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长日光阴
2021年2月7日
一女多男肉文 乱岳目录伦
2021年2月7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军列到达京师火车站。

不过相比通州,还真没那么热烈。火车站的附近,全是五城兵马司的军卒,普通百姓都被隔离在了火车站之外。

军列到达的时候,也没有响彻天地的鞭炮声。

但是,当蒸汽火车停下,张明伟从车厢里走出来时,却见崇祯皇帝已经带着微笑等在门口,笑看着他。

在崇祯皇帝的身后,司礼监并内阁六部,还有勋贵以及文武百官,全都在场。就这场面,完全是开大朝议时候的样子。从队伍后面密密麻麻的官员行列看,这怕是京师所有的官员都到了。

以前凯旋的时候,也没有过如此隆重!

鸿胪寺的官员负责礼仪,看到兴国公和坤兴公主走出了车厢,便立刻挥手了下。

然后,就见到火车站一侧,列队着的一排排军卒,立刻举起手中的三眼铳,斜向上,点燃了导火索。

“嘭嘭嘭……”

硝烟依旧是有,不过只有声响没有铅弹,是为礼炮!

以前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礼节。是崇祯皇帝从他看过的纪录片上得到的灵感,下令用三眼铳来替代鞭炮这些。

之前满城欢庆奴酋押解到京师时,鞭炮遍地,以至于京师有几处地方走水了!

而用这个三眼铳代替,不但可以用数量上来代表欢迎等级高低,还很安全。

因此,崇祯皇帝一提出,立刻便被礼部、鸿胪寺叫好。如今这次欢迎兴国公凯旋的,便是最高等级的数量,九十九把三眼铳的齐鸣。

张明伟听到动静,稍微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无语。

他记得在后世的时候,农村里办事,其实也有这个铳来发出响声图个热闹,就叫放铳。

“先生,辛苦了!”他正在想着,崇祯皇帝已经一步上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抓住张明伟的双手说道,声音非常地真挚!

张明伟还没来得及说话,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和内阁首辅堵胤锡双双上前,向张明伟双手抱拳,躬身一礼道:“国公,辛苦了!”

紧接着,在他们身后的内外廷官员,包括勋贵一起,全都一起动作一致地双手抱拳行礼,齐声说道:“国公,辛苦了!”

再之后,又见护驾的锦衣卫校尉以及整个车站警戒的五城兵马司军卒,全都动作齐整地向张明伟这边,敬了军礼。

光复辽东之功,灭掉建虏之勋,对于大明百姓,特别是对京畿之地的百姓和官员来说,远比万历三大征,或者说剿灭其他叛逆都要来得大!

实在是辽东建虏之乱,对于大明,对于京畿之地的影响太大了!

他们基本上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受过建虏叛逆的祸害,因此,对于兴国公灭掉建虏,光复辽东归来,都是真心诚意地致礼!

这么多人,动作一致所表达出的致敬,说实话,还是挺震撼的。

张明伟见了,立刻肃然起来,便想还礼。

然而,他的双手被崇祯皇帝给抓着,挣脱不得。

与此同时,崇祯皇帝真心实意地说道:“这是先生该得的尊重!”

“……”张明伟听了无语,敢情是早就有预谋,来一个这样的场面。

难怪了,王二彪之前所说的,其实是指这,而不是说鞭炮的多少!

等到崇祯皇帝放开张明伟的双手之后,百官和军卒,便才致礼完毕,站好了身体。

不过还没完,就听崇祯皇帝转头对身后的文武百官说道:“大明能有今日的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先生是为首功!一直以来,朕都没有封赏先生,今时今日,朕要再不酬先生之功,于心难安,天下亦不服!王大伴!”

崇祯十五年的时候,崇祯皇帝一口气直接封了张明伟为兴国公,那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为之不服,觉得皇帝太过。

可是,这几年下来,兴国公的功勋,皆是有目共睹,一个国公,还真是不够!或者世袭,或者封王,甚至是王位世袭,都是可以的。

真是围绕兴国公的封赏,当初朝议的时候,商量了几天,才最终有了结果。

此时,王承恩一听,便立刻跨前一步,表情严肃地回奏道:“奴婢在!”

崇祯皇帝表情严肃地说道:“宣布朕封赏先生的旨意!”

“奴婢遵旨!”王承恩早就知道是这话,便立刻回应一句,随后从身后一名内侍端着的盘子上去取了一道圣旨出来。

边上的文武官员,看着这一切,没有一点惊讶,很显然,他们都知道这事。

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当王承恩拿起圣旨还没有展开的时候,却听张明伟大声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我的功劳真得够大?”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三年的时间,大秦越来越强盛。

随着科技的发展,各种现代社会才有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多。

如今大秦的军队已经完全摆脱了冷兵器作战为主的思想。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枪械和装甲。

甚至恪物院那批专门研究流体力学的家伙已经在实验飞行器的制造。飞行的机器,自然还是被叫做了飞机。

三年的时间,大秦之外的地方越来越动荡。

大秦的将帅们终于按耐不住,在胡亥的暗中示意下,有人开始请缨,要扫平全世界,占领整个地球。

两年前,任嚣的航海人员终于从印度洋绕了回来。他们骇然的发现,他们一直所信封的天圆地方理论靠不住。实践证明,地球是圆的。

也就是说大秦的人是头朝上,那么就有人是头朝下。

于是一个让人困惑的事儿出现了,头朝下的人为啥没有掉到填上去?

为了解释这个理论,胡亥想到了牛顿。于是他让专门研究力学的一个家伙坐在苹果树下,把这个命题给了他,让人不断的往他头上扔苹果。

就在仍苹果的想把苹果换成榴莲的时候,这人终于开悟:“是引力。大地如果是球形的,那一定是因为有引力才这样的。”

于是经典物理力学多了一个理论,于是所有的解释都说的通。

大秦渐渐的接受了地球的说法。

胡亥决定向东西各派遣两路大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若是没有阻挡,就把大秦的文化传遍全球。

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和先进科技的大秦军队所向披靡。往往他们的装甲车一出现,那些落后的民族就会惊为天人。这种盲目的敬畏之心倒是让大秦士兵感到无上的荣耀和骄傲。

跟随军队前行的大秦学士也开始把大秦的文化传统传播开来。

东进的军队一路上发现了美洲大陆,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把不同的人种都做了标记。

西进的军队则没有那么顺利,他们在西进的过程之中,到达了后世的欧洲,那里各个城邦正在征战。

杀红了眼的城堡主,看到大秦的军队之时,想都不想,就是开战。

当如同钢铁洪流的大秦军人一秋风扫落叶的姿态灭杀了几个城邦之后,所有的城邦都选择了投降。

大秦的军队没有心慈手软,而是把当地的贵族统治阶级,全部杀掉。然后大秦的学士开始进入城邦,和军队一起控制并传播大秦文化。

因为科技的先进性,所有城邦的人都对大秦敬畏和羡慕,因此能学到大秦的先进文化都感到骄傲。

东西两路大军不断的征服,不断的同化。那些孤单的军汉们和当地土著的姑娘处处留情,导致大秦军队过后一年的地方,凭空的多出了好多混血儿童。

大秦的两路大军,简直就是一路欢歌一路行,留下一路小英雄。

武力只能征服他们的身体,但文化能征服他们思想。这种征服若持续若干年甚至若干代人,就能让这些种族忘记了祖宗忘记了出身。到那时候,他们从骨子里都是大秦的人。

东西两路大军终于在大西洋上会和。他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地球确实是圆的。

转眼之间,十年过去。

赢夏和赢涵已经成年,两个人各有

文学

天赋,不过天赋不在政治上。他们自己的爱好。

这十年,胡亥也在把自己的皇权淡化。

政治体制改革,是他一力推行的。现在大秦的官员除了他这个皇帝,都是选举产生的。

在这个大环境下,立法就显得尤为重要。

完善的法律体系保护了每一个大秦子民,也保护了每一个权贵。这样所有的人才能放心的干自己想干的。

当然,这种政体转变不是一帆风顺的。大秦的社会,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还是很多。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李建成入座后,看上去,有些不自在。

众人在交谈,他也不怎么插话,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似乎有心事。

司马若华见他奇怪,目光不时从他身上瞟过,一走神,本来端起热茶,想冷冷再喝,就这么送入口中,被烫得发出“呀”的一声惊叫。

李建成应司马若华的惊叫从遐思中惊醒,他左手握着右手,深深呼吸,为自己鼓气。

“若华,有件事情正要与你说,下个月,我家会举办女子商诗会,是我奶奶的注意。你若是……有空,定要与小九一起来看看。”李建成脸红着把话说完。

冯立见他忸怩,插口道:“老祖宗说了,建成到了婚配的年纪,老祖想给建成找个知书达理的女子,好让建成定下心来。”

司马若华听见这话,羞涩至极,两耳透红,低下头,不语。

司马九第一次见到小妹如此,他知道司马若华与建成虽月余没见,两人的情愫,却反而更加深厚了。

“我们家若华哪会什么诗文,这赏诗会,怕是去不成了,我们就盼着建成找个才女作伴。”司马九故意逗妹妹。

李建成和司马若华一起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

公孙灵音则捂嘴笑一笑,道:“九哥的才赋,可是在帝都出了名。九哥在云韵府临场发挥的诗词,现如今,已成为帝都热点。九哥稍加指点若华,第一才女的名头,若华肯定是少不了。”

司马九心中苦笑。

他的才赋,都是剽窃所得,不太好再转移给小妹吧。

何况,李家的赏诗会,隐隐透着一种莫名的诡异。

他不是不相信李建成,只是忌惮李世民。

此人出手果断,绝不会因为他救过一次观音婢而手软。

“我不会什么诗词,小时候,就与海伯学了些字,哪里会什么韵律诗词。”司马若华抬起头,轻轻的摇了摇。

李建成见她如此,一下子急了起来。“什么才女啊!大兴城中那些勋贵女子,做出的尽是乱七八糟的诗文,父亲、奶奶却都说他们有才气。若华你到时候随兴做文就好,我一定会支持你。”

“我去干什么?那些都是什么柱国、总管、大将军的女儿、亲眷,我就只有哥哥,去了与她们也说搭不上话。”司马若华再次摇头。

李建成道:“不会的,有我在。你去见见我的家人,父亲人很好,奶奶虽然严厉,想来也不会为难你,世民去了陇西,不到明年恐难回家,家中无人,你去了正好热闹。”

司马若华不再接话。

司马九本来想阻拦小妹,却想到小妹一生,在并州山里长大,算不得享福,天生残髓体质,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折才医治痊愈,可算是命运坎坷。

她对李建成的情意,绝不能受到门第差别的影响。

作为哥哥,小妹的幸福,就是他必须倾力的目标。

不论这赏诗会如何?不论有什么阴谋?他都得去。

别说是唐国公府,就算是皇宫,为了小妹的幸福,他又何惧之有!

司马九想通此节,顿时释怀。

顷刻间,司马九变得有所不同了。

圆方年纪幼小,却极其敏锐。

他正在饮茶时,却忽然感觉到一股一样的气息从司马九身上散发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