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攵女乱h

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肥肉 小说
2021年2月9日
软萌受 高H、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2021年2月9日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一章

长久以来,伸向小田莉玛的橄榄枝可是数量众多,不光有全世界知名的大学,很多大公司的研发岗位也是斥巨资要挖墙角。

作为资本家,肯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小田莉玛的价值,或者说商业价值,那是无法估量的,单单是小田莉玛身上的光环,就相当于是免费的广告效应。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小田莉玛要是出去创业,追随她的资本也是一抓一大把,毕竟小田莉玛的技术也是无价之宝。

所以,庞小南想从利益上诱惑小田莉玛,那是完全没有胜算的,只能是打感情牌。

而小田莉玛之所以留在盛田大学,也是因为她从毕业就在这里了,积累的深厚的感情,如果就这么走了,必定要有另一段更深厚的感情吸引她。

“我错了我错了,我们霍拉马大学必须要有你的加入,才能有最美好的未来,”庞小南马上改了口,“你不忍心看到栗三明教授孤军奋战吧,他千辛万苦才打好霍拉马大学的基础,现在就等着你们这些精英共创辉煌,众人拾柴火焰高啊。”

“你以为盛田大学的基础就是一天打好的吗?我要是走了,我的前辈们会有多伤心。”小田莉玛是重感情的人,她的基础是在盛田大学打好的,现在要她背叛自己的母校,她有些不忍心。

“你的老师培养你,不是让你故步自封的,你想想,想比在霍拉马大学,你在盛田大学得到的资源是不是要少的多,你能够为世界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才是你成为科学家的终极目标,而不是固守前人的成就。”

庞小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今天非把小田莉玛打动不可。

“你书没读多少,大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小田莉玛白了庞小南一眼。

“靠,我好歹也是名牌本科毕业,你怎么能说我书没读多少呢?”

“本科毕业了不起啊,我可是博士!”

“博士了不起啊,你看看你,书读的越多,越嫁不出去,你都快成齐天大剩了。”

“谁说我嫁不出去,你刚刚没看到围我身边的男人一大堆吗?”

“好好好,你嫁的出去,但是未必嫁的到你合适的人啊,先不说这个了,既然你书读的多,你就应该懂这些大道理,用不着我多说了吧,你的未来,在霍拉马大学还有更大的舞台,你想一想,与全世界最知名的科学家共事诶……”

“你说的倒是很有诱惑力,可是到了一个新地方,又得重新开始,我怕我适应不了……”小田莉玛若有所思。

庞小南见小田莉玛略有松动,忙不迭的劝说道:“怎么会适应不了,都是几个老熟人,还是有过战斗友谊的,你放心吧,我会帮助你适应的,保证你在霍拉马大学比在这里还受欢迎……”

“你个笨蛋,我是想受欢迎吗,你没看到太出名有多烦恼,我是怕开展工作不好开展,毕竟我跟那些著名教授比,我的资历是最浅的。”

论年纪来说,牛皮克拉斯教授他们那批知名专家,都可以做小田莉玛的父辈了,小田莉玛在学术界的地位确实要比他们弱。

“资历浅不要紧啊,你去了就是和他们平级的,我给你一个生物学院,你来当院长,大家都是主管一个学科,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我当院长啊,我怕应付不了,再说我这么年轻,哪里够资格管一个学院,人家会不服的。”

“你多虑了,我告诉你,现在霍拉马大学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不瞒你说,我们学校比你年轻的院长都还有。”

“是吗,哪个学院啊?”

“你认识的,张窈,以前我在东力军校的英语老师,她现在主管外语学院。”

“不会吧,她确实够年轻的。”

张窈虽然年轻,但是比小田莉玛也小不了几岁。

“所以你不要有担忧,院长这个位置吗,不是说必须要有院长的能力,我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你就自然会练就相应的能力,以前古时候,也不是谁就生来会当皇帝的,坐到了皇位上,不就自然会了吗?”

“怎么能拿皇帝比,皇帝下面有一大帮的王公大臣给他出主意……”

“院长下面不是也有一大批老师吗?”

“老师是老师,谋士是谋士。”

“你就别钻牛角尖了,你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你能够带好一个科研项目,难道就带不好一个学院吗?”

“你们现在还没有生物学院吗,是不是要重新建立?”

文学

“你都没到位,我们当然还没有生物学院,我们的一贯原则就是,先把领头羊找好,然后围绕着她建立起相关的体系,所以,院长没到位,我们就不会建设那个学院。”

“那等于是从零开始啊,太艰难了。”

“小田莉玛教授,你是怕困难的人吗,正是有了这个困难,才能练就你成为院长的能力,所以,这正是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你可不要错过了。”

“可是建设一个学院需要的资源太大了,你们怎么保证?”

“珠玉在前,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别忘了,现在我们霍拉马大学有几个专业可是全世界领先的,不都是在一片荒地上建立起来的吗?我们学校,是政企共建的大学,霍拉马政府和各大企业都会源源不断的提供资源,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

“庞小南,你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么多人为你办事?”

“这不是我的魔力,我只是倡议者,所有霍拉马人都是这个事业的奠基人,大家都是为了世界上多一个一流大学在默默的付出,你要不要加入这个善事中来,就看你今天的态度了。”

“今天就要我定啊,不行,我得详细考虑一下,不能凭你三言两语,就断送了我的幸福。”

“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害过你,想当初,你在新布洛斯岛,我还不是拼着命护你周全吗,你放心,到了霍拉马,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哼,你就会甜言蜜语,一点都不知道付诸行动。”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还没付诸行动吗,但是你得给我机会啊,你去了霍拉马,你看我有没有行动?”

“那么久不联系我,不来看我,一来就要我跟你走,你可真有本事,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好多男老师天天围着我,等了我好多年。”

“原来你喜欢一堆苍蝇围着你啊,你又不是牛粪,不要爱慕这种虚荣,我们来点实际的,让我们去霍拉马实现最伟大的科技梦想。”

“我承认你说的霍拉马大学很有诱惑力,但是,我要走,不是那么容易的……”

“有什么不容易的,你要走,谁还能拦住你吗,你又不是在坐牢。”

“我在盛田大学待了这么多年,还是有感情的,不能说走就走,最好是走的坦然一些,不在同事们心中留下芥蒂。”

“给你两天时间去告别。”

“你陪我一起去。”

“不好吧……”

第二天,小田莉玛带着庞小南来到了盛田大学校长办公室。

“什么,你要辞职?”校长程颐复皱起了眉头。

“是的,校长,我想换个环境。”小田莉玛很坦然的看着程颐复。

经过一个晚上的深思熟虑,小田莉玛还是被庞小南的说辞给打动了,一个学者,毕生的最大目标就是出成绩,在一个专业上有所建树,虽然目前小田莉玛在专业领域是有很高的声望,但那都是建立在她的老师打下的基础之上,再加上她自己的美貌。

说到底,要不是小田莉玛凭借那个长相,她不一定有现在这么大的名声,这只是因为在学术领域,很少有长的像明星的专家教授,这才给了她有乘之机。

小田莉玛还是想依靠自己的学术水平去赢得自己真正的成就,可是自从老师走了之后,盛田大学就失去了研究的土壤,或许到了霍拉马大学,真的能够重新开始,成就一番事业。

程颐复看了看小田莉玛身边的哈拉帕,问道:“这位是谁?”

“这是我的朋友,他也是霍拉马大学的教务长。”

“这么说,你是辞职去霍拉马大学咯。”程颐复的反应很快,他知道挖小田莉玛的大学不少,但是他没想到小田莉玛是要去新兴的霍拉马大学。

“是的,校长,霍拉马大学让我过去担任生物学院的院长。”小田莉玛毫无隐瞒,因为这些消息是瞒不住的,在教育界,没有不透风的墙。

“你要是想当院长,我们学校一样可以给你当啊。”程颐复其实早就考虑过让小田莉玛担任生物学院的院长,也找她谈过,只是小田莉玛一直没有同意。

“不,校长,现在的生物学院,我是没有资格但院长的,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管理那帮资深的教授。”

“够不够资格不是你说了算,有行政任命,他们谁敢不服?”

“我不想用行政命令去压他们,以德服人才是管理的最高境界。”

“那我问你,你去霍拉马大学当院长,就能以德服人吗?”

“程颐复校长,”哈拉帕开口了,“我替小田莉玛教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她去霍拉马大学当院长,是重新建立一个生物学院,所以不存在以德服人的问题,学院都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所有的人员都是她去招聘回来的,谁敢不服?”

程颐复皱着眉头看向小田莉玛:“从零开始建设一个学院?小田莉玛,你非得去受这个苦吗,留在盛田大学不是轻松多了吗,你只是个女人,何苦要去受这个罪?”

“校长,正是因为我是个女人,所以我必须要去霍拉马大学,向世人证明,我这个女人不是他们想象当中的花瓶,我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

“看来你主意已定。”

“是的,校长。”

“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呢,霍拉马大学应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切吧。”

“校长,我再怎么说也是在盛田大学成长起来的,所以我想应该征得你的同意。”

“哈,学校是培养了你,但是人才是属于全人类的,我没有权利束缚你,你走吧。”

“谢谢校长。”

“听说霍拉马大学的校长是栗三明教授?”

“是的,程颐复校长,栗三明教授有话和你说。”

哈拉帕打开了飞隼,开启了视频通话。

“老程啊,好久不见。”

程颐复接过了电话,“好你个栗三明,挖人挖到我这里来了,简直是太欺负人了啊。”

原来栗三明和程颐复早就认识,两个人当初还是很好的朋友,只是成年之后天各一方,才联系的少了。

“老程同志,我就是知道小田莉玛教授在你那里,我才让哈拉帕过去的,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死板的人,你不会牵绊下属的脚步。”

“你啊你,我这个弱点被你拿捏的死死的,我说你最近动作够大的啊,自从当了霍拉马大学的校长,你是不择手段的在挖人啊。”

“诶,这怎么叫挖人呢,这是汇聚全世界英才,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而努力奋斗。”

“你汇聚了全世界英才,你让其他学校喝西北风啊。”

“这就体现不了你的水平了,我们霍拉马大学越高越好,其他大学不也会有危机感吗,大家共同进步吗。”

“干脆你把我也挖过去得了,我这守着没有人的学校,还有什么意思呢?”

“好啊,你要是过来,我把校长让给你当。”

“得了吧,我就是跟你开开玩笑,你虽然挖走了我一个得力干将,我下面毕竟还有那么多老师等着开饭呢,小田莉玛可以一走了之,我可不能撂挑子。”

“你知道就好,什么时候你跟我一样想通了,我在霍拉马大学等着你。”

“用不着等我想通的时候,近期我就要过来看看,我倒是要看看,你们霍拉马大学凭什么在教育界掀起了这一场血雨腥风。”

“好啊,随时恭候。”

程颐复把手机递给了哈拉帕,“你们霍拉马大学好手段啊,我听说近期你们动作频频不断,到各个大学去挖人,挖的还都是学科带头人,你们哪来的那么大底气啊?”

“哈哈,程颐复校长,我们真的不是挖人,我们就是想提供给科学家们更大的舞台,这个决定权啊,都在科学家和教授们自己的手中。”

“哈哈,你是第一个把挖人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教育工作者,我看你年纪轻轻,就帮着栗三明做说客,还当了教务长,真是不简单。”

“校长客气了,我就是个跑腿的,大家看重的是霍拉马大学的背景和实力,不是我的说辞。”

“好了,那小田莉玛教授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你要知道,小田莉玛在我们学校可是精神领袖,哎,那套宣传照白拍了。”

“不,校长,我在走之前还想尽最后一次义务,为盛田大学拍好最后一套宣传照。”

小田莉玛决定以最美的姿态回馈盛田大学长久以来的栽培和爱护。

当天下午,小田莉玛再次回到了拍摄队伍中,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人。

那天那个提鞋的男老师好奇的问小田莉玛:“小田莉玛教授,这家伙到底是谁啊,那天他不是非要轻薄你吗,你为什么还把他带在身边?”

“他是我男朋友。”小田莉玛淡淡的答道。

“什么?”摄影师们惊掉了大牙,早知道一个登徒子能够入小田莉玛的法眼,之前他们就不应该对小田莉玛恭恭敬敬,一个手指头都不敢动。

“你干什么?”哈拉帕生气的走到小田莉玛面前,“你干嘛说我是你男朋友,你这是故意陷害我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成了过街老鼠,这学校里的男人都想把我除之而后快!”

“哈哈,这就是惩罚你带着面具欺负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骗我!”

虽然小田莉玛有了男朋友的消息不胫而走,引来了一定的麻烦耽误拍摄进度,但是小田莉玛还是兢兢业业的完成了最后的拍摄工作,以最美好的姿态留下了在盛田大学的最后影像。

提鞋的人换了,这就是小田莉玛要哈拉帕陪在左右的缘故,有了男朋友,那这些亲密的动作自然是由男朋友来完成。

“你带我来就是做苦力的吧,太可恶了!”哈拉帕不断的埋怨,他可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当起了舔狗,提鞋是他,小田莉玛渴了饿了,都是指使他。

“哼,你要是敢不从,我马上反悔,不去霍拉马大学了。”小田莉玛有恃无恐道。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我不反悔,走着呗。”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工作,哈拉帕累的够呛,小田莉玛还要他带着自己去吃好吃的犒劳自己。

“这可是来了你们盛田市,你让我请客?”哈拉帕很费解。

“你来盛田市挖人,你不得出点血吗?”小田莉玛毫不退让。

“行吧,我回霍拉马大学找栗三明校长报销。”

“小气鬼。”

“这话怎么说的,我请你吃请你喝你倒说我小气。”

“小气就是小气,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哈哈,我找不到女朋友,我很受欢迎的好不好,诶,你不就是我女朋友吗?”

“哼,我那是虚张声势的,谁要给你当女朋友。”

“好,这是你说的啊,到时你可别后悔。”

“先请我吃东西再说,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们分手吧。”

“你说分就分啊,这还是在盛田市,我说了算。”

“你说了算不算,也得我承认才行……要么吃这个吧,肉丝炒粉?”

“小气鬼,让你请客就请我吃个炒粉吗?”

“我哪知道你们盛田市有什么好吃的啊?”

“走,我带你去吃大餐!”

小田莉玛拉着哈拉帕把盛田市所有的知名食肆都跑了个遍,因为她马上要离开这里,只怕以后回来的机会很少了。

第二天哈拉帕就要走,小田莉玛愠怒道:“你不陪我一起走吗?”

“你看你还有这么多私事要办,我先走一步,会霍拉马给你把准备工作做好,比如住的地方啦,给你配几个助手啦,等你到了霍拉马,就能直接进入工作了。”

“这还差不多,算你考虑的周到。”小田莉玛确实在盛田大学还有些私事要处理,毕竟在一个地方生活了那么多年,不是说走就走的,至少跟几个好朋友告个别。

哈拉帕之所以想先走一步,是因为他担心耽误了穿越的时机,公输鲁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随时就可以出发。

回到霍拉马,哈拉帕先去了霍拉马大学和栗三明教授碰面。

“你这次收获不小啊,我都没抱希望的两个人,竟然都被你说服了。”栗三明给庞小南泡了一杯霍拉马特产的高山茶。

“哪里的话,跟我的说服没关系,主要是你在这里压阵,他们才肯过来的。”庞小南捧栗三明道。

“哈哈,你少哄我开心,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我还没见识过吗?”

“教授你这话就不对了,大家都是科学工作者,有谁会被三寸不烂之舌给说服呢,他们都是看中你作为科考队长的权威,才愿意过来再续前缘的。”

“想当初,我们这个科考队要是没有你,早就全军覆没了,他们那是在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我们就别再争执了,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他们来了就是好事。”

“对,不问过程,就看结果。”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他们过来之后住哪里,给他们配备什么人员,我就不管了,我让他们直接和你联系。”

“怎么,你要走啊?”

“是啊,这里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我要出一趟远门。”

“你啊你,就不能踏踏实实在霍拉马待下去吗,霍拉马是你一手建立的,你这个创始人老是不在位,你让其他人怎么想?”

“我再重申一次啊,霍拉马不是谁一手建立的,我就是提了个设想,搞建设的不还是你们这些做实事的人吗?哈利路亚星少了谁都会转,别把我想的太重要,霍拉马大学就靠你了哦,我走了。”

哈拉帕离开了霍拉马大学,去了郊外的军事基地,找到了公输鲁。

“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

“那我们明天就走吧。”

“没问题。”

“你说我们有一天要是把天威号开到异世界去,会是什么样的景观?”

“那就相当于天神下凡了。”

“还真想有朝一日试一试这天神下凡的感觉。”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二章

“卧槽,好险,居然拿到了。这下有救了,等等,不对,他拿到了有什么用?他又没有如我这般强悍的过去?”

方睿短暂的喜悦很快就被理智所取代。

时空之杖,其实这就是方睿的底牌,他若降临只需要拿到时空之杖,那便能召唤出他神古时期的最强战力。

那时候甭管你什么谬斯,吐司,那都是一刀切。

他还能借此将苍无等人彻底炼假成真,到时候再创神古辉煌指日可待。

可是因为一些意外,因为一个人的劝诫,他没有选择从方世玉身上降临。

此时的方睿无限懊悔。

另一边,拿到青龙杖的方世玉满眼泪水。

而缪斯见此却暴怒不已,他一挥手方世玉就彻底破碎在原地。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抹杀,然而不久之后,方世玉却又从坟墓中爬了出来。

缪斯再杀,方世玉再爬。

这一幕看得一众真仙毛骨悚然,他们不知道真相,更不知道时空之杖的作用。

但拿到时空之杖的方世玉却瞬间明白,这柄时空之杖,能够召唤无尽时空中的自己来到这片乱葬岗,也就是说方世玉此刻只要持有时空之杖,他是不死的存在。

前一刻被杀,那么时空之杖的力量就能把被杀前那一刻的他召唤而出。

缪斯发狂了,眼看到手的时空之杖被夺,他怒了。

无数年的筹划,他要的就是这一柄时空之杖,有了它,他就能前往其他时空杀掉自己从而证道唯一。

而现在,一切都成了虚妄。

既然如此,缪斯也不再迟疑,他要毁掉眼中看到的一切,只要毁灭掉这片乱葬岗,那么天上的所有大神就会瞬间消失。

莽荒大陆这片时空也将不复存在。

然而就在缪斯再次动动手脚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神秘人屈指一弹缪斯如炮弹般被弹飞了出去,接着一个闪身跟上,接着将他踹回来。

“我不会让你这样轻易的死去,因为我要虐杀你。”

轰!

强大的缪斯被那神秘人上下左右来回血虐,最重要的是当缪斯被撕得粉碎,那人响指一打缪斯又会恢复原样。

空间在撕裂,缪斯也在撕裂。

归墟之地,方睿张大了嘴巴:“我靠,他未来之身这么强?”

归墟之主站起身来,他巨大的身躯向神遗之地赶去,他出动了。

方睿道:“居然引动了归墟之主去阻止,看来这小子的未来已经达到了那种地步。”

神遗之地,归墟之主的大手掌再次出现。

“回到你的时空去!”

那人也轻蔑一笑:“好吧,我会回去。”

轰,归墟之主的手掌被一道剑光斩落。

苍无等人目瞪口呆,虽然平日里他们经常吐槽归墟之主,甚至一边骂一边嫌弃,可是归墟之主是这个世间真正的秩序守护者,他守护着时空因果,守护着一切过去未来。

这样的存在哪怕是三神祖也只能用特殊手段镇压,而不能伤他分毫,而眼前的人居然能斩伤归墟之主,他究竟是何人?

归墟之主失去了一条手臂,很快又长出了一条手臂。

“过去不可逆,因果不可乱。”

归墟之主好像发怒了,但又极为克制。

那人笑道:“好了,我回去就是,不就是切一条手臂吗?小气。”

那人一个响指,缪斯瞬间爆炸,与此同时天上的飞舟以及虫群,甚至那些背叛的水晶棺也跟着化为虚无。

神秘人临走前对苍无说道:“苍无,你师父喊你回家吃饭了!”

苍无面色一囧,但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轰!

归墟之主手掌暗下,那神秘人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方世玉也消失在神遗之地。

….

众神山,一场大战就此削匿,天边也不再是红云,而是真正的昊日。

混沌大日从虚空中投射的能量,终于又被神遗之地接收。

一众帝君法相也与神古之人达成了契约。

谬斯的死也许会导致边疆再次发生动荡,苍无等人因为不属于这片时空,所以无法暂时不能前往外界。

神遗之地,青云大陆,莽荒之地被合成一界。

这一界,被数尊帝君法相联手封印在混乱星域中,任其无拘无束地飘荡,直到苍无等人炼假成真出世的那一天。

当然也有人放弃了一身修为,投胎到星空万界转世重修,此人正是曾经的太昊大神。

这一日太昊化作一道流光,真灵投入大唐国一个普通之家,除开玄天仙人外,谁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曾经赫赫有名的大神转世重修。

…..

归墟之地,无尽深渊,方睿囚禁之处。

苍无开了一条小暗门,两人悄悄对话。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三章

叶小星眉头一皱,眼中冒出了冷意。

北冥浩博仿佛没有看到叶小星的眼神,继续道:“不过我刚才看了一会,发觉她的容貌似乎并非天生如此。”

叶小星收起眼中冷意,点头道:“不错。”

北冥浩博叹了口气,摇了下头道:“我知道你想让我医治她的脸,可惜只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精通刀剑一类的外伤,经脉一类的内伤倒也不差,可是对于女子的容貌,请恕我无能为力啊。”

叶小星整颗心瞬间沉入了谷底,不信道:“怎么会?你连她为何如此都看不出来,怎能一口断定无法医治呢?”

北冥浩博有些奇怪的看着叶小星,苦笑道:“叶小兄弟,看来你心神已乱,我正是因为连病因都看不出,所以才无能为力。”

正在这时,南宫烈也走出了大殿,随意的看了停在一旁的叶小星几人,脸色阴沉的便要离去。可是他忽然发现,南宫寒突然朝着叶小星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他皱了皱眉,低喝道:“寒儿,你要干什么?”

可是此刻的南宫寒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双眼一直看着流泪的丑陋女子,双手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随着渐渐走近,感受着对方身上的熟悉,他的神色立刻变了,浑身散发冷意的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叶小星,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已是处于暴走的边缘。

丑陋女子若有所觉抬头看了过去,等看到南宫寒一脸关切的神色后,下意识吃惊的张开了嘴,可惜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南宫烈看着怪异的一幕,正要再次对着南宫寒暴喝。

南宫英不满道:“爹,你叫他干什么?”

南宫雄阴阳怪气的接道:“是啊,爹。你没看到人家遇见了自己的妹夫,立刻就忘了你这个爹,你还巴巴的吼什么。”

南宫烈震惊的转头看向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失声道:“你们两个说什么?”

看到南宫烈睁大了的眼睛,南宫英下意识抬手捂住了脸,哆嗦道:“爹,你别打我!这次我可没瞎说,这个叶小星就是勾引南宫蝶的那位,你应该知道他……”说着眼神开始闪躲起来,因为他看到南宫烈的脸色明显愈来愈难看。

南宫雄点头附和道:“我们在幽星上就见过他,不过回来后,不知道为什么,爷爷突然下令取消了对此人的追杀,现在看来,或许爷爷早就知道此人会变心。”

南宫英不解道:“可是南宫蝶去了哪里?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和司马家还有婚约吗?不过或许她知道婚约还在,所以故意躲起来不敢见我们。”

南宫雄点头道:“哥哎,你想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兄弟两个一唱一和,短短时间已是说了不少事情。

“你们两个不要再说了。”

南宫烈冷冷的看着叶小星,怒笑道:“刚才在殿内就听到两个叶小星,我还以为天下叫这个名字的人不少,没想到啊没想到……”说到这里,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抬腿大步走向几人。

叶小星有所感应的转头看向了即将过来的南宫烈,眼中露出一抹冰冷。他现在已是心烦意乱,心里除了丑陋女子的事,可没有耐心谈论其他。

看到对方眼中的冰冷,南宫烈脚步一顿,随后冷哼一声,继续走了过去。

北冥浩博年老成精,如何看不出此刻有些诡异的气氛,笑意便显得有些生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