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还敢逃吗师尊 第一章

“那一个九彩金色的魂环,是传说中的亿万年魂环!”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暗天魔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对着众人介绍。

“什么亿万年魂环???”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一句话之后,都是一口凉气倒吸。

亿万年魂环?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且这一个世界上真的有亿万年的魂兽吗?!

在这一个大陆之上,迄今为止,他们只晓得最强的魂兽不过是九十多万年罢了。

甚至连百万年魂兽都没有人见过。

至于更高级的几百万年,甚至千万年的魂兽就更不用说了。

亿万年魂兽想都不敢想。

而且这一种级别的魂兽战斗力何其恐怖。

就算是几十万年的魂兽,发疯起来就已经足以毁天灭地。

“嗯嗯,暗天魔说的不错,我最后一个魂环确实是亿万年魂环。”

秦风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可是秦风公子你去哪里猎杀亿万年魂兽?我记得之前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在隐世之中!!”

冥允儿一脸惊奇的模样。

“是啊,秦风哥,我们这个地方怕是连百万年的魂兽都没有吧,如何能出得了亿万年的魂兽?!”

金钰儿也是一脸震惊的姿态。

其他人的表情几乎都是神同步。

如果真的是亿万年魂兽的话,猎杀的过程应该极其精彩吧。

虽说不会毁天灭地,但一定会惊天动地。

哪里会那么平静的就获得了魂环。

反正他们之前除了看到一行几个人去往通天路在神界战斗之外,都没有看到过其他大型生死战。

“你们还记得之前我消失过一段时间吗?这就是我之前消失的那一段时间猎杀的魂兽,魂环一直保持至今。”

秦风对着解释道。

“可是一般的魂环不是只能保留一个小时吗??”

独孤博咋感觉听的有些懵逼。

所有的魂环不是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限?

超过一个小时,如果没有使用的话,那么魂环就会自行消失。

对方是怎么保留这么长时间的?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你这老毒物自己都说了,一般的魂还会那样,这可是亿万年魂环!!”

千道流没好气的对着独孤博说道。

整个眼神都是一副极其鄙视对方的姿态。

“这……”

听到这一句话,独孤博沉默了。

似乎是这么一个道理。

这是亿万年的魂环,跟他们在一个大陆之上那一些万年十几万年的相比,完全不一样。

“所以说啊,有些话在说出来之前要先过过脑子,不然容易被别人笑话。”

不知道为什么千道流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扳回了一局,微微的扬着脑袋,颇有几分得意。

“切!”

独孤博翻了一个白眼。

“不是,你们没有找对问题的关键所在,这可是亿万年魂兽,哪怕是在之前的时候那也得杀,秦风公子是怎么做到的?”

只见幽曲儿此刻满脸疑惑。

那一双美眸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匪夷所思。

与这魂环的保留时间相比,他如何杀掉亿万年魂兽,这才是最关键。

“当时苦战了很久,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

还敢逃吗师尊 第二章

狴犴的速度降了下来。

鼻子上下耸动。

嗅觉灵敏的狴犴,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猎犬似的,在峭壁上寻找目标。

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声,一旦有人出现,它会毫不犹豫扑上去。

陆州也不着急,任由狴犴发挥。

顺着峭壁往下,再次进入丛林。

因为树叶太过茂密,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陆州看了一下林间的环境,并未异常。

还真是狡猾。

狴犴继续向前……速度也开始加快。

陆州看到了前方有几颗倒下的树木。

上面留下猛兽冲撞的痕迹。

应该就在前面了……

一排的树木都被撞断。

紧接着,狴犴停下了脚步。

在一颗巨大的树桩之下,狴犴抬头发出低沉的呜声。

陆州亦是抬头张望。

上方是一个被圆形罡气削开的区域。

树桩旁边,散落着一套衣物。

在衣物上,落着几滴鲜血。

陆州抚须点点头:“金蝉脱壳?”

狴犴的嗅觉不会出错,它既然停在了这里,就说明目标就在这里。

四周寂静无声。

陆州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觉察到有何动静。

可惜了……被他逃了。

陆州眉头微皱。

没道理……

他打开了系统界面,再次看了一眼强化版牢笼束缚的描述,的确是百分之百的触发概率,况且系统已经给了提示声,命中无疑。那么……没有修为,他如何驾驭颠簸的坐骑,如何削开茂密的丛林,从而迅速离开?

陆州从狴犴的背上跳了下来。

走到那一堆衣着旁边。

俯下身子,稍稍看了一眼。

“于正海的衣服……”

陆州记得,于正海在金庭山上修行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尺码便是这般大小。

真是好一招金蝉脱壳。

尽管如此……他也不可能离开的这么快。

难道像燕子云三一样,使用了某种遁地之术?

陆州抬起手,一道道罡印像是花瓣一样,飞向四周。

这些罡印的进攻性并不厉害,是修行者的一种追踪印记。也是入门级的修行印记,比较简单,消耗也不大。当初小鸢儿的族人被抓的时候,慕容海便是用这一招追踪的人质。

同时,这种印记还可以追踪附近的生命体。当然,如果目标有修为的话,这一招并不好使。会被护体罡气挡掉。牢笼束缚的效果触发,那么对方的修为也应该是被束缚状态。没了修为,无法抵挡印记的追踪。

然而,

印记就像是水泡似的,在广阔的林间飞行了一段时间,消失于天地之间。

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感知到生命体的存在。

“难道是夔牛强行拖着他,飞走了?”

典籍中记载,夔牛也是传说中的凶兽坐骑。若真的全力赶路,倒也不好追。只不过能如此毫无动静地离开,有些不可思议。

陆州看了看衣着上的血渍。

应该是某种修为外的施术方式,催促夔牛离开。

大炎天下,百家争鸣。儒释道三派修炼占据主流和庞大的分支。除了巫术这种对施术时间要求高的,多数人都喜欢修炼道门的功法。

一些修行者之外的辅助用具,比如云裳羽衣,天阶武器,比如调动阵法的阵旗等。

陆州见多识广,排除了这些用具……

还敢逃吗师尊: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孽徒,看来,离开魔天阁后,没少学习其他的东西。”陆州缓缓起身,站了起来。

陆州催动元气,凝气成罡。

大手一挥。

那道罡气,向四周飞旋,形成了迷你型的玄天星芒。

还敢逃吗师尊 第三章

别看当着商照夜在旁,此时的夏归玄眼里却只剩下殷筱如了。

如同殷筱如眼里也只有夏归玄一样。

刚刚的橘色如同虚假的橘色,没有人记得那匹被遗忘的马。

商照夜抱膝蹲在墙角,也在努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公主想南下这就最好的,别的还是不要随便说话,以免节外生枝对不对……

她也知道此时两人的情绪。

最能刺激男女心中情绪激荡的,“别离”至少可排前三甲。

虽然也就跟出差似的一两个月就回来了,本来不算什么,很正常……但谁都知道,这就是人类女总裁殷筱如和狐族公主殷筱如的分水岭。

夏归玄不会强迫她必须不变,一切在于她自己。

或许她还是二哈,或许不是了;或许会回来继续开她的饮料公司,或许留在神裔做族群领袖。这连她自己也不能预计,但无论如何,确确实实得去看一眼,该走怎样的人生路,总要做个选择,那是避不开的因果。

殷筱如选择在夏归玄“出差”的时候南下,也是故意挑了他不在旁边的时间,否则怕他忍不住出手干涉选择。所以一听说夏归玄要出去,她就想起了南下。

大家心知肚明,二哈不傻,夏归玄心里更如明镜一般。

耳畔仿佛又传来那一天的对话:“怕你现在如果不亲我,等你想亲的那一天,却已经不是现在的殷筱如了。”

“不管你做什么选择。”夏归玄轻轻俯首吻着她的唇,低声道:“只要不是被人夺了舍去,个人的选择那都还是你。我夏归玄一生起码变了三四次,现在还在变,那都还是我。”

殷筱如道:“是不是我变成什么样,在你眼中都是你喜欢的我?”

这话又开始了小狐狸的狡黠。

夏归玄从来没说过自己喜欢,这话却想坐实。

夏归玄如何听不出这点小话术,却只是笑笑:“是。”

小狐狸的眼波一下就变了,蒙蒙的,仿佛尽是水雾蕴藏其间。

口中却道:“果然壮阳药就是该给你用的,到了现在还说这些。”

夏归玄将她横抱而起。

殷筱如抱着他的脖颈呢喃:“我要去我自己的大床……”

“嗖”地一声,两人消失在客厅。

很快商照夜魂海里就传来惊怒的传念:“快阻止他们啊!”

商照夜奇道:“我还没感受到刺激,陛下的感觉这么大的吗?”

“感觉你个头啊,我的身子要被人破了你没想到这个吗?”

“……哦,这事……”这个是真没想到,商照夜一时也觉得狐王有点悲剧,无奈道:“怎么可能阻止,陛下你还是从了吧……”

“什么叫我还是从了吧?”狐王悲愤:“又不是我被人弄!”

“唔……”商照夜犹豫:“有区别么?”

“那如果是这么说,你也能接收我的意识反馈,和你魂海混杂共鸣,双倍。是不是你也在被人弄?”

商照夜深深吸了口气:“陛下,咱们换个词吧。”

“什么词只是次要,事实如何才是本质啊!”狐王都快炸了:“你也被殷筱如传染了吗?”

其实商照夜觉得狐王自己也很殷筱如,这种传染好像特别快……不过狐王目前是残魂,只是借她的灵光,如父神所言,如果这事情处理不当,狐王分离出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傻子或人格缺失的疯子,也就是说如今的狐王性情不是狐王,不如说是被她传染后的再版殷筱如?

真正分离之后就不是这样了,期待原先那个雄才大略的狐王重生。

“所以……”商照夜很是坚定地道:“反正殷筱如那个残花败柳之躯不能用了,陛下还是考虑老老实实接受父神的意见,神魂分离另塑躯体吧……这之间需要多少时间,我会撑着,我看公主也像是有意负担起责任来了……”

狐王道:“我就怕她没什么变化,你要先被调教……啊……”

几乎与此同时,商照夜也抖了一下,缩在墙角抱着膝盖,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506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