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好大好粗
2021年2月5日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2021年2月5日

高冷教授h 第一章

“别胡闹了,回万府吧。”叶辰看向了万丹蓉,两个人在湖边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还能够说什么别的了。

万丹蓉望着前方,湖水十分平静,今天没有什么风,安静的像一首歌。

“如果,你救不了自己,怎么办?”

叶辰想了想,回答道:“好好活,积极向上的活,别想这么多,珍惜老天爷给的岁月,别让自己后悔。”

“那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万丹蓉问道。

“不知道,也许将来,我会好起来。”

“对云儿是不是太残酷了一些。”

“要是这一次没有找到天山雪莲,才是残酷呢。”叶辰十分冷静,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除了是担心她出意外,你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吧?”

叶辰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

“看来我猜对了,就是有些心疼郭玉云,她要是知道你死了,还死在天山,肯定会十分的难过,到时候当尼姑都有可能。”万丹蓉有些担心起来,看着叶辰。

叶辰先是叹了一口气,那噩梦依然清晰,相较于那个噩梦,郭玉云顶多就是痛苦一阵,什么都会过去,日后也会好起来,道:“所以麻烦你们帮帮忙,我相信你们一定是可以开导她的。”

“你也太狠心了,太执着了。”

叶辰知道圣灵派这一行,肯定十分危险,加之他这么一个情况。

鞭子打在那个人的皮肤上,那个人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叫声一阵阵传来,有些刺耳,可没有人在意他的叫喊。

那个铁架上面的人,已被打得皮开肉绽,脸上也留下了数道伤痕,此人正是龙魂,估计他自己也不会想到,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龙魂痛苦的叫声中伴随着笑,似乎这样可以麻醉自己,让自己没有那么痛苦,他嚷道:“就这点本事,你大爷承受得住。”

凌璃听了,恶狠狠的又给他数鞭子。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奇丑之人,他的脖子上留下了火烧过得伤疤,那伤疤一直蔓延到左边的脸上,那边脸,就像死了好几个月的咸鱼,已经皱缩成一团,不过另一边脸却是完好无缺的,要是右边的脸,不是完好无缺的,铁定认不出他到底是谁。

龙魂还真是惊讶,说道:“你这只疯狗,还活着呢?”

“吗的,就是你这王八蛋,把我害成这样子的。”苏展泽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抓起在炭火中的烙铁,直接往他的胸口上压去,只听得龙魂嗷叫一声,那块被红铁块亲上去的皮肤,“滋滋”响着,不断的冒着白烟。

苏展泽拔出烙铁,那接触的位置,已经留下了一个梅花印。

痛苦的嗷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又是小声,说道:“有本事把我杀了。”

苏展泽一听,说道:“想死呢,没有这么容易。”不把对方折磨到生不如死,他不会杀死他的,他还要让他帮忙吐出屠龙秘笈呢,与及他身上的黑暗兽,除了这两样,他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龙魂在想,这个家伙没有杀他,肯定还有别的原因,特别是凌璃,他要为自己的亲爹报仇,怎么可能会放过他,杀他是迟早的事情。

“想活长命一些,赶紧把屠龙秘笈默念出来。”苏展泽冷冷的说。

看来说实话了,估计这就是没有立刻杀他的原因吧,龙魂冷笑一声,说道:“可以呀,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练了。”

苏展泽看了过来,他确实不得不小心这个家伙,要是他乱来一通,到时候把他练的再次走火入魔,那神仙也难救了。

“吗的。”又是数鞭子过去,给龙魂身上鬼斧神工的来几鞭子。

“哈哈……”龙魂没有痛苦的乱叫,那鞭子,好像再给他抓痒一样。

苏展泽嚷道:“要是敢乱写的话,我让你好看。”虽然说,他确实不知道龙魂默写出来的是不是正确的,但他却也不是一点基础也没有,还是能够通过玉指上的图案,判断出是不是正确的。

“写,你要是敢学,我为什么不写,我一定写。”龙魂忽然觉得,这样跟对方顶着来,不合算,他相信屠龙族的人,肯定会寻找他的,他还想活长一点时间。

苏展泽忽然转过身去,对前面的几个人说道:“赶紧给我把他身上的黑暗兽弄出来。”

一个头头说道:“放心,我会尽快把黑暗兽弄出来的。”

忽然前面有人跑进来,似乎有什么要跟苏展泽说,苏展泽带着凌璃离开了。

来者是仙城派的陈钰,原是苏洪的弟子,苏洪对他有救命之恩,后来又进了仙城当弟子,对他们苏家有感激之情,虽然苏展泽被人误解,可那一段时间,陈钰依然不离不弃。

高冷教授h 第二章

小星听得目瞪口呆,无比震惊地看着李运…

“怎么?我说的可有问题?你不妨补充一下?”李运笑道。

“大人,小奴完全可以确定,按你说的办法,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将一个太阳系瞬间就全毁了!”小星大声道。

“哦?难道你也如此认为?”

“不错!别看太阳的势力极为庞大,但是它其实也颇为脆弱,一方面它的位置相对固定,很容易成为别人袭击的目标,另一方面它自身需要维持一个内外力量的平衡,所谓内力就是向内之力,即太阳本身所具备的强大牵扯力,要将所有物质往核心区拉缩,而所谓外力就是向外之力,这股力量缘自于它上面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核反应过程,在这个剧烈反应的过程之中,太阳上有大量的物质会企图向外逃逸,于是产生了一股向外之力,这两股力量在拉锯战

文学

中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从而保持了太阳的平稳运行,如果这两股力量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太阳很快就会向内塌缩或是向外爆炸!特别是刚才大人提到的星球所携带的特殊物质更是有可能在这场拉锯战中发挥推波助澜的作用,依小奴看,大人所说的特殊物质恐怕就是能提升太阳核反应过程中含铁之类的重物质大量产生的催化剂吧?”小星问道。

“是的!一旦这类重物质在太阳内部大量聚集,就会影响到其内部的核反应过程,一旦这个过程出现问题,太阳内外的压力差顿时就会无限扩大,那么它离爆炸或崩塌也就不远了…”李运点点头道。

小星叹道:“确实如此!这一招比起星球袭击的动能和速度来说或许更加致命,因为太阳有相对足够的承受度,可以挡住普通星球在一定速率以下的袭击,甚至还有可能将其直接吞噬,但如果利用其自身的压力差使其自己毁灭自己,那才是最为高明的攻击之法…”

李运点点头,说道:“那么,你认为那两个星系核心星球之人如果真的在炼制星球武器的话,会使用这一招吗?”

“这个…估计不会!这个方法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想到的,说实话,如果没有对太阳的运行机制有足够深入的研究,数据量的积累不够庞大,是不可能得出这个结论的。所以,估计他们炼制星球武器的目的,最多就是要增加其质量,提升其熔点,使其冲击力更大,且不易被太阳的高温所熔化而已,这样的武器当然也有相当大的杀伤力,但是却不一定能够达到毁掉太阳系的目的,能否达成目的就要看小奴刚才提出的多个要点了,同时还要考虑到太阳的大小和承受度,有些大太阳是不可能被这样的打击毁掉的…”小星思索道。

“好!刚才我们讲的都是进攻,那么反过来呢?他们要如何防患对手的攻击?”李运问道。

“嘿嘿,有了大人刚才的分析,这防守嘛,当然要增加不少内容,除了小奴提到的必须争取提前拦截之外,还必须有其他的办法…”小星笑道。

“什么办法?”

“一是要增加对太阳系引力场的控制,利用牵引之力将来袭的星球引开或抛离,当然,如果能设法将其吞噬并消化就更好;二是要设法隐藏住太阳系,使来袭之星球无法击中目标;三是在星球击中太阳之后,争取以最快的时间将其爆炸给控制住,以防止其内部所携带的特殊物质扩散开来,以致于影响到太阳自身的核反应过程,避免出现超新星爆炸或极速崩塌…”小星分析道。

李运笑道:“这些当然都是极好的方法,但是,说的容易,要做到就很难了!”

“所以嘛,那两个星系的核星星球之高等种族才需要提前做足准备,如果明知对手有这些手段,自己还毫无防备,岂不是在等死?”小星乐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担心会有大量星球毁灭,以及大量生命丧生,我还真想看看这样一场星系级的大战究竟如何…”李运叹道。

“大人莫急,象星系大战这样的高端战斗虽然不是每天都会发生,但以宇宙之大,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发生一次两次,小奴已发现在宇宙几处角落都有爆发星系大战的迹象,其中一处可能很快就会爆发,到时我们就能看到了!”小星说道。

“竟然如此?在哪里?!”李运急问。

“大人且看…这片星空的年代与我们所处这三个星系的年代相似,其中的星系活动也极为活跃,总共拥有一千多个星系!它们所在的位置还在苍狼星系与图里亚星系所在轨道的前方,其中有几个星系的文明级别相当高级,还出现了一个小型类星体文明!”小星一边打出光幕,一边介绍道。

高冷教授h 第三章

轰!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天空之中,道小背后的道之虚影携着天地气息,重重的碰撞到那大天使之剑的剑尖上。

在这两股极强的能量碰撞的一瞬间,这万里云层之上,都是寂静起来。

这一瞬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紧接着,惊天动地般的震动轰鸣而起,恐怖的力量冲击波宛如风暴一般席卷出来,这股风暴周围的空气都被驱逐,甚至空间都已经开始破碎。

这一阵巨大的震动甚至都再次将云龙惊醒!

龙躯之上鳞片翕动喷涌出云雾,将他瞬时笼罩起来,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不过还好,神女与道子两者战斗的地方,离他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倒是身躯扭动了一会之后,又是回归沉寂。

而姜皓一众和魔子则是身形暴退起来,远离这片战斗的主场。

这等破坏力,看的他们震惊不已,若不是这个秘境压制,恐怕他们早已经突破B级巅峰的境界,将有着更强大的战力提升。

轰!

那巨大的大天使之剑在空中微微停滞,随后断裂成两半,从两边坠落下去。

砸出一阵阵气浪,将两者身影都是掩盖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注视过来。

“道小,一定要没事啊!”

“看着架势,似乎打了个平手?”

“……”

在众人窃窃私语之时,便是看到那云层缓慢消散,神女和道小的身影也是再度浮现出来。

此时的神女气息虽是萎靡起来,但是在其额上神纹更显得熠熠生辉,神纹光辉流转之间,一股圣洁之力竟是再次涌现出来。

而其下的道小,身影一颤,周遭阴阳莲花碎裂开来,那些莲花碎片散落空中,形成黑白之色的阴阳能量。

这……看上去,似乎神女还要更胜一筹!

魔子撇撇嘴道:“毕竟乃是一界神女,没有点底蕴倒是说不过去,只是她额间神纹,倒是有些让我觉得忌惮。”

道小周边粉碎的阴阳莲花流转起来,在其身边舞动,跌宕的阴阳之力宛如活了过来,形成阴阳鱼,

不过魔子转眼则是察觉到异常。

“不对!那阴阳之力有古怪!”

便是看到神女背后的虚空之中,两只阴阳鱼交织游淌,这一显形,竟是那柄分裂成两半的阴阳小剑!

原来那一招道之虚影的剑指乃是虚招,真正暗藏杀机的招法还是这一柄阴阳小剑!

此刻阴阳小剑又是再次合并起来,剑锋之上燃烧着磅礴的阴阳之力,携着强烈消融之力,猛然刺向神女。

不过在突刺之时,道小一声闷哼,竟是直接昏迷过去,背后道之虚影直接消散而去,道之虚影的消耗实在太过庞大,而恰好打断了她对阴阳小剑的操控,导致阴阳小剑突刺的速度变得缓慢下去。

咻!

神女蓦然惊醒,生死一瞬,娇嫩的身躯半侧开来,这致命的一剑竟是划过她的羽翼,将一只翅膀斩断开来!

神女娇躯颤抖起来,巨大的疼痛让她无法继续飞翔!

“啊……”

她止不住的嘶吼一声,娇嫩的身躯直直落了下去,三个天使随从猛然跃出,接住了娇躯还在不断颤抖的神女。

失去一翼,战力大降,她变得极为虚弱。

“圣光降临。”

三个随从释放圣光为其疗伤,天使界的圣光降临威能极强,数息之间便是将那一只被斩掉翅膀的伤口止住了鲜血,开始好转起来。

不过就算能够养好伤口,少掉一只羽翼的致命后果还是会伴随着神女,她或许,将永远少一只羽翼?

她极为的不甘,应为她还有神纹之力未曾动用,没想到这个道小真有击杀她的实力!若是自己直接动用最强的力量,是否能够取胜?

她惊骇的看着那把穿梭后插在云层的阴阳小剑,若是道小再晚一息昏睡,自己是否将会没命?

可是没有这么多如果。她不再去想这些,白皙娇嫩的身躯因为重伤显得苍白,带了一丝病态,却更显娇柔,她确实是一个绝代的美人。

魔子心中暗自计算起来,场上的局面,他最有利,若是这些人进入第八层搜刮好处,岂不是不妙?

那不如就在这里,将他们……

想到这里,他目光便是扫视起来。

神女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在接手圣光降临之后,身体恢复了些气力,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没有我,你们是打不开第八层的入口的。”

但是下一秒她又是说道:“你不如把他们收拾了,我们进入第八层各取所取。”

魔子皱了皱眉,他在第六层答应了姜元的条件,立下誓言,若是违反,那种后果,他不想承受。

而姜皓将道小和佛小安置在了一起,两人竟然都是昏迷不醒,虽说已无生命之忧,但都是深受重伤,需要恢复。

他便使用修罗珠,释放修罗之力,再调用气血之力,凝聚血能水滴,向两人汇去。

唉……这修罗珠的修罗之力应该是要消耗殆尽了。

不过没了修罗珠的修罗之力,我的处境岌岌可危。

目前神女虽断一翼,但是短期内战力应该还是有的,可是我这边,道小佛小皆失去战力,可能短期都无法有任何作战之力,这样下去,即使神女开启了第八层之门,我敢不敢带他们进去?

神女重伤佛小道小、偷袭之仇,我记下了!

不论如何,我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思绪回转,眼下最主要的还是佛小道小的恢复,即使开不开这第八层之门,我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如此想着,便是加快催动修罗之力,汇聚更多的血能水滴汇聚过去。

而两方治疗恢复,魔子这一方倒是显得无事可做,便开始在这条沉睡的云龙周围逛了起来。

“云龙到也算是神奇,这云雾能量波动可以消融其他能量,倒是有一点像我魔界的云虫。”

说到这里,旁边的魔物叉一便是舞动小爪子,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听得魔子连连点头,然后如同慈祥的老婆婆哄小孩一般,摸了摸魔物叉一的脑袋。

这几头魔物都是纯黑色,似乎像是能量体,身躯庞大,爪子在其下放置起来,这个姿势,怎么说呢……有点像狗。

“叉一你说的不错,云虫确实好吃,但是我不喜欢吃这种肉乎乎的虫子,很恶心。”

随着魔子的闲逛,现场三方势力竟是一下子僵住了。

这一僵就是半日时间。

佛小率先醒了过来,这也难怪,他虽然被打碎了佛像虚影,身躯受到创伤,但是姜皓的血能水滴,对于身躯的修复能力,则有极大的作用。

“道小……这是怎么了?”

道小还处于昏迷,但是姜皓方才将其长发盘起,又用道冠给她戴上,倒是显得比较中性。

恐怕她女扮男装所为的就是佛小的吧。

“她方才为了保护你,消耗过度,虚脱了。”

姜元回答道,他刻意没说道小刚才爆发出的惊人实力,将神女斩断一翼。

因为他怀疑,可能是道小刻意为了隐瞒佛小的,因为他们两个一起张大,佛小的资质稍差,而道小应该是那种天资卓绝之人,为了不影响佛小的佛心,她便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实力。

想到这里还不由感叹,佛小这么努力,还是败给了天资。

难不成真是,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

佛小赶紧双手合十,念诵佛经,他所念诵乃是‘心经’对于精神能有所恢复。

那柄阴阳小剑此时也安静的放在道小身边,散发的阴阳之力,似乎也带有不甘,就差那么一丝,便是能将神女斩杀!

神女此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断翼的后果让她此时的实力,确实是下降了一个层次。

此时她站了起来,走向的位置,正是那条云龙。

“她要做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她,难道她是准备开启第八层的传送之门?

这一片云层洁白,天空蔚蓝,单是看风景,甚是美丽,有让人心静凝神的效果。

神女此刻蓦然走到云龙旁边,那一片羽毛路之上,这上面的羽毛散发幽幽圣洁能量,大大小小插在云路之上,似乎是在吸收云雾能量。

神女纤纤玉手轻轻点出,此时她虽断裂一翼,成为折翼天使。但是娇柔的身姿和绝美的容颜,在清澈的天空之中,更显一种清纯。

一大片圣洁能量汇拢而来,她微微张开半边翅膀,那些羽毛竟是齐刷刷回到这个羽翼之上,迸发出一团团云雾,将其环绕,而她在这仙云雾绕之中,则是更显得美丽而神秘起来。

那条云龙在这条羽毛路上躺的舒舒服服的,此刻羽毛被抽离出云层,身躯好似挠痒痒一般,不断扭动,看的让人想要上去给他挠挠背。

这云龙扭来扭去,竟是一下将之前神女走过的羽毛路给直接荡平了,但是好像还是没有挠到痒痒,‘咻’的一声,破云而出,飞向更高位的云层之上,消失隐匿起来了,

而这条云龙做完这一系列举动,似乎都未曾睁开过眼。

让小胖子看的如痴如醉,他向往起来,仰慕道:“要是有朝一日吗,我能够像这条云龙一般,能够一边睡着觉一边挠着痒,那也不枉此生了!”

姜元打趣道:“其实你已经做到了啊。”

“什么?”小胖子浑圆的脸上绽放出太阳般的微笑,将那九层下巴挤开,两团肥腻的腮帮子挤开,高兴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做到过?”

姜元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梦里面。梦里全都有!”

小胖子:“……”

佛小看着两个调笑的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看着身旁沉睡的道小,有些郁郁寡欢。

舍嫣轻声道:“道小应该没事的。”

“但愿吧。”佛小叹息一声,不过他倒不像在第四层那般对舍嫣抱有敌意了,

随着在这些层的相处,他能感受到舍嫣似乎是真的把姜大哥当成‘王上’了……

虽然很好奇姜大哥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佛小却不想问,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即使是最好的关系,也应该保有一些隐私的余地。

那条云龙飞向上一层的云层之后,神女仅剩的那一只羽翼猛然扇动起来,竟是在云龙扭动的那一条道上出现了光点。

魔子激动起来,那光点正是传送门的雏形!

姜元细细看去,那条羽毛路似乎沾了些什么?

微微凝神看去,便是看到上面的一层云雾粘液。

这云雾粘液正是刚才云龙扭动所留下来的,这粘液从龙鳞的翕动之中脱落,它扭动之时将这一层保护粘液脱离了下来。

不过那羽毛竟是为了挠云龙痒痒……这个法子究竟是怎么想到的?

似是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神女白皙的脸上竟然闪出一丝羞意,不过很快便遮掩下去,声如莺啼道:“这是……我天使界大能曾经来过所留下的方法。”

魔子点点头,虚弱身体微微站直,笑道:“我们又没问,你不必解释。”

文学

神女轻咳一声,旋即又是恢复了清丽高冷的模样。

随着她羽翼的扇动,这传送之门倒是愈来愈大。

不过很快,众人便是发现,竟然有两道门!

这下就连姜元也是微微错愕起来。

“怎么会有两道门?”

只见其中一道呈现白色光圈围绕的传送之门,另一道则是黑色光圈围绕,波动几乎一致,让人除了颜色,根本无法从别处辨别。

“难道……”姜元猜测起来,“这其中一道是出口,另一道才是通往第八层的门?”

这倒是让人为难起来了。

神女黛眉轻皱,柔润的嘴唇轻吐,音色清雅道:“竟然出了两道传送门,不知各位有何办法分辨?”

这一下倒是成了众人的一个难题,目前皆是想进入第八层,可若是选错,则与那天大的机缘擦生而过。

若是不乱选,又该如何知道传送门究竟传往何处?

魔子觉得麻烦起来,他最怕这种麻烦的问题,就像是乾闼婆的问题一样,搞得他很头疼。

于是他便问向身边的魔物,“你们有何想法,都给我说一说!”

那四头魔物张牙舞爪起来,其中‘叉一’伸出一爪,画了个圆,随后另一爪又画了个方。

‘叉二’顿时打断了他,摇了摇头,他伸出那一爪,画了个方,另一爪则画了个圆。

‘叉三’、‘叉四’则都是摇起头来,两只爪子乱刨起来,然后‘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魔子顿时一阵头大起来,连忙伸手阻止他们这等乱指挥。

小胖子却笑了起来,学着那魔物‘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小胖子你学他们干啥?”姜元好奇道。

小胖子认真起来:“我感觉我好像懂他们的语言了!”

姜元带着疑惑的表情,但是看小胖子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的问道:“你能听懂他们说什么?”

小胖子点点头,认真道:“你看,那个‘叉一’左爪画圆,右爪画方,左右对应着那黑白传送门,圆代表进入。”

就连佛子也感到有兴趣起来,道:“为何圆代表进入?那方代表什么?”

小胖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妙不可言!”

却是听到小胖子这样说了之后,便是看到那四头魔物顿时点头哈腰,似乎在说小胖子说的对。

魔子眼前一亮,对小胖子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胖子笑了笑道:“你的魔物真面目不是这样凶神恶煞吧?”

魔子听到小胖子这样一说,便是笑了起来,对小胖子比了个‘你真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的手势。

姜元则是惊讶的看着魔子身边的几个漆黑的魔物,然后惊讶的看着魔子。

而魔子则是被姜元看的不好意思,便解释道:“其实我带他们出来,主要是他们不够凶,担心有损我魔子的气势,才花了大功夫,将他们换了这个装扮。”

说完便是魔能涌现,苍白虚弱的手一挥。

顷刻间,四头巨大漆黑的魔物变小起来,缩小成两手可捧的大小。

竟然是四条小狗!

这四条小狗像是那种姜元在现世看到的中华田园犬,奶凶奶凶的,都是黑白相间的小狗,看着颇为可爱。

神女看到这边凶神恶煞的四头庞大魔物竟是缩小成这幅模样,登时走了过来,清丽的眼眸之中露出一丝喜爱道:“能不能给我摸一摸?”

魔子错愕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一顿,还是说道:“可……可以。”

听到魔子说完,便是一个抬手将其中一只捧在怀里,而那中华田园犬般的魔物似乎很享受,不停的抬起狗头,向神女那不算丰满的酥胸蹭去。

看得众人一阵懵逼,卧槽,这狗……真狗啊!

魔子将脸扭了过去,用手抹了抹,暗叹一声,真特么丢我的人。

不过姜元则是看到这黑白相间的小狗身上,那白色的毛好像是字。

其中一只扭了扭屁股,然后端坐起来,才让姜元看清楚,上面那白色的毛写的‘叉二’。

然后小胖子招呼一声,这三条小狗竟是一应而上,全部扑到了小胖子身上,似乎很喜欢小胖子。

而神女身上那只好色的狗正是‘叉一’,此时‘叉一’似乎觉得蹭着不爽了,竟是伸出舌头,想要舔舐神女胸部。

神女‘啊’的大叫一声,登时将这小色狗甩的远远的,在云层之中打了几个圈圈。

“没想到你魔族魔子竟是如此无耻之人!”

神女的三个天使随从齐声喝道,骂向魔子。

魔子顿时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只是不远处‘叉一’还在对着魔子笑了笑,小色狗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憨态可掬。

在小色狗‘叉一’搞出这个小插曲之后,众人便是开始思索起来,关于第八层传送门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