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你能更猛一点,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2021年2月6日
主人调教尿便器、乖不疼的
2021年2月6日

bg h 第一章

柳云儿快要气炸了,

本来她就对自己的年龄很敏感,结果…对方却喊自己一声阿姨,这无疑就是在告诉自己…你就是一个老女人罢了,怎么能忍?再说了…凭什么她喊林帆的时候就是小哥哥,而喊自己的时候却是开口阿姨?

“哎呦!”

“老婆大人息怒!”林帆看着柳云儿似乎要爆炸了,生怕殃及无辜…急忙开口道:“童言无忌嘛。”

“童言无忌?”柳云儿瞪着林帆,愤怒地说道:“那个心机婊是小孩子吗?还什么童言无忌…你什么意思啊?”

林帆笑了笑,立马解释道:“人家都把你当成阿姨了,那她不就是小孩子嘛…小孩子的话听听就行,好阿姨…别生气了,你在老公心里永远都是最年轻漂亮的。”

不说还好,一说更加炸。

柳云儿已经暗暗地握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公众场合,早就一拳揍过去了。

“你喊我什么?”柳云儿黑着脸问道。

“老婆呀!”

“怎么了?”林帆一脸好奇地问道。

“放…那什么玩意,你明明喊我好阿姨来着。”柳云儿手背上都冒起青筋,瞪着林帆恶狠狠地说道:“而且你刚才笑得这么开心,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帆看着怒火冲天的大妖精,赶忙说道:“我的乖乖好老婆…其实对某些女人来言,年龄只是一个毫无紧要的数字罢了,它们只会增加女人的阅历和成熟,同时也会增加韵味。”

“比如你!”

“说年轻吧…都二十九了,说老吧…才二十九而已,但这个年龄恰巧是一个女人最夺目的时候。”林帆认真地说道:“十八岁的少女的确青春靓丽,但是…显得有点青涩。”

“你就不一样了!”

“有着二十岁的纯情,又有着三十岁的知性。”林帆严肃地说道:“我就好这一口…喜欢比我年龄大的,最好是能当我阿姨的女人。”

其实,

这番话听着特别舒心,只是后面这一句有点扎心。

柳云儿听得如痴如醉,原本积压下来的怒火渐渐消失了,没错…年龄又不是判断女人的唯一标准,自己虽然已经二十九了,却拥有女人该有的一切优点。

结果…最后这句话,让柳云儿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差点没有粉身碎骨。

“老婆?”

“去哪里啊?”

“等老公我一下呀!”

晚上九点半,

柳云儿刚刚洗完澡出来,瞥了眼林帆默默地走进卧室,自从在健身房回来之后,柳云儿便对林帆使用冷暴力,任凭他如何来搭理自己,自己就是不去理睬他。

换上睡衣睡裤,柳云儿就直接躺进了被窝里,拿起边上的平板电脑,随便看了看网上的热点,不过看着看着…便满脸恼怒地把平板电脑给丢了,气呼呼地坐在床头,一个人生着闷气。

尽管柳云儿没有被年龄给打败,但此时她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应对来自外界的威胁,现在的心机婊太厉害了…出手全是套路,虽然今天大猪蹄子的表现蛮不错,可今天遇到的那女人,只是心机婊的初级罢了。

万一哪天遇到高级的绿茶,林大猪蹄子还扛得住吗?比如…遇到某电视剧里面的林有有怎么办?那种高级绿茶,林帆肯定会沦陷的。

尽管,

自己的老公浑身上下都是臭毛病,可是只要和他生活久了,便会再也离不开他,他的身上仿佛带有一股魔力,不断吸引着自己去挖掘他,而越挖掘越会陷得越深,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唉…”

“怎么办啊?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自己怎么能放心得下?”柳云儿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忧愁。

思来想去,

只能找自己的好闺蜜来倾诉。

“喂?”

“雨溪…有空吗?”柳云儿轻声地说道。

“有呀,怎么了?”宋雨溪好奇地问道:“听你这口气…似乎有点不开心,很郁闷的样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项目方面的问题吗?”

柳云儿抿了抿嘴,默默地说道:“不是…项目进展很顺利,我…我是在为家里的那口子烦心。”

“林帆啊?”

“他又怎么了?”宋雨溪笑着说道:“他不是挺老实的吗?”

“他老实有什么用?外面的妖艳jian货可一点都不老实。”柳云儿的言语中带着些许的怒意,冲着自己的闺蜜埋怨道:“今天我拽着他去健身房锻炼,结果…在跑步机跑到一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心机绿茶。”

“噢?”

“目标是你家老公?”宋雨溪突然来了兴趣,急忙问道:“后面呢?”

“后面…后面林帆的表现非常好,没有给那心机绿茶任何机会,不过…问题是,今天遇到的心机绿茶只是初级的,有点小手段…但不是很高明,林帆处理一下这类人倒是没问题。”

bg h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bg h 第三章

9月20日,美国,纽约。

武馆内,两道人影在快速地交手。

十几招后,两人分开。

“哎,现在和你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李三揉着手腕,有些遗憾地说道。

两人正是李三和吴理,为了准备洪门恳亲大会的事,吴理从南F飞来了美国。

“你进步其实很快了。”吴理笑着对李三说道。

李三指了指吴理,摇摇头。

事实上通过系统检测,吴理看出

文学

李三的神,力、体三值距离100这个关卡都很接近了,如果能再往前走一步,是有希望成为宗师的。

不过这一步之遥也可能会成为天堑,到了这一步,谁也帮不了,只能靠自己。

而如今的吴理,实力和当初刚打完搏击世界杯的时候相比,变化巨大,他刚才和李三交手,几乎从头到尾都在喂招,毫无压力,所以李三才会发出感慨。

“这次恳亲大会,你们有什么打算?”

以吴理和李三的关系,自然不用藏着掖着,所以他直接了当地问道。

李三摇摇头:“六爷没明说,我也拿不准。”

吴理:“你们觉得,白涛这次召开恳亲大会,上位的机会有多大?”

李三:“六爷预测至少有七成的机会。”

吴理惊讶:“这么大?”

李三正色道:“白涛这个人,做事向来稳妥,谨慎,没有把握的事他很少做。事实上他很早之前就有机会染指坐馆龙头的位置,但他一直没有动作,隐忍到现在才决

文学

定召开恳亲大会,说明他有很大的把握做成这件事!”

吴理点点头:“如果白涛要上位,致远堂会选择支持吗?”

李三苦笑:“六爷的意思,我猜应该是到时候见机行事。”

吴理微微皱眉:“白涛和乐园合作的事你们不知道?”

李三:“如果白涛真的要和乐园合作搞什么人体实验,那其实不用我们反对,他哪怕成为了坐馆龙头,也坐不稳那个位置。”

吴理:“是这个道理没错,但就怕到时候会出什么意外,毕竟乐园也不傻,没有好处它为什么要帮白涛上位?”

李三看着吴理:“那你的意思是?”

“阻止白涛上位!”吴理说得很坚决。

李三皱眉道:“怎么阻止?你都不是洪门的人,别到时候反而得罪了洪门的一帮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吴理笑而不语。

……

9月23日。

檀香山,世界洪门总会。

长长的阶梯两边都站了人,全都穿着一身白色武道服。

这些人是致公堂特意派出来迎宾的,只是几十人,却站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所有来到台阶前的人,第一眼看去,都被眼前这群人的气势所震慑,也惊讶于致公堂的底蕴,因为这些迎宾的武者看上去都很年轻,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

从上午九点开始,洪门总会的阶梯前就陆续有车停下,一个又一个的洪门大佬下车,走上台阶。

“新加坡,怀远堂,到——”

“马来西亚,正庆堂,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