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bl文库按住腰顶弄: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2021年2月6日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2021年2月6日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一章

“说的好像我坑你一样”

石泉立马不乐意了,“你自己说说,要不是我冒着被那脆追杀的风险用秘密和布丽塔交换,那套星盘能回得来?那套星盘回不来的话,你自己说你那委托该怎么完成?”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石泉根本不该以萨迦说话的机会,“你找我委托的是通过星盘找到隐藏在阿拉伯半岛的秘密,不是委托我帮你找到星盘,没错吧?”

以萨迦嘴唇都在哆嗦,可他从石泉的话里却根本就挑不出来毛病。况且以他对石泉的了解,这星盘但凡到了他的手里,那绝对看的死死的,偏偏他又不能像布丽塔那样看上石泉的钥匙就直接动手抢。

“石泉,这事儿真的没商量了?”

“也不是没得商量”

石泉吊足了对方的胃口,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得到了一些消息,那脆在阿根廷可能藏了一些东西,所以准备去看看,以萨迦,阿根廷你应该很熟悉吧?”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以萨迦心里有了底,连神色也略微有些放松,“你们想去什么地方?”

“布兰卡港”石泉说完,以萨迦竟然没声儿了,等他转过头,却发现对方已经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那地方有问题?”石泉略有些担忧的问道。

“当初你们在德班杀死欧丽卡的时候,我们在阿根廷也找到了那脆的一处老巢。”

以萨迦扶着栏杆陷入了回忆,“当时那个老舞女就是隐藏在布兰卡港的一座养老院里。”

“你们找到了什么了吗?”石泉好奇的问道。

以萨迦摇摇头,“什么也没找到,我们的人刚刚进入养老院之后就发生了爆炸,当时在养老院的90多位老人和我们派过去的十几个人全都没能活下来。”

“你们没仔细搜一搜那里?”

“等你到了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以萨迦摩挲着温热的栏杆,“而且现在也确实是个好时候,据我所知,目前不管是犹太人还是那脆似乎都已经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南半球。所以只要你们不去招惹那里的毒枭,没人会关注你们的。”

“我吃饱了撑的惹毒枭干嘛?不过,你确定我的破冰船能进港?”

石泉不放心的问道,霍衡之前给的港口名单里虽然包括阿根廷的几个小港口,但这次毕竟是去那脆的老巢,相比之下,借助犹太人的渠道也许更加安全一些——哪怕以萨迦已经退休了。

“星盘”以萨迦搓着手,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保证你们能毫无阻拦的进港,而且随意在那儿待多久都行。”

“只要我们带着找到的东西安全离开阿根廷,星盘就是你的了。”石泉痛快的同意了这笔交易。

“成交”以萨迦立刻眉开眼笑的抓着石泉的手晃了晃算做约定。

“既然这样,看来你还得跟着我们的船活动一段时间了。”石泉将烟头丢进脚边装着水的消防桶里。

“反正我短时间也没地方可以去”

以萨迦倒是格外的洒脱,同样丢掉烟头,指着下面直升机起降平台上的趴体转移了话题,“那俩双胞胎是你新招的员工?”

“俩图阿雷格娃娃兵,以前在利比亚打仗的。”

石泉看着人群边缘坐在长条椅上低声聊着什么的双胞胎兄弟,略有些头疼的说道,“何天雷和他们俩的父亲算是朋友吧,算是对方托付我们照顾的。非洲那鬼地方太穷也太动荡了。”

“除了你们华夏,这世界上哪还有真正意义上和平的地方?”以萨迦半真半假的恭维了一句,“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愿意接受那两个小帅哥?”

“俱乐部里一个萝卜一个坑,而且这俩小家伙太年轻了,想融入到我们里面恐怕很是需要些时间呢。”

“朋友,如果你觉得麻烦,不如把这俩双胞胎送给我怎么样?”以萨迦突兀的说道。

“你还有这爱好?”

石泉神色古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番以萨迦,斟酌着说道,“虽然…虽然吧,米莉安确实背叛了你,但你也不至于连性取向都变了是不是?我们华夏有句老话说的好,不能为了一片森…”

眼看着以萨迦的脸色变得铁青,石泉终究还是往后退了一步,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说啊,说完。”以萨迦眯着眼,捏着拳头打量着石泉,恨不得把他塞进螺旋桨推进器里打成馅儿。

“你这咋又急眼了呢?”石泉嬉皮笑脸的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什么,你怎么看上他们俩了?”

交换美妇系列 第二章

故宫出来,七个人来到破烂凌乱的大栅栏,女孩们买了许多帝都风味的纪念品。

在陈文看来,纯属受骗上当,但既然姑娘们开心,他也就愉快地花钱挨宰了。

巫小柔是地头蛇,她拦着众人,没在大栅栏一带吃东西。

大伙走出去一段,找到一家卤煮很有名的小店,大吃一顿帝都特色小吃。

为了照顾几个南方女孩的口味,巫小柔特意点了两大碗凉拌冷面,用小碗给苏浅浅她们分了。

苏浅浅笑着夸:“小柔妹妹真是贴心!”

吃完这顿过了钟点的午饭,众人打车来到后海,参观陈文的酒吧。

戴饶已经等着了。

陈文为她们做互相介绍。

戴饶成习惯地叫了声“苏姐姐”。

陈文赶忙纠正:“娆娆72年的,比浅浅大一岁。”

轮到苏浅浅喊了声“娆娆姐姐”。

酒吧的生意比去年好太多了,证据就是下午场不开张。

阿杰见到苏浅浅和欧可岚,格外热情,连声请安问好。

趁着酒吧里没有客人,陈文带着七个女孩玩了个痛快。

不但他自己和戴饶登台献艺,就连廖丽芳和金君妍也上了舞台。

行家伸身手,便知有没有。

她俩虽然是民乐器专业的大学生,但对乐器的使用水平是顶级的,廖丽芳会贝斯,金君妍懂电子琴,两个科班生配合着,弹奏出高等级的音效。

再加上是大美女,那台风,没治了,陈文依稀看见未来十二乐坊的吸引力。

苏浅浅、欧可岚、林灵儿和巫小柔也都是好嗓子,吵吵着要上台。

下午5点,汪锋来了。

陈文和他聊了一会,由于戴饶经常跑演出,酒吧里驻场的工作实际上由汪锋做了七成。

沪音两个女生正在台上合奏。

陈文把廖丽芳和金君妍介绍给汪锋认识。

这三人全是华夏最顶级音乐学府的学生,很快就有了共同话题。

陈文问汪锋:“酒吧现在靠你撑场子,有困难吗?”

汪锋说:“期末考试那阵子,我来得比较少。现在放暑假了,我天天可以来

文学

。”

陈文吩咐廖丽芳和金君妍:“从今天起,你俩每晚来酒吧,跟着汪锋学台风。做几天客串驻场。”

逐渐有客人进场。

苏浅浅告诉陈文:“我们该撤了吧?”

陈文看了眼戴饶,对女友说:“你们四个先回酒店,我还要和这帮艺人聊聊音乐。”

苏浅浅、欧可岚、林灵儿和巫小柔打车回酒店。

她们前脚刚走,陈文就领着戴饶离开了酒吧。

两人步行回南锣小院。

陈文想做什么?

当然是戴饶的身子。

范子博的事给陈文带来的遗憾,绝对不能也发生在戴饶身上。

在陈文心里,即便戴饶将来跟了别的男人,她的第一次也必须是他的。

进了家门,陈文一把抱住戴饶,俩人接吻在一起。

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耽误,陈文怀揣不安和担忧,向戴饶发起进攻。

戴饶不知道文哥内心的活动,她是发自内心的想报恩,文哥对她好,还照顾她老妈,戴饶的心里不可能装进其他任何男人。

……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硝烟散尽。

陈文满意地看着白色T恤。

巫小柔买给他的一百多件衣服之一。

前两天陈文原本打算拿这件衣服当毛巾纱巾,留下范子博的纪念品,却被巫小柔的老爸给截了胡。

今天正好拿这件衣服留住了戴饶的纪念。

找了个牛皮纸信封,将T恤装进去,用水笔在封面上写下一个娆字,扔进唐瑾衣柜的抽屉里。

戴饶一脸幸福表情,侧身躺在床上,看着她视为偶像的老板。

陈文坐到床边,温柔地亲吻戴饶脸颊:“自己躺会,我一会回来。”

来到厨房。

这些天小院没人居住,开水瓶没水,自来水管里的水也有一股铁锈味。

陈文出门,买回来几瓶矿泉水。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三章

第974章故技重施

柯俊飞站了起来,想要赞美一声陈威。

可惜,陈威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陈威朗声道,“看来我对环境温控的能力还是不错,接下来,我要实施刚才想到的大胆决定了。”

“你想要做什么决定?”

对面的蒋雪玲,见长矛攻击不见效果后,索性之下,也下令停止。

她也很想知道,陈威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还有什么新手段没有使出来?

不至于吧,都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怎么可能这样沉得住气?

当然,蒋雪玲的这一记问话,也问出了柯俊飞心中疑惑。

柯俊飞转头来,一脸好奇地目光看向陈威,想要听一听他的解释。

陈威转头来,看向了柯俊飞,“你用身上仅有的这点衣服裤子,包扎一下双手,等会儿,还需要你的协助。”

柯俊飞一怔,看来陈威的这个所谓行动计划,也将自己考虑进去的?

只是自己本领有限,也不知道能帮上多少的忙。

既然他这样吩咐,那就照着吧。

柯俊飞“嗯”了一声后,连忙上前来,快速地将衣服裤子脱下,将破烂的衣服包扎成了两圈,然后迅速地缠裹在双手之上。

他原本以为,缠裹三四圈之后,就可以了。

可当他抬头回望陈威脸上神情时,他却明显地摇了摇头,看的出来,这仅有的三四圈,并不能解决问题,还要继续缠裹。

于是,柯俊飞又连忙低头来,继续缠裹起来。

一会儿的工夫,他就缠裹上了十圈,呃,缠裹到了这一层时,双手紧紧地包裹其中,要想支出来就感觉到有些困难。

陈威这才喊话道,“可以了。”

同时呢,陈威又转头看向了对面的摄像头,蒋雪玲刚才的提问,自己还没有回答呢。

现如今有一点时间,就回答一下,看她能将自己如何吧。

“我要实施的行动,很简单。刚才嘛,毕竟验证了我的猜想,我是能够将环境温度提升上来,这是我发现的新手段,自然而然,一定要派上用场了。所以,接下来,我要行动的实施计划,也是将技能发挥到极致。”

陈威将右脚抬起,抵在了长矛大网的边缘下方。

然后右手猛地用力,只听见嘭的一声响,是他右手中拿住的那一根长矛,当即从大网的边缘

文学

上脱离下来。

原来在这个时候,大网上的长矛,粘合得并不是特别的牢固,只需要用猛力,还是可以将其快速地挣脱。

当然,这里所说的猛力,并不是普通人就能达到的。

陈威拿掉了一根长矛之后,直接传递到了柯俊飞的手中,“拿上第一根,我每取下来一根,就会递给你。”

柯俊飞联想起了最初,他和陈威两人才到给楼层的时候,陈威曾经去过窗户边上,居高临下的眺望过。

当时,他就说过如果有绳索,直接从这里撞破,飞跃而下,该是一件多么顺心的事情。

结合现在他们所要做的事情来看,陈威这样做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柯俊飞连忙答应了一声,表示会马上配合。

蒋雪玲看见他们这样做,一时间不明白是什么用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