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妈妈的朋友6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少妇白洁小说
2021年2月6日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2021年2月6日

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第一章

那一小撮天火法则前,两人驻足。

宁天手中浮现一道黑气,在洛无情娇躯各处留下足以保护她的死气之后,他才是缓缓走向那一小撮的圣洁烈焰,天火法则…就在眼前。

“呼…”

“如此一来,彻底掌握的天地规则,就三个了吧,死亡,时间,天火。”

宁天看着眼前的圣洁烈焰,长舒了一口气。

生命法则他并没有算在其中,对他来说生命法则只是他领悟死亡法则时意外领悟的,并不算十分的熟练,还达不到掌控别人生命的程度。

所以,就先不算在其中了。

眼前那一小撮圣洁烈焰不断散发炽热光辉,宁天深吸一口气,而后朝着那一小撮的烈焰伸出了手。

可就在这时。

还不等他主动吸收,那一小撮天火法则便主动靠近。

“哦?”

“这么想让我吸收吗?”看到这天火法则的动作,宁天眉头一挑,看来这天火法则也算是聪明,知道跟着谁才能变得强大。

“看来,你果然和我有缘。”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

宁天嘴角掀起一丝笑容,抬起手,手中的天地规则适应之力不断爆发而出,将那一小撮天火收入体内,开始不断运转天神录!

【正在

文学

吸收,天火法则。】

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

宁天盘腿而坐,周身之上烈焰爆发而出,周围的火焰宛若见到君王,纷纷臣服。

而一旁,洛无情则是静静的守着他。

数十分钟后。

“呼…”

“终于结束了。”

宁天长舒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而睁眼的那一瞬间,眼中一抹火光也是消散。

【恭喜宿主,成功领悟天火法则!】

“夫君,结束了?”

看到宁天睁开双眸,洛无情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嗯…”

宁天微微起身,接着走到洛无情身前,手缓缓摊开,两道圣洁的烈焰浮现而出,其中蕴含着天地规则的领悟,十分强烈。

“老婆,这是我对天火规则的一种领悟,以你的资质,稍加修炼之后定能领悟天火规则。”

他将两道烈焰交到洛无情手上。

“嗯,那另一道呢?”

洛无情看向另一道烈焰。

“也是领悟。”

“这个嘛,你就交给外公吧。”

宁天轻笑了笑,圣阳天神是怎么维护洛无情的,他心中自然是明白,那是一种至亲的情感,他自然不会亏待圣阳天神。

文学

你为何不自己交给他?”

洛无情看向宁天。

“那不行…”

“就外公那德行,我交给他的话,他肯定又要磨磨唧唧,还不如你交给他,省时又省力。”宁天微微摆手,就圣阳天神那性子,恐怕得和他磨蹭半天。

“嗯行。”

洛无情微微点头,将两道天火的领悟收了起来。

“走吧,事情才完成一半呢,还有一个更大的拆迁工程,正等着我们呢。”宁天轻笑一声,接着拉着洛无情的手,一步踏出这火海。

外界。

“嗯?”

“本神怎么感觉,这地心火的力量似乎平稳了许多?难道,那臭小子已经解决了?”当天火规则被宁天吸收的一瞬间,圣阳天神察觉到了手中的地心火的变化,不由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父亲,你看,熔浆海有了变化!”

这时。

洛泽天的声音,自一旁响起。

“嗯?”

圣阳天神和一群火域强者的目光看去,果然便是看到那熔浆海的变化,从原本的深红,变成了一种更为纯洁的颜色,似乎火焰灵气也更加浓郁了。

“这小子…”

“做了什么?”

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第二章

翌日,孙悟空将所有的大罗金仙和太乙金仙都呼唤到了水帘洞之中,如今花果山的实力还算不差,大罗金仙算上陈长生造化小世界里面的人物也有九尊,而大罗金仙却要少了一些,只有那么寥寥几位。

“鬼将军、黄鼠狼、黑熊精,如今花果山的你们的实力最强,劳烦,你等多开坛讲道,提升花果山的整体战斗力。”陈长生说道。

黄鼠狼:“圣僧,我在灵山多听佛祖和那灵吉讲道,讲道之事对于我来说不难。”

这算是同意了。

黑熊精:“圣僧,俺就是一只野熊成精,愚昧不可,如何敢开坛讲道,不如您把无量金山开发了,我挑选一些根基好,气血雄厚的苗子,去练练。”

“我倒是把这茬忘记了。”陈长生听到黑熊精的话,心头一颤,想起了无量金山和化龙池。不说无量金山,这化龙池如今对于花果山的用途可不要太大,这里面可是时间加速,一天便等于外界一年啊!

“可以,过会儿,我在花果山开辟进入无量金山的门户,你可挑选一些人进去。”陈长生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黑熊精的请求。

鬼将军:“圣僧,我修行的乃是鬼道,不适合这山中的仙灵,若你信得过末将,末将愿带着五部将,前往冥界练兵,保证为圣僧带回来一队虎狼之师。”

陈长生摆了摆手,“不可,地府的水可深着呢?如今天下大乱,冥界许多沉睡的神邸,都复苏了过来,以你大罗金仙的修为,去了无异于羊入虎口。”

鬼将军听到陈长生的话,沉默了。

“师父,我倒是有一个好去处给鬼将军。”孙悟空突然说道。

陈长生眉头一挑,“哦!说来听听。”

鬼将军也有些在意,来了花果山许多年了,他一直在花果山无事可做,他手早就痒了,如不是偶尔还能和黑熊精过过招,恐怕他已经闲不住了。

“当年,俺老孙花果山有七十二洞妖王,有着几十万雄兵,与天庭十万天兵天将大战,杀了天庭几万部下,而我花果山也损失惨重,那些尸骸难以处理,凡火难以烧掉,后来我把他们的尸骸全部沉到了花果山后山的寒潭之中,不想竟生出了意外,使那寒潭化为一方鬼蜮,好在当年老孙在阎罗殿撕了一页生死簿,以此设下大阵,镇住了这一方鬼蜮。”孙悟空徐徐道来。

陈长生直接给孙悟空一个暴栗,“你这猴头,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若不是那一页生死搏,花果山没了你,很能已经化为一方鬼蜮了。”

“嘿嘿,这不是没出事嘛!”孙悟空捂着脑袋,不但大声出气,讪笑道。

“鬼将军,那对于你来说,倒是一处好去处,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末将愿往。”鬼将军单膝跪下,抱拳道。

“好,希望你回来,能给贫僧带来一队虎狼之师。”陈长生大笑道,这鬼蜮形成仅仅五百年,就算里面的尸骸是仙尸和妖尸,以鬼将军大罗金仙的修为,和部下那太乙的修为,倒也不足为惧。

“定不负所托。”鬼将军保证道。

“悟空,你且带鬼将军过去。”

孙悟空:“是。”

话音落下,孙悟空便带着鬼将军过去了。

那寒潭并不远,就在水帘洞后方,几百里的地方而已,孙悟空和鬼将军没有多久便到了。

鬼将军看着不大的寒潭,散发着森森鬼气,恐怖如斯,似乎要吞噬一切生命一般,若不是寒潭上方,一页金书镇住了森森鬼气,恐怕这一方地界,早就化为了一片生命禁区,饶是如此,那寒潭反复十里也是寸草不生,百兽绝迹,毫无生机。

“此方鬼蜮,单论鬼气,恐怕比本将军当初待的魔域还要恐怖啊。”鬼将军看着那寒潭,有些感慨。

“猴子留步,本将军去了。”鬼将军向孙悟空辞别,带着五位部下,踏入了鬼蜮之中。

“造孽啊!”孙悟空看着那寒潭散发的森森鬼气,汗毛倒竖,不禁说道。

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