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8)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一章

飞凤的身影越来越虚幻起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摇欲坠。

似是也知道了什么,白贞回首望去,在那一声嘹亮的凤鸣以及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破声后,滔天的火色消散在了那仙门的结界之内,灵尘飘散。

白贞落了泪,低声轻喃道:“小小,一路走好,今生算我白贞欠你的。”

这一生里,白贞与白染从来不曾欠过谁人纤毫,但是这一生至了如今,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一直都在亏欠别人,而这些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凌云妖将以及那些忠于他们的人。

当初救下小小的时候,白染是不忍心看她孤苦伶仃,却不曾想那时的照顾却给了她一种错意,这一错就是错了数千年的岁月。

白贞亦是不曾想到,这最后的一次抵抗中,小小竟然为她站出来了一次。虽然她也心知肚明,小小大多还是为了白染,可是白贞的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一生虽不曾将小小真正的视若为情敌,可是也没有一时敢放松了对小小的抵触。毕竟小小也是那么的爱白染,自己的男人自己要看得住,不然他便成了别人的男人。

小小始终说过,她从未曾输与白娘子,可是白娘子却也不是一直在赢得过她。

飞凤越飞越低,逐渐的落了地。

这里有一处幽潭,它很是有灵性的将全身炙热的帝晨儿抛到了潭中,那凤喙都被灼的泛了红。

白贞将白染抱了下来,安稳让他依靠在了巨石上。飞凤的身上再度燃起了火焰,只是这火焰和它的身子一般,越发的虚幻透明了起来。

白贞对着它躬身拱手,致谢道:“最后终是小小救了我们,心中亏欠,亏欠与她,亦是亏欠与凤姐。此番大恩,无以为报,感激涕零,当叩谢之恩。”

说至此,白贞缓缓的跪了下来,可是正当她要行叩拜之礼的时候,火凤突然地开口道:“白娘子,我与小小的命皆是白帝所给,我虽已死,但他还是不负了对小小的那句承诺,将我的魂魄寻来做了凤鸣琴的器灵,这才使得我们姐妹始终相依相伴。所以,这不是小小的救助,而是小小与我的报恩。”

白贞惊愕:“凤姐你……能够言语了?!小小她……知道吗?”

火凤摇了摇头道:“凤鸣琴里是我的栖息之地,接受着小小妖气数千年的滋润,其实我早已恢复了灵知。可是毕竟我是器灵,与她早已不在了一路之上。她经常奏琴,琴声多半寂寥悲凉,我知道她之所想,亦是听到了刚刚那份毅然决然的悲亢之音。那音色里虽悲但却无悔。”

白贞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听得白染的话:“灵塔……凌云将……保淑台。”

白贞皱眉,可是不等她多问,火凤似会意一般的对他点了点头,而后道了声:“白帝放心,我会守护好的。”

话语未尽,便见得火凤消失在了面前。

“兄长,刚刚那话……”

白贞还未曾问完,突然听得一声炸裂声响,幽潭之上瞬间的爆发出了一股强悍的妖气能量,一条水柱被震高了数十丈,而也是在这一刻,水柱瞬间的被蒸发了,继而便见得正冒着热泡的滚烫泉水竟然在一瞬间就被蒸发殆尽,下一刻便见得帝晨儿全身红灿灿的躺在了那干涸的潭底。

白染虚弱道:“万火焚身……阴阳锁开……仙妖二气不平……晨儿很痛苦。”

白贞颦眉担心道:“妹妹能帮他什么?”

白染摇了摇头,“也许……我等不到晨儿了……”

白贞快步的跑到了白染的面前,她扑进了白染的怀中,虽不情愿但却依然问了声:“兄长有什么交代,全告诉妹妹吧,妹妹会替兄长照顾好晨儿的。”

白染缓缓的点了头,心口处飞出了那枚满是裂纹但却有着一十七道劫痕的妖丹,他将其握在了手中,而后看着那妖丹,他嘱托道:“待到晨儿……得到了‘帝印’之后……让他吞下我的妖丹……阴阳就能平衡。”

话至此,他深深吸了口气,补充道:“我封存了妖丹,但……我死后,妖丹只能保存一年……切记,只有妖丹能解决……他的疼痛。”

话罢,白染无神的眸子看着自己的妖丹,而后缓缓的将手抬向了白贞,白贞很不情愿的将脑袋埋进了他的怀中,哽咽道:“兄长还是自己给晨儿吧,妹妹不敢接。”

就这么举着妖丹,白染缓缓道:“叮嘱他,十年要变,切勿像从前那般对他……我还会留下三物……保灵炉给小淼……水帘洞天;暗灵剑给晨儿……保护自己;第三物在碧水阁,也许……也许能救羽儿……”

说至此,白染的呼吸已经变得极其的沉重,断断续续的很是模糊,他高高举着自己的妖丹,透过妖丹看向了那太阳……真冷。

“我……不等你……爱你……别……”

话至此,白染的手沉沉的落在了地面,妖丹滚出去了好远。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肉辣文林宛宛

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文章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肉辣文林宛宛

林星立马说道!

苏妍听完估计装作神奇的样子哼了一声道:“还真是丹药啊!”

这个礼物真的是有一些别出心裁了啊....苏妍都在怀疑上次送自己一车化妆品的林星是不是....那天受了什么刺激啊!

瞧这几次送的礼物,那有一个是正常的啊!

虽然不乐意,但是苏妍还是回应道:“好吧!那你来我家里接我!”

“嗯嗯!”林星回应过后便开车前往!

夜色骤显,海市的人流量还是很大的,路上到处都有堵车!

街边有一对小情侣在哪里求爱,手中的戒指有些发光,这一幕让等红绿灯的林星看到后心中有些感概,自己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是不是该结婚了?父母上一次还在催自己呢!这个年纪在现在来说也不小了。

林星心中有些惆怅,被后车的一阵喇叭声叫醒,抬头一看竟然是绿灯了,急忙发动车子,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走到了珠宝店!

也不知道为何,直接买下了最贵的项链和戒指!足足有上千万的大洋就这么没了!

林星看着手里头的东西满心欢喜,放在副驾驶上驱车前往苏家。

等到了的时候都八点多了!苏妍嘟着小嘴在门口等着,看到林星先是一喜再是佯装生气道:“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仔细看去,苏妍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女为知己者容这计划一点都没错。

在苏妍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不堵车吗!”林星摇下车窗直接递过来一颗丹药道:“这次是甜的你尝一尝?”

“哼,我不!我要回房间去吃!不然身上脏兮兮的!”苏妍撅着小嘴吧,收下丹药!

虽然丹药搞得有些狼狈,但是他知道这是林星为了她好。

林星急忙说道:“这次吃了身上不脏兮兮的!真的,你信我一次,骗你是小狗哦,就在这里吃!”

苏妍看着林星不像是说谎,将信将疑的说道:“那好吧,不然我就打你!”

说这直接把丹药送入到了嘴里!

十几分钟后,苏妍的房间里面,苏妍看着镜子在里面的自己都难以置信!年轻了!真的年轻了!

“这是什么丹药啊?这么神奇!”苏妍急忙问道。

“驻颜丹,能够让人的容颜永远定格在最年轻的时候!”林星笑了笑随口说道。

“啊.....”听到这丹药如此厉害,苏妍一愣道:“那应该很珍贵,很值钱吧!”

那肯定珍贵肯定值钱啊....华夏可能就这一颗驻颜果啊!

“无妨,你喜欢就好!”林星看着苏妍在镜子面前臭美,有些想笑,但是没有说出口!

等到苏妍臭美完了,林星从身后拿出礼盒来,掏出一个戒指看着苏妍,认真的的说道:“苏妍,我爱你,嫁给我吧!”

“啊....”苏妍刚还在乐呵,突然一愣.....怎么...怎么突然求婚了?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苏妍脸色微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行吗?”林星看着这苏妍的脸色心里有些紧张,急忙问道。

苏妍大囧,什么不行啊,你好歹....给一点反应时间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502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