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涨精装满肚子

美妇小说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2021年2月7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2021年2月7日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一章

感谢书友:斛跋睿壱的打赏;感谢书友:圣心飞扬的打赏。

谢谢各位书友,请各位书友多打赏,多收藏,多推荐,您的支持就是我写书的动力。

………………………

1月20日,冯有财、冯军、赵高明等人来到那2000多解救回了的人的营地,先是把22个暂定的百户叫来说明情况,这22个百户都很兴奋,终于可以有机会参军杀敌了,对于这些人来说杀敌就是他们活着的目标,不过少爷说的对,要把自己身体先养好,然后训练出杀人的本领才能上阵杀敌,否则就是敌人送战功的;所以少爷一直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自己这些人。

所有的人员按照百户的编制站好队,冯有财开始讲话,还是老规矩,不愿意参军的、匠户、识字的先站出来,等待安排。

然后是骑兵队先选拔骑兵,毕竟这些人都是在蒙古部落生活这么久了,或许有点骑术的底子呢,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些人虽然会骑马,但是除了十多个猎户外大都不会弓箭,蒙古人根本不让他们接触武器,只好让这十多个猎户暂归骑兵队接受训练;剩余的那些人全部按照陆军开始选拔吧。

第一次选拔保安军,并把各级待遇和晋级要求给大家宣布了,现在入选的属于新兵,新兵要求是5公里慢跑在半个小

文学

时之内,另外就是50斤的石锁要连续举10次,这样就能达到保安军的初步要求了;新兵训练3个月后句可以开始向上选拔或者挑战了,也就是逐步升级,身份和待遇都会相应的提升,这次将在入选保安军的人中选择最好的300多人去保安军营地接受训练,其他的暂时在这里先训练着,等腾出地方后再去保安军军营接受训练。

通过1上午的竞争,总共选出了18位骑兵;1190人保安军军,不愿意参军的430人,匠户110人,识字的文人14人,不合格的489人,不合格的人中留下了100人负责后勤,剩余的389人和不愿意参军的430人准备去军屯或者将来办养殖场或者去放牧;剩余的事情就由各个部门自己解决吧。

21日上午,冯有财回到了千户所,先是去见了母亲妞妞等人,她们已经知道自己是千户官了,这些亲人比自己还高兴,要知道,千户官就是她们高不可攀的高官了,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千户官或以上的高官,千户官就是周围上百里内的土皇帝。一家人很高兴的吃了一顿饭。现在冯天等6人在家负责守卫任务,而郑好、张扬和冯兵也在这套宅子的前院办公,这样办公的时候相互协商是很方便的,就是拥挤点。

下午在书房,冯有财和张扬在合计着,冯有财先提出说,以前承诺过去进攻阿拉善部落。

冯有财说:“此一时彼一时啊,当时我是百户,可以不考虑长远,抢一把就跑,占便宜为原则,现在我是千户了,防区扩大了,所以事情还是要变通的。以前你也同意我们去抢劫阿拉善部落,但是也只是抢劫其放牧群的附属部落,对于阿拉善族长部咱们是攻不下来的。现在咱们可以暴露更多的兵力,还要保证北方防线的安全,我有一个办法,你们看地图,我们只要占领了查哈尔这个小部落,咱就能截断阿拉善部落与北部落的联系,北方部落再来进攻大明,就只能走武威、张掖和酒泉那边了。还有,咱们再把滩西地区占领了,那阿拉善部落会被彻底孤立在贺兰山西部这个半沙漠地带了,然后我们慢慢蚕食他就是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能把阿拉善部落彻底消灭,他们想逃跑的话,也只能走西南的腾格里沙漠地区,绕过武威和金昌,估计他们部落的人口也会损失三分之二以上。这样我们的西部和北部就都有屏障了,想什么时候进攻他们咱们就去他们的地盘上溜达一次,平时的精力主要是向东防御和向东北发展,要是能完全占领后套地区就完美了。以前我不赞同完全占领滩西地区是想给卫所压力,我们好获得好处,现在少爷是千户了,而且这里是少爷的防区,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里拿下而不用有任何后顾之忧。”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三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

文学

,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