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母乳小说
2021年2月8日
杂乱合集第一部;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2021年2月8日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在小郑大人的事被揭发之后,郑家反了,联合了齐国残党,意图叛乱。因为郑家的事,夫芫的葬仪办得并不宏大,不全是按着贵妃的规制来的,去吊唁的人几乎没有。韫姜病重难以动身,只得托愈宁亲自去了一趟,聊表心意。

夫芫病逝,韫姜这边也并不好过,她的病多半是心力交瘁所致,现在越发郁结,病就越发难治了。和如命几乎夜不能寐,日日夜夜守着,不断调整药方、亲自煎药,可惜韫姜的身子还是没有起色。

其实和如命和华惠允心里都是有数的,韫姜的身子本就孱弱,后来许多沉疴旧疾,积重难返,能熬到现在都属实是不错的了。

诗她们轮番来侍疾,再阳也不顾伤势,每日坚持过来给韫姜请安,恳求她宽解心情,能够大安起来。徽延在宫外听得了消息,心痛之余,无能为力,只得借裴王妃,送来丰厚的礼还有问候。可惜力不从心,韫姜的病是“天命难违”,就算能好,命数也就这么些了。

后来尚宫局、内侍监的人轮番来了两趟,韫姜才知道徽予封了她为皇贵妃。皇贵妃的寓意,韫姜心里知道,这既是徽予的心意,一边也是冲喜之举。但韫姜身子羸弱,难以举行册封之礼,亦无法承担协理六宫之权。

因盛妃将事一股脑推到恪贵妃身上,洗净了自身过往的算计,徽予便复了她的淑妃之位和协理六宫之权,由她全权处理六宫之事。

这一日,韫姜忽觉涌上了一股力气,整个人也清明起来,正巧是诗、黛笙守在一旁侍疾,便小心翼翼地扶她起来坐坐。愈宁见韫姜略有好转之势,原本十分高兴,可转念一想,生怕是回光返照,笑容便衰减了好些。

韫姜把药吃了,虚弱地问诗:“现在宫里是淑妃管事么?”

诗此时已被晋为了贵嫔,偶尔会协助淑妃些,她为难地答了:“是,有些下作的宫人说,这后位兜兜转转,总归会是淑妃的。”

“呵,是啊。”韫姜一哂,“等我一死,后位对她而言岂不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吗?她最近得意坏了吧?”

“说什么得意……”诗唉声叹气,“确实挺风光的就是了,惇恪贵妃娘娘一薨,加上淑妃得意,就已经有些姊妹开始去巴结淑妃了。不过姨母放心,不管是婧姐姐、晴妃姐姐、庆妹妹、兰妹妹还有我,都是一心一意向着姨母您的。哪怕将来……也绝不顺从于淑妃娘娘。”

韫姜仰面看着架子床上纷繁的雕纹,眼前一阵晕眩,看来自己是真的快不行了。

她讥笑一下,盛挽蕴真是难缠,事到如今竟然输了个大半,如果她没有徽予的爱护,估计就要全然败在盛挽蕴脚下了。

盛挽蕴她厉害就厉害在坚不可摧的意志,可是这看似坚不可摧的毅力,也是最易碎的。

韫姜拉着诗的手,冷笑道:“本宫不会要她好过的,本宫大不了拿命去与她争这最后一仗,反正本宫也活不久了。——真是好笑,竟然只有这样才能把盛挽蕴拖下水,太可悲了。”

诗面带愁容:“姨母不要说这样的话,姨母您会好的。”

黛笙掖了掖眼角的泪,凄哽道:“娘娘,您若有什么吩咐,自管说,嫔妾等必定尽力而为。”黛笙是个看得清的,她知道再说些宽慰之语也是无用了,索性放开些。

韫姜赞许地点点头:“你是个明白人,确有一事要你去做,不过是委屈你了。”

“娘娘不要说这样见外的话,娘娘的恩情,嫔妾铭记在心,为娘娘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虽说当下宫内位份最高的是皇贵妃娘娘,但一应实权都落在盛挽蕴手里,合宫拜见也便都去钟粹宫。淑妃虽然矮了韫姜一头,但谁不知道现在宫里最该巴结的就是这淑妃娘娘了?

盛挽蕴隐忍了这么久,就等的是这一刻,只要傅韫姜一死,满宫里就没有人配做她的对手,中宫皇后也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这一回,没人会再阻碍她,她会是真正的六宫之主。

但盛挽蕴也把事看得明白,傅韫姜这么一死,就永远会是徽予心里的记挂与思念,与傅韫姜情好的诗等人,只怕会借着这股东风,聚成一股势力与她抗衡。她势必要培植起自己的力量,把徽予的这份意难平为自己所用才行。

当下现成的就是昭充华郎绮妘,还有佟黛笙,只要把她们拢入自己麾下,紧紧攥着、调-教好了,不怕拢不住徽予的心。昭充华自是不必费心,就是佟黛笙还一心想着傅韫姜,着实难为些,不过这也更好了,同傅韫姜走得近、还同傅韫姜相似,岂不比那桀骜的昭充华更妙?

因而,每每晨昏定省,淑妃都不遗余力地亲近佟黛笙,这日合宫请安,淑妃照例问候了一句佟黛笙。佟黛笙一反常态,亲热地回应了淑妃,且若有若无地递给了自己一个眼神,淑妃立时会意,叫散去后,独独把佟黛笙留了下来。

她亲密地叫黛笙入次间来坐,又上了果子点心,叫她不必拘谨。黛笙告了谢,恭顺地低着头:“多谢淑妃娘娘,从前是妾身不懂事,辜负了娘娘的好心,如今特地要赔罪的。”

淑妃暗中打量了黛笙一番,还是有些警觉的:“妹妹此话怎讲?我们一家姊妹的,说什么见外的话?别再说这赔罪不赔罪的事了。”

黛笙微微笑:“说一句僭越的话,妾身此生算是有福,能神似皇贵妃娘娘,还因此蒙受了圣宠,也算是妾身一辈子的造化了。且说近来皇贵妃娘娘病重,皇上牵念皇贵妃娘娘,妾身借了东风,也颇得皇上关照。”

这一点倒是不假,自打韫姜病重之后,徽予若来后宫,便都是去未央宫,要么就是黛笙那了。淑妃心里的疑虑略打消了些,但仍旧是不动声色的,听黛笙继续说下去。

“昨夜皇上来了妾身这儿略坐坐,看着妾身,也不知怎的,却说想要册封皇贵妃娘娘为皇后的话来。”

淑妃温婉轻柔的神情不易察觉地一惊变,但很快平淡下去,就算封了也不要紧,傅韫姜也活不了多久了,碍不了她的事的。她微微笑:“是好事啊,皇贵妃姐姐值得上皇后之位。”

“是了,皇上的意思多半是为了给皇贵妃娘娘冲喜的。”黛笙一捋丝帕,水灵灵的眼睛一抬,凝望着淑妃,“这话也就罢了,要紧的是后头一句。皇上说这几年不安生,也是因为后宫没个主心骨的缘故,所以闹得厉害了。所以,皇上预备着等皇贵妃娘娘薨逝之后,立淑妃娘娘您为皇后。”黛笙的声音很细微,仿佛只敢说给淑妃听,“妾身惶恐,想必是皇上见着妾身,想到皇贵妃娘娘,才掏心窝子说这样的话的。妾身有私心,来日不求荣华,只想要同妾身的孩儿一起平安过日子。所以今日特来告诉淑妃娘娘,只求淑妃娘娘来日能护妾身和衡儿万全。”

淑妃心内一喜,表面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温婉如水:“这话是怎么说,就算本宫来日不是皇后,也必定保你和再衡完全的,你且安心就是了。”有了上回的教训,她这次不敢贸然沾沾自喜,但一旦种下了这颗种子,她就越发满心期盼起来。

她现在离皇后之位,才是真真正正的一步之遥,触手可得,她亲亲热热地招待了黛笙,压抑着心内的狂喜,她终于快要成为皇后了,不枉她算计这么多年。

郑家事忙,徽予还是坚持每晚抽空出来看一看韫姜。这一夜,徽予过来时,才知道韫姜竟是清醒的,徽予喜出望外,问愈宁韫姜是不是好多了,愈宁不敢随意答,犹豫了许久,才哀声道:“今儿,华太医说娘娘大概过不了年节了……”

言下之意,这是回光返照,谁都明白。和如命不肯说,也不肯面对,但华惠允什么都知道,簪桃也哭着说,娘娘不爱听虚伪之词,不若敞开了说。与其给他们虚妄的期待,不如直截了当说明了,还能好好地珍惜这剩下的日子。

徽予站在屏风外,手脚冰寒,觉得今年的秋天格外的冷、格外的凄凉。愈宁忍着泪,沉默地陪在一旁,心内亦有苦楚在不断翻涌。

好久好久,徽予才提步朝里走去,韫姜正靠在垫起的被褥上,听见徽予轻巧的脚步声,微笑着转过头来:“予郎来了。”

徽予一下子停了脚步,呆呆地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殿内的人都乖觉地退了下去,徒留一屋的阒静。

韫姜狠狠忍住眼泪,歪着头问:“予郎怎么不过来?”

他没有回应,只是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过来,他道:“郑家的事处理得快差不多了,他们准备得并不充分,加上朕早有准备,一切了结得很快。郑家的事全部结束之后,朕就能天天在这儿陪你了。”

“好。”韫姜任由徽予握住自己的手,徽予的手是冰凉的,无力的,两相无言片刻,韫姜才缓缓开口,“你封了我做皇贵妃,皇贵妃从来都是皇帝的心上之人,否则不配这皇贵妃之位。”

“皇贵妃又算得了什么。”徽予苦涩地牵动了一下嘴角,“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妻子,皇后之位才配得上你。”

韫姜点点头:“生同衾,死同穴。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徽予愕然抬起头:“你肯了?”

“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韫姜抱住徽予,头轻柔靠着他的肩头,“从此以后,只有我这一个皇后,只有我这一个妻子。告诉她们,你爱我,你只爱我一个人。”韫姜心里涌出一股愧疚来,她利用了徽予对她的爱。她也知道,这样无理而任性的要求,徽予是会思虑再三的,只有她快死了,徽予才会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她对不住徽予。

不过也真是可笑,竟然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了结盛挽蕴。岂止是夫芫输了,韫姜也输了。

“好、好,我全都答应你,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徽予紧紧抱住韫姜,快要落下泪来,“你别走……”现在的徽予,什么都能答应韫姜,只要韫姜高兴,他几乎没什么不能给的。

韫姜吃力地抬起手,捧着徽予的脸:“七日之后就是我的生辰了,我想再看一看烟火,好吗?哪怕只有一会儿,也好。”

徽予的心里在撕心裂肺地疼着,他一味地点头,生怕一动嘴,眼泪也会止不住地掉下来,他不想韫姜难过,也不想她难舍难分地离去。

十月廿日是韫姜的生辰,因在秋时,韫姜很多时候都是抱病的,所以她的生辰并不每年都办得热烈。

何况有过韫姜十五岁及笄的那一场的芳诞宴,其余的也不过都是相形见绌罢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韫姜永远记得那一夜的花火,之后无尽的黑暗她也无所畏惧,只要想起那一夜绚丽的天空,她就能在漆黑之中寻找到一丝光亮。

这明城不全

文学

是勾心斗角、也不全是暗无天日,有徽予在,韫姜就不会找不到希冀。

十月二十日那天,徽予如约送了韫姜一夜天的烟火。韫姜身弱不能外出,便在明堂洞开大门,徽予拥着她,陪她看天外的花火,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接汉疑星落,依楼月似悬。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运动了这么一会儿,腹中就传来饥饿感,落白面无表情的又取煮了一些青菜直接吃了。

这样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没有盐,没有油,若想尝试一下这滋味,各位可以体验一下。

吃完了,落白才去了原主的工作间,原主家里的东西只要是能网购的就直接网购。

这么大的公寓里,也只住了她一个人。

工作间,里面除了录音设备,还有一部游戏头盔。

没去看那些录音设备,咯i啊径直走线游戏头盔,她来得比较早,这会儿游戏头盔才到她手上。

佩戴好游戏头盔,落白便闭上眼睛,准备进入游戏。

“您好,欢迎进入盛世。”耳边传来一道甜美的声音,落白眼前一亮,一位身穿白袍的古装小姐姐正亭亭玉立的站在她面前。

“你好,我是您的引导者,01号。扫描完成,请确定是否绑定?”

“绑定。”绑定,以后她不管用哪个游戏头盔,那么她就只有那一个身份。

“您好,请选择人物。”小姐姐抬手轻轻一挥,她面前便出现了两个选择。

人类,非人类。

落白查看了一下非人类里面的几个物种,毫不犹豫的便选择了非人类,谁脚非人类里面的女性兽类一般都会有百分之十的美貌加成呢?

现实中不能美美哒就算了,但是在游戏里面她一定要美美哒。

性别;女。

地区;华夏。

这款游戏在很大的程度上会根据你所选择的地区配对相应的承认体型以及肤色。

人类之中的分类也有很多,这款游戏为了方便世界民众的选择,针对各个区域都进行了划分。

例:东方的鲛人就可对应西方世界的美人鱼。

盛世这款游戏可选择的分类又很多,是这款游戏之所以这么受欢迎的原因,特别是游戏中的随机性,可能你在现实生活中只是一个惹人嫌弃的臭屌丝,但在游戏里,你却可能成为一个血脉尊贵的人。

全息游戏是一个看点,同样的这款游戏的不确定性给这个游戏增添了更过色彩。

所以,玩这个游戏的人很多。

并且,这个游戏还是没分服务器的,所有玩家共用一个服务器,东方玩家便在东方,西方玩家便在西方,后期两方玩家也可以完成会面。

这个游戏对于只接触过键盘网游的落白来说,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直接选择了非人类,职业话没有确定,这职业也只能根据玩家阿发展进而确定玩家的职业。

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来说,玩家的职业选择,人物根本占据三分之一,玩家未来的经历会占据将近三分之二的可能。

也可以这么说,这游戏最初的职业并没有划分,若你想成为什么,那便自己去努力。

这游戏,还真是相当的任性啊。

“请您创建游戏名称。”半空中的小姐姐继续道。

“女神。”落白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人物模型,转头一本正经道。

这游戏里面人物是可以捏造的,后来还有人拿着自己捏造人物的模样跑到整形医院整容。

落白方才就将自己的人物捏造成一个前凸后翘年荣妖娆明艳的大美女。

“抱歉,人物名已被占用。”

“妖精。”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

好吧,我自己也知道,最近非常的懈怠了,就仿佛懒一下就懒成习惯了一样。

那么,现在

文学

我在这里做一个承诺:下个月,也就是2015的1月,每天3更保底,将前面欠的章节全部补上。

简单的承诺没有约束力,所以补充一句:做不到妖精就切JJ!!

各位书友可以直接监督!@@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