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灰系列20篇;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2021年2月10日
霹雳书坊、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2021年2月10日

人杂交 第一章

王振前些年跟着高贤宁读书,又跟老郑和一段时间,接触到社会阶级上层,这一两年又在暗中调查纪纲,是以极为熟悉社会形态和政治局势,闻言有些不解,“陛下,有些话奴婢能否向您询问一下?”

朱棣点头,“你说。”

王振想了想,道:“奴婢先前跟着先生高贤林在鸡笼山下的国子监附近读书,先生曾说陛下会在十年内迁都北方顺天城,如今顺天皇宫初具规模,迁都已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陛下既然已经将去北方,又何须在意南方的江南士族?”

朱棣笑道:“没错,再有一两月等打完了澜沧朕便打算去顺天,而今后大部分时间,朕都计划留在顺天,应天这边,由太子监国,但太子仁厚,又与朝中文臣牵扯过多,利益纠结之下,太子恐怕会束手束脚,没法压制住江南士族。然而有些事虽然明面上不显眼,不过很多事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从这几次郑和下西洋之后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出,朕让三宝下西洋的事情触及到了江南士族的利益,所以这几年的政事其实在江南这边施行的很不顺遂,朕去北方顺天以后,应天这边的政事只会更艰难,江南士族必然多般刁难太子,长远以来,江南士族必成隐患!”

王振懂了,叹道:“陛下为太子殿下登基铺路,以便将来行政天下,可谓是良苦用心,然而太子殿下现在还以为您更喜欢汉王和赵王殿下,太子殿下依然每日惴惴啊。”

这番话有感而发。

王振并没有其他意思,王振只是听到朱棣那一席话后,知道了很多朝堂之上和民间不同的道理。比方说王振知道了为什么当年会有蓝玉案和胡惟庸案。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年太子朱标身死之后,太祖为了确保太孙朱允炆的登基之路,也确保朱允炆登基之后不会出现朝堂动荡,所以太祖必须将开国功臣铲除干净,不让他

文学

们对朱允炆有任何的威胁。

因此开国功臣被朱太祖一路屠戮。

像蓝玉那种膨胀后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就不说了,本来就是蓝玉自己在找死,竟然敢让拱卫京畿的部队派三百人去给他修府邸。

这是天子的待遇。

你一个臣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所以蓝玉的死其实是必然的。

但其实还有很多的开国功臣并不足以致死,但他们还是死了。

最后太祖就给朱允炆留下一个耿炳文,而耿炳文是一个擅长防守不擅长进攻的武将,这样的武将你让他来造反那根本不可能成功。

因为他不擅长进攻,怎么可能夺取天下。

也正因为如此,朱棣靖难的时候,朱允炆面临着手上无将可用的尴尬局面,只能重用李景隆,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徐辉祖,却又因为徐增寿的事情,朱允炆又将徐辉祖调回应天。

然后才有朱棣的靖难奇谈。

靖难之所以成功,李景隆功不可没,朱允炆的作死也是千古第一,要不然朱棣根本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

本上在说江南士族的事情,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王振竟然说到太子那边去了,而且还是关于登基什么的事情,朱棣闻言心生不悦。

蹙眉冷哼一声,“嗯?!”

你找死?

这种涉及天家皇室继承人的事情,朝中大臣也不得擅自议论,你区区一个内官,心里知道便可,竟然还敢说出来,这不是在作死是什么。

王振吓了一跳,也知道自己无心之失冒犯了朱棣,急忙跪下,“陛下息怒,奴婢知罪。”

朱棣挥手,“下去吧。”

王振浑身发软汗流浃背的退下。

天子的铁血和仁慈,让他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王振又学到了一点:在天子面前,永远只需要做一件事,少多嘴,当然,如果你是姚广孝或者黄昏,那么可以例外。

如果你不是这两人,就只需多听朱棣的,多看住陛下让你看住的人,少说话。

老天爷给人两个眼睛两个耳朵,两个手两只脚,但是只有一张嘴,这是有道理的,就是让你多听多看多跑多做,少说话!

朱棣又宣召赛哈智进殿,问道:“锦衣卫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锦衣卫现在是百废待兴。

高层几乎全军覆没,北镇抚司的中层也基本上没了,而京畿城中的锦衣卫缇骑也几乎没了,需要从地方抽调,同时从其他地方补充人力。

这个倒是简单。

所以先要把上层结构重新搭建起来。

赛哈智急忙说道:“微臣自出任锦衣卫指挥使以来,不敢有片刻懈怠,夙兴夜寐,在指挥同知刘明风、指挥佥事周胜然的帮助下,已经整理出陛下要求的名单,请陛下过目。”

说完赛哈智将一封名册递过去。

此刻康宁不在,殿内一名小内侍便上前接过,仔细检查之后,才双手呈递给朱棣。

朱棣搭眼扫了一下,将之放在桌上,问赛哈智:“你说说这些人的来路。”

赛哈智略一思索,道:“现在锦衣卫主要是差一名指挥同知和一名指挥佥事以及北镇抚司的镇抚使,而名册上面的这些人,全部是北镇抚司的指挥和千户,不过陛下不用担心他们的立场,这些人现在还全部在诏狱,甚至还有两名百户躺在家里病榻上,没个一两月下不床。”

朱棣讶然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赛哈智笑桌解释道:“纪纲叛逆的时候,这些指挥和千户、百户都不愿意跟着纪纲行此大逆不道的恶行,而当时纪纲不敢走露风声,也不敢把事情闹得太大,他只能用强势手段将这些指挥和千户、百户关押进诏狱之中,而在病床上的那两人,其实一共有五人,他们当时就就和纪纲闹翻,要来回报陛下纪纲造反的事情,但是被纪纲的鸿门宴埋伏,其中三人当场牺牲,这两人是费尽千辛万苦之力才逃出锦衣卫衙门,但被纪纲的人一路追杀,无法前来乾清殿向您汇报,最后他俩躲进民宅之中才侥幸活过一命,叛乱之后,微臣就着人将他们找了回来,所以这些指挥和千户、百户是绝对忠诚于陛下的人。”

朱棣笑了笑,“不错。”

朕心甚慰。

人杂交 第二章

征战月余,薛蛮部全境终于被南华大军荡平,阿花和阿山等人也押送着俘虏陆陆续续向薛蛮部老巢聚集。

薛蛮部老巢附近顿时人满为患,南华大军加上薛蛮部的俘虏很快便超过了十万。

为了减轻粮食运输的压力,赵昊不得不下令,命其他长老,各自带着手下,押送万余俘虏回各自领地,安排领地交接事宜的同时将带回去的俘虏安顿好,派人教他们开荒种地,以提高粮食产量。

这些人都打发走之后,薛蛮部老巢附近便只剩下昊天领的两万多将士了。

赵昊之所以没有让这些人回去,自然是有原因的。

这天,他便将手下十大领主招至帅帐,安排起后续事宜来。

众人到齐之后,他便拿出一张地图,挂在身后的木板上,威严的道:“诸位,相信你们也听说了,你们的领地我都要收回。今后,南华就不叫南华了,而叫大周国;长老也不叫长老了,而叫王爷;不过,你们的侯爵还是不变,侯爵跟王爵一样,也是有俸禄的,以后,你们的俸禄就是每个月十万斤粮食。”

这些阿花和阿山他们的确早就听说了,赵昊要收回领地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每个月十万斤粮食的俸禄对他们来说也算相当高的了,所以,大家都没露出什么震惊又或者难以接受的表情。

不过,他们并不像那些长老,一个个都上了年纪,想拿着俸禄养老,他们还年轻着呢,这突然之间没了领地,没了手下族人,那岂不是没事可干了?

还是老规矩,阿山代替大家问道:“那以后我们干什么呢?”

赵昊微微点头道:“这个问题问的好,你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多了,比如,操练军队,以后,我们大周国的精锐可就不是临时聚集在一起了,而是聚集到一起就不再遣散了。当然,这数量一开始不会太多,接下来五年时间,我们就保有三万大军即可。这三万大军分为前军、后军、左军、右军、中军和禁卫军,每军五千人,设将军一名,阿花,你来当大将军,统领前军、后军、左军、右军和中军,至于五军将军,就从你们手下挑选五个最为英勇善战的校尉来充当。“

众人闻言,无不满脸羡慕的看向阿花。

这一下,阿花可不得了了。

要知道,原来,他们每个人手下的精锐都不到两千五,而阿花一下就变成了统领两万五千精锐的大将军,大家能不羡慕吗。

还有更令他们羡慕的呢。

赵昊紧接着又交待道:“阿花,这些精锐由你挑选,整个大周国,所有青壮,你都可以挑选,我就一个要求,选出来的,一定要是最能打仗的。另外,这些精锐挑选出来之后必须天天操练,而且,他们也是有俸禄的,从士卒到伍长直到你这个大将军,都是有俸禄的,具体俸禄多少,我们以后再单独商议。总之,你这个大将军我不会让你白干,俸禄最少也不会低于一万斤粮食一个月。“

掌管这么多精锐,还有额外的俸禄!

这一下,众人都羡慕的有点眼红了。

赵昊交待完组建军队的事,又转过身来指着地图道:“大家看,这就是我们大周国现在的疆域图,以后就没什么各大长老的领地了,原来各大长老的领地都改为州,比如,我们昊天领就叫天州,南华长老的领地就叫南州,临洛长老的领地就叫洛州,而南蛮群山和原来薛蛮部的地盘则并为直隶州,这些州下面还要设县建城,要挑选知州和知县去管理,阿山,这些事就交给你了。”

阿山闻言,顿时懵了。

什么州县,什么知州知县?

他不知道啊!

他忍不住问道:“这个,怎么整?”

赵昊微微笑道:“你不知道怎么整没关系,这段时间我会慢慢教你的,以后你就是我们大周国的丞相了,所有政务都归你管,而且,你每天都必须把处理过的政务写成奏章,交给我过目。”

人杂交 第三章

菡了的话我一定会和大家说的……不过我没徽一…二:”你们懂的

当曹操奖潘凤所言变法之事说于三人听时,三人亦是大惊。

“主公!潘无双此言”程昱皱眉不已,虽说程昱出计极所行轨道,不在乎世人所想。但论及改制换法,便是他也有些不敢乱言。

曹操不发一言,转头看向刘晔。

刘晔身为汉室宗亲,此事本便与他关系最大,这也是为何曹操会当先问计于他的原因。

倒是刘晔并未发现曹操正看着他,只是听的先前曹操所说之话而处于愣神之中。

“子扬?”程昱见刘晔出神,忙开口提醒。

“哦?”刘晔回过神来,看了看三人,见曹操看着自己,起身言道:“潘无双此言莫非不怕传于陛下以及百官之口?”

曹操见刘晔所言并未过激,方才放下心来,笑道:“子扬所虑潘无双又怎会不知?”说罢他亦是站起身,走至刘晔身旁,言道:“潘无双此人,所行之事无一不经过深思熟虑,虽有时略显稚嫩,然却常常出人意料之外,且其视我为知己,方才将此事告诉于我,诸位乃是我之智囊,当为我解忧。”

说罢,曹操更是将潘凤当初与其所言朝政之弊端皆一一说出,更是让三人深思不断。而曹操见三人模样更是不打断,拿起茶盏。慢慢的品尝。

“主公,依在下之见,潘无双所言确实有理!”程昱沉思许久,看了看陈群、刘晔二人。开口言道:”如今朝堂之上,王司徒、杨太尉、张司空虽坐掌三公之权。然却并无三公之实,天下之权实则皆掌于各地诸侯手中,大汉天子,恐有其名而无其实尔!”

“仲德此言何意?”刘维听罢,不禁有些恼怒,毕竟其乃是大汉宗亲,如今听的此言,又怎会没有说法?

程昱本就不是什么循规蹈矩之人,听的刘晔之言,不禁大笑道:“在下失言。还望子扬每怪!”

正当此时。于一旁并未开口的陈群到是起身言道:“在

文学

下以为,潘无双所言乃是治政之根本!”

陈群字长文,三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颍川今河南禹州市人。祖父陈窘为太丘长。父亲陈纪历任平原相、侍中、大鸿驴,叔父陈谋为司空橡。早卒。陈群早年被刘备辟为别驾,后举茂秀才。除拓今河南拓城县令。

陈群家世殷实,为曹操所请。奉为上宾,与刘晔、程昱二人为曹操左膀右臂。

“哦?”曹操听罢不禁奇问道:“长文有何见解?”

陈群侃侃而谈道:“当今天下

得陈群献谋之后,曹操大喜,遂命人请潘凤前来府上饮酒。

潘凤受曹操之邀往其府邸饮宴,而且正好酒宴之上惟有潘凤与曹操二人,趁此机会。潘凤才将自己想要改革变法之事细细说给曹操听”

“孟德。如今天下大汉早已名存实亡,你可有取代汉室为君为王之心?”

只有潘凤和曹操两人。自然使得潘凤十分的放开,不过此言一出,哪怕是以胆大著称的曹操听了也是一惊。

“无双何来此言?”曹操讶异道:“当今天子贤明,虽天下有宵之辈为乱,然我等身为汉臣,岂敢有取而代之之理?”

看了看曹操模样,或许这今年纪长于自己,但毕竟还不是前世所知的那个历经风雨的魏武王曹操曹孟德。

人都是头跟着屁股走的,屁股下坐在什么位子想什么事。好比前世曹操身居魏武王时。难道他就真的没有称帝之心?当然,同理,曹操网刚举孝廉的时候难不成就想当皇帝了?

而曹操如今乃是执金吾,也算是极高的官职,但这个时候的他又怎会有取代汉室之心?听了潘凤所说之话语气中有怒,有惊异。有不解。他想不通为何潘凤会说出这种话。毕竟如今的潘凤在他印象中是死忠于大汉的人。

“朝代更替,此乃万古不变之理。”潘凤摇了摇头,又道:“夏桀、商纣暴虐无度,此便是夏商灭亡之源,而秦二世之理更不用多说,孟德你可懂?”

“当今天子虽然年幼,然既师从无双,又怎会如同夏桀、商纣?”曹操语气不喜,复又言道:“莫非无双当真有那谋逆之心?如此,操来日定斩无双项上人头。”

说罢,曹操给自己洒上一杯酒,笑道:“然无双又岂会是那等人?来,操先干为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