。

每个泰坦在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后,全都转变了自己的心态。

这也让整个泰坦之城,变得更加的混乱。

泰坦、寄生虫,还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类,将整个战场搅得天翻地覆。

当然了,还有那些年轻的泰坦王,他们所面对的是破坏级的泰坦。

这场战斗的结果可以预料的到,虽然这些新生的泰坦王并未有全盛时期的力量,可是在层次上,他们远胜破坏级泰坦。

更何况他们拥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阿索拉克的目光失去了神彩。

同族的鲜血,也让他变得更加的愤怒,他依然坚定的认为,只要除掉眼前的这个人类,那么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此刻的他心情格外的复杂,踏出泰坦宫殿。

这个让他矛盾的选择,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方云去亵渎世界树,他自问做不到。

可是,踏出泰坦宫殿,那么就印证了那个预言。

方云看着自己的杰作,眼中充满了嘲讽的笑意。

泰坦,这个号称永远不会失败的种族,如今却在自己的手中。快速的陨落着。

谁也救不了他们,而眼前这位,号称史上最强大的泰坦,如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倒下,却什么也做不了。

“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吧!”

阿索拉克直接动用了最强大的力量,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玩弄对手。

泰坦一族等不起,哪怕是一分一秒,都有无数的泰坦倒地。

他已经孤注一掷,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如果泰坦注定要毁灭,那么他也会让他的敌人,一起毁灭。

一个暗星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上,那颗暗星的体积,比起天空中出现的月亮,还要巨大十倍。

那颗暗星便是泰坦巨星的卫星,只不过它从未出现过,一直隐藏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

那颗暗星就是阿索拉克的真正杀招,大破灭!

其实暗星才是真正的泰坦星。传说那是泰坦的起源。

而一直以来,泰坦便是以暗星为载具,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

他们不断的吞噬着每一个星球的养分,待到一个星球被他们吸干了最后一点活力后。他们又会乘坐着暗星,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千万年来,暗星终于走不动了,它最终沦为了真正的死星。

毕竟。每一个星球所储存的能量都是有限的,特别是这种毫无根基的星体。

就如同一艘耗尽能量的宇宙飞船,只是一堆废铁罢了。

也正是因为暗星的枯竭。最终泰坦选择了回归。

只是,谁都未曾想过,他们的回归是这样的惨烈。

会是以灭族为代价,阿索拉克的绝望,让他变得无比的疯狂。

既然泰坦一族的命运如此,那么他也不会坐以待毙,看着敌人取得胜利的果实。

他以最极端的方式回应,他要让所有人都得不到胜利。

阿索拉克用尽全力,将暗星从黑暗中拉扯出来。

他要将泰坦巨星彻底的毁灭,用暗星撞击的方式,将一切终结。

以暗星的体积,这样的撞击,足以让巨大无比的泰坦巨星完全毁灭。

这种天地浩劫,不论是任何生物,都无法幸免于难。

“这就是你的最终选择吗?”方云收回仰视的目光,脸色平淡无奇。

阿索拉克的脸色苍白,他已经用尽了所有力量,此刻在方云的眼前,他虚弱的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不过阿索拉克在笑,他的笑容疯狂无比,只是他的笑容之中,还带着几分悲鸣。

泰坦一族,最终还是毁在自己的手中。

这让他如何能不感到悲哀,可是他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

“人类,现在的你,觉得谁输谁赢?”

阿索拉克执着的想要看到,眼前这个人类绝望的目光。

不得不说,能够亲手扼杀一个,如此可怕的敌人,阿索拉克还是表现出足够的满足。

这也是他仅余的一点虚荣,如果是真正的比拼,恐怕战到天昏地暗,他们也不可能分出胜负。

而那个时候,泰坦一族早已毁灭了。

所以在还未输之前,他要以平局收场。

方云慢慢的升入空中,嘴角流露出一丝嘲笑。

事实上阿索拉克的举动,也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这不代表他无法阻止这一切,虽然目前来说,他阻止不了……

可是……

“去试着阻止吧,你会感到绝望的。”

阿索拉克看着方云渐渐升起的身形,知道他要做什么,去阻止暗星?

别天真了,暗星的体积可是比主位面世界还要巨大十倍的巨型天体,仅仅是比泰坦巨星小而已。

泰坦所占据过的世界里,体积超过暗星的星体,不超过十颗。

“吾王,看起来你现在很虚弱,是否要您忠实的仆人帮您一把?”

命运之神出现在阿索拉克的身后,阿索拉克只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

他看向命运之神,这个隐藏在泰坦一族身边无数年的预言者。

每一代的泰坦王的身边,都站着这样一位预言者。

可是没有人知道,预言者到底是什么目的。

阿索拉克也曾经猜测过,可是预言者的神秘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只是,今天的预言者,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神族的命运之神!

阿索拉克镇定自若的看着命运之神:“你想要做什么?”

“应该说我想要什么。”命运之神此刻已经脱去了他万年久远的黑袍。他的身体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真切,好像是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你想要什么?”

命运之神很满意阿索拉克的顺从,这个让他称呼为王的泰坦王,即便是他,也要在自己的面前低头。

“我想要我的梦想,一个渴望了无数年的梦想,一个从我有意识开始,就折磨着我的强烈愿望。”命运之神的笑容显得有些癫狂,看着阿索拉克的目光里,带着几分炽热。

阿索拉克认得这个眼神。命运之神在看待他的兄弟姐妹的时候,也是这种的目光,只是更加的炽热,更加的疯狂。

“你到底想要什么?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权力?泰坦已经覆灭了,力量?我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量,现在

文学

的我,在你的眼前就是一个凡人,一个弱小的。卑微的……令人发指的人类……”

的确,泰坦王就是泰坦一族中的异类,他们拥有着泰坦与人类的特性。

他们的气息、力量,还有传承的方式。都与泰坦完全一样。

只是,他们的身体构造,却是偏向于人类。

而当他们耗光了力量后,他们更是直接沦为人类一般弱小的生物。

“不。你还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这个身躯!”命运之神急促而兴奋的说道:“这具我渴望了无数年的**!完美的**!!”

“我的身躯?”阿索拉克的脸色徒变。

“是的,守护与毁灭并存的身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我所作的一切,为的就是这具躯体。”

阿索拉克的脸色剧变:“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你得到这具躯体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觉得你可以在这场浩劫中苟存?”

“我不觉得我可以苟存,可是……如果那个人类可以阻止这场浩劫呢?”

命运之神自信的看着阿索拉克,他已经将一切都算计到了,就连方云是否能够阻止这场浩劫,他也计算在内。

“如果他能够阻止这场浩劫,你觉得他会放过你?”阿索拉克又问道。

“他会不顾一切的阻止这场浩劫,或许他会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阻止!”

命运之神闭上眼睛,感受着天空中传来的毁灭的力量,那股力量,即便是命运之神,也要为之战栗。

那绝对不是方云的力量,命运之神记得方云的气息。

他没有这种力量,看起来他的确是在搏命。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胜利者,六尾,挑战者李涵!”

随着裁判宣布结果。

整个挑战场,蓦然安静下来。

种种视线投向李贺,观众们虽然接受了眼下的结果,但却依然还有种非现实感。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前两只精灵还好说,最后一只跟剑圣一样的艾路雷朵,明显是安荣的主力!

可结果,六尾居然把安荣一穿三,顺带,一招带走了人家的主力……

要不要这么凶?确定不是来砸场子的?!

“太凶猛了,硬碰硬把艾路雷朵撞死了,你确定这还是我在青少年杯上看到的那只六尾?李贺究竟给六尾吃什么了?喂了一只传说精灵吗?夺舍了传说精灵的力量?”

“求问现在安会长心中的暴躁指数,不会一会儿偷偷把李贺给血虐一顿吧?”

“红莲道馆主?可以啊,回去了让我儿子去挑战挑战红莲道馆!”

观众兴奋的讨论着,一名男记者更是面色潮红,兴奋的用手机拍摄着六尾、李贺,喃喃道:

“我就知道,跟着这位走,新闻遍地有。”

大脑极速运转,男记者已经想出了一个大标题:

《李贺,一位继承了古代大师级训练家老子的训练思想的传奇道馆主,“无为”培育法的代言精灵,六尾!》

人未上场,单单一只六尾就把秦都道馆的继承人给杀穿了……

这不是玄奥的“无为培育法”,又是什么?

听着周遭的声音,苏晓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亲娘啊,六尾还没拿木炭,没变身,这就把安荣给团灭了,你说你没开挂?谁信!

这样对比下来,你让我们这些人心绪复杂啊!

“这坏胚子,心脏透了!”安珺没好气的瞪着李贺。

馋秦都道馆的冥想招式秘传,你直说啊。

居然派六尾过来,脏,真脏!

坐在嘉宾席上,李贺面色复杂。

六尾它不干人事……

这真跟我李馆主毫无关系啊!

我就是人家一挂件。

“也没毛病,六尾本来就不是人,也不用干人事。”李贺心中吐槽道。

“李馆主,今晚请吃饭啊。”秦教授乐呵呵的道。

“小李现在家底不行,也就凑合凑合去秦都大酒店搓一顿吧。”安会长轻飘飘一句。

五星级大酒店,平常两个人都能吃出上万的价格。

这一顿下来,对李贺的钱包直接造成了暴击。

虽然气度不凡,但见儿子被打,安会长心情也不甚愉悦。

小子(zei),今天怎么说,你也得让我宰你一刀!

不然,真当我安某人不要面子的嘛!

“请,我一定请。”看着雀跃的六尾,李贺含泪点头,心如刀绞。

我虽然没少挣,但也经不住花啊!

“把你红莲道馆的道馆徽章给我们拿几枚。”伍会长也不跟李贺客套。

对战场上。

收回了艾路雷朵,安荣跟李涵握了下手,笑容不减道:

“你这位堂哥是真的厉害。”

看着安荣,李涵不由得心生敬佩,不说别的,这位秦都道馆的准馆主心态稳啊。

换做自己,可做不到这样一颗平常心。

“溜溜溜ヽ(•̀ω•́

文学

)ゝ!”

用尾巴撑起身体,六尾朝着安荣伸出了小爪爪:

“溜!”

虽然不及本溜溜,咳……

但你也还是可以哒!

“下次有机会了再切磋切磋,谢谢指教。”安荣哑然失笑,握了下六尾的小爪子。

“溜☆ミ(o*・ω・)ノ”

放心,我会指教你哒!

看到六尾如此可爱,安荣也是喜感大增,暗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