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岳双腿扛肩膀上

少妇白洁全集,第1章厨房春潮
2021年2月8日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尤物人妻的屈辱
2021年2月8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一章

纪纲之死,表面上看是在造反,是咱们的永乐大帝养虎为患,在大部分百姓看来,这不过是永乐十一年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大明日子照旧。

货币改革司继续推广宝钞的通用性,加大宝钞在日常中的使用比重,强化宝钞的信用度,严格按照货币改革司顾问制定出来的步骤。

没办法不停黄昏的。

在交趾和八百大甸那边推广宝钞之后,虽然前期受到了抵触,但随着政策的推动,宝钞的流通稳定下来,具有信用度后,交趾和八百大甸那边也接受了这个既定事实。

给大明带来的好处么……

大明用宝钞换回来了大量的黄金白银,以及铜铁矿石和粮食,当初见成果后,货币改革司和大明皇家银行对黄昏的金融改革彻底服气。

连朱棣都赞叹不已。

国库有钱,朱棣办事情也硬气了许多,医疗改革也开始全面推广,全国重点府城、州城和县城统一建立医疗院,并招聘郎中常驻,由官府发薪俸。

而医疗改革司下面的药物研发部门也在名医的带领下,在黄昏的大方向策略的指引下,倾尽全力集中优势力量和资源,要攻克伤寒之类的顽疾。

以前大家觉得黄昏时在痴人说梦。

患了伤寒,吃几天药就可以痊愈,这种事你敢想?

就是吕复这样的名医都不敢这么说。

但看到货币改革司那边的成果,医疗改革司这边也选择了相信黄昏,开始重点去攻克黄昏说的那什么“抗生素”和“伤寒颗粒”什么的……按照黄昏的说辞,叫中成药。

大概意思叫中药的成品药。

具体什么意思,谁也不明白,让黄昏解释,他也说不明白,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着敷衍了过去——黄昏确实不太懂中成药到底有什么意义,只能按照字面意思理解。

医学这个有很强的专业性,黄昏只能给个大方向,具体的科学操作,还是要靠刘旭忠和吕芗这些专家来解决。

农业部那边,黄昏卸任左部长,按理来说,应该由深谙农桑事务大器晚成的郑钧递补,郑钧就能再上层楼,从右部长到左部长。

不过朱棣显然没这个意思。

郑钧是有真才实干的,他的能力应该更多的用在具体操作上,而农业部左部长需要战略眼光,需要的是运筹帷幄的能力,需要和其他各部门打好关系,不应该让郑钧的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所以朱棣一方面召见郑钧嘉奖了他,表示我虽然不让你去当这个左部长,但你这个右部长朕还是青睐有加,你就踏踏实实到给朕把潜在的粮食危机解决了。

郑钧感动的一塌糊涂。

但始终需要一个左部长来主持大局,关键是在现在朝中人手紧缺,朱棣思忖了一两日,还是决定从内阁之中找个清闲的人来权兼。

于是这个好事落在了吴浦身上。

因为吴浦和黄昏关系近,加上农业改革本来就是黄昏一手带动起来的,所以朱棣综合考量之后,确定了吴浦的这个部长人选。

而且朱棣也没办法。

因为人手紧缺,内阁辅臣其实已经在大面积的权兼官职了,之前杨士奇等人担任太子属官还好说,曾经的内阁辅臣黄淮自去顺天主持修建皇宫后回来应天,已经在权兼六部侍郎了。

没办法,是真的缺人手——六部侍郎这些重要位置,你总不能让那些刚中举的仕途新人来吧,所以想来想去,朱棣还是只能让内阁稍稍坐大一丢丢。

军器院那边,因为业务和技术能力出色,洪继来本来应该擢升为军器令,但洪继来担心被琐事影响,拒绝了这个擢升,继续当他的军器同知。

在纪纲叛乱刚过结束没多久,洪继来在军器院研发所审核下属设计出来的火铳研发图纸时,黄昏来了,进来就直奔主题,“老洪,关于火器研发,你们这边的人有没有什么新的改进和优良?”

洪继来抬头,笑道:“图纸倒是很多,但是都缺乏实际上的进步,而有些也很假大空,比如……你看这张设计图纸,是一位姓毛的军器郎提交上来的设计图纸,你看看他的概述,是这么说的:‘但我火铳者,无论三眼还是独眼,皆存在装弹贻误时间的弊端,若以一匣,先行存弹若干,射击之时装入火铳之中,连射弹尽之时,再换一匣,可继续射击,连续如此,可省去装弹时间,达到无罅隙射击……’看看,看看,这不是异想天开么。”

黄昏眼睛一亮,“我看看他的图纸。”

这特么就是连珠枪啊!

跨时代的想法,要知道正儿八经的连珠枪,是要十八世纪在美国才出现的,如果大明在十五世纪发明出来连珠枪……

其他的不说,世界警察我当定了!

到时候征服一个国家,根本不需要十万八万人,只需要一两万人就可以横推一个强国,就是现在不可一世的帖木儿王国,三万人就足够了。

将图纸拿过来一看,哭笑不得。

得了。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这个毛姓军器郎的设计图纸确实有点不合理,完全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的弹夹竟然不在枪托上,而是在枪身上外挂,简单点说,就是转盘机枪的病态版本。

但这个毛姓军器郎能想到这个主意,就是进步。

不过当务之急不能步子跨大了,容易扯着弹,连珠枪肯定是研究对象,不过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提高火铳的射击精度、杀伤力和射程。

也就是说,要制作出步枪。

毛瑟枪!

也就是自己今天拿过来的图纸。

这个难度其实很大,主要困难集中在枪管和子弹两方面,尤其是子弹,要把火铳的散弹改进成近代子弹,需要大量的人力和反复的实验。

放下图纸,对洪继来道:“这个图纸目前用不上,不过需要保存好——”见洪继来欲言又止,黄昏制止他,“你听我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来不断升级,所以我的计划是

文学

军器院一步一步走,但是在全军装备这个路上,则要一步到位,所以军器院这边先要按照我这个图纸,研发出我设计出来的这个步枪,嗯,不叫火铳了,叫步枪!”

说完拿出自己带过来的几张图纸,“这个图纸我已经着人送到顺天那边,我建立的火器研发所了,那边收到图纸后就会投入人力和物力研发,军器院这边也要抓紧时间,到时候军器院和我那边的军器研发所多交流,取长补短,争取早日把这个步枪研发出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二章

大明294年,娘没有遗憾的无疾而终。295年秋,在一个电闪雷鸣的时候,因为吕汉强喝多了,看到西北黑云压城,不靠谱的坚决要求上房顶看风雨涌来的壮阔风景。骑在屋脊上,对着如城乌云大声吟哦“钟山风雨起昌黄——”结果他听到云层里一声断喝:“你给我闭嘴,老是剽窃,老是盗版,你烦不烦啊。”

吕汉强就犟嘴:“我穿越,我骄傲,怎么啦?不服吗?”

云层里就怒吼一声:“盗版被雷批,你不知道吗?”

吕汉强就对天伸出了鄙视的中指:“切——”

于是,被一个大雷劈的那是外焦里嫩,死了。罪孽深重的一生到此结束。

当然,百姓对他们葱白感激的人,是不能说因为罪孽深重被雷劈死的,那是吕汉强得到老天爷的召唤,上房等待老天爷派人迎接他进入天庭仙班的吗。

至于吕汉强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屋子里等着,非要上房,老天爷为什么不派祥云仙鹤迎接,而派来了个雷神直接劈死他,那是不是玉帝弄错了人选,雷神太过心急,大家就不知道原因了。

不过他的那首千古绝响的一句诗,也成为绝唱,谁也没有迎合续接成功,直到以后大明出了一代堪比唐宗宋祖的伟大首相,在他带领十支航母编队,从长江口出发,带着百万大明以及仆从国的军队,东渡剿灭日本叛乱,并将日本更名为大明海外行省,当时看到如此壮阔的军队凯旋军队铺天盖地的开进长江口的时候,慨然挥毫“钟山风雨起昌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最终成为了一首气势滂沱的千古绝唱。

而后这位伟人毛首相和他的两个助手内阁周首辅,军机处朱兵部这铁三角,又发动了二次对欧洲兴起的倒明战争,历史上称为两次世界大战,这位伟大的首相也被历史尊为专治不服而流传千古。

吕汉强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简直让自己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床头无数闪烁幽光曲线的仪器,床脚是一脸怒容的老爹,床头是一脸慈爱的娘,还有一个清秀的女孩在风风火火的忙里忙外,那是一个小护士。

吕汉强第一个动作就是撸自己的胡子,结果撸了一个空,摸到的是自己光溜溜的下巴,伸手看见的是一个年轻白皙的手。

“娘,今年是哪一年。”吕汉强惊诧的问到。

还不等回答,老爹就一跳八仗高:“你个没事遭雷批的混蛋,还不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参军入伍?在京十三年,混的三无,好不容易我给你争取一个上澳洲行省平叛的名额,还不珍惜,这次一定要给我混出样子出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三章

孙二柱任凭额际的汗珠沿着眉梢眼角流下,刺痛让眼睑有些难受,但是他却一眨不敢眨,死死地盯住前方。

队官的皮鞭似乎就在耳际呼啸而过,当然这是幻觉,是训练场上无数次鞭笞带来的下意识生理反应。

此时的他死死以肩顶住枪托,这种叫做斑鸠铳的重型火铳(Musket)重达十五斤,如果加上套筒式的三棱尖刺,要超过十七斤。

所以每一个火铳手背上都背负着一根枪架,以便于在野战中能够随时架起枪架,实施稳定的瞄准射击。

当然,现在则不需要了,矮墙墙垛可以提供最

文学

稳定的射击架托,也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遮挡掩护,但是却无法完全阻隔来自斜上方敌军的弓箭抛射。

在先前那一轮敌军骑兵的抛射中,身畔的李大虎便中了一箭,好巧不巧的从肩胛骨旁的叶甲缝隙扎了进去,虽然不致命,但是很显然再也无法承担起射击任务,被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这个哨的补充兵,叫徐洪的。

他们这个哨基本上都是来自滦州的民壮,虽然未必是一个乡的,但是人离乡贱,所以来到府治卢龙之后自然而然这帮滦州兵便紧密起来,也不再管是哪个乡的,只要是滦州的,就自然多了几分亲近。

每一个哨都有一个队的补充兵,由副哨官充当补充兵的队长,组织日常训练,一旦在战事中遭遇缺额战损,便直接由补充兵中增补而来,顺带也充当预备队。

补充兵不是每人都配备火铳,而是五人一支火铳,轮流训练,若是战损或者缺额,便直接接过对方火铳,补充进队。

看见徐洪有些苍白的面孔,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孙二柱反而轻松了一些,略微歪头,吐出一口浊气,“小徐,没事儿,就按照平常训练那样,听队长的口令,据枪,瞄准,射击,只不过不需要后退,而是直接收枪,重新再来一遍,……”

听得孙二柱的话语,徐洪似乎稍微放松了一些,“明白了,我就是有些害怕……”

“怕什么?越怕,那箭矢越是会落到你头上来,……”孙二柱把队长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放心吧,刚才蒙古人的骑兵都被我们给打怕了,再也不敢来了,现在是该我们好好教训一下那些想要从我们头上爬过去的蒙古兵了,……”

没等孙二柱的话说完,队长粗粝的声音已经响起,“兔崽子们,集中精神,蒙古人上来了,该你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一阵粗重的脚步声带着浓烈的汗馊臭味儿从孙二柱背后走过,不用问都知道是队长许亮,孙二柱集中注意力,将目光重新汇聚到前方。

黑压压的蒙古兵推着木盾慢跑着冲上前来,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近,不断有木盾被城墙上的佛郎机炮给击碎,剩下的士卒就只能依靠手中的皮盾来遮护,微微弓着身子,加快速度冲了过来。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整个阵型开始变得参差不齐,如同一个犬牙交错的大嘴,向着城墙近处猛扑而来。

“注意!瞄准,不要打木盾,瞄准那些手持皮盾的蒙古人,注意,利用他们之间的间隙,以胸、腹、大腿为主,不要瞄得太低,……”

队长许亮宏亮而不紧不慢的声音来回在这一队人背后响起,平常听起来有些膈应人的声音这会子居然有了一种能安定人心的魔力。

孙二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沿着枪管向前,轻轻调整枪管方向。

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身旁的徐洪了,而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了前方敌人身上。

站在孙二柱身后的是另外一名火铳手孙山,他是孙二柱一个村儿的远房亲戚,算是孙二柱的叔叔辈,不过血缘关系太远了。

此时的他正也应把枪架牢牢架起,双手紧握枪托,平视前方。

整个矮墙只能容纳两队人利用高度上的差异来形成两段击。

面对密集的敌人冲锋,集中一轮射击不是好办法,因为这很容易让几个火铳手的目标瞄准到一个最显眼的目标身上,使得火力被浪费。

所以利用第一轮射击来实现第一轮淘汰,剩下来继续向前冲锋的敌人,则能够成为第二轮的打击对象。

同样完成第一轮射击的火铳手则可以有条不紊地瞄准在这两轮中依然侥幸活下来的家伙,这样周而复始,直至射杀所有人。

当蒙古步兵终于冲击到三百码以内时,几名正在测算距离的哨长都开始提气举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