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合集500章|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乡村乱人伦、浪妇杨雪 完
2021年2月6日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少妇白洁小说
2021年2月6日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一章

她扎起头发,卷起衬衫袖口,听着爸爸和哥哥聊一些工作上的事,虽然听不懂,但她可以拍马屁。

一年时间里的家庭聚餐也不多,乔乘帆和乔沐元都挺珍惜,尽管有时候乔乘帆和老乔理念不合时会起争执,但大部分时候老乔都会尊重他的意见,不会强迫乔乘帆去接受什么。

叶佳期问乔沐元工作上的事:“小柚子,最近工作累不累啊?”

“不累,我的初稿已经做完了,不用再跑工地。”

“跟着付老还习惯吗?”

“嗯,早就习惯了,不过师父他不怎么来工作室,平时就我们师兄妹一起画稿、交流、磨合。”

乔乘帆见乔沐元心情不错,问道:“最近气色很好,发奖金了?”

“没有奖金,但初稿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我心情很好。”

“你沈隽哥哥从澳洲回来了?”

“好像是,我还没来得及见他,他很忙。”

“我在上次的论坛峰会上见过他一次,大概半个月之前的事。”

正吃着,乔沐元的手机响了,是宁悠打来的。

她接起:“悠悠姐,怎么了?”

“小柚子,森宝他又进局子了,这次我没办法捞他出来,他犯的事有点大,你帮我求求乘帆哥。”

“他犯什么事了?”

“跟人打架的时候动刀了,差点出人命。”

“你别急,你在哪个警局?我想办法。”

宁悠报了警局的地址,她不敢让爸爸他们知道,但她认识的人里又没人有这个能力能把森宝捞出来,除了乔乘帆。

人妻合集500章 第二章

第1247章她才不是丫鬟

“景玥!你赔我的万金芙蓉花!”

景馨儿被丫鬟搀扶着过来,气得脸色发白,一双淬满怒意的眼睛灼灼地盯着笑靥惬然的女子。

她心爱的芙蓉花,

文学

碎成一片片花瓣,铺满青道,正如景馨儿的那颗心被撕碎了。

景玥有点无辜,“这是你的花?长在大路边上,我还以为是随便玩的呢。不好意思,是我家珍珠调皮了,回来。”

少女朝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招了招手。

“咯咯咯—”

红艳艳的鸡冠帅气一甩,众人预料不及的竟是,大公鸡跳起来对着景馨儿猛地一啄,爪子瞬间在她的淡色下裙留下乌黑的爪印。

“啊啊啊啊!”

她要疯了!

“景老爷,那位姑娘是?瞧着有点不对劲啊…”

李红娘蹙眉望着芙蓉树下的三人,除了嫡小姐外,另一个被丫鬟扶着的是哪位?大呼小叫的一点也不端庄懂事。

老爷子脸皮滚烫,也晓得这个孙女的举动很是丢人:“哈哈,老头我眼花了,看不清呢,可能是一个不懂事的丫鬟。”

意味深长的眼神瞟向身后的小厮,悄悄使了个眼色。

“老爷,小的马上过去看看。”

李红娘没察觉到老爷子有哪里不对的,接着又笑呵呵地夸了景玥几句,试探地往前走去。

小厮快跑到衣衫凌乱的景馨儿面前,脸红挠头:“二小姐,老爷子让你先回房。”

景馨儿正在

文学

气头上,闻言眼睛一瞪,奈何不了景玥,难不成还要一个小厮骑到她头上嘛!

咋呼道:“凭什么?!”

小厮面露难色,二小姐的脾气跋扈,向来得理不饶人,他低着头解释:“老爷带了客人过来,还请二小姐暂先一避…”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三章

而就在两军准备冲到一块撕杀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一身黑衣的鬼笑天,此时正手扣着甄泠,朝两军中站定。他的嘴角,再度扬起阴冷的笑意,目光狠狠地望着季如风。他鬼笑天忍辱负重三年,如今终于得偿心愿了。他要季如风生不如死,想到这,鬼笑天的笑声更冷了。

季如从鬼笑天一出现,目光一直落在他身旁的甄泠身上,此时的甄泠依然是穿着那天带血的白衣,那些鲜血,隔了几天,却依鲜艳刺红。看着,看着,季如风的脸色尽白。心也纠痛起来。

他还是来晚了么?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为何她混身是血?为何她摇摇欲坠,昏迷不醒?

“放开她…”一声暴怒的吼声,从季如风口中呼出,那双深邃的眸子,此时风云暗涌,眼里冰冷与恨意,浓烈得让人透不过气。

鬼笑天听了季如风的这一声怒吼,双手也极不自然地微微颤抖起来,但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他又怎么能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强行要求自己对上那双慑威的黑眸,敛下害怕,手中的力量也加重些。而他眼前的甄泠,依然毫无知觉。

这时,玉烈炎也飞身过来,一双冷冽和眸子,直照进鬼笑天眼里。“放开她。”玉烈炎外表给人感觉依然温文儒雅,但那双眸,看向鬼笑天时也越来越冷。

鬼笑天不但不害怕了,反而破声长笑。他起初还有所担心他不听帮主之令,偷跑去密宫将甄泠带出来威胁季如风,会被玉烈炎所追究。

他笃定季如风不敢对他怎样,因为他知道他是爱着这个女人的。但帮主就不一样,这名女子的生死也许他并不关心,之所以将她用于密宫疗伤,是不想失了威胁季如风的王牌罢了。

但从刚才玉烈炎的神色中,他看出来,玉烈炎也爱这个女人。既然两人都爱着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的生命完全撑握在他的手上,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大不了一死,反正他鬼笑天活着也是痛苦,如果不是大仇未报,他早早便追随清儿去了,何必忍辱偷生。

笑声止下后,鬼笑天抬起空出来的左手,将脸上那白色面具,当着众人的面,撕了下来,火把的映照下,那些黑色似虫非虫的痕迹,又动了起来。场中之人,无一不看之色变,有的甚至呕吐起来。

季如风冷冷地看着他,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弃满浓烈恨意,但他一时真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这么一个人。“你是谁?”

“我是谁?哼,真是好笑,我这张脸,便是拜你季如风所赐,现在你竟然问我是谁?云流山庄云不凡你一定不陌生吧。”阴冷的声音,频近疯狂。

原来是他。当日他真后悔让皇兄放了他,想不到他不知感恩,竟然还敢伤了他的泠儿,好,很好,他季如风这一次,绝不手软。

“你要怎样才放了泠儿?”季如风冰冷开声,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鬼笑天。

“季如风,你也害怕了,你知道那种看着心爱之人无奈死去的心情吗?你一定不知道吧?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不会放过她,我不杀你们任何一个人,我只要她死,我要你们一个个都体会一下,那种频临疯狂的痛苦,我让你们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