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系到3;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2021年2月8日
高h调教文;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2021年2月8日

公车系到3 第一章

建安六年,五月十五日!

双方正式签订停战协议。

停战的同时也预示着幽州即将步入一个全新的时期。

对于李杨来说,休战期间足够他做许多的事情,

文学

虽然他并不是万事通,但他仍然可以凭借自己所掌握的历史知识来帮助幽州迈向一个更高的台阶。

数日后!

曹操十分贴心的命人送来了天子的封官诏书!

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此前天子下诏,臣下接诏时,需沐浴更衣,摆设香案,一脸谦恭的迎接天使的到来!

如今,李杨只是在府前摆了张几案,仅仅简单的做了做样子而已!

传诏天使屁颠屁颠的小跑到李杨面前,陪着笑脸,主动行礼问安道:“君侯安好!”

“速速宣诏!”李杨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诺!”天使点头哈腰道!

天使展开诏书,朗声宣读:“天子敕曰:鞍乡候不辞辛劳,平叛有功,朕心甚慰,着有司从重议奖,晋大将军,代天子都督幽、并、冀三州军政,开府仪同三司,加封辽侯!望卿勤勉用事,再立新功!

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陛下千秋万岁,臣领旨谢恩!”李杨接过天使递来的两份诏书,道:“天使辛苦,慢走不送!”

“大将军保重,奴婢告退!”天使行礼而去!

两份诏书,其一为李杨的封官诏书,另一封则为李杨麾下文武的封官诏书!

李杨将诏书拿在手中,看罢,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孟德也!”

封李虎为骠骑将军,加封冠军侯!

封韩豹为车骑将军、冀州刺史,加封蓟候!

封典韦为虎贲中郎将,都督中军,宿卫禁军。

封王良为锦衣卫指挥使!

封赤眉为奉车都尉汉武帝时设奉车、驸马、骑三都尉,皆比二千石。奉车都尉掌御乘舆马。魏时为第六品,秩比二千石。

封沮授为并州刺史,署理并州军政!

封田丰为并州别驾从事,州牧的高级佐官之一,州牧巡查一州,别乘传车从行,故名别驾。总理一州政务,权力极重,当时论者称其“居刺史之半”!

封程昱为辽东太守!

封贾诩为冀州别驾从事!

封黄忠为右将军,加封关内侯!

封赵云为征东将军,加封关内侯!

封徐晃为征南将军!

封太史慈为征西将军!

封张辽为征北将军!

封韩当为镇东将军!

封张郃为镇南将军!

封吕岱为镇西将军!

其余有功人员也均被升了官,授了爵,并领了李杨分发的赏银。

而那些为幽州抛头颅洒热血的阵亡将士则得到了赔偿与抚恤,银钱一分不少的被送到了他们亲人的手中。

李杨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

此次封赏完全按照着李杨的意愿来执行的,李杨将名单呈递给曹操,再由曹操转交给天子,最终由天子加盖玉玺,下诏!

封官绝非只看个人能力,这里掺杂着诸多的人情世故,比如黄忠,能力出众,且资历最老,将他列为百官之首,麾下文武自然心服口服!

再比如说韩当,能力比之张郃稍逊一筹,但人家资历老,随李满父子南征北战,且受过重伤,

文学

将他排在降将张郃之上,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太史慈救过李虎的性命,理应排在张辽之上!

程昱文武双全,担任辽东太守,足以说明李杨对其的信重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郭嘉,他竟被授予了军师祭酒之职!

对此,郭嘉自是不情不愿的,他还想着与曹操再续前缘呢,但李杨以“天子赐,不可辞”为由,将郭嘉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于开府建牙之事,李杨与众臣商议之后,认为此事不必急于一时!

世人对大汉仍有很高的认同感,是以,自己与麾下文武先任着汉朝的官职倒也没什么不好!

建安六年,六月十六日,时年六十八岁的蔡邕病死于家中。

当李杨闻听消息时,却险些乐出了声,虽然这样做有些不讲究,但不得不说上一句,蔡邕死的的确很是时候!

公车系到3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公车系到3 第三章

天启七年,四月,皇帝朱由校于宫中病逝,死前并无遗旨,满朝官员以太子年幼,而国家乃多事之秋,恭请太皇太后王氏改立信王朱由检登基为新帝。

过去百年里,为了嫡长制而数次和皇帝争国本的文官集团这回破天荒地在太子虽然年幼但是身体健康的情况下,要另立新帝。

魏忠贤这时候才意识到出了大事,他这个阉党魁首被背叛了,或者说也说不上背叛,东林党也好,阉党也好,始终都是文官集团,当他重新启用矿监税监去征税时,他就注定了要败亡,这时候他才明白三年前高老弟对他说的那些话。

慈宁宫里,王氏看过魏忠贤手下那几张残缺文书,脸猛地变得苍白,“这都是真的?”

“太后,这都是奴婢亲自查出来的,大行皇帝的画舫是被人动了手脚,才让皇爷落水的,就连皇爷的死都是不明不白。”

“眼下那位还未登基,等他登基了,太子性命就危在旦夕。”

魏忠贤磕头在地,他知道朱由检不会放过他,百官不会放过他,那所谓的“天下人”也不会放过他,他死不足惜,但是他不能看着皇爷唯一的骨血留在这紫禁城里,被那些伪君子戕害。

“怎么会是这样……”

“太后,请速下决断,皇后向来和信王亲近,她必不会相信奴婢所言,如今只有您能救太子。”

王氏咬了咬牙,心里做了决断,当年要不是这魏太监,她早就是内护城河里的亡魂,何以得享这些年的太后之尊和天伦之乐。

不多时,王氏便摒退魏忠贤,唤了外面的亲信太监,让他去传皇后和太子来见她。

当张皇后带着太子朱慈炜到了后,看到太后身边的魏忠贤,也不由愣了愣,她还记得信王和她说过魏太监乃是暗害皇爷的主谋,为的就是勾结那位高都护,想要谋朝篡位,如今山陕甘宁等地的地方上都是这些年魏太监提拔的官员,而那些官员全是那高都护的人。

“皇后娘娘,奴婢得罪了。”

等太后抱走太子,魏忠贤告罪一声后,上前打昏了张皇后,随即便有他准备好的宫人扮做张皇后,然后自带着太后太子并张皇后离开了慈宁宫。

魏忠贤要感谢卷土重来的东林党都是些眼高手低的废物,他们以为让信王登基就是大局已定,可他偏要叫他们晓得,他魏忠贤就是死,也能把这天捅出个窟窿来。

御马监、东厂和锦衣卫是魏忠贤苦心经营所在,而他虽然看着大势已去,可是他手底下那些死忠并非走投无路到非要投靠东林乞活的地步,更何况以东林党的德性也未必会放过他们。

于是最后陆文昭和单英自领着最精锐的东厂和锦衣卫番子秘密护送太后太子离京往京师而去,魏忠贤在宫里的布置只是半日就被识破,顿时整座紫禁城鸡飞狗跳,而魏忠贤则是领着御马监里仍旧忠于他的两千兵马,从午门杀出,冒充裹挟了太后皇后太子要逃往辽东的假象。

四月二十七,陆文昭护送太后太子离开京师,往宣府而去,这时候假托镖局之名,实为朔方军士兵的顺丰镖局合计七百趟子手汇入护卫队伍,沿途杀退了数波奉命拦截的官兵。

而这时候,魏忠贤已经在通州死于万箭穿心,跟随他的御马监兵马杀伤官兵达四千人后全军覆没,京师里面,信王朱由检匆忙登位,然后立马便昭告天下,说魏忠贤阳根未尽,淫乱宫闱,暗中谋害先皇,出逃的太子朱慈炜乃是魏逆遗孽,要天下军民共讨之。

逃至宣府时,原本尚不信的张皇后看到那昭告天下的皇榜后呆若木鸡,随后咬牙切齿,咒骂已然改元崇祯的朱由检。

本该奉旨截杀张皇后母子的宣府军队最后反倒是开关放行,他们知道高大都护的威名,至于朝廷的威胁算个屁,更何况照他们看,今后这天下谁属还说不定怎么算呢?

五月十五,高进亲自率兵接应陆文昭,迎了王太后和张皇后母子,他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朱由校的结局仍是如同那武宗皇帝朱厚照那样落水因病而死,真是何其可笑。

对于王太后手里面,魏忠贤苦心搜集的那些所谓证据,高进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讲道理也好,拿出证据也罢,都抵不过东林党的嘴,所以他只能动刀。

将王太后等人迎回西安城后,高进同样传诏各地,直斥信王朱由检勾结外朝,毒杀先帝,又污蔑诽谤张皇后,戕害太子,他高进以朔方大都护之名号召天下起兵讨伐。

随着高进的命令,他治下的山陕甘宁四地,大军云集,而四川那边秦良玉同样领着三万白杆兵出川,随后宣府也立刻表示愿随高进讨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