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抓灰系列20篇、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2021年2月6日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2021年2月6日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一章

“主人,你真的要那样做么?”

柳牵浪离开恩情宫,踏着诛魔九能仙缘剑化作的仙缘剑龙遨游日月神界的夜空。

就在柳牵浪催动通灵神目到极限的水平,或是俯望大地的一草一木,或是辽望朵朵云霭,尤其是那十万宫神的殿宇的时候,仙缘剑龙平声问道。

柳牵浪闻言,久久没有回答。

“哈哈……”

“我柳牵浪不过是一朵浪花儿,偶然得真元大陆潇俊人朗的一抹神花缘魂,从而创下这日月神界和绮梦未来。

如果是剑兄,你舍得让它终极泯灭吗?”

蓦然,柳牵浪爽朗一笑,然后低头问仙缘剑龙。

“当然不舍,不过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非要那样?”

仙缘剑龙很干脆的回答,而又反问。

“那是唯一的办法,我在魔魂游忆千万

文学

年里,已经参透一切,除了那样,我们就只有无休止的行进下去,宙无涯,斗无止!”

柳牵浪才发飘飞,左手后背,右手握着《创魔邪卷》,目视前方,微笑道。

“哎!”

“可是未来再美好又如何,你看得到吗?”

仙缘剑龙摇头叹息。

“呵呵,仙缘剑兄既然猜到了我的心思,也该了解我的,牵浪所做一切岂是为了自己?”

柳牵浪依旧欣赏,铭刻于心日月神界的点点滴滴,淡淡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的,我是你的剑神,主人所想,当是我的使命。

可我就是为主人委屈,我想不通,最初主人如果只为了自己,不顾仙门,如今早就是仙神宙主了。

可你偏偏放弃自己

文学

独我飞升的机会,创造全门飞升的传奇。这倒也没什么,可历尽无数劫难,最后自己却要……”

仙缘剑龙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

“呵呵,仙缘剑龙跟了我这样的愚昧主人,可是后悔了?”

柳牵浪游飞中,心情开始无限缱绻,随着游飞却渐渐平静淡然了,微笑问仙缘剑龙。

“切!”

“瞧主人说的,我不过是一柄朽剑,如果没有主人,我仙缘之剑哪里会孕育三世剑灵!

如今九剑,小剑都已经独立化神,而我诛魔也将成神,我早就够本儿了,如果能够随主人最后狂妄一回,当真快意恩仇了,何言后悔!”

仙缘剑龙撇嘴一笑,道。

“嗯,到底还是剑兄和我投脾气,只是我柳牵浪有愧于你了!”

柳牵浪闻听诛魔剑灵的话很是欣慰,歉意说道。

“主人忘了,最初你得到招魂神剑时说过,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啥意思,那就是我们生死与共啊,你不会连我仙缘剑也见外吧!”

仙缘剑龙担心主人就连自己这个唯一的助力也会放弃,于是激将主人。

“坦白说,牵浪真心想让剑兄有一个最后的好归宿,然而……只好有愧剑兄了!”

柳牵浪低头看着透体赤红的仙缘剑龙,满心愧疚。

“哎!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神仙,人家都是宁可负天下也不辜负自己的,而你呢,是宁了全天下都负你,你也不负任何一个,你太傻了!”

仙缘剑龙晃着脑袋,感叹连连。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二章

@@

北北最近身体很成问题,昨天晚上八点多忽然耳鸣头晕,准备睡觉,结果突然心脏跳的飞快,人站不稳,非常难受,家里人打了120,一路吸着氧气袋,去了医院急诊。

那一刻,心情很复杂,害怕极了,我还想着写一辈子小说,真的害怕。

去了医院,医生说是心脏病,吸了一晚上氧,吊水住院,插心跳机。

医生建议手术,可是北北这么年轻,家里人也不推荐做手术,想静养看一段时间。

所以北北十分抱歉,半妖要停更一段时间了,先停一个月看看,如果没多大问题,就恢复更新。

最近压力也确实大,魔障了,晚上睡觉做梦都是在电脑面前码字,不管怎么样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吧。

半妖最近还要改文,北北调整一下状态,大家不用怕,半妖不会太监的。@@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三章

“如此实力,确实是有资格与我一战。”金魔看向江玉郎,笑道:“不愧是祝融一脉的传人。你若是早生个十几年,恐怕就没燕南天的事了。”

依照他言下之意,燕南天怕也是五神宫的传人?是了,燕南天和邀月的实力冠绝江湖,看来便不似世上之人。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够解释,他们为何会如此之强。

“神锋门的上一代掌门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燕南天?当年五大神宫齐心协力围攻我,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就凭你们这些余孽,又能如何?”金魔狂妄自大道。

江玉郎冷冷地笑着,这金魔确实是有猖狂的资格。如果他遇到的不是自己这个异数的话,在这方世界还真无人能够治得了他。

但他也发现,这绝代双骄的世界,本不该存在这些人的。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存在,明显是超纲的。至于是谁添加的,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神魔之间,超越了凡俗的存在,已经接近了天人境界,这里的武学境界明显高于往常,可是算作是中武世界了。

战,一触即发。

金魔身形晃动,已经攻至了江玉郎身前。

但这些都不是真实,而是二人的神念。

在邀月和其他人眼中,只是短短一瞬间,但实际上,二人的神识已经交锋数百回合了。

庞文当年从五行魔宫箱子里捞出来的武学中,就是有一门无相天魔功,他修炼这门武学,让他能够相貌百变,甚至轻易模仿他人的武学,但也导致他最终失去了自我,变成了金魔的傀儡。

二人的神识交锋一瞬间,却是不分胜负。

金魔自认为已经看透江玉郎,便自信地进入了江玉郎的神识世界里。在他看来,江玉郎或许才是更好的宿体。

如果他能够获得这具躯体,肯定能够更进一步。

而江玉郎最为强大的也是神识,这是金魔万万无法料想的。

他一进入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便感觉这个神识世界关闭了。

他还没来得及嘲笑,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神水宫的水母阴姬!

“是你!”

“是你!”

水母阴姬和金魔异口同声道。

金魔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如此打算的。”

他还以为江玉郎引他进来,是为了和水母阴姬一起对付他,但转念一看,发觉不对,水母阴姬似乎是被囚禁在此?

金魔觉得有些诧异。他和水母阴姬曾经见过,她再不厉害,也是一个接近天人境界的玄关强者,神识之强大,绝不可能衰败至此地步。

金魔蹙眉道:“你怎么会如此?”

水母阴姬露出一丝苦笑:“你难道以为他当真是我神宫传人吗?金魔,你自诩魔门第一高手,但你万万想不到,他是天外之人吧?”

“什么?天外之人!”金魔一脸震惊。

“我不信!”金魔挥舞着双手道,“天路封绝,绝不可能有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原本还担心无人能够制你,但如今看来,我却是可以无忧了。”水母阴姬如释负重道。

金魔嘶吼一声,仰天长啸,魔影高涨,利爪舞出,企图将这方世界撕碎。

但江玉郎的神识空间坚硬如铁,他根本无法勘破。他自认为无比强大凝实的神念,在江玉郎眼中却是和一个纸人一般。

强行镇压金魔?江玉郎倒是有了另一个想法。他直接将金魔转移到了武神殿的石碑前。

金魔望着那块漆黑高大的石碑,惊恐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不明白,但发自神识深处感觉到了危险。

这石碑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让他觉得神秘而又可怕。

金魔挣扎着想要逃离,但却无济于事。在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中,他就是唯一的神祗。

金魔的神识直接撞到了石碑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金魔的神识直接被打得粉碎,紧接着融入了石碑中。

武神殿石碑发出一阵光彩,江玉郎只觉得自己的神识又雄厚了几分。

“原来,可以如此温养!”

江玉郎恍然大悟,这石碑实在是逆天,居然可以吸收别人的神识。而在吸收的一瞬间,金魔的所有信息都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金魔,原本是五大魔宫的第一脉门。他在二百年前横空出世,横扫正邪两道,称霸武林。后来遭到其他三大魔宫的背叛,再加上五神宫的围攻,才被封印了起来。

但随后,庞文从古墓箱子中获得了无相天魔功。他在修炼这门武功时,不知不觉就唤醒了金魔。最后,庞文便被金魔夺取了身体。

这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历史,金魔知之也是不详。但在他的认知中,这方世界还未出现过任何一个可以突破世界屏障的修行者。

所谓的武破虚空,在金魔认为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但金魔到死都不相信,自己就是天外来客。

这些消息给了江玉郎一些眉目,紧接着,他又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水母阴姬头上。

水母阴姬感受到了危险,急忙道:“别杀我,别杀我!只要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江玉郎并不理会她的哀求,也直接将她投到了石碑上。

水母阴姬也被石碑所吸收,这时他也获得了水母阴姬的记忆。果然,她和金魔就是老仇人了。

当年,封印金魔的五神宫之一,就有水母阴姬。只是后来,由于她刚愎自用,也受到了弟子的背叛。

不管是神宫还是魔宫,传承到如今都已经绝迹了。

吸收了金魔和水母阴姬后,江玉郎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倒是发现了武道神碑的一个神秘用途,就是可以用来承载其他灵体。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慕容九儿和慕容淑愿意的话,他可以将她们的神识保留在石碑上,带去其他世界!

肉体不灭,自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自己,也无法用肉身在一个个世界里穿梭。但灵体方面,应该是可以的!

江玉郎心下一定,回到了现实中。

在邀月等的惊讶目光中,金魔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

邀月不可思议地看向金魔,江玉郎缓缓走向金魔,用手碰了碰他。金魔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死了?

邀月长大了嘴巴,江玉郎已经走向了石门之后。

他获得了金魔的记忆,也知道他将慕容九儿关在哪里。

救出了慕容九儿,邀月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但这一次,她是彻底臣服了!

就连传说中的神魔都无法制服江玉郎,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主人,水母阴姬和金魔,哪里去了……”邀月不可思议的问道。

她虽然没有突破大宗师,但在之前神识也可以感受到二者的存在,但现在那压迫感却是彻底消失了。

江玉郎瞥了邀月一眼,好笑道:“他们灰飞烟灭了。”

邀月咽了口唾沫,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她此时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了,她彻底失去了自信。

“对了,主人,您让我调查的事,我查出了一些异常,不知道……”邀月跪在地上道。

“嗯?”江玉郎忽地想起,除去慕容氏二女外,在这世界,他还有一些羁绊尚未解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