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 双学霸1v1双处h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2021年2月7日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2021年2月7日

黑黑的肥岳 第一章

一辆大型机关车正行驶在前往北梦城的大道上。

林陌面无表情的看着车厢内正在专心修炼的冷初洛以及自己的善身。

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二者已经将之前在皇城内的感悟尽数消化,也顺势突破到了真武境中期。

可在接触了那种一切天地奥秘尽在眼前的状态后,再开始修炼总感觉有些不适。

就好像一个人好不容易吃了一顿大鱼大肉,又重新过回每天啃馊窝窝头的日子,心态总有些失衡。

于是为了调整这种情绪,加上林陌有些不确定这所谓的人族大势BUFF是否会在人魔大战结束后消失。

就让冷初洛继续用无常领域链接自己的善身,两个人进入了疯狂修炼的状态。

而作为缺失了善身的本体林陌,则开始走神。

随着皇城那场乱七八糟的混战结束后,人魔大战并未完全落下帷幕,至少自己的系统任务还未提示完成。

这半个月以来,也并未发生什么变数,除了那万仙阁的宫本京一与剑邪门的掌门·龙正阳单挑了一场外,再无出现什么值得让林陌注意的事情。

而这两人的对战,最后结果竟然是平局,原因是龙正阳已经突破到真武境大圆满,特别在剑境方面更精进了一层,因此面对宫本京一这位老牌真武境大圆满时,才会不落下风。

最后还是竹中岚出面,才暂时避免了二人同归于尽的结局。

想到这林陌不由对那剑邪门的月影双剑深感无语,这两人巴不得龙正阳在这掌门之位待到地老天荒,但又在他和宫本京一对战时,都快挂掉了也未出手相助。

此事自己是无法理解,倒是冷初洛却认同的表示,这是身为一个剑者的骄傲。

林陌对此只能翻了翻白眼。

“林兄,在想什么呢?”不知何时冷初洛已经收功起身,这段时间一味的苦修也让他感到有些烦闷。

林陌看了看身边依旧在疯狂修炼的善身,不由暗叹道:“果然论毅力还是我更胜一筹。”

随即看向冷初洛:“你认为这次人界会加入到这场人魔大战,到底造成了多少影响?

亦或者若是原本没有人界会的加入,这人魔大战会是一个怎样的走向?”

其实林陌发现一个关键性问题,这次人魔大战的大型支线任务,和上次圣医盟之乱完全不同。

首先按照自己的一贯作风,肯定是先杀掉一些重要的人物,这些人的死必然会给未来造成极大的影响。

而从人魔大战开始后,自己也是这么做的,像是魔族联军一方的高手近乎都死绝了。

可当林陌看到幻苍渊夺取第五气运之子的应龙魔身以及一系列布置后,他才发现,就算自己没有出手,那些魔族联军的高手恐怕还是会死。

说到底自己根本没有改变什么,这让林陌对这次支线任务感到十分没底,特别是想要得到那超限抽奖的可能性也就更低了一些。

冷初洛沉默片刻道:“我认为诛魔联盟中,至少有几个势力会完全覆灭,你别忘了,要不是人界会的加入,早在一开始他们便会被大梦皇朝借助人族大势所针对。

黑黑的肥岳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黑黑的肥岳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

文学

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

文学

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