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调教(粗口H),小可的奶水

Zoofilivideo杂交,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2021年2月8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岳双腿扛肩膀上
2021年2月8日

圈养调教(粗口H) 第一章

@@这本书写到现在已没多少激情,经多天考虑,决定以合同最低70万字完结此书,预计在1月份写完。

70万字数结束后,后面会把大纲列出来,对觉得字数少的朋友说声抱歉!

大纲会仔细斟酌,尽量弥补烂尾的缺陷。@@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圈养调教(粗口H) 第二章

对于河智慧这个便宜小姨子,陈义华也蛮有好感的,看来河家的基因很好,姐妹两生的都很漂亮,而且身材都很高,和姐姐河智婉不同,河智慧是个单眼皮,皮肤也比河智婉要白,虽然和河智慧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紧紧几句交谈,陈义华就看出河氏两姐妹的不同,河智婉初看好像觉得她也是一个活泼外向的人,不过内心其实却是温柔保守,不像她自己表现的那么坚强,自己这个便宜小姨子一看就是个真外向的人,有着典型东方之美,但是内心可能却要比她姐姐要刚毅坚强的多。

滚石第一场演唱会的时间是在下午一点半开始,请河智婉姐妹两吃过中饭以后,陈义华就带着她们直接开车来到了位于香港岛扫杆埔东院道的香港大球场。

等陈义华三人来到大球场的时候,大球场的四周已经人山人海了,能容下几万人的场地和陈义华在丽的舞台参加的第一次演唱会毕竟不同,就档次而言滚石的这场演唱会就高了很多,陈义华一眼望去,只觉得到处都是人头,再加上火爆的场面显得更外的热闹和壮观。

即便陈义华有先见之明,在大球场安排了上百个保安在那维持秩序,不过人挤人的环境还是不能得到多大的改变,因为今天不想让人打扰,加上小妹陈慧儿她们几个女的也要参加这场演唱会需要人保护,所以今天赵坤并没有陪在自己身边,陈义华一个人护着河智婉姐妹进去就显得格外吃力了,等到进了大球场内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内部秩序比外面可好多了。

‘智慧,你是许冠杰的歌迷’找到了一个位置,看到演唱会还没有正式开始,陈义华就对着拿许冠杰海报的河智慧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可是许冠杰的超级粉丝。还是香港许冠杰歌迷会里面的一个干部呢’海报是滚石用来吸金的周边产品之一,展开海报,河智慧一脸狂热的说道。

‘看来你很喜欢许冠杰吗,有没有想过跟你的偶像见面’

‘那还用说,只要能和他见面,让我干什么都行’

看到河智慧夸张的表情陈义华乐呵了一下,‘智慧。我和他是朋友哦,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安排哦’

‘真的吗陈大哥,你不会骗我吧’河智慧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她没想到陈义华还认识许冠杰这样的大歌星。

‘呵呵,我可不会骗人。当然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河智慧也不知道陈义华到底要什么有点好奇的问道,‘什么条件’

注意到河智婉在身边好像在偷听似的,为了以防她听见,陈义华压低了声音说道,‘只要你以后叫我姐夫就行’

吃过了一顿饭,发现挺谈的来的,陈义华和河智慧之间瞬间拉近了距离。陈义华也不在意开些小玩笑,不过听他这么说,河智慧眼睛就在发亮,想到能和心目中的歌神吃饭,河智慧一点也没犹豫就答应下来,瞬间就把自己姐姐给卖了。

‘鬼鬼祟祟’河智婉在旁边一直在偷听两人谈话,她也挺好奇陈义华会提什么条件,不过因为周围噪杂的环境。加上陈义华又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她也没听见,只能嘀咕了一声以示不满。

-------------

‘大家好’‘我们是温拿’

温拿乐队的开场白很简洁,不过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声问候引起了全场观众热烈的欢呼,几万人的欢呼海啸可不是闹着玩的,瞬间把场面上的气氛搞得很火爆,欢呼声响了很久才渐渐减弱。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有多爱可以从来》这首以低沉的声音起头。钟镇涛前四句刚唱完,大球场又响起一阵难以压制的欢呼声,要不是陈义华特地从美国进口的音响质量够好,估计下面人就不可能听到歌声。场面也不会渐渐安静下来吧。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

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你知不知道寂寞的滋味

寂寞是因为思念谁

你知不知道痛苦的滋味

痛苦是因为想忘记谁

你知不知道忘记一个人的滋味、、、、

圈养调教(粗口H) 第三章

发现狐族所在区域气息有异,姬仇心中陡生疑惑,青丘狐族不同于落寒城,并不是人族与异族混居,青丘狐族全是狐狸,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练气之人出现在那里,而那些感染天诛戾气的灵寂高手又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是白天,或许还有其他可能,但现在是四更时分,毫无疑问,狐族肯定出事了,难道是逆血卫士知道了当日白九卿舍身相救之事,故此跑到狐族与白九卿为难?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即便逆血卫士知道了此事,貌似也没有必要去为难白九卿,要知道白九卿乃灵寂高阶修为,只是因为她救了自己逆血卫士就去屠杀青丘狐族,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有点儿小题大做。

难道此事与自己无关?逆血卫士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来到了青丘狐族?

一时之间想不出所以然,姬仇便卸下木箱,将老三留了下来,老三有守着木箱的习惯,只要木箱在,它就不会乱跑。

卸下负累,姬仇冲着狐族所在位置悄然移动,眼下情况不明,悄悄摸过去查看究竟是最明智的作法。

通过观察气息不难看出出现在狐族的那些逆血卫士和练气之人并没有与狐族进行殴斗厮杀,气息都是相对静止的,这一发现令姬仇起了疑心,难道青丘狐族原本就与逆血卫士有着某种联系,逆血卫士是以狐族作为落脚点,眼下正在休息?

随着距离的缩短,又有新的发现,狐族所在区域燃点着很多篝火,灯火通明,很明显,狐族和那些练气之人都没有休息。

青丘狐族所居住的地方就是青丘,青丘是个地名儿,此处之所以被称之为青丘是因为那片区域有个很大的土丘,土丘上长满了高大的树木,青绿一片,故名青丘。

似这种高大的土丘,极有可能是远古时期的大坟巨冢,狐狸是最喜欢自坟墓打洞栖身的,不过事实是不是这样不得而知。

狐族的山寨是围绕着那座高大的土丘建造的,分为村落和洞窟两部分,村落分布在土丘周围,呈圆形围绕着土丘,而洞窟则主要集中在土丘各处,有大有小,密密麻麻。

在土丘阳坡山脚下有处类似于祭坛的建筑,依山而建,有一半在山丘内部,露在外面的那部分有些像祭坛或宫殿的入口,有七根高大的石柱撑顶承重。

在祭坛外面是个偌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燃点了大量篝火和火盆,将整个广场照的亮如白昼。

眼下偌大的广场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大部分是可以幻化人形的狐狸,大致估算人数当在两千以上,青丘狐族有个特点,公狐都是黑毛儿,母狐都是白毛儿,化身为人之后男人通常穿着黑衣,而女子则多穿白衣。

眼下这群化身为人的狐狸分为了东西两群,两边的人数大致相等。

被戾气感染了的逆血卫士人数并不多,不过十余人,这些人与另外数十人站在广场的中间区域,神态都比较从容,并没有剑拔弩张。

反倒是两边的狐狸正在内讧,彼此之间敌意很重,由于离的太远,听不清它们为何争吵。

在大殿前有九张石头雕凿的靠背座椅,东西各四,共有八张,祭坛正中的那张石椅最大,靠背雕刻成了九条竖立的尾巴形状,白九卿端坐其上,神情冷峻。

左右八张座椅上分别坐着八个化身为人的狐狸,有男有女,虽然都很年轻,但灵气修为都在灵寂初阶以上,无疑是青丘狐族的长老。

眼下这八名长老的表情也很严肃,其中二人正在激烈争吵。

自远处观望了片刻,无法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姬仇便进入了村寨,他有观气术,可以确定哪栋房子里有人,能够有针对性的选择路径。

片刻的圈绕过后,姬仇来到了距祭坛较近的地方,这里有一栋两层的木屋,屋里的主人应该正在广场上参加集合,屋里没人,他便提气跃上了屋顶,近距离的进行观察。

自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广场上的情况,也能清楚的听到众人交谈争吵的内容,由于来的较晚,一时之间亦不知道众人的争论具体针对什么,好像其中一方在质疑什么,而另外一方则在反驳对方。

再听片刻,隐约听出了个大概,好像包括那些逆血卫士在内的练气之人都是青州的修士,是其中一方请来的帮手。

凝神静气继续听下去,姬仇终于弄清楚了青丘狐族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部分狐族对现任族长白九卿提出了质疑,认为她假公济私,恩怨不分,没有尽到保护自己族人的责任和义务。

而对方之所以对白九卿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和指责,跟他有直接关系,当日黑云飞被杀,白九卿亲自前去追凶问责,结果白九卿不但没有为黑云飞报仇,反倒被人看到与他同行同往,双宿双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