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公车,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妈妈的朋友6
2021年2月6日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高辣辣文纯h文
2021年2月6日

白领公车 第一章

“醒醒!装什么死?!”

“赶紧给我起来!”

“哗啦!”

伴随着铁桶扔到地上的声音,傅灼衣抖了抖睫毛,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个满脸横肉,吊三角眼的男人,看到他醒来,扬手就要向他打来。

傅灼衣双眼一眯,迅速的躲到了一边,只是刚一动,身上就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他咬着牙,忍了下来。

“妈的!你个小杂种,居然还敢给我躲?!”看到他的躲闪,男子怒骂了一句,朝对上啐了一口唾沫,就扑了过来。

“九漓,我需要一些帮助。”傅灼衣在心底呼唤着。

“好的,五十积分。”九漓从善如流,有积分不赚,那是王八蛋!

坑比的玩意儿!

傅灼衣在心底骂了一句,但还是答应了下来,而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就感觉身体变得很是轻盈,有种使不出的力气。

看着即将扑到他身上的男子,傅灼衣双眼微眯,向旁边一躲。

因为他这一躲,男子的身体失去了重心,眼看着就要跌倒在了地上,突然从斜方里伸出了一只手。

那只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唯一不足的是,上面满是疤痕。

看到那只手男子的眸中闪过一抹喜色,他就知道,这个小杂种不敢让他摔下去的,只是,还没等他高兴完,那只手突然加大了力气,竟是直接领起了他肥胖的身子,而后,重重往后一甩!

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诧,更多的,则是不可思议。

“碰!”肥胖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又慢慢的滑落在了地上。

下一秒。

傅灼衣缓缓迈开长腿,走了上去,在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又一脚的,重重的踢了上去。

“嘭!”

“嘭!”

“嘭!”

一脚又一脚,脚脚到肉。

男子被打的,早已经没有丝毫还手的力气,只能跌倒在地上,任凭傅灼衣踢打着。

“好了,停下吧宿主,再打下去,他会死的。”终于,空间里的九漓看不下去了,劝诫道。

“那就让他死呗。”傅灼衣歪着头,毫不在乎。

“…………”

#我家宿主很残暴!一言不合就杀人,在线求解!#

“可是他如果死了的话。你会坐牢。”

“坐牢的话……会影响任务吗?”傅灼衣停下动作,认真的询问着,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任务。

“会!”

傅灼衣微微皱着眉心,一脚又踹了上去,然后才转身离开,这次,就先放过他了。

傅灼衣没回那

文学

个小出租房,而是去了酒店,开了间房,就开始接受记忆了。

原主的名字叫陆晨光,从小就是个好学生,学霸,是属于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刚高考结束后不久,他听校长的口中听说,自己是S市的高考状元,总分考了780分,因为高兴,他就没去常打工的那家店,而是去了一家路边摊,想要庆祝一下。

没想到,却是他噩运的开始。

他在路边摊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一名富二代看上,想要和他来一发,原主不愿意,并且拒绝了他,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才刚刚开始,常话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因为傅灼衣的拒绝,富二代心有不甘,就找人调查了他,在得知他的养父欠了别人一大笔的钱以后,就送了一些过去,第二天,他的养父来找了他,说要找他庆祝,原主虽然疑惑,却也没多想,把人客气的请回了屋子,醒来后就在一间包房。

原主醒来时,发现身上疼的要命,旁边还躺着一群人,和他一样,都光着身子,旁边是情趣用品,以及一些白色的晶状物质。

屈辱,不甘……种种情绪缠绕在他的心头,冲动之下,傅灼衣就去告了富二代,可耐不住富二代家里有钱,还有一点小势力。

上诉失败了,不仅如此,富二代在微博上发出了原主的床照,还发文说,他就是个鸭子,出来卖的。

这些东西一流出,又被很多的大V以及富二代转发,原主成了过街老鼠,彻底出名了,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骂。

白领公车 第二章

休息室内。

rw战队再度给裁判报上去的名单依旧是【mouse】、苏泽、【szh】、【smlz】、苏懿,五人。

但是这一局中,rw战队依旧是选用了换位置的玩法!

由于是阵容的需要,【mouse】是跑到了辅助位置上。

辅助位置,真的并不是谁都能够玩的。

但是,相对于其他位置而言,rw战队的辅助位置真的就是只剩下插眼的职责。

至于其他的。。。全局观有苏懿作为总指挥,而在小规模的战略中,苏泽的指挥非常的出色。

而这局的打野,是让【szh】去玩。

【szh】的打野别的特点都没有。

但是在对于视野的把控上面,真的草超一流的,至少不存在说被人卡视野给阴掉。

苏懿在这一局中,是自己操手了上单的位置。

【smlz】依旧是打ad位。

至于最后的苏泽,肯定的是跑去了打中单位置的。

这样一来,rw战队除去了【smlz】依旧是原原本本的打ad位置之外,剩余的四人都是改变了自己的位置。

说真的,如果是别的战队如此变动的话,完全就是自己主动将自己的实力削弱百分之九十的。

但,rw战队为什么在s8全球总决赛召开之后,就是猫在韩服之中打五排rank?!

除去锻炼几人的默契之外,主位主要的,就是为了现在做准备!

几人在rank之中,从来都是系统分配到哪个位置就是打哪个位置。

就算是【smlz】也不例外。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smlz】只点了adc的天赋技能树,其他位置是真的大的不咋地。

要不然最后一局中,绝对是让【smlz】去打辅助,然后是让【mouse】玩ad位置的。

【mouse】虽然在职业比赛上是打的上单位置。

但是在rank中,【mouse】玩ad位置的时候,变得更加的恐怖!

。。。

白领公车 第三章

“师兄,这一战,小弟小胜了一筹,只可惜我南岳不少好男儿折在了妖类手中,不过师兄放心,只要我一日尚在,南岳便垮不了……”

“只是师兄……小弟恨啊!我恨自己无能,北妖王庭那数百尊妖王,小弟杀不尽,也没法杀……”

李逸坐在后山的一块大青石上,手里提着一个酒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时而放声大笑,时而痛哭流涕。

还有些时候,他会摆一个棋盘,自顾自的胡乱下着。

而旁边的土地下,睡着苏元白。

这一战,李逸不但胜了,而且胜得颇为漂亮,吕氏满门屠尽,还外带了柴洪山、谷王平两尊大妖王,意气风发的东妖帝叶晨率大军前来,最后也被揍得灰头土脸跑了。

大仇得报。

南岳扬威。

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不知为什么,李逸一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不知道自己这到底算是赢了,还是输了。

吕氏满门被他屠尽,看似是出了恶气,但吕氏满门的死活与他何干呢?吕家便是死上一万次,苏元白也再不会活过来了。

而且严格来说……

吕氏不过是仇家之一。

当日围杀苏元白的妖王,少说也有三四百尊。只不过吕家的行为最过分罢了。

可这么多尊妖王,李逸虽是知道它们的身份,却没法再动手杀敌了,他先前掀了棋盘,出了恶气,亮出了最锋利的剑刃,打下了天下第一的名头……

可到头来李逸才发现,这棋盘,是掀不了的。

他所谓的掀棋盘。

其实只是‘作弊’罢了。

可‘作弊’这种手段,用一两次还行,再多,其他的弈者估计都会有意见,而且最关键的是,李逸本身……也不是没有弱点。

这就好比,众人在一个巨大的棋盘上对弈,李逸没有落子,但亮出了自己砂锅大的拳头,说‘现在我要连走五步,要吃掉你们棋盘上的一些棋子,谁不服我就揍谁’。

其他弈者看了看李逸的拳头,觉得‘这拳头确实够大,打起人来肯定很疼’,于是在一番思量过后,大家便纷纷默许了李逸的这次‘作弊’行为。

但同样的。

他们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李逸。

这种‘作弊’手段玩一次可以,但你别瞎玩,否则谁也别想好过!

没错,当日温守节特地出来与李逸交谈,实际上就是警告。

茶倒七分满是告诉你,事情要留三分情。

三杯香茗饮尽,意在约法三章。

温守节当日说得客气,一句‘蓝星剑圣大人’,一句‘修为当世无双’,潜台词是‘你拳头确实很大,我们打不过你’。

但之后紧跟着的是‘我圣殿如何如何’,意思就是‘单打独斗你是天下无敌,可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高手,你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

最后可以提到的‘南岳剑宗’就更明显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能跑,南岳剑宗跑不了!’。

这才是当世李逸几欲翻脸,但最后只能妥协的根本原因。

倘若是孤家寡人一个,以李逸那的性子,又怎会被人威胁?

打不过你们一群,我躲起来就是了,时不时出来杀你一尊妖王,屠你一个妖帝,看谁耗得过谁!

可没办法。

李逸身后站了一个南岳剑宗。

他能跑,南岳剑宗跑不了。

所以,最后温守节说的那个‘一年之约’,李逸只能应下。

做了这次弊,李逸灭了吕家,代价是——他一年之内不能出手。

不过,原本此间事了后,李逸也不会出手了。

最初李逸喜欢大动干戈,又是灭妖王,又是平国乱,那是他要提升自己的等级、修为,他要灭了帕尔瓦报仇。

为了生存。

他不得不如此。

这一次李逸将吕家灭门,是为了拿回自己师兄的人头,是为了出这口恶气。

可现在,帕尔瓦没了,吕家也没了,剩下的那数百尊妖王也不能动,而他的修为,也到了当世巅峰……

可修为再高又能如何呢?

称霸天下?

他没这个想法。

灭尽妖族?

他没这个宏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