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年2月9日
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人妇系列 200
2021年2月9日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一章

林橙橙的话语,一下子让原本濒临崩溃抓狂边缘的男人冷静下来不少。

“你是说你知道?告诉我为什么!”

男人的声音带着嘶哑感,近处瞧他的时候,两眼里也早就不慢了血丝。看得出来,这人的精神状况很不好。

对方伸手就要抓住林橙橙的肩膀,想要施压她立马讲出缘由来。

却未曾有想到,看似柔弱的女孩子爆发出来的劲道比他要大上许多。

伸出去的手,轻易就被对方所拿捏住,想要抽手回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拿不到掌控权限。

却也只能被林橙橙拉住后,以怪异的姿势在一群人的指指点点声里出了鉴定中心。

鉴于要做的事情比较麻烦,并不太适合在人多的地方显露出来,林橙橙直接带人回了自己的杂货铺。

一路上,对方倒也安静不少,林橙橙也是乐的同他保持一定距离后,这才安抚出声。

“我既然能找到你,你相信我能给你解惑就好了。”

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的味道有点怪,鉴于自己在同一辆车里闻的时候也都差点被呛得厉害,临下车的时候,也只能特意多给了司机一百块的辛苦费。

最起码车子需要好好透气清洗一下,否则接下来的很长时间,估计也都能够继续闻到这种极浓异味。

原本还有点哭丧脸的司机师傅在瞧到林橙橙居然多转了一百大洋,人却是连忙的探出车窗喊话多给了。

虽然接到了这样的客人让人很不爽,却也不好直接多要这么多的费用。

想着也许是对方多按了个一,这才出错,自然是要提醒出来的。

人却只看到小姑娘头都没回的摆了摆手,似乎是着急要做什么的模样。

知晓这钱是对方特意转给自己的,出租车师傅松上一口气。连忙开车离开之际,路上就立马打了约人洗车的服务。

就这车里的味道,说是臭豆腐味吧,却要比那味道来的更浓郁一些。如果不是打车的两个客人都没有带什么包之类的物件,司机师傅都想报警认定里面有尸块了。

这恶臭,必然是有缘由的。

想来想去,司机师傅这边认定应该是那男人掉进过什么脏地方,这才沾染上的味道。

杂货铺里,随着那男人进来后,林橙橙关上店门后,不等那男人出声,人就直接拿出双和司典,对着那正要开口询问的男人主动出招。

一股吸力出现,男人惊恐的想要脱离这吸力,却发现手脚完全不受控制。

僵硬感,从吸力最强的地方开始腐蚀起来,最初是双脚随后是双腿……

“你对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男人惊吼出声,这样不受掌控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异端。

那书里产生的吸力极强,甚至是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旋涡。

这是他生平都未曾有过的经历,难不成自己这是遇到了?

也就在男人瞎想同时,林橙橙已经听了银丹仙子解释完缘由。

“这男人已经死了好几天,因为怨气太强,招惹来了食腐妖的附身。”

也就是这关系,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味道,也就找到了源头。

想想也是,毕竟是大热天的,又怎么可能人死了不会留下味道。

“食腐妖?”

要是人死了后不被发现,这个情况林橙橙还是理解的。

可是这食腐妖又是什么情况?这东西,林橙橙可以确定,哪怕是详细急在奇异生物和怪事的山海经,也都未曾有对这东西有过记录只言片语。

“可以延续死人掌控身体时间的小妖精,只是以死人灵魂为食,延续它存世之性命。”

食腐妖停留在男人体内时间比较长的关系,想要完全把它收押进双和司典,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在这期间里,被食腐妖附身过的男人正在惊恐面对自己的全新遭遇。

虽然他一直清楚自己变得怪怪的,可是却未曾有想过会见识到眼前的这一切。

惊恐感,再一次的出现。

那巨大吸力的旋涡居然从自己体内要抽出一诡异的生物,尖嘴鸟脸,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

男人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东西,它想要努力爬入自己体内深藏起来的打算。

“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那东西每每挣扎一下,传递到男人身上的都是无限剧痛。

如此状态之下,男人沙哑出声。“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这样,这又是什么?”

他迷迷糊糊里还记得,自己是要准备等着亲生儿子喊他一声爸爸的。

太多的记忆片段开始出现,只是整个人的意识还是在一种昏昏沉沉状态里。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太久时间,久到了让他都忘记自己这些日子里都做过什么。

“你早就在一周前死掉了,食腐妖盯上了你的魂魄,控制你做了错事。念你还没有铸成大错,老老实实的去了那盏转生灯笼里投胎去吧。”

虽说是少了两魂一魄,可是轮回上两世,鹊起好了也能够滋养回来。

也正是因为少了两魂一魄的关系,这男人也就傻兮兮的缠上了王老太太的儿媳妇,甚至是认定了他们家孩子其实是自己亲生的。

想想也是,宅男一枚,如果简简单单的说句话就能怀孕,那还要婚姻做什么!

一声叹息后,那男人的魂魄自助进入了转生灯笼,食腐妖离开了魂魄掌控和滋养后,轻易被双和司典收押了进去。

一具半腐臭的身体随之瘫软下去的瞬间,林橙橙立马喊话了银丹仙子。

“快!送他去本该在的地方去!”

这玩意若是倒在店里边,林橙橙严重怀疑那气味怕不是一年都没法散去。即便是味道消失,真实画面的那种感觉轻易让人无法忘记!

银丹仙子小袖一挥,携带着那具早就没了生命气息的神体就快速的来了一场远距离秒速传送。

同一刻里,杂货铺里的味道不是一般的诡异。

好在林橙橙快速去了门外边透气,银丹仙子回来的瞬间也是轻松搞定了店里边的诡异臭味。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二章

吸血鬼之城──迪沙谬那,依山建筑石砌高耸。

尽管时间流逝将它化作废墟,残骸依然体现出精致的设计。

骤离狂乱血腥的鲍克兰,来到安宁祥和的迪沙谬那,这种极端落差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月光清冷,微风刮擦树林沙沙,维克多与席安娜两人并肩齐步,依循石质步道施施而行。

冷静沉稳的公主殿下,从通过传送门开始,变得意外活泼开朗,喋喋不休讲述小时候的趣闻,主要是与安娜叶塔联手的恶作剧。

而与席安娜的轻松截然相反,维克多则显得有些沉闷,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

送公主去死──骑士不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

但是按照叶奈法评估,就算再加上她的协助,也未必能够击败狄拉夫。

从前维克多不是没有过壮烈成仁的觉悟,但那些时刻是别无选择的压迫,及底线遭到践踏的愤怒。

可当下公主的生存或死亡,在他的价值观里,都是可以接受的。

感性上来说,维克多同情席安娜的遭遇,希望她活下来。

理智的分析结果却是──选择让她牺牲,最多以后不来陶森特;坚定要保住她,可能死在狄拉夫手上……

人生只有一次,活着不好吗?

正因为是聪明人,所以他做不出刚猛的决定。

骑士郁闷的心情,与公主的欢快格格不入,忍无可忍对方的聒聒絮语,他终于出声打断。

“席安娜,你有没有想过,狄拉夫採取袭击城市这样激烈决绝的手段,是有多么愤怒?

当他真的见到你,究竟会愿意听你解释?还是利爪一挥,直接将你开膛剖腹!?”

欢快的气氛戛然而止,公主脸上的笑容消失。

沉默了一会儿,她淡然开口:“我还以为你准备欺骗到最后一刻……很高兴你愿意告诉我。”

维克多微微一愣,“你知道?”

“当我站在观景台,看到鲍克兰的惨状,我就知道这个结果,毕竟我们曾经相处过。”

“明知道会死你还愿意过来?”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柯里昂骑士,你不感到羞耻吗?你正在把一位公主送上绝路,把人类献祭给怪物。”

席安娜的用词锋利,但语气却很柔软,甚至嘴角还带有微笑。

“我…很抱歉。虽然我认为你值得第二次机会…但我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真巧,当年我父母把我赶出公国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月光柔和,她的侧脸平静,“历史再次重演,同样的别无选择,同样是由骑士送我上路,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很高兴,我再也不会被抛弃。”

维克多无话可说。他并不欠对方,但却真心怜悯。

“而且相较上次,其实我很满足,至少这回送我离开的是一位真正的骑士。

你的智慧看破我的计划,你的英勇在童话王国彰显无遗,而且你是有荣誉的,愿意真诚的告诉我:你无能为力。而不是欺骗或凌虐我。”

秋风飒爽,树叶间隙发出沙沙呜咽。

“最重要的,”席安娜停下脚步,碧蓝的瞳孔装进维克多,“在我们同行的几天里,我从你眼中看到怜悯,你不相信黑日诅咒,不相信我是被诅咒的怪物,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

“如果…如果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说完公主贴近骑士,紧紧抱住他,亲吻他。

这个拥抱很紧很用力,就像没有下一次那样的狂热,这不是爱情,而是绝望中最后的寄托。

这个吻很长很深,就像没有下一次那样的浓烈,这不是爱情,而是无可奈何的最后感谢。

寒鸦飞起,落叶纷飞飘

文学

过。

不知经过多久,当席安娜终于松开维克多,头也不回地继续往上走时,骑士叫住公主。

轮回眼闪闪发亮,他的心意已决!

“亲爱的殿下,谢谢你给我的崇高评价。你不说我都没有发现,原来我竟然是一位拥有荣誉、英勇、智慧与怜悯的骑士。

那既然如此,这一刻我没有什么能够为你做的,请容许我向你表现我的慷慨……”

说完维克多迈步向前,从怀中摸出一条绸缎发带,温柔地交到她手上,赫然是在童话王国里,卖火柴的神奇女孩出售的物品。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三章

“忍住!”

秦沉死死咬着牙。

星辰命宫内。

一颗颗损坏的星辰,在飞速的重凝。

几乎每一个呼吸,就会有三十颗星辰重凝。

不过五个呼吸的时间。

秦沉先前炼化了数千万道晶都没能恢复的星辰命宫,短短五个呼吸的时间,就恢复了过来。

可见这颗洞天之心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觉醒星辰!”

“冲击道尊!”

星辰命宫号称一共有一万颗隐藏的星辰,秦沉目前才仅仅只觉醒了四百八十颗。

差的相当之远!

据说,当这一万颗星辰全部觉醒时,会直接形成一个国度,星辰的国度。

而秦沉,便是这个星辰国度之主。

实力!

这两个字,仿佛已经成为了秦沉的信仰。

但!

“太疼了!”

秦沉忍不住不断的频繁倒吸凉气。

他全身的皮肤都已经一片血红。

玄武神甲都掩盖不住鲜血。

甚至,秦沉的身体,都在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

每次变大的时候,都让人有一种随时会炸开的感觉。

这真的是在玩命!

修炼,不带这样修的!

但!

秦沉能怎么办呢?

兄弟存亡之际,秦沉没有选择。

必须拼死一搏!

半个时辰过后。

疼痛感已经大大减弱!

但秦沉却格外的虚弱。

文学

就像经历了一场激战一般。

星辰命宫内。

足足五百七十七颗星辰在命宫内灿灿发光。

这颗洞天之心,已经让秦沉的星辰觉醒了将近一百颗!

要知道。

秦沉原先觉醒四百八十颗星辰,用了多少的资源?

无法估算!

而且!

星辰的觉醒,并没有结束。

秦沉此时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距离道尊,只有临门一脚。

或许!

他必须要将另一颗道果破茧!

否则,再炼化一颗中等洞天之心,恐怕也无法成功。

“种道果!”

秦沉将从雨霄手中得来的道果破茧奇珍拿出,一口便吞了下去。

“不妙!”

秦沉当即脸色一变。

种道果吞入腹中后,秦沉看到自己的另外一颗命晶道果,竟然在疯狂的颤抖。

秦沉已经经历过一次道果破茧,所以对此非常的熟悉。

这并不像是要破茧啊!

更像是……要爆炸!

但!

都已经这时候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就算秦沉后悔也迟了!

“应该不会真的爆炸吧?”

秦沉真的不知道道果爆炸,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寻常道君,要么道果破茧,要么无法破茧,就这两种结果。

但秦沉比较特殊。

先是借用洞天之心,将修为强制冲击到九星道君巅峰,随后又立刻吞入种道果强制道果破茧。

急于求成!

这种修行方式,其实是大忌!

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

“嘭!”

丹田内。

另一颗道果直接炸裂了开来。

“噗!”

秦沉当即眼前一黑,完全什么都看不到了,嘴中喷出一大口的鲜血,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昏死了多久。

总之。

当他悠悠转醒的第一时间,秦沉就猛地惊醒。

他立即看向自己体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