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肉 小说: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2021年2月6日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2021年2月6日

肥肉 小说 第一章

“呀?被你认出来了~然后呢?你想怎么样?再被我杀掉一次吗?我很乐意哦。”

周可儿笑嘻嘻地抹去脸上沾染上的血迹,语气轻快地朝龙傲娇说道,不光是这句话听上去,就连他这副模样看上去也瘆人得很。

“不是啊!你看,这次的模组里我们的任务又不冲突,我们没必要自相残杀吧…反而应该互相帮助不是吗?!”

龙傲娇费劲地将身体扭曲成一个看上去就十分恶心的super面筋人姿势,躲过了周遭怪物的攻击,嘴上还一边朝周可儿喊道:“所以,正常来说…现在这种情况,你应该对我伸出援手不是吗?拜托了!救救我!”

“嗯,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呢。”

周可儿摸着下巴,一边用瞬间移动在小范围内腾挪,躲避周遭怪物的攻击,一边回答道:“但是我拒绝!是谁给你的自信,觉得我区区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玩家,能在这么危险的怪物潮里面带着你开溜的?这不是怂恿我去送死么?既然自己选择了冲到这么深处的地方,那就要自己承担没有考虑周全的后果呀!”

龙傲娇看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十分轻易地就能依靠瞬间移动完全躲开所有攻击的周可儿,居然说什么“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玩家”之类的话,忍不住露出了无语的神色。

但实际上嘛,周可儿的瞬间移动的确没法带着别人一起进行,而且…也是挺耗费神力的。毕竟在这么短的距离进行快速瞬间移动,很难运用神明学院的手表来完成,所以只能用神职技能硬怼。

现在别看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其实神力已经消耗大半了。只要神力一旦耗尽,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摁下学院腕表,传送到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坐标,也就是一开始他待的那个地方。

“嘛….不过,话又说回来…”

如果能让龙傲天欠自己一个人情倒也不错,至少不用费心耗神地再去杀他一次。多个朋友总比对个对头要好。

虽然说周可儿并不是很怂龙傲天,但如果好好的模组直接变成了“他打了龙傲天”“龙傲天喊了小弟来追杀他”“他坑害了一堆龙傲天的小弟”“龙傲天再次带着小弟来追杀他”“他再次坑害了一堆小弟”…这样循环往复无休无止的话…就还挺没有游戏体验的。

想到这里,周可儿直接用瞬间移动来到龙傲娇的身后,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右手手臂,“喂,抓紧我。不然又出了什么岔子,我可不会来救你第二次。”

当然,不用周可儿多说,龙傲娇就已经打蛇随棍上,直接顺势跳到了周可儿的背上,甚至双脚还紧紧绕了周可儿身体一圈锁在了一起。

“艹?你这是在搞情比金坚七天锁呢?”

周可儿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不过倒也没有多吃惊,毕竟…龙傲娇的不要脸程度远不及他自己,龙傲娇还只是往他背上跳,如果是他…咳咳,很显然是直接往怀里跳更安全啊…

“对了,我提前提醒你一句…我可是无证驾驶,再加上第一次驾驶哦!万一坠机了,你小心别把自己摔死了,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周可儿提前提醒了一句,随即还没等龙傲娇反应过来,就先手绕着周身荡出一阵剑气,稍稍逼退一旁围着的怪物,随即从背包里再召唤出之前从剑冢里得到的那柄【通幽剑】,并一脚踏了上去。

毕竟这柄剑比他现在手中的【碧痕剑】要宽上许多,踏上去更稳一点。

“抱元守一,以气御剑,剑起!”

随着周可儿的轻喝,他脚下的【通幽剑】猛地一动,便飞快地上升到了半空之中。周可儿差点儿没站稳要摔下去,还好他平衡能力不错,终于还是稳定了下来。

地面上没办法带人直接突围的话,那就只能先从天上走了。毕竟能飞的怪物数量并不是很多,靠他的御剑术应该是能突围的。

肥肉 小说 第二章

信息黑箱已经建立,此刻整个电脑游戏城的网络已经彻底和全球网络隔绝,她不可能有机会从此处离开了。

吉洛迦斯与迪迦已经从虚拟的都市之中离开,两尊庞大的身躯漂浮在宇宙中,目光正紧紧的注视着卡莲。

整个纯粹由数据构筑的虚拟宇宙,都在此刻如同镜子一样彻底崩碎,野瑞落在了一处满是荒漠的大地中。

天空是暗红色的,卡莲依旧坐在上空,她此刻尽可能将绝大部分的算力抽回,只是构筑了这样一个极为简单的场景。

而在外界,因为算力的抽离,那一整座宏大的TOWN公司建筑群,也在缓缓的消散,就像是飞沙垒就,被一阵劲风尽数吹散。

崛井等人跑出了帐篷,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新城喃喃自语:“这居然…也是虚拟现实的一部分吗?”

侗野牧夫则推了推眼镜,笑着道:“这说明计划终究是起到作用了,现在应该是卡莲在准备最后的战斗…”

而在虚拟的空间内,野瑞颤抖着跑上前,站在了他所能够抵达,距离卡莲最近的地方,望着那个女孩,大声的喊道:

“和你在网上认识之后我真的觉得很开心,那个时候的你,那个时候你说的话,难道全都是骗我的吗!”

“你在地下室救了我,那才是真正的你,不是吗!”

卡莲的表情有些动容,但依旧没有予以丝毫的反馈。

她只是看着巨人,一道道数据流开始自虚空中浮现,随后涌动入她的身体当中。

——她想要做最后的一搏。

“我现在还是很相信你…我相信你,卡莲!”

野瑞心中的酸涩,望向卡莲的目光中蓄满了泪水,“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是人类。”

一道巨大的身躯逐渐浮现,那是一个几乎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巨大怪兽。

它的外形如同无数个显示器和电路板的集合体,只能算是有一个歪扭的人形轮廓,显得笨重非常。

——E90生物电脑的原型,统治数据世界之神的姿态:法伊巴斯。

这尊巨大的身躯降临,它头顶的数个显示器亮起了橙黄色的光芒,随即迈起步伐,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巨人。

吉洛迦斯和迪迦对视了一眼,同时出手,几乎是一个照面,便将它击倒在地。

无论法伊巴斯有着怎样的姿态,它的核心都是E90生物电脑,而后者则是异变的人类造物。但如何异变,也不可能凭空汲取能量,当电能被降低,法伊巴斯又能够发挥出几成的实力呢?

野瑞看着那几乎可以判定结局的战斗,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满地的黄沙中。

“卡莲,和我一起活下去!我会介绍很多朋友给你认识,他们都是好人,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

他丢下了枪械,想要靠近那处战斗的区域,他脚下踩过的黄沙,化作一道道数据消散。

一道数据流在野瑞身后亮起,他快速转身,那个女孩已经亭亭站在了他的身后。

“——卡莲!”

肥肉 小说 第三章

对于苦海楼船,现在刘奈已经没有太多的期望了,甚至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准提也是,连你自己布置下来的人手都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

嗯,好吧,也不光是他,所有圣人布置的后手似乎都有点反抗情绪。毕竟这是要求门人弟子跟大道作对,想要重新回归就肯定要从合道状态里脱离出来。你若是放弃那圣人的修为也就罢了,你若是不想放弃,那就相当于是薅大道的羊毛,大道不降下一个大雷劈死你才怪。

不过这都是以后需要发愁的问题,有时候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及时行乐啊!

半个月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将整个皇都的百姓都吵起来了,不过人们早已经有所预料,不光不感到厌烦甚至还拉帮结伙的出来凑热闹。

今天是天下案首刘先生与青颉公主的大婚,对,青颉公主,原来那个封号已经由秦珏下旨废除了。其实就算不废除也没有人敢再叫了,因为读书人的杀气听说都很大。

轰隆隆!

清脆的巨响夹在鞭炮声中传出很远,这不是雷声,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渡劫。这是龙运发出的巨吼,那一直慵懒的龙运今天却是兴奋的满天乱窜,甚至在整个皇都范围都洒下金色花瓣雨的异象。

接着是英烈碑,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军鼓战吼响起,声震百里的同时也让刘奈有点哭笑不得。

龙运凑热闹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子战魂算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好像在娶**一样,不吉利啊!

刘奈在这里有点纠结,可皇宫大殿之上一众官员的表情却是有点别扭。

那是大秦皇朝的底牌啊,以前金翅大鹏鸟过来乱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动,现在可好,一个公主成亲你就这么欢快,可还记得自己是大秦的底牌?

只是现在谁也不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

文学

搞小动作。更何况,人家马上就要离开了,等飞升之后,还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就先让你们快乐快乐好了!

接新娘的过程没有太多波折,拦门的也就是幽祁和宫玉乾两个人,前者是皇子但却曾经受了刘奈的恩惠,肯定不会为难。后者也是准驸马,但秦红瑟修复丹田需要用到冰魄珠,也算是承了刘奈的情,自然也不会多事。

就这样,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迎亲队伍就从皇宫中将青颉抬了出来,嗯,刘奈虽然当时没看到,但他觉得青颉可能比自己都急。

刘奈在皇都是没有府邸的,好在众多大儒出了个主意,就借用朝廷的鸿胪寺布置起来了。

红绸、红灯笼,穿着红衫的侍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的,就连刘老爷的脸颊看起来都是红扑扑的。

似乎花渊方面对于刘奈这一家是真的优待,竟然放刘佳宁回来参加婚礼。至此,刘家一家三口终于再一次齐聚。

刘老爷很沉稳,端坐在大堂之上就等着儿子和儿媳磕头了,佳宁在一边就活泼了不少,跟九遁玄门的一众师姐师妹笑闹成了一团。

婚礼流程很隆重也很简单,在给刘老爷磕过头之后,青颉就进洞房等着了。倒是之后的宴席让刘奈有点应付不来。

说到底,他是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尽管这是高兴的事情。好在能够入席的人都背景深厚,大家的礼数都很周全,没有前世那种傻热闹真胡闹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玉盏没来……

当刘奈看到寒酥腰间别着的宝莲灯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走了,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他了。”

一处别院之中,刘奈听着远处依旧热闹的觥筹交错,鼻间偶尔还飘过寒酥的体香。不过此时的他毫无心猿意马,

文学

只是在为玉盏的离去感到伤感。

“你竟然没有留下他,让我有些意外。”

“留什么呢,圣人的布置充满了危险,他又不是娘娘当年亲自布下,本就不该承担这些重任。”寒酥伸手抚摸着门廊边的红灯笼,眼神中竟有一些欢喜。

刘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寒酥刹那爆发的情绪与收敛,只是叹道:“如果别人也如你这般好说话就好喽!”他又想起了那个大和尚,尼玛!跑的真快!

寒酥笑了笑,纤细柔美的指尖在宝莲灯上游弋,语气似乎也俏皮了一点,“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佳人的期盼。快回吧!”

刘奈顿了一下,转身躬身抱拳一礼,寒酥同时欠身回礼,就像是偶像剧中两个在游园时相遇的公子小姐。可分别之后却没得挂念,有的只是一人芙蓉帐暖,一人笑颜品酒。好像这一次见面什么都改变不了。

若说真有什么改变了,也只是他们都未曾发觉的红线,仍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