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辣文,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我的娇妻公务员,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2021年2月10日
我的娇妻公务员;翁熄系列乱老扒
2021年2月10日

一女多男辣文 第一章

ps:就这样结束吧,算是为了了却一个遗憾吧。

唉,果然我不适合写历史类网文呀,完全写不出来,而且当初的大纲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折腾这么久,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就算是完了吧。

大概就是这样吧….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浑身战伤的李维静静地躺在绿茵的草地上,目光深邃地看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已经够了,到这里就好了!”

多久没有像这样静静地看着天空了,真是怀念呀!自己果然还是不适合做战士呀,也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么?不,应该是自穿越的时候,这样的错误就已经埋下来的吧,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察觉,真是失败呀~!

想到这,李维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一点点地把目光移下到山丘之下。

山丘之下,是地狱般的景象,到处都是断肢残臂,鲜血早已把原本翠绿的草地给染红,而那些心怀希望之光,阵前高喊“吾王万岁”的热血之士,这时候已经变成冷冰冰的尸体,安眠在这片染血之地上。

“大家……大家都……只剩下我一个了么?”李维的视野霎时间模糊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但是此时的李维却已经连拭去眼泪这样简单的动作做不到了……

”大家,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来陪你们了……等我一下….“

随着眼泪的落下,李维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慢慢地流失。而久违的昏眩感也不时袭入李维的脑海,而这一切给李维昭示着一个事实,他的生命要到尽头了……

“想不到我最后的归宿竟然会是死在战场上,而且竟然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真是令人意外的结局呀……不过,命运总算给我改变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也算得上是有意义的一生。”

“只是。我算是个骑士么?一生未受册封,也从来没有宣誓遵守骑士美德,而实际上,总是喜欢用阴谋诡计来取得最好的结果,这样的我,算得上是骑士么?真是讽刺呀,协助骑士王的制定骑士制度。规定八大美德的人,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不过,总算让那个不省心的人达成了她的愿望了,而且其他人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我这个总是藏身于黑暗之中,手里沾满阴谋和鲜血的人。也是时候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光辉的骑士王身上,不应该出现污点的,而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污点,就是我这个不遵守规则的人呀。”

“本来我就只是想成为一个富家翁。卖卖豆腐,赚点小钱。平平静静地渡过这一生,或者有可能的话,有一块小小的封地,做过小贵族,成为一名古代宅男的。但是时不我待,想不到穿越是有任务的,而且任务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上找上门。孽缘,孽缘呀……”

“不过我还算完成得不错吧,团结了圆桌骑士,化解了兰斯洛特和阿尔斯托莉的家族矛盾,将魔法的力量限制起来,哈,想不到我竟然也是魔法师组织的创始人呀,不知道以后的时钟塔会怎样描写我呢?”

“更重要的是,我竟然把圣杯拿到手。真没有想到呀,圣杯竟然会是这样的秘密,原来达芬奇密码说的是真的,圣杯(耶稣的后裔)是存在的,更没有想到骑士王就是圣杯之一。所以在我的那个时空,她这样的人才会那么在意圣杯吧。果然,全胜时期的她,除了家人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追求了。真是…真是一个傻瓜呢……”

“不过没有关系,这辈子有珍妮陪着她,而且我也把圣杯的秘密给她留下了,这辈子她应该都不会再去追寻那个飘渺的圣杯了吧。”

一女多男辣文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

文学

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一女多男辣文 第三章

日头落下西山,等武汉卿回来,任自强又和见面他聊了一会儿,送给他一箱从津门带来的白兰的。

这次去白山黑水之间祸祸鬼子,原本是打算带武汉卿这位‘东北通’一起去的。有他这位本地人在,到了东北也算熟门熟路,还能满足他打鬼子的愿望,可谓一举两得。

但任自强一看武汉卿在山上忙了一天回来时疲惫的模样,才发觉有些想当然了。

别看武汉卿身体还算健壮,但他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此去到鬼子腹地跋山涉水转战几千里,形势严峻时几乎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说的不好听时刻在逃脱鬼子围追堵截的路上,如此强行军,明摆着他的身体扛不住会拖队伍的后腿。

兵法有云,善战者未虑胜先虑败。任自强即使自己单兵作战能力强得离谱,他也从没小看过鬼子。

何况这次前去东北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带领一个团队和鬼子作战,他已尽可能考虑到此中艰险。

还有一条至关重要的原因,刘家堡到野狼寨的防御体系建设还没有完成,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他。

想到这儿任自强就熄了带他一起去的心思,没实言相告。何况只要他人活着,以后在华北两条腿的鬼子畜生到处都是,还怕没打鬼子的机会吗?

“武大哥,我走后生活区的建设就全仰仗你了,未来这道防线能不能挡住鬼子飞机大炮的轰炸和进攻全在现在打基础,您多多费心。”

“任老弟,你尽管放心,包在我身上。”武汉卿知道轻重,他不替别人考虑也要替自家女儿考虑,明摆着以后自己一家要和这个团体命运与共。

回到中院,任自强又带大丫二丫钻进密室,手一挥密室里多了一百万大洋:“最近开销大,再给你们多留点钱。”

大丫道:“不用了,强哥,柱子也送来三十多万大洋,胡大洪从满城县领回来十七万赏金,这里钱够多了,你还是留着自己花吧?”

“我身上钱多着呢,还有好几千万,我都发愁该怎么花。”

“嘶!”大丫二丫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惊喜到:“强哥,你出去一趟怎么没花钱反倒挣辣么多?”

“嘿嘿,我这次去津门抢了鬼子银行。”有些秘密对大丫二丫可以尽情倾诉,要不埋在心里憋得慌。

“咦!强哥,你真腻害呀!”两姐妹见惯了江湖中打打杀杀,脑子里压根没有犯法的概念,不以为忤反倒佩服的不行。

“嘿嘿,这都是小意思,以后咱们钱花得差不多,我再去抢一回。”

“嗯嗯!”

“对了,明天你们也一起上山,一是省得我这段时间来回跑了,二是我要好好训练你们一下。”

“好呢,等会儿我们就把这段时间的花费留给罗峰。”

“明早再办,先回房间让我好好稀罕一下,几天没见我都想死你们了。”

“嗯嗯,强哥,我和姐姐(二丫)也很想很想你呢!”大丫二丫的爱依旧毫无保留。

是夜,享尽双胞胎姐妹花得温柔不提。

翌日吃过早饭,处理完刘家堡事宜,任自强和大丫、二丫徒步进山。哈雷摩托到底不是专用越野摩托,在山路上使用还是力有未逮。

摩托车刘家堡留一辆,方便人员来回保定城,另一辆带回野狼寨做训练用。

不过有任自强这位犹如神行太保的存在,他抱着姐妹俩在山路上健步如飞,丝毫也不弱于摩托在山里的速度。

三四十里的山路,四十分钟跑完全程,他脸不红气不喘,犹自没尽全力。他也就对各大体育赛事没兴趣,否则创造的世界纪录估计一百年后也没人能打破。

到了野狼寨和前来迎接的刘思琪六女稍事亲热过后,他当即召集刘柱子、陈三、刘大眼、王老虎四位心腹开会。

消灭和收拢了满城县土匪,野狼寨现有兵员突破一千二百人。这还不算二百多位娘子军们,个个都是棒小伙儿。

刘柱子和陈三近十天未见,人晒得更黑更精神了,浑身煞气扑面,看来手上又没少沾染血腥。

“好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俩就别再纠结了,以后考虑周详别大意就行,快过来坐下。”

任自强一看他俩低眉臊眼的张口欲言就知道他们要说啥,于是摆摆手问刘大眼:“死去的兄弟家里抚恤了吗?”

刘大眼道:“老板,死的是咱们叫花子兄弟,他们哪有家啊。”

“哦,人埋哪儿了?”

“训练场西边隔座山头的半山坡上。”

“可以,以后再有去的兄弟都埋在哪儿吧,也好做个伴。”说到这儿任自强想起一件事,一拍脑袋懊恼道:“大眼,过段时间你抽空下山一趟,把老团头也迁到山上来,咱们以后上香烧纸也方便,也让他的在天之灵看看我们如今的风光!”

“老板,过两天我就去办。”

“柱子、仨儿,这次的有功人员奖励了吗?”

“强哥,先奖励了参战人员,评出的一等奖、二等奖还没发,他们想等您回来发。”

“行,就订今天傍晚发,刚好我这次出去为咱们的神枪手买回来一些新武器,也一并发了。”

闲话说完任自强说到正事:“我这次回来呆不久,十天后也就是八月一号我会带亲卫队搞一场长途行军演练。时长最短也要一个月,中间要是耽误的话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也说不定。”

看客都知道八月一号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他也想借借革命前辈们的东风。同样,即使心腹现在他也不能透漏此行的意图。

“强哥,要去这么久啊?”刘柱子、陈三一时讶然。

刘大眼和王老虎是老兵,部队拉练他俩肯定见识过,倒没表示出异样。

“咋了,你俩是不是舍不得和春桃、春花分开这么久啊?”任自强调侃了一句。

“没有,没有!”两人难为情的讪讪一笑,手摆的像风车。

“呵呵!”任自强点点他俩不再理会,吩咐王老虎道:“老虎,你选出一组炮手,带一门60迫击炮。要体力好打炮水平最高的随队出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