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公务员;翁熄系列乱老扒

一女多男辣文,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2021年2月10日
岳把我的具含进: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2021年2月10日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二章

春去秋来,十年光阴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一粒沙尘。

龙洲大陆,四国交汇的金宫城里,已过三十龄的慕清秋,亲手做了馅料,招呼一家人包饺子,今天是年夜。

丈夫、儿女、弟弟、弟媳……

连公爹天赐国王轩辕龙胜、弟弟南阳国王宫珝、以及北蛮国太上王君无涯都来了。

家人团聚,总有说不完的热闹。

如今的金宫城,耸立着几簇宽大的三层建筑物,每一片都有庭院大门,每个大门外都写着名号。

皇家学院-小学部;皇家学院-中学部;皇家学院-大学部;皇家学院-女子部;皇家学院-技术部……

经过七八年的沉淀,金宫城里的数座学院,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教学课程与制度。

如今整个龙洲大陆的权贵人家,甚至包括领近龙洲大陆的其他大陆与小岛,都乐意将后辈送来龙洲大陆的皇家学府就学。

就连龙洲大陆四国国王的儿子,都会在启蒙的年纪,被送到这里。

十年前,元玄苏醒后,和慕清秋一起来了金宫城,龙洲大陆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般团结,四国一致对待,抵御外敌。

慕清玥如愿的成了海上将军,战功赫赫。

由于龙洲大陆势如破竹的势,和坚不可摧的力,外敌始终讨不到好处,动荡维持了两年半,就渐渐平息下来。

曾经的海外侵略者成了邦交,他们送来珍贵的礼物,对龙洲大陆的团结非常惊奇、艳羡、佩服。

他们将子孙送来龙洲大陆的皇家学府,就是想让子孙们感受龙洲大陆的凝聚与团结。

动荡平息后,慕清秋和元玄回到了竹山村,他们在那里像平常百姓一样生活。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正如当年慕清秋梦醒时的推测,咖啡田消失了,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甚至,连郝平生、慕清槐等人都不曾记得,这世上曾经有那么一片,四季如春的世外桃源。

好在早些年,为了供应市场需求,慕清秋将咖啡树移栽了一些进温室,如今更是在南阳国开田种了咖啡树,这才保留下了咖啡在龙洲大陆继续风靡。

轩辕龙胜想传位给元玄,元玄竟来了个:除了慕清秋,我谁也不认识!

惹的慕清秋满心的幸福、满心的酸楚,三年的沉睡让元玄忘掉了很多东西,唯独将她的一切,事无巨细的记在灵魂里。

四国统一,动荡平息,整个龙洲大陆一派安泰。

君无涯没事儿找事,将北蛮国国王的位子传给了北蛮国十三皇子,【】,自己跑到金宫城开办学府,三年后,教出了一批淘气、捣蛋来。

君无涯焦头烂额,为保颜面,他千里迢迢跑到竹山村,向慕清秋求助。

那时候慕清秋和元玄的第二个孩子刚满三个月,看着君无涯顶着老巴巴的脸、却一副含泪欲泣的委屈样,慕清秋没脾气的点头。

这几年,慕清秋和元玄带着孩子,几乎在金宫城安了家。

因为女帝慕清秋的入驻,很多当世学者、大儒纷纷慕名而来。

他们听了君无涯初稿、慕清秋完善后的教学理念,都非常吃惊。

更多曾经受读书斋影响的人,终于站在了人前,给恩人女帝助威添势。

新制度、新科目、新类别,又有很多优秀的学者加盟,金宫城里的各

文学

大学府,渐渐步入正轨。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三章

司韵婷仔细观察片刻,恍然的点头:“这倒是真的。那他们是谁制造出来的呢?”

韩睿没有说话,眼睛只是凝视着前面那抹倩影。

司韵婷吃惊道:“……又是她?”

这女人到底有多少通天的本事?

不仅能制造复制人,连机器人也做得以假乱真,这女人难道真要逆天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安然顿住步子,抬头扫视着这些机器人,眸光露出一丝惊讶。

“cc3号!”安然开口了。

然而,诡异的是,机器人们自己做自己的,谁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就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似的。

安然狐疑了,皱起眉头,又念了几个口令,这些机器人丝毫没有反应。

韩睿夫妻对视一眼。

安然喃喃道:“他

文学

们被人修改了程序。可是,谁能做到?”

她的话音刚落,忽然有人接口道:“是我!”

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三人顿时身子大震,猛然转身。

却见一名高大俊郎的男子缓缓走了过来。不是司慎言是谁?

安然呆住了。

韩睿司韵婷大喜,齐声道:“哥!”

司慎言微笑着额首。

司韵婷奔过去,拉着大哥的腰又笑又跳。

“哥,太好了,终于又见到你了。你没事吧?”

“没事!”司慎言安慰着妹妹,转眸看着那个静静站在一边的女人。

韩睿咳了咳,递了个眼色给司韵婷。

司韵婷也是聪明人,自然看得懂。

“那个,哥,我们去那边逛一逛,你们聊一聊,啊?”不等司慎言答话,司韵婷就拉着韩睿转身走了。

司慎言失笑的摇摇头,抬眸柔柔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他的目光太过于火热,安然脸红了,她掩饰的咳了咳,道:“那个,你,你是怎么懂修改智能人程序和指令的?”

司慎言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哼了声道:“女人,不要忘了,你老公我管理着国际上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没有一点头脑和智商怎么行?”

安然不由失笑:“脸皮厚,哪有自己夸自己的?你可别哄我,我这里的机器人程序可不是一般人能破解的。”

“我这不是夸,是实事求是,这段时间,我待在这里无所事事,无聊得简直快疯。后来,我就开始研究这里的一切,我发现,机器人程序对于我来说是最简单的,我先是破解了电脑的密码,然后电脑里不是有程序密码吗?我一样一样的破解,后来也觉得不是那么难了。”

安然怔怔的看着他,忽然想到一件事。“这么说,那个复制人安然和那个……复制人,你都已经解决了?”

“哼,你还好意思说?”司慎言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这么大的事情你都瞒着我,不和我说,还给我弄出一个复制人出来,我真想狠狠打你一顿。”

安然脸红了,哼了一声。“那你怎么不打了?”

“当然要打,不过这顿打先留着,等以后生了孩子再说。”

“生孩子?”

“是呀,作为司少奶奶,难道你觉得生孩子是你的责任与义务吗?”

安然撇了撇嘴角,有些不乐意。“我才不,谁说要给你生孩子了?”

“不?那好!”司慎言转身点击了一下身后的电脑屏幕,屏幕上立即显出一行陌生的文字。

安然视线落在上面,吃了一惊道:“这,这不是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