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招口爱技巧带图|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日本留学动漫
2021年2月6日
调教系;圈养调教(粗口H)
2021年2月6日

50招口爱技巧带图 第一章

吴老二咽了口唾沫:“我不知道你在说啥,我这人反应慢……”

周言尴尬的挠了挠鼻子:“这……说实在的,如果我已经是一个准备要去死的人了,我现在就不装了,直接认罪得了,也省着大家都麻烦。

不过说不定你心里是想要去死的,但是真正走到那一步的时候,又怂了。”

“等等!”小陈惊道:“难道……”

“没错~”周言没有像是动画片里那样,中二的侧过身伸出手指,只是很平淡的说道:“凶手就是你!吴老二!”

哎,他是真的觉得,如果自己摆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指着凶手喊出“你就是真凶!”但是后面却跟着‘吴老二’这种名字……啧啧,尴尬癌都要犯了啊,这个世界的人起名字能不能走点心。

随便了,总之咱们的案情解析先继续吧。

周言将王老大的血液报告接过来,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如此一来,王老大的睡眠时间,就从7点钟,延长到了第二天的七点十五分。

说的再明白点,就是王老大的证词里【在今天7点看到了死者李小丽】这一条,就是错误的,是凶手布置的时间障眼法。

其实,他和李小丽擦肩而过,是昨天的7点钟!”

“这么一来……其实死者根本不是今天死的,而是昨天?!”小陈到底也是干警察的,虽然没办过什么大案子,但是脑回路多多少少能跟得上。

“没错!”

“那她是啥时候死的?!”

周言耸耸肩:“具体时间没法确定,总之肯定不是今天,估计再过几个小时,法医那边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也就能确定了。”

小陈点了点头:“怪不得你一直说,要在警局之前指认出凶手呢,原来如此啊……”不过说着,小陈又是一愣:“哎?不对啊,如果是昨天死者就已经死了,那难道凶手就将她的尸体一直放在电梯里?这也有点太冒险了吧,一整天的时间啊,万一来了个客人,或者保洁叫电梯去收拾房间,那看到电梯里的尸体,不就直接露馅了么?”

“是啊!”周言很自然的回答道:“所以,人虽然是昨天死的,但是尸体,却是今天才放到电梯里的。”

“那……那电梯里那么多的血是怎么回事?”小陈又问道。

“血液当然也是伪造的,是后泼上去的!”

“什么!?”小陈都惊了:“泼……泼上去的?”

周言点了点头:“是的,其实最开始,看到电梯里的血迹是厚厚的一层,我就应该有所怀疑的。

但是我毕竟没有见过‘人头被砍下来’后血会喷成什么样子。

而咱们这个镇子里的取证组的人,应该也都没有类似的经验。

所以,我们就只能很不专业的脑补,一个人的颈部血管被整个横切,然后在巨大的伤口和血压之下,血液会如同喷泉一样喷涌而出的样子。”

“可是……可是要怎么泼?那可是血啊!”小陈继续提出疑问:“还有,是什么时候泼的,为什么要泼出这么多的血!

哦,对了,如果死者是昨天就死了,那这么多的血要怎么保存?”

周言静静的等待着小陈问完:“呵呵,好吧,这些的确都是疑问,但是这些问题先放一放,我需要先解释一下,死者的死亡原因。”

50招口爱技巧带图 第二章

“不,那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你明悟出皇极经世书、跳出书中的真虚的时候。”

炎炎微笑道。

“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是你举霞飞升神域的时候,差一点点,其实就可以直接进入祭天域的祭天古城。可惜,还是差了一些底蕴。

不过这样也好,眼下,你一切要求,已经合格了。只差我们最后的审核了。”

“审核?什么审核?”

“关于祭天域的圣灵传承者的审核。”

“……”

叶天凌沉吟了起来。

炎炎又道:“实际上,你是我父王……雷衍王的一位故友之子,他来自于青龙一族,而你,是其这一代的龙皇,同时,你也背负着仙佛神族自华秋道之外的最后一缕希望。”

叶天凌闻言,记忆仿佛有些觉醒,血脉里,多了一些关于远古青龙一族的信息。

同时,他也隐约获取了一些关于祭天域的信息。

雷衍王的时代,万佛寂灭,万仙遭劫。

那时候,雷衍王最终都近乎于失败了。

更可怕的是,祭天域后来崩塌,消失不见。

而如今,炎炎却说他有这诸多的来历,叶天凌反而并不是太上心。

因为,这些离着他,真的很遥远。

他需要做的,是活在当下,找到妻子欧阳若雪等人,守护好木雨兮。

“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文学

但那已经并不重要了。”

叶天凌轻叹一声,道。

“但,你不得不承认,不论是机械之心蜕变出的天龙之心,还是你所修炼的诸多功法,甚至于轩辕天邪剑,都来自于雷衍王。

甚至于,时间轴这种核心的关键,都来自于我父王苦以及我我大伯李然的多次轮回苦修。

而轩辕天邪剑,实际上是吞噬了轩辕剑的邪尊剑,乃是我父王雷衍王的核心兵器。”

炎炎轻声道。

叶天凌沉默了起来。

“我们审核,有两种选择,你可以考虑一下。”

炎炎再次开口。

叶天凌回忆过往,想到那一系列的机缘与传承,顿时心中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明白了。

他并不否认这种说法。

明悟真虚,看透彼岸之后,原本看清的一些,他之前都因为底蕴不足、能力不够而忘记了。

但那些在处于彼岸状态看到的,

文学

却反而一直存在于记忆之中。

所以,他才会对此地熟悉,他才总觉得自己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东西,实际上就是关于传承的。

“皇极经世书和皇极经世剑,实际上,都是你自己为自己布置的后路,只可惜,一切却被华秋道所利用。而另外一个被利用的人,实际上就是姚世宸,好在,他在我们的帮助下,也挣脱了出来。

表面上是你和安月芊帮了他,但实际上,我们在帮你,自然就是我们帮了他。”

炎炎解释道。

叶天凌心中释然。

“我们帮你,也是答应你父亲的承诺——青龙圣主的承诺。而我,原本是会和华秋道走到一起的,但他居心叵测,后来,你的出世……父王计算出你我有因果,所以收了你当亲传弟子……

所以,你雷衍王的弟子身份是真的,而你与我的婚约也是真的。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你,但是也并不讨厌,对你的好感也还是有的。

那么,现在的两个选择,我说与你听听,你要慎重考虑。”

炎炎柔声道。

这是很推心置腹的话。

这个时候,叶天凌也知道,炎炎已经毫无必要欺瞒什么。

当他看到命运神石的时候,他就知道,天龙域界,绝不是他自己能培养出来的。

天龙域界,恐怕就是重新蜕变的祭天域。

而天龙域界,很可能即将吞噬祭天古城,形成全新的祭天域。

那么,炎炎提及的两种选择……就有很多取舍了。

“你说吧,我会遵循我的本心选择。”

叶天凌深吸一口气,说道。

“第一,你放弃天龙域界和天龙剑体,轩辕天邪剑。这样的话,你丢失的仅仅只是天帝宇宙之中成长起来的你,而地球上的那个你的本体,还是可以存在的——就是丢失与天龙剑体相关的一切能力。

但,你可以和欧阳若雪、姬月魅、姬月祈、古仙儿相见,因为,她们已经被我接到了命运神殿之中,现在过得也很好。

只是这样一来,你就会真正的化凡。她们因为牵扯到这些因果,为了保护她们,也会和你一起化凡。

你们可以幸福生活一辈子。至于能不能重新修炼起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第二,则是你选择吸纳命运神石,吞噬祭天古城,蜕变全新的祭天域,并踏入天龙剑尊之境。这是一种全新的剑尊境界,在至尊之境已经无敌,甚至于堪比不朽。

而如此一来,你将进入我们祭天域之中,成为圣灵传承者,在百万年以内,必须要足够专注苦修,以天龙剑尊之境,踏足不朽君王的层次,守护祭天域,并延续人族的发展。

也就是说,那时候,你会失去欧阳若雪她们,但是你可以和我一起,我会成为你的妻子。当然,因为木雨兮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木雨兮也可以避免这种变化引来的劫难,可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炎炎又说道。

叶天凌沉默了半响,道:“第一种选择,木雨兮会死?”

炎炎点头。

“这样行吗?我选第一种选择,然后,你帮我救治好木雨兮。我不仅可以提供天龙剑体的一切修炼信息,提供天龙域界,甚至于可以提供我所能提供的一切!

我知道,你是可以救木雨兮的,这对于你这样的不朽圣灵级的存在,并不是什么难事。”

叶天凌恳求道。

“但是木雨兮沾染了太深的因果,她因为怀了你的孩子,甚至于分走了一部分天龙域界的因果,所以,这真的是难事。不过,你若是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也能救。

只是这样一来,你……可能只有当一辈子普通人的机会,而再也无法修炼了。”

“但我可以保证,普通人的那一辈子,你可以和欧阳若雪、木雨兮他们幸福一世。”

炎炎轻声道。

“我愿意。历经无尽沧桑,我如今才明白,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爱的人在身边,那就是幸福。修炼无止境,这种追逐,永远不会有尽头的。”

叶天凌很坦诚。

“你确定吗?你还有最后的选择机会。”

炎炎再次柔声开口。

“我确定。”

“那么,恭喜你,通过审核了。”

“嗯?”

“你和欧阳若雪她们一样,都通过了考核,她们的选择,和你也差不多。所以,你现在炼化命运神石,蜕变祭天域,然后可以娶我、娶欧阳若雪、姬月魅、姬月祈、古仙儿以及木雨兮六人为妻了。”

炎炎笑了。

“这……这才是审核?”

“对,这才是考核,问的就是真正的红尘之心。没有红尘之心的至尊,再强大,也只会让域界生灵涂炭。而你,宁可化凡,也为情而生,那就是通过了。

而这般重情之人,也值得我炎炎托付终生——当然,你若不喜欢我,我退出也没关系。”

“喜欢,炎炎你这么美,这么好,我叶天凌怎会不喜欢!”

叶天凌顿时惊喜之极。

两全其美。

他以为人生终究会留下遗憾的时候,炎炎却告诉了他一个更美好的结果。

炎炎也笑了,道:“其实之前有句话我是骗你的——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那么当初,就不会传你紫炎了。紫炎,那是我的命魂之火。”

叶天凌心中一暖,眼中顿时充满了柔情。

50招口爱技巧带图 第三章

狼群沉睡在树林

蝙蝠于风中摇曳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宝莉娃娃为此于酣梦惊醒

别放她一人独自颤抖

那猎魔士冷血又无情

只为一袋金币

……

他将来到并离去

只留下悲哀与心痛的空无

啊~深深的…深深的悲恸

……

鸟儿于夜中沉默

牛群在日落寝息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我亲爱的宝莉阖上你眼睛

安静躺平快别再啜泣

那猎魔士英勇又无惧

只为一袋金币

……

他会对你又切又剁

又割又划

将你生吞活剥

吞吃殆尽

……

城郊的孤儿院中,《悲伤摇篮曲》悠扬。

确认小朋友们都安心入睡,红发女士为他们一一盖好棉被,娉婷离开建筑。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

远眺鲍克兰城上空,条条烟尘冲天,黯淡乌云反射橘红火光,欧立安娜摇头苦笑,尽管不算违反远古约定,狄拉夫仍然做的太过份了。

倘若再次激起人类恐惧的逆反,得来不易的和平就会被破坏,甚至牵扯到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存在。

想到这里红发女士舔舔上唇,希望狩魔猎人能够解决问题,否则到天亮事件还不平息的话,她只能迫不得已去拜访祂。

而念及维克多,欧立安娜觉得很有意思,他竟然能够预知狄拉夫采取的行动。

要知道,高阶吸血鬼能够避开感官侦测,几个世纪以来的无数尝试,证明占卜魔法对他们不管用,就连最精准的千里镜也派不上用处。

但维克多却精准预言今夜的血腥,充分表示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的三流先知……值得后续观察,如果他没死在狄拉夫手中的话。

水声潺潺,秋风飒爽。

甩手将刚拧下的蝠翼脑魔头颅,远远抛到草丛深处,她脱下衣服走进河里沐浴,洗掉满身血迹。

……

午夜.鲍克兰王家宫殿。

中庭一处无人注意的喷水池,忽然泛起金色波纹,瑰丽涟漪耀眼明亮,直到光芒临界炸开,公主与狩魔猎人从里面跳跃出来。

而察觉狼派徽章的震动,维克多剎那间拔出银剑,将席安娜护在身后,搜索怪物的位置。

“不要紧张,维克多,这里没有吸血鬼。设在喷泉里的传送出口,真是个有创意的想法……”

叶奈法昂首阔步,神情从容地大步走近。

她身上穿着黑色裤装,与席安娜的装束乍看下有不少相似,而且在维克多看来,她们的个性也同样傲慢。

“恭喜成功回归。从前她们姐妹常使用这条秘密通道来躲避老师,幸好家教全都写进日记,我才知道要在这里等你们。

还有,席安娜女士,你准备好要收拾自己的烂摊子了吗?”

女术士傲慢的眼神,轻佻的询问,成功激起公主的怒火。

她上前两步右手插腰,“我的烂摊子?在唐泰恩城堡的时候,我正要跟狄拉夫讲清楚,是谁先施法攻击他的?

收到威胁信的时候,又是谁信誓旦旦保证,只要吸血鬼敢来袭击,必定可以擒获他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