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撩妻日常1v1青灯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38部杂交小说
2021年2月10日
夫君的大东西: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2021年2月10日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第一章

第213章教育,要从小事抓起(2)

桓芊芊在外面听了一阵子‘课’之后,好奇的问道:“老公,里面讲的内容我都听不懂,什么叫先乘除后加减,什么叫提取一个相同的‘公因数’啊”

李大伟笑道,“这是数学运算的一些规则和技巧,如果你喜欢学,老公以后可以教你。”

“很难吗?好玩吗?”

“呃~这个怎么说呢,看个人喜好和天份吧。我们的芊芊女侠喜欢的是‘化学’,也很有天份。”

见未来‘郎君’夸奖自己,桓芊芊居然有些害羞起来,扭捏的道:“人家就是觉得…化学很好玩啦!”

李大伟回忆般悠悠的道:“化学是一门极大的分支,目的是穷极天下物质变化之奥秘,甚至是制造世上没有的物质,越学就发现自己越是无知而渺小。”

“啊…老公你懂的这么多都没有学会吗?”

咳…李大伟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尴尬的笑道:“这个,我掌握的也就山谷里那群野牛的一根毛而已。”

桓芊芊歪着脑袋,遐想了一会儿,呆萌的道:“那化学岂不是最难的一门学问了,怪不得我那么喜欢。”

噗嗤~

自己的这个小女朋友居然展现出了自恋的一面

文学

,看来当‘女侠’纯粹是副业,入错行了。

隔行如隔山,这些东西解释不清楚,反正后世‘六选三’选化学的越来越少。

旁边的熊大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毫无疑问,谈的都是‘大’学问,犹豫了一下,羞涩的道:“家主,我孩子长大了能不能跟着你一块儿学‘化学’?”

“可以呀!”李大伟想了想又摇摇头道:“还是看孩子的兴趣和天份吧,他擅长哪项就学哪项吧,每一项都学无止境。”

“多谢家主”熊大噗通一声跪下来磕头。

李大伟忙见他扶起来,“我说过,不兴这种跪拜礼!”

“我这是替孩子拜师的,嘿嘿!”老实人也有精明的一面。

“好吧,不过你孩子也就两岁多吧?学这个早着呢”

“还有一个月就三岁了!”

嗯…李大伟点点头,“等这里走上正轨,我打算把孩子们按照年龄和水平进行‘分级’,找专门的老师来教,当然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音乐,体育,美术什么的我来教。三到六岁的孩子会成立一个幼儿园,专门有人帮着照顾,顺带做好启蒙教育。”

噗通~熊大再次跪下磕头,哽咽的道:“家主,您真是一个好人,我散尽家财也要让孩子上学的。”

……

“拉倒吧,你哪来的家财?”李大伟苦笑不得的道:“你们既是我的家臣,你们的孩子我当然会倾囊相授的,不需要你们出钱,包括那群孤儿。当然你们得努力干活,要不然我穷死了,也就没精力教了,哈哈哈。”

熊大爬起来,挠了挠头,嘿嘿的傻笑几声,眼神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

很大一部分人还是在果林那边,尽可能多熬糖,在这儿的都来了,也再次见到了四熊,莫等闲,莫笑君。看他们那蓬头垢面的样子,这几天没闲着。

一群人乌乌泱泱的走进教师,正在授课的小先生‘小草’见到李大伟,把手中的‘教鞭’一扔,大呼道:“大伟哥哥!”然后扑了过来。

李大伟笑靥如花,半蹲了下来,张开双臂,一下子接住了‘小草’然后报了起来,笑道:“咱们的小草胖点了呢!”

教室里面一下子炸锅了,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无数个稚嫩的声音喊道:“大伟哥哥”,“我也要抱”…这次李大伟站起来比较快,孩子们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灵活些的爬到背上,得意的向大家显摆,‘狗娃’永远都是最慢的,吸着鼻涕,挤不进去,在外面干着急。

见李大伟手忙脚乱的样子,大家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没有一个帮忙的。腻歪了好一阵子,大家才慢慢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第二章

“盖君子善善恶恶,君宜知之。”————————【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

河间豪民苏伯、田银等人造反后,幽冀数郡几乎被其声势煽动,各地蠢蠢不安。对此情况,河间太守王脩立即做出反应,在还没有得到调兵命令的情况下,他先是独自带领几个人骑马径直闯进当地一位谋图响应叛乱的俞氏豪强家中,亲手斩杀了俞氏等兄弟数人,整个俞氏族人、门客皆镇骇惊惧,居然无人敢有举动。

王脩凭借威势很快安抚其余的人,自此郡治周边诸县的贼寇逐渐止息,然而苏伯等叛军势力渐渐大,隐隐有与巨鹿郡叛贼在安平合流的趋势。王脩单凭郡兵不能抵挡,幸好有幽州的镇北将军张辽派了校尉姜叙率兵南下解围。

“没有派张郃去河间,可见镇北将军心中有顾忌了啊。”仅在渤海的太守陈登听闻此间消息的时候,正在灯下拨弄着算筹,一边计算着府库里的粮草有多少足够供应河间,一边与旁边的人闲聊道:“镇北将军麾下,最善战、将职最高的就只有张郃了吧?”

“镇北将军麾下,的确不如镇南将军身边多将才,不过这也是镇北将军足够骁勇,风头将其余人盖过去了,也尚未可知。”坐在下手整理案牍的正是南皮令贾逵:“我们郡内近来也颇有些异声,还请府君多留心。”

“大军就要来了,郡内小患,不足为虑。何况如今民心思安,朝廷广施仁政,真想造反的只有那些豪右。陈、吴不动,六国哪有出头者?”陈登看得很透彻,他认为这些人都是不成气候的蟊贼,根本不会对河北造成多大的威胁。皇帝有民心,有军心,陈登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倾覆的危险,所以这也让他、以及许多像他一样的聪明人开始主动去转变,去适应时势的变化:“传令各县邑谨守城池,不得有失,郡兵、屯兵乃至于盐户,在危急时都要归附近典农调遣。”

“难道此次镇北将军不只派了姜叙一部?”听到对方说起‘大军’,贾逵不禁好奇道,校尉姜叙只带了两千精兵,如何也算不上一个‘大’字,而据最新的消息,苏伯等人已经招徕了上万人,再加上其他郡的叛贼,恐怕都不是姜叙这两千人能应付的。

“我何曾说是幽州来的援军?”陈登好笑的说道:“河南不是有解烦等军么?”

在数年前皇帝收复河北,回师驻兵河南的时候便留下解忧、解烦等三支精兵,驻守雒阳,看护雒阳故宫与宗庙陵寝的同时,也用以镇守关东,世人皆称这三支从南北军遴选而出的精兵为‘东军’,人数虽少,但精锐十足。这次司隶、冀州动荡,在二者之间的河内郡也颇为不宁,在河内郡兵没有插手的情况下,解烦督太史慈已经开始奉诏渡河,火速进入河内了。

“可是冀州本有郡国兵,只需一良将,足以破贼。即便形势危急,也有不少屯田兵可供驱使,朝廷闻此变,置郡国等兵不用,径直调边军入内,这未免有些……”贾逵欲言又止。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第三章

“陛下,这样所培养出的学子确实可称为通识之才,但这样是否有悖尊儒之道?而不利于天下大治否?”

丘养浩问的比较委婉。

毕竟他现在算是大明皇帝陛下朱厚照的心腹之臣,还靠着皇帝陛下混了天大的富贵。

所以,丘养浩也不敢直说。

他害怕直言会激怒皇帝陛下,导致他失去这份富贵。

但他又不得不问,毕竟这对于作为文官的丘养浩而言,朱厚照要他在苏州开这样的学校实在是太离经叛道了些。

“尊儒?”

朱厚照淡淡一笑,说道:“你可以提倡尊儒,所有人都可以提倡尊儒,但不能因为大部分都尊儒,就强迫读书者皆需尊儒,朕要开办的学校不是要传学生以儒学,而是传学生以经世致用之学,何为经世致用之学,符合实际,谁都可以拿来用,即便他将来不成为儒士也可以用毕生所学报效家国。”

经世致用的概念要到明末才由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人提出来。

而现在朱厚照提出这个倒也算是有些超前,但也没有超前到这个时代的士大夫不能理解的地步。

“换句话说,朕要苏州以后开办的学校不是为了以培养当世大儒为唯一目的,大儒也治不了国。”

朱厚照说完就问向丘养浩:“明白了吗?”

“臣明白了!那臣这就斗胆去做这事,这件事倒也不难办,但臣担心的是,此事若做了,会遭许多天下大儒声讨,臣虽死不足惜,但关键是耽误了陛下兴教强国的大业,就是臣的罪过了。”

丘养浩其实就是怕被天下儒士叱骂他只知谄媚陛下而背叛儒家,然后被陛下抛出来顶锅,然后被治罪,或者是被后来的君王治罪,所以才这么说了一句,但他没有直说,只以自己会被报复而耽误皇帝大业的方式来委婉表达。

朱厚照自然明白丘养浩话里的意思。

所以,朱厚照笑了起来:“你丘养浩和张璁等人一样,是朕亲自面选的,朕怎会轻易放弃你们,除非你们自己叛了朕,其他的话,朕不多说,因为朕多说了,卿也不会信,卿只需知道,这任何好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丘家不能白得朕赐予的富贵,你自己思量,如果不愿意,朕准你辞去苏州知府一职,并撤掉大明东印度公司!”

丘养浩忙匍匐在了朱厚照面前:“陛下息怒,臣知罪!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粉身碎骨!”

朱厚照此时已经走了四五步远,见丘养浩识趣地请罪,也就回了一句:“起身吧,你是个聪明人,当应知道,就算是王琼那样的人,朕都会保,何况你们,朕刚才也说过,朕缺自己的人,怎么会先让自己的棋子变成弃子。”

“陛下说的是,是臣愚钝!请陛下放心,臣一定完成好陛下的旨意。”

丘养浩说着就积极回应起来:“陛下,请问这学校是同社学还是同府学学宫?”

“自然是与社学类似,收孩童入学,接受启蒙,习算术、文章、常识三科;

新建学校干脆也叫社学,苏州府城内的原有社学虽然已经荒废,也干脆重建起来,统一编为苏州第一、第二、第三社学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