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白洁最刺激一篇
2021年2月5日
巨龙征服美女明星;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2021年2月5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印之风发出的消息,在时空流浪者中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她给出的宣传口号,很是吸引人。

【时空之家,流浪者真正的家!】

【无须交钱,直接入住!】

【无门槛准入,并且可以带普通人入住。】

一群堡二代特别兴奋,因为各种细节被印之风透露出去,从堡二代传到堡主,又传到普通时空流浪者耳朵里,都在询问什么时候开放。

张浩很满意自己灵机一动,将野堡改成大型娱乐星球,简直就是神来一笔,拥有这样的主堡,拥有这样可以开放的支线星球,能够获取的好处简直无穷无尽。

印之风和弥封更是满意,煞星堡其实就剩下一条支线星球,而源星球无法进入后,就不可能有第二条支线星球出现。所有的野堡,其实都脱离了源星球,也就是主堡无法依附源星球,其发展就局限在现有的支线星球。

进入没有门槛,但是房产店铺所有一切的消费,都是需要钱的,而这个钱都不用印制,直接用信用点,所有物资消费,都是需要信用点支付,而信用点的获取,可以用黄金白银和稀有金属兑换,在这里可不允许以物易物,必须要用信用点交易。

这就是煞星堡建城的权利!

其基准由张浩、弥封和印之风规定,一克黄金,一个信用点,方便实用,人人都能兑换得起,至于在新城赚钱,途径很多。虚拟遥控系统,一旦用上,就可以外出战斗赚钱了,杀一个机器人,将其带回城来,可以出售,新城系统也可以回收。

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一旦展开,这就是一个大的聚宝盆,以一个星球,养一个新城。

最关键的是,煞星是由张浩他们完全做主的星球。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星球是第一个全开放,无门槛的星球,时空流浪者进入这个星球后,除了要遵守此地的规则外,其他就肆无忌惮了,而且无门槛也就意味着这里可以成为最大的交易市场,游乐市场。

同时还能成为最大的招募市场,情报市场。

这开了时空流浪者的先河。

星球最少要一年的建设时间,所以命令下达完毕后,张浩和弥封就离开了煞星堡。

回到张园,张浩第一件事情就是修炼,空明法他已经很熟悉了,将这次增长的灵魂,再次压缩纯净了几次。

灵魂在羊脂玉间跳动,给了张浩一种错觉,似乎灵魂可以离开羊脂玉,独立存在,但是理智和灵魂中的智能程序,让他知道,这不可能!

但是张浩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强大,还有就是周围一切都映入灵魂,让他有种无所不能的错觉。

修炼结束,张浩并没有急着离开,盯着修炼的羊脂玉。

那一块块的羊脂玉,由于经过灵魂不停的穿梭,已经起了荧光,触手生温,就像是传说中的温玉,或者说是暖玉一般,一眼看去,就拥有某种灵性。

要换玉了,这次需要换上稍大一点的羊脂玉。

张浩亲自动手,将修炼球上的玉,一块一块的替换下来,都是一块块打磨成各种形状的规整玉块,替换起来也非常容易,很快,张浩就重新替换出一个新的修炼球出现。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第七百二十二章那片雪花

虚空纪元300年。

弗雷尔卓德,目之所及,是一片巨大的戈壁。干燥与炎热,几乎摧毁了这块土地。实际上,这三百年来。因为地理环境的剧变,除了一些军事目的为主的地区之外,弗雷尔卓德人已经大量南迁,居住点跟原本的诺克萨斯边境线相交。联合政府,已经越来越名副其实了。

而在这片干涸,炎热的土地上,一座巨大的冰山突兀的耸立着。戈壁中的冰山,这无疑是一个既不协调,更不科学的现象。而此刻,冰山之下,一只现代化的考察队,正在忙碌着。

各种大型的炼金设备已经被安置。并开始破坏冰山的外围,取走一些冰块化验。而在这只考察队的后面,则是密密麻麻的武装军团。

全部身着不知型号的联机机甲。手持大口径高能步枪。同时还配备了重型载人机甲,以及超大口径自走魔法火炮。

天空中,十二座庞大到如同小型城市一般的战争堡垒,静静的漂浮着。它们将整座冰山团团围住。无数的速射火炮,高空投弹装置,以及海量不知名的武器,已经瞄准了冰山。数以千计的小型载人攻击战斗机,也已经待命。

军团的最后方,一只魔法军团,已经站在了各种增幅法阵上。一旦命令抵达,五秒钟之内,就能够发动数百个大型的战争魔法。这种程度的武装力量,放在虚空之战的时代,足够在一分钟之内,把诺克萨斯或者德玛西亚化为灰烬。

而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对准了不远处的冰山。这时候我们才能够发现,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无法观看到冰山的全貌。整座冰山,直入云霄。庞大到,站在它的面前,几乎无法直视。

拉近视角能够看到,这座地面上的冰山,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山。由纯粹的冰组成。晶莹剔透,美轮美奂。如果不是那些冰晶内部,无数张牙舞爪的怪物身形。这座冰山,几乎是一座完美的艺术品。

考察队的不远处,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拿着笔记本,听一名教授讲解。

“这里就是当年虚空之战的第二战场。在艾卡西亚爆发虚空之乱的同时,弗雷尔卓德同样爆发了庞大的虚空入侵。弗雷尔卓德人,奋起抗争。并在这里,成功的阻击了虚空军团,封印了大多数的虚空监视者。如果不是这一战,挡住了那些堪比魔神的虚空监视者。虚空之战至少会延长二十年以上。”

远处,考察队的人高喊着,让他们闪开。教授带着学生,往远处避开。只见巨大的载人机甲,从冰山上切下了一大块冰,然后运回了后方的临时实验室。

实验室的一群工作人员,立即开始使用各种设备进行检测。

“法则之力已经破损了,就算是我们不动它。冰山也会自己开始融化的。”

“这样正好,能够节省一点资源。让他们注意一点,里面可是有十二只虚空监视者的。”

“我知道,据说这些家伙

文学

每一个都堪比神明?它们真有那么强大吗?”

“强大与否是要看标准的。三百年前,它们确实堪比那个时代的神灵。现在吗……虚空监视者体内,都蕴含着强大而纯粹的虚空之力。这是军方紧缺的资源。这些年,虚空生物几乎被猎杀殆尽。人工圈养的那些,虚空之力急速的退化。我们目前还无法人工合成虚空之力,这些家伙都是重要的资源,所以……通知他们,抓活的。”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成功击杀了强大的元素生物,关闭了连通元素领域的空间裂隙,解决了队伍所面临的危机——至少看上去确实挺危机的——老法师莫迪尔显得颇为兴奋,这位刚刚连续十几发传奇魔法打出去、每一发威力都近乎舰炮的强大施法者紧紧抓着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反应过来的剑士的手,开心的像个孩子。

而那位剑士用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确定眼前的老法师既没跟自己开玩笑,言语中的赞誉也不是为了讽刺自己。

这老爷子是认真的……他竟然是认真的……

“我……”剑士被老人紧紧抓着双手,下意识想要挣脱对方,结果胳膊牟足了劲竟然都没有抽动,他只能涨红了脸,一边继续使劲抽手一边尴尬地开口,“我刚才根本没帮上什么忙……全都是您消灭了那个可怕的对手……”

剑士越说脸越红,回忆起自己刚才的“战斗经过”,这位身材壮硕的男人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开口——貌似除了被稀里糊涂推出来发了会呆之外,自己全场最大的壮举就是被冲击波炸到了半空,多少给整场战斗增加了一点趣味性和观赏性,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当时掉下来的时候可以双脚着陆……这话怎么说出口?

老法师莫迪尔倒是全然没意识到剑士的尴尬,他继续乐呵呵地抓着对方的手,颇为谦虚地说着:“你过于谦逊了,年轻人,这可不符合你应有的锐气——我们都知道战斗中的法师多么需要保护,如果不是你站在前面,我的状态不可能发挥那么好……”

一旁的罗拉表情木然,这时候甚至已经没了翻白眼的动力,只是心里忍不住嘀咕——这个可怕的老人真的需要“保护”么?刚才整场战斗里但凡是个会喘气的都比他需要保护!连那个不会喘气的火焰巨人都显得可怜弱小又无助……

但她可不敢把这话当场说出来,只能斟酌了半天词汇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莫迪尔先生……没想到您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像您这样强大的施法者,此前竟那么低调……”

一边说着,这位年轻的女猎手一边试图从刚才的那一连串可怕法术中推测这位性格古怪的魔法师到底是个什么级别,她认为对方至少是高阶……甚至可能是一位传奇,但身份实力都算不上多高的她这辈子也没见过真正的传奇是什么模样,甚至连高阶强者都没接触过几次,莫迪尔的实力在她眼中仿佛一个无从判断的深渊,根本衡量不出等级。

所以最终,她心中最大的念头便只剩下了敬畏而已。

“是么?”莫迪尔在听到罗拉的话之后则是一愣,紧接着乐呵呵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顺便终于放开了剑士的手),“我倒没什么低调不低调的想法,我只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已……”

“强大的人是有资格选择走怎样的路的,”队伍中的德鲁伊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紧接着脸上露出笑容,“不管怎么说,您这样强大的施法者竟然身处我们之间,这是所有人最大的幸运。如果您还愿意继续在冒险者营地中活动的话,那我们在塔尔隆德的安全便有了最大的保障……”

德鲁伊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即便是脑子里有些乱的罗拉在听到这话之后也不禁暗暗同意,然而莫迪尔却仿佛被这句话勾起了什么模糊琐碎的回

文学

忆,老法师皱了皱眉,眼神中浮现出一丝迷茫,同时轻声自言自语着:“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自己的实力就盲目自信……会遇上打不过的情况的,有时候就是会打不过……”

“莫迪尔……先生?”罗拉察觉到莫迪尔状况不对,立刻小心翼翼地上前半步低声问道,“您又想起什么了么?您还好么?”

“我?哦,我还好,还好,”莫迪尔激灵一下子从恍惚中惊醒,他使劲眨眨眼,随后带着一丝感激对罗拉露出笑容,“不好意思,我刚才又陷入那种恍惚状态了,多亏你把我叫出来。我没事,只是刚才模模糊糊冒出了一些过往的经验教训,我似乎曾因为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吃了不少亏,被难缠的敌人击败过很多次……可惜具体的细节记不清了。”

“连您这样强大的施法者也会遇上无法战胜的敌人?”罗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而且还被击败了……很多次?”

莫迪尔轻轻摇了摇头,尽管他的记忆一团混乱,但漫长生命所积累的经验已经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里:“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强大的力量,凡人中有远胜于我的强者,那些依靠魔导力量运转的战舰和战车一旦集结起来也非任何传统强者可以匹敌,更不要说还有那些生活在异度空间中的诡异生命,还有我们之上的众神……永远保持谦逊和谨慎是长久生存的要义。伟大的开拓者高文·塞西尔曾经如此警示后人:盲目的自信是通往毁灭的第一道阶梯,这是我此生最推崇的箴言之一。”

罗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尽管已经和莫迪尔相处了一段日子,但今天看到这位老法师真正的实力之后,再听到对方这些谦逊自省的话语便让她不由得产生了许多新的感慨。

莫迪尔的注意力则很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这位热衷于冒险和发现的老人抬起头,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仍然升腾着惊人热量、充盈着各种废能的爆炸坑中,脸上很快便浮现出了喜悦:“啊,我们还有收获没检视呢,朋友们——我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摧毁了所有的战利品,但看样子元素领主和空间裂隙在毁灭之后都给我们留下了点好东西,你们看看这些结晶残渣值钱么?”

冒险者们的注意力终于重新落在了他们的“本职工作”上,罗拉和她的同伴们循声望向不远处那片仍然灼热的土地,他们看到了无数被强大法术轰击出来的爆炸坑和起皱、卷曲的岩层,元素领主的残骸碎块遍布其中,而在未曾熄灭的火焰与云雾般缭绕的废能之间,细碎的结晶如同宝石般在坑底闪烁着微光,刺激着冒险者们的视线。

……

新阿贡多尔市政中心,风格粗犷规模庞大的暗色塔楼内,领袖赫拉戈尔和议长安达尔坐在长桌旁面面相觑,一名前来汇报情况的龙族战士则垂手站在两位首领面前,而在他们之间的长桌上,则摆放着一些装在盒子里的细碎结晶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