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放在里面一整天|军人回家不停做
2021年2月5日
黑黑的肥岳,大炕上各弄各的
2021年2月5日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陈仇晋宣布去除帝号,遵奉北晋为宗主国,同时向梁国宣战的消息传遍天下以后,稍有点见识的文人基本上都明白了,这个天下终归还是晋室的,哪怕晋室曾经一度有着倾覆之危。

那位年轻的昭王,以一己之力,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晋室给拉了回来。

姜承枭自己对陈仇晋的态度并不感到意外,这位‘陈后主’,还真有几十年前那位‘陈后主’的遗风。

一张巨大的南方舆图摆在面前,上面标记着北晋在各处的兵力,以及梁国和陈国的军力部署。

他的手指划过夷陵郡,向北掠过襄阳郡、汉东郡。此时此刻,这三处正在爆发战斗,根据前线的消息,李药师在南郡那边遭遇了梁军激烈的抵抗,双方在大江之上爆发大战。

北晋出其不意拿出来的猛火油和从青州调过去的楼船给了梁国沉重的打击。萧统怎么也不会想到,向来以骑兵纵横天下的北晋,居然还能拿出来这么强大的水师战船,简直是匪夷所思。

依据地形而言,北晋训练水师的地方还真是不多,不过青州那边却是个极好的地方。当年曲让等人败亡,神举独揽青州大权之后,姜承枭便考虑到将来南下,势必会和梁国以及陈国爆发水战,所以让神举提前在青州训练水师。

这个时候,也算运用的恰到好处,给了他母舅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猛火油,这种东西乃是吴山惠从西域那边送过来的。他让工部的人在北地四处寻找,找到了这种猛火油。之前因为敌人不禁打,所以猛火油一直没有拿出来。

这次水战,倒是拿了出来。

“南方,不足为虑了。”姜承枭收回手掌,负于身后,挺拔的身子笼罩舆图,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南霁云立在他的身侧,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主上。从前主上虽然也是运筹帷幄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反贼,可是无一不是高兴的摸样。

怎么现在…反而有种迷茫的感觉?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但是总觉得主上就是在踌躇。

难道,即将一统天下,主上不高兴吗?

“主上,怎么了?”南霁云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什么?”姜承枭转身不解的看着他。

南霁云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前主上剿灭反贼,必定会欢欣鼓舞。可是这一次大事笃定,天下一统在即,主上反而没有了过往的高兴,属下不太明白。”

姜承枭意外的看了一眼南霁云,他没想到霁云居然看出来了他的内心迷茫。

沉默一会儿,他方才缓缓道:“我确实有着困惑。”

言罢,姜承枭转身离开大殿,领着南霁云等几名亲卫,在洛阳皇宫散步。

二月,中原的天气还是有点冷,风吹在脸上不是很舒服。总让人感觉会将体表的温暖吹走一般,姜承枭也是一样的。

走着走着,姜承枭便来到了太庙。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诡异的来到太庙,按照皇宫各宫殿的布局来说,太庙因为地位尊崇,所以位置比较隐秘,而且一般也比较偏僻。

毕竟,太庙是供奉历代先帝的地方。

由于洛阳收复,曾经一度封存的太庙,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血食祭祀,烟火气息缭绕殿外,几名内侍殷勤的在殿外打扫。

见姜承枭出现,内侍们纷纷诚惶诚恐的低头问安。

进入太庙,在历代先帝的牌位前伫立,目光幽幽的看着武皇帝的牌位、先帝的牌位、赵王的牌位……

他的困惑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过往的时候,他剿灭反贼非常的高兴,土地增加了,势力壮大了,人口变多了,威望增大了等等。但是这一次,明明一统天下近在眼前,相反的他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开心。

很诡异的想法,可是确确实实出现在他心里。

他曾经问过自己,这算不算是没有对手的迷茫?

但是很快这个答案就被否定,并不是因为这种‘自虐’的心理在作祟。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开心不起来,甚至都弄不清楚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

真是好笑,他居然也会有一天搞不清楚自己内心是什么想法。

“霁云,你说到底缺了什么呢?”姜承枭开口低声询问。

不算是询问,倒像是一种诉述的语气。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推荐阅读:当听到了想要进行裁军之后,军方这边立马有不少人反对了。?文?裁军可是要动了他们的蛋糕,军队的人数可是他们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被裁军了∶军意味着军队实力的缩小,更是代表了必然要有一些部队要被撤编,有不少军官要被迫转业

文学

去从事别的工作。这样军队的实力肯定会被打压,他们当然不干了,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捏鼻子人了,这样他们还当什么军人?

“我们不同意,尤其是我们军队目前裁军,那是不是要缩减我们的军费呢?如果缩减了我们的军费,那我们军队如何维持?”战争部长陈立岩先开口反对。

不过王国瑞主动替萧宏盛说:“其实你们想差了,我们目前的军队并不会裁剪军费。而是让我们的军费使用更合理,尤其是我们以后将会从数量型的军队转变成为质量型的军队。我们目前虽然采用了新战术,可是我们的堑壕战的战斗模式,其实也就是一种消耗战。一旦当机动力无法能够达到了一定程度,那这样我们必然会陷入消耗战。消耗战是非承酷的,不但是武器装备弹药经济的消耗,更是人命的消耗。这些人口都是我们国家最大的财富。一个国家最重要都不是事很忙资源和财富,而是一个个的人口。”

“未来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是科学技术,我们未来的竞争是科学技术的竞争。未来的竞争不是资源了,尤其是资源多未必能够产生强国。而真正的称雄世界的,是我们的科技展。所以我们武器装备,将会从粗放型的人数,变成质量型的高科技军队。”

“你们想想看,我们目前研制的飞机,还有6地上的战车。我们的战车目前虽然没有太多的战斗力,可是我们未来呢?未来我们一个战车坦克,能够顶的上多少步兵?甚至我们一架飞机,一旦可以安装一些重量级的炸弹,那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作为战略武器来使用了。一个炸弹下去,一个足球场的范围都要被杀伤。这样一个飞机,能够顶的上多少门火炮,一个飞机能比得上多少士兵?”

“所,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质量为主,而并非是以数量。你们都应该听说过兵在精不在多的道理,我目前也就是采用精兵的方式。过去的精兵是训练能量大,可是现在的精兵不但是训练了,更是要武器。

我们不会减少军费,而是会把这些军费用得更合理,直接用在了那些更需要的地方。这样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未来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好处。”

“我们减少了军队,增加了人口。每一个人口背后都是一个希望,也许我们人口越多,那带来的希望也都越多。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是有限的,我们多一个人口意味着他们的后代也都有多一个天才的可能。别跟我说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废话,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随机的,所以多一个人口多一个机会,只要人口足够多,那天才总会到来的。”

王国瑞给这帮军队的人讲解了未来的军队展趋势,未来的军队都是以高技术作为主要的手段了,并不以数量作为根本了。也许冷兵器时代是一个代差,可是到了火器时代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冷兵器。而到了信息化高科技时代,那信息化时代的军队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普通热兵器的军队。

未来只要技术高的军队,那完全可以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歼灭数以千倍的敌人。所以在各种高科技面前,所谓度传统通步兵几乎是一文不值,完全是待宰羔羊。

王国瑞不会傻乎乎的继续把这些军费投入到那些军人身上,而是要转移到那些武器装备的研,这样才能够武器越来越先进,不至于落后了。

只有军队武器装备展了,这个才是正道。何况现在天下还是比较安宁的,没有必要展维持这么多的军队,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皇上,真的要裁军吗?”郑虹也都不太甘心的问道。

王国瑞点头说:“是的,必须要裁军。未来我们东方几乎没有什么大型战争,而且这次裁军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暂时不裁撤。”

听了这话,那些6军出身的军官,包括胡伟,郑虹,陈立岩脸色也都有些黑了。而那个狐出身的邱宝仁,刚刚有资格参加军委会议的黎元洪也都松了口气,因为这次裁军是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不会被裁撤,那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