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一女多男肉文 乱岳目录伦
2021年2月7日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攵女乱h
2021年2月7日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这天,周阿3洗完澡后照常坐在书桌前,书桌很整齐,很干净,一尘不染。

桌前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桌子左上方,则放着两个相框。

最左边的相框里,是两个伸着手玩着剪刀石头布的孩子。

女孩比着石头,男孩比着剪刀手,赢的那个人笑得很开心,输的那个人笑得比赢的那个人更开心。

最开心的时光被定格在了这一方小小的相框里。

旁边的相框里只有一个人。

一个女生一身黑裙闭着眼拉着小提琴。看她的表情,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左边的照片更清楚一些。

右边的照片有些模糊。

除此之后,纯黑色桌面的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干净得让人有些乍眼,有些压抑。

周阿3坐在凳子上像往常一样呆呆地看着两张照片,这一看就是一下午。

钟表嗒嗒嗒地走着,总是给寂静的房间带来了一丝丝人情味。

时光就这样慢慢消逝着,慢慢消耗着。

窗外渐渐黑了起来,弯弯的月儿沉沉地睡着,调皮的星星总眨着眼,似乎想要吵醒散发着淡黄光芒的月亮。

世界即将进入黑暗的那瞬间,四面八方亮起了五彩缤纷的灯光,极为耀眼。

花花绿绿的世界并没有因为阳光的消逝而寂静,而是更加繁荣,更加光怪陆离。

千千万万的灯火阑珊,在这

文学

一方小小的窗前,有一个身影。

听着耳边的滴答声,心愈加平静。

窗前之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翻开笔记本。

一页一页翻着,或许是翻的次数太多,导致前面的纸张已经有些发黄了,甚至有些短短的毛刺。

翻了很久很久,终于翻到了空白的一页,也是最后三页了。

看着干净洁白的纸张,空寂无澜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丝波动。

修长白皙,指节分明的手指拿起质感上好的钢笔,犹豫了一下,便放在了发白的纸张上写了起来。

【半生,你知道吗?以前最怕失去你,我以为失去你是这个世上最难过的事。

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最怕的,不是你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是,我忘了你。

忘了,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忘了,我曾经是多么爱你;忘了,我们曾经相遇过,相伴过;忘了,从小陪伴过我的那个影子,要去哪里寻找。

直到这个世界让我忘了你。

好难过。

我不想忘记,可是,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可怕、很讨厌的东西。

你在我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模糊到我开始讨厌自己了,讨厌这个快要忘记你的自己了。

你总说,生死有命。

在医院这个满眼白色的地方,我见过太多的死亡与新生。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一张张欢乐和悲伤的世人之脸,我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我明明记得,那天我流了很多眼泪。

可我也好像记得,也是从那天起,我的泪腺好像干了。

干到荒芜,就像流沙的沙漠一样,就像干涸的大海一样。

你让我好好活着,我听你的话。

我每天都在尽力救治病人,每救一个,就会想,为什么当初没有把你救回来?没有把你从阎王的手里拉回来。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终究还是食言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有很多面孔,却唯独没有熟悉的你。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听着耳边萧瑟的风声,看着寒来暑往,突然就会想起我们三个排成排的模样。

你知道吗?

一个人真的好孤独。

你说我的手很宝贵,让我多救些病人,那我现在给你讲个笑话。

我的手,以后都拿不了手术刀了。

结局有些遗憾,没要了我的命,却伤了这只手。

伤了这双你曾经引以为傲的手。

现在,我不当医生了,去R大当了老师,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

这个职业和医生一样,也是很神圣的,也是可以,救人的。

这是你说的,也是可以救人的。

半生,你肯定会支持我的,是不是?

我总想着,如果那刀再准一点,再准一点,我们现在也会相遇了吧。

我这双手,拿得起手术刀,却抓不住你的手,救不了你。

嘿嘿,这样也好。

我留在南空了,青月,以后就不经常回去了。

那里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缺了点什么东西。

都说故乡的月亮最亮,那是因为有故乡的人,而现在的我,一无所有。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做过梦了,以前我也是个特别爱做梦的人啊,可是现在,为什么就不做梦了呢?

老人常说,如果在梦中见到心里想见的那个人,说明她也想你了。

可是,我为什么就是见不到你呢?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半生,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半生,你是不是想彻底丢了我?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你为什么不想要我了?

为什么?

……

——人死了,就变成一个星星。

——干嘛变成星星呀?

——给走夜道儿的人照个亮儿

……

以前学习这些文章的时候,总觉得搞笑。

可是,现在才懂了。

但是明白这些故事的代价太大了,真的太大了。

有些承受不了。

现在我总喜欢仰头看星星。

你说过,人走了之后会变成星星,变成一颗颗闪亮、眨着眼的星星。

天上有你,有阿姨,有小叮当,还有他。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今年近三十岁的苏誉白是a市金牌总裁,上流社会的著名人物。】八】八】读】书,.@.∞o

他整个人站在那儿就散

文学

发出一股王者的气势,走到哪里哪里亮,配上他独特的经营方式,超百分,各大名媛都想接近他,成为他的女人。

而小苏誉白两岁的方子爵,性格则截然相反。

方子爵花名在外,他对女人的要求也超级高,漂亮是必要条件,身高要求一米六五往上,最低c罩杯,腰细,"qiaotun",腿长,皮肤不能差,即便是这样的美女,也从来没有谁能在他身边超过一个星期。

但玩归玩,他绝不耽误工作,也是上流社会的一枚闪亮之星。

如今,失忆后的苏誉白与方子爵第一次正面交锋,两人对视的那刻就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旁边的人根本插不上话。

“我为我未婚妻而来。”苏誉白直接给沈佳音冠上身份。

沈佳音诧异的张嘴,呆呆地看着苏誉白的侧脸,帅得让人心跳加速。

“我的未婚妻在你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惹了麻烦,真是抱歉。”苏誉白轻声,“也怪我平常太宠她了,她就是我手心里的宝,从来不会做那些端茶送水之类的小事。”

刘璐打量着苏誉白,不认识。

但八卦不都说沈佳音是方子爵的"qingren"吗?怎么反倒成为这位陌生帅哥的未婚妻了呢?

“苏总,你开什么玩笑?”方子爵扬起眉头,“你的未婚妻不是唐可艾吗?”

听见唐可艾这个名字,沈佳音的脸色瞬间变差了。

方子爵的余光落在沈佳音脸上,继续说:“苏总,现在可不是旧社会了!你可以有很多女人,但你在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合法老婆。”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灵穹就算能力再强,她也没有开口求他出手。

顾锦自信就算没有对方,也能出手解决那些毒物。

灵穹总归是出手解决了麻烦,她合情合理该说一声谢谢,可偏偏他主动提起,还用这种想要她回报的语气。

顾锦就算是心中感谢,嘴上也不服软。

“你这丫头,还真是过河拆桥。”灵穹言语中难掩笑意。

他如何不清楚顾锦的实力,之前他说过,她能解决那些麻烦,只是耗费时间。

再者,是他终究不愿,让她双手沾染那些脏的臭的。

身后传来呼啦啦水声,还有灵穹地无奈声:“丫头,我没衣服穿了。”

顾锦站起身来,背对着溪水:“你洗完没?”

“洗完了。”灵穹从水中站起来,毫无顾忌的展示他完美好身材。

他身材精瘦修长,即使身无一物,依然端的是玉树临风的翩翩贵公子之风。

匀称纤细的躯干,宽厚给人安全的肩膀,浑身上下完美到无可挑剔,周身洋溢着浓郁的男子气概。

顾锦出声:“你背对着我,蹲在水中,我给你把衣服弄干净。”

他们上山时为了避免累赘,把行李都放在了封琴村屠村长家中。

灵穹要穿也只能穿,之前的那件被毒血沾染的衣服。

“行。”灵穹很听话的背对着顾锦,姿态慵懒而随意的坐在溪水中。

“我好了。”

顾锦缓缓转过身来,映入眼中的是,灵穹皮肤白皙的背部。

仅仅是一个背部照面,能看出他生有一副强健体格。

浸泡在水中的背部,闪现出性感的背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