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2021年2月6日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2021年2月6日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换火焰箭矢,目标枯木节虫!”聂破虎大吼。

嗖——

100支箭矢带着惊心动魄的破空声射向扑啦啦飞来的枯木节虫,枯木节虫个头远比弯角蛮牛小,又是带翅膀的,敏捷灵活。100支箭矢,射中目标只有30%。

蓬——

枯木节虫身体坚硬如铁,箭矢无法射入,不过火焰箭矢本就不注重穿透力,箭矢和枯木节虫的身体碰撞的瞬间化作一团火焰笼罩枯木节虫全身。

枯木节虫是木属性,遇火则焚,顿时,半空中出现了三十多团火光,发出痛苦的叫声,有的飞行高空,有的俯冲地面,有的撞向其他的枯木节虫,还有的倒退,落入了后面的鬣齿巨猪群中,引起不小的混乱。

绝大部分魔兽也是畏火的。

“放箭!”

“放箭!”

“放箭!”

……

三排弓箭手,三轮连射,组成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线,阻挡了大部分的枯木节虫,剩下的枯木节虫则由刀盾手解决。

“符箭!”黑白城上,站着不少弓箭手,眼中露出羡慕的光芒。符箭啊,他们得到一两支都得视若珍宝,轻易不舍得使用,这样数百支数百支射出去的奢侈用法是他们不敢想象的,太富有了。

“鬣齿巨猪来了!”

虽然在夜里,光线不佳,但是那腾空而起的烟尘还是十分显目。鬣齿巨猪的体格不比弯角蛮牛差多少,个头却矮了至少半米,奔跑的频率在弯角蛮牛之上,因此,溅起的烟尘也比弯角蛮牛大的多。远远的看去,犹如一股沙尘暴滚滚而来。

城头上的人,一小部分胆小的,脸色已经发白。相比于弯角蛮牛,大家还是比较畏惧鬣齿巨猪。弯角蛮牛破坏房屋建筑比较厉害,鬣齿巨猪对人的杀伤力比较强。

“换寒冰箭,目标鬣齿巨猪,射击!”聂破虎极为冷静,一直等到鬣齿巨猪和弯角蛮牛混在一起,抵消了冲锋之势才下令把目标从枯木节虫身上转移。

嗖——

鬣齿巨猪体格大,瞄准起来远比枯木节虫简单,100支箭,命中率90%。被射中的鬣齿巨猪并未死亡,但是身体的表面浮现了厚厚的一层霜雾,速度猛然下降一大截,像是按下了慢放键。

最前线的蘑菇手持黄金器,一刀一只,砍瓜切菜般把鬣齿巨猪的头颅斩落。左右两侧,童小小和黑面神,一人持锤子,一人手握巨棍,重重敲在鬣齿巨猪的头上,啪,脑浆迸射,轻轻松松击杀了鬣齿巨猪。

一头鬣齿巨猪能撞毁半截城墙,但是被寒冰箭冻住后,却脆弱的像西瓜,如此轻松杀死鬣齿巨猪,再一次刷新了黑白城高手的世界观。

魔兽还能这样杀的!

这不能怪他们,谁让黑白城没有厉害的符咒师呢。不过,他们也是看着轻松,童小小、黑面神、蘑菇等人为了摸索魔兽的规律付出了多少代价他们都没看见。那都是一次一次血的教训才总结出来的经验,一次性呈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大家才会觉得很容易。

但是轻松也就一会儿,没过多久,二级魔兽出场了,空气骤然凝重起来,浓浓的威压让每一个人的心情变得极为沉重。这一次魔兽攻城的规模,远超以往任何一次。

沼泽蚂蟥、三尾狐、赖皮魔蛙、追风兽、三角牦牛……魔兽各有特点,带毒素的、敏捷的、力量型的,平安军应付自如,根据不同的魔兽有不同的策略。金日公子、墨客、红客、赵奇锐等高手先后冲出了城门,每人带领200-300人不等,在城墙下展开激烈的厮杀。

每时每刻都有平安军喋血倒下,不过,死亡的魔兽更多。

“一个小时了。”忽然有人出声,其他人猛然惊醒,一个小时了。

城墙是一座城池最重要的屏障,然而面对体格惊人的魔兽,城墙起到的作用其实是很小的。历往攻城,一盏茶时间,城墙就坍塌了,黑白城更多的是利用城内的各种建筑对付魔兽,说通俗点就是打巷道战。

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魔兽还在城外,没有越雷池一步,更为可怕的是,平安军一直独自作战,没有请求他们协助,这说明什么?说明没有黑白城的人,平安军也能单独挡住魔兽攻击,黑白城的众高手对于人家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不少高手内心沮丧,自己想着待价而沽,哪知人家压根看不上。

“出手吧,别看了,再看了,连毛都捞不到。我们和钱家没有关系,犯不着和刘危安过不去。”角落里,响起了低低的声音。

“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刘危安入主黑白城还是不错的,下去吧。”沙哑的声音落下,一群人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杀入了魔兽之中。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吼吼吼!”

伯爵暴怒,金属铁爪自手腕处断开,拖拽锁链弹射而出,五根锋利长爪直刺廖文杰胸口位置。

廖文杰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红线丝丝缕缕在脚下铺开,在利爪即近前扬起帷幕,轻易将其挡下。

伯爵望之一愣,心头升起警惕,欲要收回义肢铁爪,却因为红线缠绕裹紧,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见红线缠上锁链,收束成一条条赤红色毒蛇袭来,伯爵壮士断腕,主动将小臂上的义肢卸下。

这条手臂是Reeve砍断的,那一战,伯爵失去了右手,Reeve痛失搭档,可谓两败俱伤。

考虑到Reeve失去的不仅仅是搭档,还有爱情,应该是他更惨一些。

“所有人一起上,杀了他,抢回圣物。”

点子扎手,且望之不是善类,伯爵招呼手下群殴。

他本人带头冲锋,黑袍下取出钢制长剑,身形化作残影,劈开红色帷幕,转瞬冲至廖文杰面前。

长剑高举,携带呼啸破空之声,锵一声落在廖文杰……掌心。

廖文杰抬手握住剑锋,嘴角勾起对着伯爵狰狞一笑,不等对方弃剑而逃,脚下红线化作一团红云,以铺天盖地之势淹没而下。

血色浪潮冲击整间教堂,声势轰隆席卷过境,除了扑街在地的主仆二人,在场所有吸血鬼一个没逃,全部被浪潮吞没。

纵然有吸血鬼顺着墙壁爬走,也被红色浪花化作的鬼手抓住,拖入了‘血海’之中。

尖叫四起,恐惧蔓延……

待Kazaf主仆二人睁开眼,教堂里的血海退潮,一根根红线从天花板垂下,临空吊着红色人蛹。

伯爵双膝跪地,单手捂住胸口,五官扭曲,胸膛剧烈起伏,却始终没法呼吸到新鲜空气,反倒是皮肤表面溢出一颗颗小血珠,漏气的情况十分严重。

噗哧!

廖文杰抬手刺出十字架,扎进伯爵脑门,抬手补上一掌,将整个十字架没入其脑门。

属性克制严重,伯爵化作飞灰消散。

红线鬼手接住临空坠落的十字架,延伸至半空,挨个将人蛹里的吸血鬼刺成飞灰。

“……”x2

主仆二人慌得一批,尤其是Prada,想到之前自己将死神视为自助餐,还主动邀请他进屋坐坐,惊出了满身冷汗。

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一切欲望,现在一点也不饿了。

“奇怪,我以为吸血鬼心脏都不跳了,应该不需要呼吸,更不会出汗……”

廖文杰抬手接过十字架,背后红线收束,饶有兴趣看向主仆二人。

至此,欧洲抵达港岛的吸血鬼全灭,仅剩Kazaf和Prada两只。

“少爷,要不要挣扎一下?”

Prada表情僵硬,很想说一句‘少爷快跑,我掩护你’,可实力相差悬殊,临死前就不玩什么幽默了。

“不用,挣扎不过是换个死法而已,没意义的。”

Kazaf摇摇头,开门的时候、红线浪潮铺开的时候,廖文杰都能轻易杀了他们主仆二人,可两次都没下手,说明对方没打算这么做。

Kazaf理智没有将心头想法说出,见面没多久,他看得出廖文杰很邪性,和这种人相处,太聪明反倒容易吃亏。

“安心,要杀你们早就杀了。”

廖文杰眉头一挑:“你们两个很走运,之前没让我进门,不然骨灰已经扬了。”

“好人有好报……是吗?”

“差不多吧!”

想到Reeve的交代,廖文杰皱了皱眉:“我答应一个朋友的请求,专程过来干掉你们两个,看你们还算规矩的份上,我就不杀生了,从哪来回哪去,别让我在港岛再看到你们。”

“好,没问题!”

Prada连连点头,死里逃生大呼侥幸,拖着Kazaf就往门外跑,唯恐廖文杰反悔。

“等一下,Prada,问清楚再走。”

Kazaf挣开管家的手臂,直言道:“你的朋友是谁,我不是惹是生非的人,来港岛这些天从未得罪过人,为什么他要杀我?”

“得罪了,你泡了他妹妹。”

“What!?”

“实话告诉你,你女朋友的亲哥哥Reeve,他是一个吸血鬼猎人,得知妹妹在和一个吸血鬼谈恋爱,怀疑这里面有阴谋,碍于兄妹感情不好出手,所以请我来干掉你。”

“大哥他误会了,我和Helen是真心相爱的。”听到真相,Kazaf整个人都不好了。

“和我说这些没用,纯路人,不管你们是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我都不关心。”

廖文杰耸耸肩:“反倒是Reeve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将心比心,换我是个吸血鬼猎人,还手刃了这么多吸血鬼,突然有一天,妹妹被吸血鬼泡了,可能还上了,我会认为这是一起处心积虑的报复行为。”

Kazaf一脸懵逼:“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为什么普普通通爱情要用阴谋论来分析?”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什么时候?!”

谷畸亭看着眼前突然起来的变化,古井无波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没想到,在最后时刻,自己竟然还会被一个小辈算计!

“没关系,只是一点小小的时间变化而已,根本影响不了大局。”谷畸亭眯了眯眼睛。

他和无根生准备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变化,早已经预料到了。

尽管眼前的一幕,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将心态调整了过来。

只见的他屈指一点。

嗡——

一阵空间波动,陡然间肆虐而起。

刹那间。

阵阵玄黄之气,骤然间从他指尖喷涌而出,注入到冯宝宝的体内。

冯宝宝的身形,在这玄黄之气的干扰下,再次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

整个世界,也重新回到了加速的状态!

万物开始湮灭又复生。

世间的人类,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

包括王也和诸葛青在内,都已经在这时间加速之下,变成了一抔黄土。

谷畸亭看着周遭的变化,眼眸中露出激动的神色:“快了、快了,新世界就要到来了!”

……

此刻。

昔日的传功阁前。

所有的一切,都尽皆的消失了。

只剩下一片无垠的沙漠!

时间,已经不知道被加速了多久。

又或者根本不存在时间这个概念了!

不管是建筑亦或是人,都没有了存在的痕迹。

当然。

有两个人例外。

那就是陆诚还有无根生。

沙漠之上。

两个人相顾而立,宛若两尊雕塑一般,不言不语。

许久之后。

无根生才挪动了一下脚步,看着不远处的陆诚道:“陆兄,你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在这股时间加速之力的面前,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顿了顿。

他接着道:“不过,你也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吧,等新世界诞生之时,便是你彻底化为乌有之时了。”

对于这一点,无根生深信不疑。

虽然陆诚凭借着体内那股诡异的能量,坚持到了现在。

但是,没有本源之气护体的陆诚,是绝对没有办法抵挡住时间尽头之力的侵袭的!

陆诚缓缓睁开双眼,尽可能的调动着体内萨塔之光的能量进行抵御。

他看着无根生,淡淡道:“无根生,时间的尽头,未必就是你所说的新世界,可别高兴的太早了,更何况,你真以为,对于你的计划,我没有任何准备么?”

无根生平静的开口道:“计划已经接近尾声,新世界即将诞生,你纵使提前作出了布局,但也没办法改变任何现状了。”

“你应该知道,我的奇技乃是斩运,命运太过玄妙,变幻万千,没有任何人能决定,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陆诚神色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他在等一个机会。

一个可疑给予无根生致命一击的机会!

无根生笑了笑,掐指一算:“还有最后十秒钟,你如果有什么计划的话,那得尽快的实施了,我怕你顶不到最后!”

说着。

他开始倒数起来。

“十!”

“九!”

“八!”

“七!”

“……”

“三!”

“二!”

然而。

无根生的‘一’还未数出来。

不远处的一处虚幻的空间之内。

竟是传来阵阵诡异的波动。

这诡异的波动,只持续了短短数秒钟,便再次的消失不见了踪影。

然而——

这世界加速,竟是在此刻,诡异的停止了下来。

“嗯?!”无根生蹙了蹙眉头。

他知道,那里正是谷畸亭藏身的地方。

难道,那里出什么问题了么?!

陆诚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笑了笑:“没想到,我准备的后手,果然派上了用处,王也那小子,倒是没有让我失望。”

他在之前和王也见面的时候,就刻意让王也留下来观看这场好戏。

并且。

在王也的身上,留下了一些他用斩运留下来的痕迹。

只要王也动用乱金柝,他的斩运,便能自动追踪附近的目标。

这只是当初他的一个无心之举。

没想到,在最后时刻,竟然派上了如此大的用处。

他遥望不远处的空间,淡淡道:“怪不得我感应不到冯宝宝的位置,原来是被你藏在了那里。”

无根生微眯双眼,开口道:“就算你找到了宝儿的位置又如何,如今世界本源和天师度,都已经传到了她的体内,你就算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是么,我偏偏就要试一试!”陆诚开口道。

话音方落。

他的身形,就陡然间在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等他再次出现时,便已经在那传来诡异波动的地方了。

“这就是谷畸亭的大罗洞观吧,隐蔽性倒确实不凡,连我都察觉不到任何异常!”陆诚眼眸微凝。

不过。

现在有了斩运的感应,他想要让这空间显露在这世间,倒也不是件难事。

“大罗洞观么,不好意思,我也会!”

陆诚呼出口气,微微抬起了手,猛地朝着这空间斩了过去。

呼呼呼!

阵阵气流,呼啸而起!

咔咔咔——

刹那间。

这处空间,竟然发出玻璃碎裂的声音。

下一刻。

两道人影,便陡然间出现在了陆诚的眼前。

正是谷畸亭和冯宝宝。

只见的冯宝宝盘膝坐在地上,身上散发出阵阵时空波动。

并且,越靠近冯宝宝,这股时空波动的力量,就越加强大!

谷畸亭看着陆诚,淡淡道:“陆兄弟,你来的太迟了。”

“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算迟。”陆诚微眯双眼。

谷畸亭摇了摇头:“刚才,我确实被一个小辈摆了一道,不过,这个错误,已经完全弥补过来了,你没发现,整个世界,再次处在了加速状态了么?!”

无根生此刻也走了过来:“陆兄,只要你不做任何举动,我和小谷,会和你一起见证新世界的诞生,当然,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存在的话,我和小谷,也不会再对你出手!”

“毕竟,咱们之前都是结义的兄弟,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也就再也没有了动手的必要。”

陆诚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冯宝宝,眯了眯眼道:“行啊,那就让我看看,新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嗡嗡嗡!

就在陆诚说话的同时。

世界便再次加速起来。

沧海桑田,万物凋零又开始复苏。

直至某一刻。

世界竟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