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灰系列20篇、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2021年2月6日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2021年2月6日

抓灰系列20篇 第一章

“备车,赶紧备车!”严不闻出去后就喊道,于碗不明所以,让人将自己的车开过来,严不闻立即上车,手指颐和园,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王国维可不能死,现在就是严不闻的金疙瘩,

文学

这种大师级人物可不好找,都是金疙瘩,死一个,少一个,严不闻的肉都疼。梁启超就不说了,去年就因为尿血症,久治不愈,不过梁启超信仰西医,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之后就比较悲催了,手术要切肾,一个好的,一个坏的,然后好的被切除了,暂且不说这做手术的院长是不是“美帝”派过来的间谍,反正梁启超现在已经是“白丢腰子”,再也救不活了。严不闻也尝试着联系别人询问,能否肾移植,但这种没人做过的手术,谁也不敢操刀,就算严不闻花重金请美国的医生过来,恐怕也不敢做,肾源又是另一个问题。

本来清华国学院的四大支柱好好的,现在梁启超这根基本宣告崩塌,而后王国维要是再一死,严不闻手中大师可是越来越少。这清华的泰山北斗,王国维和梁启超,就像三国时期的卧龙凤雏,不至于说得一可以得天下,但在学术界横行无忌是妥妥当当的,现在卧龙身患绝症,明年就会离世,现在凤雏还处处想着自杀,也让严不闻非常头疼。这也是严不闻马不停蹄赶过来的原因。

严不闻一路直奔颐和园,现在颐

文学

和园已经成了风景区,花点门票钱就能进去游玩,门票也不贵,六角钱,大约是普通工人一天半的工资。严不闻丢给售票员一块大洋后,就冲了进去,本来王国维是今天早上就投湖自尽的,但因为严不闻邀请吃饭,所以推迟了半天,还是应该来到颐和园,毕竟这事皇家的园林。王国维这人对先帝溥仪非常挂念,定然来到这里,而且王国维虽然国学修养颇高,人胆子却不是很大,所以听到北伐军一路扫荡,以秋风扫落叶的气势,将军阀打的落花流水,自己却很害怕,惶恐,怕自己这个前朝余孽,他们容不下,所以经常与人谋划应变之策,但又不愿意躲国外去,所以就难免有点极端想法。

严不闻想的是,如果能正好将王国维救下,自己一定要跟他科普一下这个世界有多美好,你看外面的工人这么苦还活着,你一个大师,你着什么急去死。保持着这种想法,严不闻跑到颐和园内的昆明湖,不大的湖,周围建筑还挺多,一眼看不到个人影,现在正是傍晚,游园的人都出去了,剩下的人也要被清出去。

“鱼藻轩,鱼藻轩。”严不闻想起来王国维投湖的地点就在鱼藻轩门口,于是一路狂奔,终于见到一个人后,问清楚鱼藻轩的位置,就跑了过去,可这时候已经晚了,只见到昆明湖上一具尸体漂浮着,穿着王国维款式的马甲。

“我艹!”严不闻大吼一声!

……

王国维还是死了,严不闻不仅仅是晚来一步的问题,是晚来了一个小时,严不闻吃了于碗给的帮助睡眠的药,直接从中午睡到了傍晚,王国维也在这期间,完成了从严不闻的住所,乘车来到颐和园,然后投湖自尽的壮举。严不闻心痛的同时,也是感叹,天意不可为,王国维或许真的活不了,自己做出了如此努力,可天意还是让严不闻睡了一个香喷喷的午觉,王国维也在这期间,上了天堂。

也罢,严不闻叹息一声,王国维虽死,但严不闻手上还有不少人,至少陈、赵、李泽三位大师也可以在学界横行无阻了,除此之外,就在严不闻等人为王国维悼念之际。梁启超颤悠悠的拉着自己刚从美国回来的次子梁思永来到了史语所,跟严不闻等人介绍道:“这就是小儿,梁思永。”

抓灰系列20篇 第二章

八百的守军,对于蓝火来说简直形同虚设,那金善有些头脑但也等同于以卵击石。

“要是金善这人真的那般忠心,誓死不降,那我们就只好将其杀死了。”蓝火淡淡地说道。

甘宁说:“一个普通将领而已,杀死算了!”

由于距离不算很远,蓝军很快看到了远处的江都城,外表上江都城与其他城池无异,但蓝火知道这座城池对自己的重要性。

行到城下约莫一百步的距离后,蓝火派吴飞前去打探军情。

“来将何人!”城楼上一名身材矮小的将军喊问道。

吴飞哼笑一声:“阁下就是金善将军吧,正好,我们是要进城的,你就让人把城门给打开吧。”

对方正是金善,听吴飞这么说后,金善没有打算开门,而是继续问:“报上你的姓名来!还有,你是谁的部下!”

嘿!吴飞心中着实不爽,区区个毛头小将竟敢对自己这么说话,没有本领的小人物是不配对自己这样说话的。吴飞怒道:“你给我听好了!命你马上打开城门!否则我们只好强行攻城!到时你手下的八百士兵一个都别想活!你的脑袋也会被我扔到长江里喂鱼!”

金善气量可谓不小,吴飞骂他后根本没让他生气,却仔细揣摩吴飞话中的信息:“来将为何知道江都城有八百士兵?并且也知道我的名字?陆逊大都督前不久被蓝火打败,来将必是蓝火部下,不远处的那支庞大军队也是蓝火无疑了,可为什么蓝火会率领这么多军队来江都?蓝火既然知道江都只有八百守军,那不会如此用兵吧!?”

抬起头望去,发现确实是“蓝”字大旗树立在军中,金善知道了自己没有猜错。弄不明白的就是,蓝火派这么多人马来江都所为何事。

“没有听到吗!我要攻城了!”吴飞见金善许久没有应答便更加愤怒了。

“你是蓝火的部将吧!”金善道,“想让我打开城门迎接你们?这种投降的行为我金善绝对不做!要攻便攻吧!我金善候着!”

吴飞气得想一斧子劈下对方的脑袋,当下冲回军前对蓝火道:“大哥,那个叫什么金善的就是不肯打开城门,要与我们迎战!请给我两百人马,我速速拿下江都!”

“不用那么麻烦。”蓝火说着向身边的护卫接过索命弓,索命箭也搭在弦上。

金善在城楼上等待着蓝火的攻城,对于这么多的敌军,金善也知道自己唯有一死,但也要拼死到底。急促的呼吸声足以说明金善此刻的无比紧张,见吴飞回去后军队并没很快攻来,金善疑惑不解。

正当这时,一根看不清的物体急速朝金善射来,金善还没眨眼看清,只觉得那物体已然触及身体,随之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袭遍全身,很快神经全部麻痹失去知觉。金善闭上眼睛前的感受就是身体被带到了后面的墙壁上,然后就那样定在墙壁上。

几名城楼士兵看见金善在瞬息间被一支粗大的利箭贯穿胸膛后定在了墙上,都吓得连手中兵器都掉在了地上。

可悲的是,金善没有看清利箭的样子是因为利箭的速度太过了,以至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就被射杀了。

抓灰系列20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