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经典肉伦怀孕

抓灰系列20篇;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2021年2月10日
霹雳书坊、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2021年2月10日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一章

黑马几个人轮流值守,寅正前后,将程善三人重新填回酒桶,启程赶路。

一路上,只挑着僻静地方歇了两三回,喝点水吃点儿东西,其余时候,都在急急赶路。

到后半夜,一行五人外加四头骡子,赶到了汉水边上。

借着新月昏暗的光辉,窜条沿着岸边,摸到芦苇丛中的那块大石头,弯腰拽出石头下压着的一根缆绳,和大头两人,飞快的拽起缆绳。

缆绳从水底一点点升起来,升出水面,没等缆绳绷直,河对岸的芦苇丛中,大常撑着船出来,往对岸过的飞快。

窜条和大头在岸这边,用力拽绳子,大常划浆,船过来的飞快,黑马等人,先将四只酒桶搬上船。

小船来回两趟,把人和骡子全部运过了河。

黑马和小陆子几个牵骡子抬酒桶,上到岸上,重新捆扎。

李桑柔和大常一起,将船再次划过河。

孟彦清已经等在河边,挥着手,十来名老云梦卫依次上了船,李桑柔招手叫孟彦清。

大常和几个云梦卫用力划着船。

李桑柔和孟彦清坐在船尾,李桑柔低低交待道:“我们不进城了,直接往平靖关去,你回去一趟鄂州城,找大帅,他要是问起,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跟大帅说,我要越过平靖关,往北走一趟,一路上都在北齐境内。

沿途也许有用得着官府的地方,你找他要一份能调动沿途官府官兵的东西,一定要管用。

之后,你把人都带上,带上家伙带上马,我在顺风递铺等你们,或者你们在递铺等我们,等到之后,还跟之前一样,散在四周警戒。”

顿了顿,李桑柔接着道:“对方是个很厉害的门派,能人很多。”

“嗯。大当家放心。”孟彦清凝神听了,点头答应。

船靠了岸,李桑柔和大常下了船,孟彦清将船划回去,接着接余下的老云梦卫。

河岸上,黑马等人已经收拾好等着了

文学

,见李桑柔和大常过来,牵着骡子,不紧不慢往东走。

天近明时,四周良田越来越多,前面不远,两三个村子几乎连成了片。

一行人在一片小树林里停下。

大常将桶提下来,黑马打开桶盖,李桑柔伸头过去,看着脸色苍白,嘴唇爆皮的宋启明。

宋启明瞪着李桑柔,抖着嘴唇,“我,我要……”

“渴坏了是吧?大常……”李桑柔看着宋启明嘴上爆起的皮。

“不是!”宋启明愤怒无比的打断了李桑柔的话。

“噢!小解?”李桑柔伸头过去,往桶里闻了闻,“你不是已经……”

“我要大……大……”宋启明被李桑柔伸头这一闻,羞愤交加,放声哭起来。

“你两天没吃没喝,还能大解?啧!行行行,给她找个东西。”李桑柔啧了一声。

小陆子扎进酒桶一通翻,拎出只小酒桶,“老大,就这个好像还行。”

李桑柔招手示意递过来,将酒桶递给宋启明,“把被子往旁边挪了挪,当恭桶用吧,大小差不多。”

“这怎么能……”宋启明一张脸涨得血红。

“要不你就出来,你可没有衣服,光着脚。

你看看这四周,没躲没藏的,你真要出来,让大家看着你大解?

听姐姐的话,还是桶里好。”李桑柔在宋启明蓬乱无

文学

比的脑袋上拍了拍。

宋启明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接过小酒桶。

“大常,把他俩拎出去,大头看着他俩,让他们找个地方方便方便,还有,给他们喝点儿水,让他们四处走走,活泛活泛。”

刚生好火的大常过来,先把程善提出来,再一把揪出罗启文,放到地上。

程善明显知趣多了,光着脚,裹着丝绵被芯,往旁边靠到树上,慢慢动着四肢,等麻木的双腿好些了,往旁边挪过去。

罗启文紧跟在程善后面,生硬无比的拧着头,绝对不看在酒桶里放声大哭的宋启明。

师妹太可怜了!他替师妹尴尬的恨不能把头缩进脖子里。

“老大,像是逢集!”爬在一棵高树上,正四下张望的蚂蚱喊了句,“真是逢集,已经上人了。”

“嗯,先吃饭,吃好饭,黑马和小陆子去赶趟集,要是有,买三四床厚棉胎回来,再给小妮儿买个子孙桶,有草纸买几摞。”

李桑柔一边吩咐,一边从大常带来的竹筐里,摸出暖水瓶,倒了杯温热的水,端到宋启明那只酒桶前,递进去给宋启明,“喝点儿水,要不然,太干了,你解不出来。”

宋启明想伸手打翻那杯水,或者泼到李桑柔脸上,可抬起手,却接过杯子,一边哭,一边几口就喝光了水。

她实在是渴坏了。

李桑柔再倒一杯给她,再倒一杯,笑眯眯看着她一连喝了四五杯。

程善和罗启文方便好,在小树林里转了两三圈,裹着丝绵被芯,坐到火堆旁,一杯接一杯的喝水。

宋启明哭声低了些,手伸上来,拍了拍桶。

李桑柔过来,伸过头,“好了,递给我。”

“不是,草纸!”宋启明一眼都不想看到李桑柔。

“没有,你拽块丝绵擦擦。”李桑柔指点道。

“你!”宋启明再哭出来,也只好用力揪着丝绵。

李桑柔等了一会儿,接出桶,递给大头,看着宋启明问道:“要不要出来坐一会儿?你师兄和师叔都在那边坐着呢。”

宋启明抹了几把眼泪,探出半个头,看着火堆,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大常过来,一把揪出宋启明,将她拎着放到程善旁边。

宋启明紧紧抓着丝绵被,垂头坐着,斜眼瞄见旁边师叔丝绵被芯上一大片黄渍,呆了呆,赶紧把头拧向另一边。

程善憔悴委顿,罗启文坐在程善另一边,一眼不敢往宋启明这边看。

大常煮了一大锅咸肉粥,拿出一罐子酸萝卜酸白菜,窜条几个将大肉包子烤的焦黄诱人。

大常盛了粥,挟上几块酸萝卜酸白菜,递给程善和罗启文。

李桑柔欠身过去,伸手摸到宋启明的胳膊,滑出狭剑,在宋启明手的位置割出两个口子,示意宋启明把手伸出来,递了碗咸粥给她。

三个人垂着头,闷声不响吃饭。

黑马和小陆子吃好饭,牵着头骡子,兴致勃勃的去赶集。

蚂蚱、窜条拿着皮袋,赶着头骡子去最近的村庄装干净井水,大常把余下的粥和包子一扫而空,洗了锅碗。

李桑柔将装满水的铜壶吊到火上,拿出只相当大的铜茶壶,放进她的独门茶包,沏了一大壶茶,倒了三杯,递给程善三人。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二章

第1838章完结

宁夫人一脸不可思议,“女子在家相夫教子,怎么可以抛头露面,不成体统。”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男女平等,女人用不着在家相夫教子,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否则男人会嫌弃,还在外面搞三搞四,就像你男人这样。”宁霜说道。

宁夫人沉了脸,原来是这个原因,可她还是不甘心。

“他以前对我很好的,保证不会纳妾,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宁夫人神情有些哀戚。

以前的海誓山盟犹在耳边,那个男人却变了。

“男人的保证若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了,你不能把感情都寄托在男人身上,得有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男人这种生物其实就是贱骨头,你对他太好,他就翘尾巴,你若冷着,说不定还会巴巴地讨好你。”

宁夫人心动了,她嘴上虽硬,心里却舍不得宁老头,很想回到以前的浓情蜜意。

“可我从来没工作过,我什么都不会。”宁夫人觉得羞愧。

“你以前做过什么?”

宁夫人想了想,回答道:“夫人让我去魅惑凡间男子,带他们给夫人。”

宁霜抽了抽嘴角,“除了这个,还会干什么?”

“不会了。”

宁夫人摇了摇头,更羞愧了,难怪老头子说她什么都不懂,她好像真的是废物。

“你跟着那老妖精之前是做什么的?”

宁夫人神情变得茫然,“我不记得了,记事起就跟着夫人了。”

“做饭总会吧?”

“不会。”

“你们吃什么?”

“有保姆,或者出去吃。”

宁霜突然觉得有点小骄傲,好歹她会煮面呢,虽然味道不太好,比这女人强太多了。

“琴棋书画会不会?”

宁夫人眼睛亮了,“我会跳舞,还会抚琴。”

“弹一段我听听。”

宁霜手一挥,一架古琴出现,宁夫人端坐好,弹奏了一曲悠远清扬的古曲,倒比现在很多所谓的大家强多了。

“你跳段舞我看看。”

宁夫人走到客厅中央,开始翩然起舞,但她这身子骨上了岁数,筋络都硬了,跳得不伦不类的,宁霜让她停下。

“琴艺不错,我介绍你去一家高档茶楼抚琴,以后你得按时上班,别成天待在家里,下班后也可以出去散散心,认识一些新朋友,你的世界不能只围着一个男人,这个世界有许多风景都很美,可以四处散散心。”

宁霜苦口婆心地劝说,女人如果成天围着男人转,生活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连自我都没有了,怎么会被人看得起。

宁夫人点了点头,宁老头太伤她的心了,她在家里待着也没意思,出去工作也好。

宁霜找到了一家高档茶艺馆,出入的客人非富即贵,她并不认识茶楼老板,直接就带上人去面试了,要是老板不同意,她就用点小法术。

老板是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大约四五十岁,戴着眼镜,看起来不像是商人,更像是大学教授,他见到穿着白色连衣裙像大家闺秀一般的宁夫人,眼神定了几秒钟,不过很快就移开视线了。

宁霜说了来意,老板挺痛快,让宁夫人弹一段。

当宁夫人抚琴时,老板眼睛又直了,宁霜都看在眼里,宁夫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得宜,看着顶多就四十来岁,还具有古典美,走在大街上,魅力不输那些年轻女孩,老板看直眼很正常。

一曲弹罢,老板立刻便定下了,让宁夫人在茶楼演奏,工作量也不大,一天弹个十来曲就行,时间由宁夫人自定,工资按天结算,一天一千块。

宁夫人非常满意,她对金钱没太大概念,哪怕只是一百块一天,她也会答应的。

于是,宁夫人就在茶楼上班了,每天过得极充实,弹弹琴,有时候茶艺师忙,她还能替补上给客人表演茶艺,她学起来很快,再加上她身上有着独特的古典气质,表演得比茶艺师更优雅些,有些客人特意点她的单表演。

宁夫人终于在茶楼找到了自我,宁霜去拜会了胡一诺他们后,小半年过去了,准备回上界了,出去那么久,她突然有点想冥君了,更觉得一个人在外面转也没啥意思,还是回家吧。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三章

傍晚,叶青凰已重新换了一身衣裙,虽比宫中装扮少些华丽,衣裙却是她自己亲手做的,石榴裙上所绣也出自她手。

叶子皓和小吉祥、二宝也换了一身,都是她做的新衣。

一家人与东方昕宇家和东方曜扬家一起去慈华宫吃晚饭。

北辰曦也从御书房赶了过来,看着温婉端庄的妹妹,就满心欢喜,兄妹终于在这个家中团聚了。

元皇后并没有一直陪在祁太后身边,还拉走了习惯留在慈华宫的新月长公主,让祁太后与自己的父母能说些体己话儿。

她们也没去长明宫打扰叶青凰他们休息,直到这时候都来到慈华宫,再次碰到一起,大家情绪都已缓和下来,只是说笑着开心的事情。

叶青凰重新拜见了祁太后,送上了自己的绣品以及专门打制的首饰头面。

原本祁太后还没什么感受的,只当是女儿送的礼而已,就让人收下了。

随后听老王妃说,这绣品都出自凰儿之手,首饰也是凰儿亲自画的样式,再让工坊打制出来,顿时诧异者睁大了眼睛。

连忙让人把东西又呈上来,她要细看。

“凰儿好手艺,没想到我的女儿还有这本事!”祁太后一脸骄傲地夸着,细细欣赏那些绣品,又去端详那套首饰。

叶青凰微微笑着,并没有像别人那般听夸就赶紧说些讨巧的话儿。

她的本事,是她养母所教,这时候说着有什么意思呢?

她又把另一套首饰给了元皇后。

元皇后连忙也夸了一通,就收下了。

她已是皇后,自然知道皇上心里有多重视这个嫡妹,便是从未见过,既不熟悉也谈不上多浓厚感情,但在礼貌上也维持得很好。

“母后,这首饰和绣品可真好看,样子在我们北苍可寻不出一样儿的来,姐姐可真是好手艺呢。”

一旁,新月长公主也凑了过来,一脸艳羡地夸着,于是祁太后便诧异地看了叶青凰一眼。

“你妹妹……”

“妹妹怎么?”叶青凰这才抬眼看过来,淡笑着反问。

“……罢了。”祁太后迟疑了一下,便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再让宫人将绣品和首饰拿了下去。

她刚才想问的是,有给她的也有给皇后的,怎么没有给皇妹的?

但又想到,先前凰儿是有给月儿见面礼的,此时若是再问,到显得她的不妥当了。

席上,叶青凰坐在祁太后身边,新月长公主见状便想坐到另一边,但另一边却是老王妃的位置,她的目光一转,便在叶青凰另一侧要走过去,然而……

二宝和小吉祥坐了。

随伺的是岳飞花和陈菲菲,还带来了二宝的专属童椅,小吉祥已将五岁,已经不用这种专属椅子,只要不在面前搁汤碗就是安全的。

小吉祥旁边坐的是东方曜扬的妻子,她没带孩子而是坐过来这边,自然是帮着照看小吉祥的。

祁王府的孩子们多,已经另外安置了一桌,再加上乳娘和婆子丫环们照看着,也是热闹。

新月长公主见老王妃另一侧坐的是元皇后,元皇后旁边是祁王世子妃和陈河郡王世子妃,不由微微抿唇,便走到剩下的空位上坐下。

刚才几个选择不顺,到是让她最后一个坐下,也不知道要和谁说话,有种这一桌都是一家人,就她是个外人的感觉。

祁太后今天到是没顾得上她,一边坐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坐着自己的女儿,她觉得这一生都值了,开心不已。

只不过很快她又惊讶不已。

“凰儿你竟然亲自喂饭?没有乳娘吗?”她眉眼沉了沉,便横了孩子们身后站着的两个妇子一眼。

“这两个是做什么?”东黎的下人这么没规矩的吗?竟然让主子给小主子亲自喂饭。

“母亲,她们是兄长当年给我的护卫,是东黎人。”叶青凰扭头瞧了一眼,连忙解释。

“她们不是乳娘,小吉祥和二宝,一直都是我和皓哥亲自带着的,婆子只是陪着玩耍,帮着照看一下。”

“亲自照看?”祁太后一脸不解地看着叶青凰,想说这有失皇家身份,但想到凰儿是在农家长大,又抿住了嘴,怕她伤心。

“嗯,小吉祥出生的时候,皓哥还只是个秀才,我们常住在县城,早已习惯了亲自带孩子。”叶青凰微微笑着,说得坦然。

“而且我觉得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在他们小时陪伴,教他们做人的道理,给他们做好吃的,做新衣裳穿,带他们出去玩耍。”

“……”祁太后看着她这么说,突然红了眼眶,嘴唇轻颤着,“凰儿,你可怨母后?”

这孩子,一直唤的是母亲,从未唤过母后,叫曦儿也是哥哥,而非皇兄。

她、她这是……照着民间普通人家的称呼在喊,而没有将自己当作皇家公主来看吧?

“怨母亲做什么呢?母亲当年可是痛失爱女呀,这些年我一无所知地长大,母亲却要承受所有的痛苦。”

叶青凰连忙说道。

说到底,对亲生父母她也曾无数次想像过,却拼不出他们的模样,但她的遭遇,怪不到母亲头上,但父亲却有逃不脱的责任。

只是她不便说出来罢了。

“好孩子,如今你回来了,以后就留在母后身边,让母后好好补偿你……”祁太后拿出帕子擦了擦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叶青凰。

叶青凰却是微微一笑,提醒道:“母亲,我已嫁人,我的家已不在北苍了。”

她的丈夫和孩子在哪里,她才会在哪里呀,就像母亲,明明是东黎人,却因嫁到北苍,才成为北苍人啊。

“……”祁太后看着她冷静地说话,心里一时酸涩,不知能说什么了。

祁太后出身王府,长在皇室,更为一国之母、如今也是身份尊崇的太后,一辈子见人无数,遇事无事,如何看不出来叶青凰的异样?

她感觉到这孩子有些冷淡,说不怪她,其实还是怪她的吧……

身为皇后,却连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女儿,都能在自己的宫中给弄丢了,这责任,无法逃避。

看着女儿又若无其事在喂孩子吃饭,还耐心地同两个孩子在说话,祁太后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