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床笫之欢

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2021年2月9日
抓灰系列20篇;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2021年2月9日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第2790章恶毒的端木菱

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龙小山冷冷的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端木菱笑道:“你肯定很爱她对不对?不然你不会这么着急,问你个问题,温倾城和凌晓芙你更爱谁?”

龙小山心中的火焰翻腾,这女人确实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他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了,既然我能来到这里,我就一定能找到倾城,所以,你再说一句废话,我立刻杀了你。”

端木菱掩住自己的胸口,露出一副紧张恐惧的神色:“你好凶啊,不说就不说,不过这个问题,就算你现在不回答,等会也要回答的,你不是想见温倾城吗?跟我来吧。”

说着,端木菱腾空而起。

龙小山闪身跟上,三人穿梭在浩瀚的岭南山林之中,四周的瘴气云雾越来越浓密。

龙小山神念扫视四周,他感觉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阵势,连他的神念都被遮蔽,不知道是天然形成还是人为的。

他不知道端木菱打的什么算盘,不过现在他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毕竟倾城落在了端木菱手里。

终于,端木菱停了下来。

只见她身前的云雾剧烈翻滚,逐渐的移开了一条通道。

眼前出现了一座更为高耸的金字塔建筑,直插云霄,高达数万丈,金光璀璨,宛如太阳神宫,端木菱朝着金字塔上方落去。

三人降落在了一个平台之上。

“进来吧。”端木菱微笑,手一抬,平台前面凭空打开了一扇门。

龙小山眼睛微眯,这门也是突兀形成,之前连他都感应不到这扇门的存在,这里的一切越发的有些诡异了,不过他并没有迟疑,跟着端木菱走入进去。

里面是一条幽深压抑的通道,弯弯曲曲,通道四周全部是冰冷的金属,有些像科幻的空间,穿过了通道,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虚空遍布着一条条血脉般的红线,连接到中央的一个镜面般的水池中。

水池中躺着一个人,漂浮在水面上。

当龙小山看到那道身影时,他身躯一震,失声喊道:“倾城。”

他一步跨出,便要踏到水面上,虚空中浮现出一道无形的屏障。

龙小山碰到那无形屏障,脸色一寒,张开口,便要震碎那道屏障,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我劝你,不想她死的话就不要硬来。”

龙小山猛的顿住,转过头来盯着端木菱:“你什么意思?”

端木菱神色淡定道:“你看着就是了。”

只见那虚空中无数血管般的红线发出了红光来,朝着水池中汇聚,温倾城的身体笼罩在红光中,片刻后,她陡然睁开了眼睛。

温倾城坐了起来,缓缓起身。

“倾城!”龙小山大喊。

温倾城竟然苏醒了,难道她的命魂已经恢复了,仿佛听到了龙小山的声音,温倾城缓缓转过头来,当两人的视线触碰,龙小山却心一凉,同时无穷的怒火涌上来。

他大吼道:“端木菱,你该死!”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8月,天气依旧炎热。

花姐却感觉工作轻了不少,也放松很多。

毕竟七月这一整个月的时间,包括之前宣传的时候,叶青的新综艺结束+新专辑发行和新电影上映都搅动了满池春水。

叶青都还好,但她肯定是累得不行,团队也是第一次碰到综艺专辑电影一起来。

还都反响分成不错,那能不忙么?

所以现在进组了忙的是叶青,她倒还稍微轻松了一会。

其实呢,有这么个艺人平时也挺省心的。每天工作结束了就呆在房间里宅着,准备工作也好,打游戏也好,睡觉也好,总之都没有啥问题。更别说工作的时候,不能说工作狂吧,起码是敬业党。

该配合就配合,从来不耍大牌。

当然了,你也可以理解为,没人敢在叶青面前搞事情。

《沉默的真相》拍了两周多,剧组不出意外地和谐。毕竟导演是新人,叶青咖最大,廖凡呢,又

文学

是个好相处的人,就这三人直接就把剧组风气往好了带。

何况制片和也很和气,比如杜翔宇这个制片,还经常请大家夜戏之后吃宵夜。

他其实蛮忙的。

除了每天要忙着《沉默的真相》以外,还要忙着手里一个项目,原作紫金陈的《坏小孩》。

他这个项目也不算特别保密,所以偶尔也会讲几句。叶青一开始听完,整个人笑而不语,心想说这不就是《隐秘的角落》么?

原作叫这个名字,倒也贴切。

咳咳,当然了,花姐是不知道这些的。

她看到的是每天不停的按照计划拍摄,而叶青总是能顺利完成。

剧情这边基本上都是顺着江阳的故事往前推进,新人检察官的工作并不顺利,碰了一鼻子灰:“不就是个刑警队的大队长吗?拽什么拽!”

气愤之余,转头找到了法医陈明章,他做了这个县所有的尸检。

然而陈明章对此讳莫如深。

但是得知侯贵平是江阳好朋友的时候…

“我给你打九折!算了算了,四

文学

舍五入…”

是一千块,也是彼时江阳一个月的工资。

哎哟,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这个人可是我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啊…”

然后扭头:“得加钱。”

妙啊!

这波,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但话说回来,拿一个月的工资去买的一个东西,不能说多贵,但起码也不算便宜了。

只是,这或许只是江阳追查途中…

付出的最小代价了。

江阳打开档案,却依旧碰壁,求助无果。但这时候,种种原因他已经不想停了。

不让明着来,就偷偷来。

一番调查,却遭到了死亡威胁,而后更是遭遇了神秘追车事件。

8月11日,今天是一场重要的戏份拍摄。追车事件死里逃生之后,他便和法医陈明章,女友陈爱可一起组了火锅局。

于是拍摄地点就在一个老式火锅店里,导演组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这么一处整体符合2003年风格的。也是谈了很久租下来,然后彻底让它恢复当时的色彩。

2003年啊,叶青回忆,那时候他正在上小学,面条好像才3块钱一碗。再看墙上这菜单,对应起来显然也是用了心的。

而要是在这个物价的时候,多买两套房子…

咳咳,不多想。

之后开拍,这场戏其实蛮长。

先拍了开场,女友对这件事情心有余悸,不喝酒的她还主动喝了一杯酒压压惊。而经历过这事之后,江阳也终于把自己之前遭受死亡威胁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一会,女友这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可能不像她以为的那么简单。

死亡其实就近在眼前。

反倒是江阳这时展露出了他年轻的一面:“我是人民检察官,他们根本不敢拿我怎么样!”

叶青说这话的时候,还自我肯定般地点了点头。灯光从他上方打下来,有点暗暗,从镜头里拍出来,他抬起或低头,几乎是半张脸都沉浸在阴影里。

脸上表情认真,更重要的是,眼睛里有光。

并且更妙的是点头的时候,眼里光一直在,脸上的光却在阴影里交错。

他是真的相信这件事情,但整个环境…

“今天要是有辆大车从你右面撞过来,我今天还能见着你么!”

女友情绪更为激动,江阳于是依旧和以前一样,坐过去安慰道:“我错了,别生气。我保证,以后要是有类似的事情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行不行?不生气了啊。”

被这么一张脸盯着…

即使是演戏,赵圆瑗也就不用辅以过多的情绪,直接表现了一种“勉强原谅你了”的情绪

这时候陈明章也关心了两句,问道:“还是要多加小心啊。哦对了,现在立案了吗?”

“还没呢。”

“哎呀,我一开始呢,也没料到这个案子这么复杂。其实案发后我也往上递交过材料,后来我被抽调到省厅的一个专案组,就把这事给耽误了。侯贵平呢,现在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人证物证都没有了。”

陈法医叹了口气:“就算是复查,也很难找到真凶。你现在停止调查啊,也是明智之举。”

说着,他掏出信封:“这是你当初买尸检报告的钱,还给你。”

“不行不行,这不能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