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7)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妈妈桃花源 第一章

这件事闹得太大,影响极坏,庄太傅就算是为了保住这张老脸都一定会去皇帝跟前参宣平侯一本。

只不过,宣平侯怕他参么?

御书房参宣平侯的折子堆积如山,他不要脸的行径简直罄竹难书,杀人放火他是没干的,量不了重刑,可恶心人的事儿他是一茬接一茬,能把人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偏这些事儿罪不至死,大不了就是打个百八十板子。

打完了又是一条好汉!

宣平侯坐着萧珩的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庄太傅祖孙成了当街的笑柄。

原是要给萧六郎一个下马威,不料反被宣平侯下马威了,庄太傅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庄家与宣平侯府不对付不是一日两日了,要说撕破脸是常态,可撕成这样还是很少见的,这是撕脸吗?这踏马是把裤衩子都给撕了!

安郡王着实冤枉。

今儿的事不是他的主意,尽管他心里的确有那么几分优越感,但总体而言他是被庄太傅连累了。

入内阁的风光被宣平侯的下马威搅和得干干净净,今日之辱怕是要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宣平侯将萧珩送到翰林院,一路上宣平侯无数次想要厚着脸皮和儿子说话,萧珩一句“我昨晚没睡觉”,宣平侯闭嘴了。

宣平侯憋了一路,好不容易等到萧珩睁开眼,打算下车了,他才问道:“你干嘛了,一整晚没睡?”

“有事。”萧珩说。

宣平侯:……老子能不知道你是有事?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不能和儿子发火。

欺负庄太傅时有多爽,被儿子欺负就有多惨。

萧珩出事前,父子关系中宣平侯是占据绝对的强势主导地位,四年过去,二人的地位调了个个个儿。

“要不我给你请个假?”宣平侯道。

“不必。”萧珩淡淡地下了马车。

宣平侯跟着下来。

从前没仔细比过,今日不知怎的突然就看了眼儿子的头顶,然后他发现儿子长得太高了,只差一点就要越过他去了。

他可是武将,自幼在泥堆里跌打滚爬,长个子是应该的,这小子啥也没干,也没见他跑跑跳跳的,怎么个子窜得这么快?

眼看着萧珩就要走进翰林院了,宣平侯眼尖儿地察觉到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他可是战场上活下来的人,除了这张脸能看,身上其实早已无一处完好的地方,他受过的伤只怕比萧珩摔过的跤都多,能看不出他的瘸腿与从前不一样了?

他问道:“你的脚好了?”

萧珩的步子一顿。

“真好啦?”宣平侯惊喜地看着他。

萧珩依旧不打算搭理他。

宣平侯叹道:“就那么恨我?你是不是在怪罪我当时没忙着查案,没赶去把你从火场里救出来?还是说,你在埋怨我没能早一点察觉到那伙人的存在,害你被逼得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直男在认错这种事上永远找不到重点,能把人气得用脚趾头在地上抠出一块菜圃来!

萧珩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进了翰林院。

宣平侯一头雾水,怎么又生气了?

常璟驾着马车赶到附近。

宣平侯唉声叹气地上了马车,他往车壁上一靠,生无可恋地说道:“常璟,我太可怜了,萧珩他不认我,我要成孤寡老人了。”

宣平侯这句话的本意是,快说“你不老,你正当盛年,你还能再盛世美颜二十年!”

不料常璟直接陷入了沉思。

半晌后,常璟认真地来了一句:“没事,你死了我给你摔盆。”

宣平侯:“……”

却说顾娇高强度行医了一天一夜后,被萧珩抱到西屋沉沉地睡着了。

或许是她不认床,又或许是这间床铺上有她喜欢与心安的气息,她一觉睡到了下午。

而就在她即将苏醒前,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海域,海域之上是一个正在厮杀的战场,宣平侯位于一艘千疮百孔的战船上,手持长剑,身穿黑色玄铁盔甲,在血色弥漫的甲板上厮杀。

前方是一座岛屿,身后是一座城池。

顾娇没去过那座城池,可在梦里她就是能叫出那座城池的名字––––南海城,昭国最南部的一座小城。

至于那座岛屿原本是南海城的一部分,却被海上的匪患侵占。

宣平侯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扫荡海匪,夺回岛屿。

此次海匪的事情并不简单,因为就在宣平侯南下剿匪时,昭国的边塞传来噩耗––––前朝余孽与陈国勾结,唐明兵败,宁安公主被抓。

为了救出宁安公主,老侯爷孤身涉险,不幸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

边塞连失三城,皇帝龙颜大怒,即刻召远在酆都山附近的顾长卿回朝,命他重整顾家军,北上伐敌。

谁料大军尚未开拔,边塞便传来了顾承风与老侯爷双双身亡的消息。

原来,顾承风得知祖父被抓后悄悄地离开京城,孤身前往边塞,打算将祖父救出来。

他是飞霜,按理说从敌营里偷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但也不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他被前朝余孽发现,乱箭射死。

敌人将他的头颅割了下来,与老侯爷的头颅一并悬挂在了城墙之上。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阱。

边塞寒冷,二人的头颅在城墙之上悬挂了整整一个月,丝毫没有腐烂的迹象,老侯爷是看着孙子在自己面前被人乱箭射死的,他死不瞑目。

一双被冻住的腥红眼眸里充斥着愤怒与绝望。

顾长卿绕是在来的路上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看到弟弟与祖父被人悬挂侮辱的头颅,他仍是血气翻涌,当众吐出一口血来!

妈妈桃花源 第二章

“不许胡说。”秦南风捏她脸,正色道:“就算我三哥哥真走了,我也不会同她如何的。”

“我又不曾说你会如何。”云娇手放在他腰上,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我是说,你嫂嫂打的不会就是这个主意吧?”

秦南风轻笑了一声,一手挑起她下巴:“把小九,你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这回你再求饶,我也不依你。”

他说着,便要有所动作。

“别,别。”云娇双手抵着他胸膛:“你别动,我哪里是胡说了,这不是同你说个体己话吗?你能不能老实点。”

“你还说是不是?”秦南风抬腿压住她,作势要上去。

“你以为我怕你啊!”云娇不甘示弱,两手放在他腹部,胡乱咯吱他。

秦南风最是怕痒,当即便笑的往后躲开,也伸手去咯吱她,两人笑闹了一阵,这才相拥而眠。

翌日,把家清早便派了马车来接。

满月该是娘家人接姑娘同新姑爷回去吃饭,不过,这才出门的姑娘总不好空着手回娘家,要依着规矩备礼。

云娇昨日便预备好了,秦南风让小厮们将该带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又扶着云娇上了马车,这才也跟着跳了上去。

很快,马车便驶动起来,一路奔着把家而去。

马车离开之后,秦家大门口的角落里,顾婉淑走了出来。

她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眼前出现的都是方才云娇同秦南风亲热恩爱的模样,尤其是秦南风看着云娇的眼神,那柔情几乎都化为实质了,且面上的笑意就未断过,一瞧便是新婚燕尔。

可为何秦南风对她,却是半分也不假辞色?

她越想越是嫉恨,她比把云娇差什么了?

她是小门小户出身不错,可把云娇从前还是庶女呢,也比她高贵不到哪里去。

要说差什么,也就是隔着个秦春深,不过他已经病重了,只是他自己还不知晓。

想到这里,她忽然心中一动,公爹同婆母还有何姨娘都嘱咐了她,让她瞒着秦春深,别让他知晓真正的病情。

不过他们就算不叮嘱她,她也知道,得了病的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心中害怕又不舍,惶惶不安,恐怕更加活不长。

她当机立断的转身朝着大门里走去。

“三夫人,方才不是说要出去吗?”身后的婢女怯怯的问。

顾婉淑回头冷冷瞥了她一眼。

婢女吓得低下了头:“是奴婢多嘴了。”

顾婉淑不搭理她,继续往里走,她心里头不舒坦,确实是想要出去来着,可现下,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婢女赶忙跟了上去。

顾婉淑回了房,见了秦春深,顿时又是一副贤惠的模样:“三郎。”

“你回来了。”秦春深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这么早你去哪儿了?”

“我去叮嘱厨房,给你做些新鲜的虾粥,我看昨日那虾,你挺喜欢的。”顾婉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不必如此烦神,还让他们特意做,我也吃不了几口。”秦春深摆了摆手,却还是有些感动的。

成亲这几年,顾婉淑同他不说多恩爱吧,左右,作为妻子该做的,她都已经做到了,而且无可挑剔。

他身子不好,长年缠绵病榻,她也不曾有过半分嫌弃,每日只是精心伺候他,他其实心里头对她是有些愧疚的。

“我也同他们说了,不必多做,先做一些送来你尝尝,你若是胃口好,不够吃,到时候再叫他们做了送来就是了。”顾婉淑伸手拉着他的手。

“婉淑。”秦春深有些动容,红了眼圈:“我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走之后,你和仲儿可如何是好……”

“你胡说什么呢?”顾婉淑忙打断他的话,嗔怪道:“什么走不走的,大夫都说了,你这是经年的老毛病,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再说了,从我进了门,你不就是这样吗,别老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吉利。”

“我……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心里有数。”秦春深有些哽咽:“我从前,身子虽也不好,但也不曾像如今这般沉重过。”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恐怕是……病入膏肓了。”

“你再胡言乱语,我不睬你了。”顾婉淑背过身去,似乎很是气恼。

“婉淑。”秦春深用伸手去拉她:“好了,我不说了,我也不为旁的,只是担心你和仲儿。”

“你担心我们,就每天好好吃汤药,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顾婉淑这才转过脸去看着他,满目柔情。

她只盯着他的眉眼,他的眉眼同秦南风是极为相似的,除此之外,额角也是一样,旁的地方,便不大像了。

“好。”秦春深低头笑了一声,强压住了心底的苦涩:“我看今朝天不错,让婢女来给我起身,我出去晒晒太阳。”

“太阳才刚出来。”顾婉淑看了看外头:“你在屋子里瞧着好,外头可冷着呢,霜都还不曾化开,再等一等,到晌午的时候在廊下坐一坐。”

“好,我听你的。”秦春深欣然应下。

晌午时分,秦春深叫屋子里的婢女给他起了身。

顾婉淑在廊下忙着让婢女安置暖榻,又拉了两道帘子,这样既能晒太阳,又吹不着风。

婢女都是她的人,里间的动静她一清二楚,耳中听着秦春深那拖沓无力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抬手招呼了跟前的几个婢女。

“你们几个,都到我跟前来,三少爷要出来了,我这有几句话嘱咐你们,万不可忘了。”她一边说话,一边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果然,脚步声停了,她微微扬了扬唇角,她就知道,秦春深听了这话,一定不会出来的。

几个婢女都围了上来。

顾婉淑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她心里清楚,秦春深就在帘子后头,这些话一定能一字不漏的传入他的耳中。

“等一会儿,三少爷出来了,你们在跟前伺候,要少言慢语,千万不能露了马脚,都知道了吗?”她端出女主人的架势来。

“是。”

婢女们一个个都小声应了。

「“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们心里都清楚吧?”顾婉淑又道:“谁要是给三少爷透露半句有关他病情的话,或是说出个什么‘活不过一两年’的话来,我就撕烂了谁的嘴,都听清楚没有?”

妈妈的桃花源 第三章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叶霜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不对,她现在连自己身体的概念都感觉不到,所以“伸手”这个动作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与其说是黑暗,不如说是虚无。一切的概念都在这里化为飘渺的感觉,就好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不过她不是死了吗?

遇到珍妮弗之后的记忆碎片闪现划过,叶霜突然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情——所以说,她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存在?

仿佛有声音从黑暗中的遥远处传来,在她努力集中意识的去辨认之后,才能听到似乎是来自外界的几个熟悉声音。

“见鬼了!你们天朝人真会玩,居然还能变性,不停的变,隔三差五的变……当然你更会玩,居然还能这么操作……”这是安东尼斯崩溃抓狂的声音。

“我姐到底什么时候醒啊?这伤口为什么一个月了还不愈合?植物人也不应该影响新陈代谢啊!”这是叶枫担忧压抑的声音。

“闭嘴吧小傻子,如果她新陈代谢正常的话,这种伤口应该当场就挂了……啧!你和小霜居然还瞒了我这么大事。”

连姚知行也来了么……

虽然感觉不到身体更没有疲惫的概念,但是叶霜还是很快的有了支撑不住的感觉,听了断断续续的几句之后,那些声音终于渐渐越飘越远,而她也慢慢的再一次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叶霜的意识再一次从仿佛是深渊的黑暗中被吼声唤回来时,她听到了外界属于自己老爸的声音。

“你跟我说这叫救她?!谁让你用这么个鬼法子救人了!!!”

这声音不仅中气十足,还余音绕梁,一听就让叶霜肯定了这次恢复意识绝对是被亲爹吵醒的,看来音量大小和她的收听清晰度也有关系,而且医生也不全是胡扯,跟植物人说话确实有助唤醒,当然最好还能尽量大点声儿……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叶霜又听到叶枫的声音也跟着掺和进来,对比叶爸就小声多了,似乎还有点帮人说话的意思:“爸,爸你别生气,这都一个月了……”

……等等,怎么还是一个月?

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意识挺长时间来着。

叶妈也在劝:“老叶你先别着急,韩初这孩子挺好的,能想到办法就已经不错了,再说这都一个月了。”

也是“一个月”……( ̄. ̄)

所以说,你们讨论的时候多少透露点儿有用信息啊。

都是一家人,少点套路多点真诚不好么。

默默吐槽着,因为身体条件缘故而被剥夺了发言权的叶霜被一阵阵疲惫感侵袭,比上一次更快的再次失去意识。

……而下一次的醒来,就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久到甚至就连没有意识,理应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叶霜都觉得,这一次她大概错过了很多很多的时间……

……

叶霜真正彻底清醒过来,并且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说不出的酸涩倦怠。

想想其实也正常,毕竟她一直躺着嘛,机械元件太久不用都会老化,更别说她还是需要锻炼活动的**凡胎……没有出现肌肉萎缩现象就已经很值得人感动了。

大脑重启运作,思维活动慢慢恢复正常速度,终于找回了正常智商状态的叶霜理清现在的状况并将自己打量过后,终于满意而放心的松了口气。

而穿着睡衣迟缓犹如老年人般慢慢起身,从床上挪下来赤脚站在软和的厚地毯上时,叶霜才后知后觉发现到有什么不对劲。

着眼望去,她现在正站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卧室中,但明显不是类似医院vip病房的地方。

旁边的墙壁被整面改成了巨大的落地窗,阳光毫无阻碍的从外面透射进来,洒进了这里的整个房间。正对大床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电视,对着落地窗的另外一边内侧墙壁上,则是满满一墙的书架,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占满了整个墙壁,里面不仅摆放着看名字就艰涩难懂的工具及专业书籍,还塞满了各种颜色、高高低低的文件盒。

床头旁边尺寸大到夸张的办公桌上正摆着打开屏幕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甚至还有一杯咖啡,看样子主人刚刚才在这里办公,手背试了试杯子的温度,甚至还能确认对方离开的时间并不长……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既不在医院,也不在家里,怎么会跑到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盘?

落地窗外是大大的花园,围墙后面还能看到开阔的绿景和远处的湖泊,以及间隔

妈妈的桃花源,极度勾引

有距、错落点缀在其中的精致别墅……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高别墅区了……价格也超级“高”的那种。

叶霜默了默,继人生遭遇外星进化之后,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经历了一次穿越……

门锁“咔”的一声轻响,有什么人从外面打开了房门。

被惊动的叶霜从窗前回头,韩初一手拿着手机正在低头操作着什么,另一只手在推开门后随意的抬起,扯了扯不知怎么被弄得有些褶皱的领口,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走了进来,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妈妈的桃花源,极度勾引

……

叶霜:“……”

等等!

说不定这真的就是他家啊!!!

因为突然意识到了这件很不可思议,最起码是大大超越了叶霜想象底线的事情,霜妹很理所当然的就这么在窗户边僵住了。

而当韩初似乎是看完手机上的信息,并且也处理好了他要处理的事情之后,顺手把手机揣回兜里抬头时,他的目光就不经意扫到了床边的石化霜妹一只……

……以她仍未减退的进化视力发誓,在看清自己之后,被震在原地的韩初一双眼睛惊讶的睁大,保持了肯定至少有半分钟都没眨动一下的高难度状态……

本来叶霜还挺心虚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跑到了人家家里,尤其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冷不丁见到屋子主人,这情形确实是有点误入别人领地的尴尬。

但是见到韩初的反应比自己还惊讶之后,再回想起她陷入昏迷之前对方的那张蠢脸,有这个对比在前,她瞬间就自在了许多。

两两对视许久,叶霜突然一笑,率先打了个招呼:“韩哥。”

“……”

韩初总算是缓缓的眨了下眼睛。

“你醒了?”有了第一个动作之后,韩初像是终于捡回了吓掉的智商,他点点头走过来,等到重新坐在了前面摆放着电脑的那张办公桌前时,也顺便捋顺了脑子里杂乱的思路。

“先坐。”韩初也招呼了一声,抬抬下巴示意叶霜不用客气。

叶霜没想客气,但左右看了看,整个房间就韩初坐的那一把椅子,然后再来能够让人坐下的也只有一张大床了……

不仅能坐下,还能躺下……

叶霜:“……”

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应该是不至于被经常挪动的,那么想想之前她醒来的位置,再看看这间几乎是到处都充满了韩初个人风格摆设的房间……

……总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结论浮现出来了。

韩初见叶霜站着没动,仅仅是四下看了看后就一副若有所思、默然无语的样子,于是他也似乎想到了什么,大方的直接点头承认了:“没错,我们在同居。”

叶霜再次:“……”

想了想,叶霜还是决定把心态放得阳光点儿,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的试探着问:“为了方便照顾我这救命恩人?”虽然对方这用词有点儿纠结,但细节问题也可以不用在意的嘛。

“照顾你是护士的事情,我不擅长这个。”韩初冷静客观的回答,垂下视线盯着电脑屏幕,手握鼠标点开了屏保,开始在里面的表格中点击操作了起来:“我说的同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不用多想。”

“……”不是,这才真正是需要多想的地方好么!!

韩初的声线平稳无波,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般继续补充了下去:“还有,我们已经在一年前登记了结婚证……如果你是在担心不合法的话。”

“!!!”

叶霜震惊!

叶霜如遭雷劈!

叶霜一脸懵逼,抖着嘴唇快要被吓傻:“韩、韩哥,我是不是被人穿越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跳过了什么重要剧情啊,你确定你是和我结婚了?……韩哥你先跟我说说清楚啊,不要玩那张表格了!!上面数据都快被你点成乱码了以为我没看到么!”

……

被叶霜拆穿之后的韩初恼羞成怒,于是他丧心病狂的决定给叶霜放个大招。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495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