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最刺激一篇,你这个浪货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2021年2月10日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妈妈的朋友7
2021年2月10日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一章

类似于修复强化手段,沈小七本身也不敢言说精通铸术,这方面还未过分研究,游戏讲究均衡,却丝毫不吝啬于极限判定的玩家,大有将这等立威游戏宣传,让玩家眼羡的所在,诸如神技技能,游戏中还是存在的,而这类玩家所获得的资源也是极其丰厚,各种奖励首发判定无时不存在。

只是游戏中人才济济,单方面保持极限判定和其困难,稍有不慎就会被判定不足,而争抢最多的莫过于刷怪数、伤害回复比以及四大属性,保持巅峰,往往只是一件装备就会拉开,而这些人,无限接近获取神兵利器可能。

声望值同样是存在于判定标准,辅助本身就容易获取,成功炼制或铸成都有少补声望,相当于战斗玩家的爆装弥补,旧流年是纯粹铸兵,和沈小七截然不同,频频刷新兵器榜排行,声望值丰厚,身处匠门,人族阵营,就算无官无阶,亲和度也极高,声望值直接影响玩家死亡爆出和任务触发,甚至于NPC的好感,旧流年这名列声望榜,排除部分依靠特殊道具遮掩,其实,旧流年随便去长安城转一圈,都能莫名其妙被NPC赠送各种,收获简易高回报任务。

爆装以次递增,虽然也存在随机,不过旧流年死亡,当真是爆不出任何,连经验值都有一定的保障,沈小七这副理所当然,旧流年倒也没什么意见,唯独看重珍馐铸兵相关,这才有些担心。

“那图纸很有可能是不是当下品阶,铸成对等大师级技艺常规品阶的可能性很大。”旧流年并不否认,虽说现下铸兵的条件不允,但至少先确定指望,老者已然言说,月族的各种不允在此地产生效果,就必须借助外物,而且不难看出,老者自知三界各种,同为人族,月族也善特殊铸兵,或许还真知晓这图册的由来,若能无端加深个羁绊,那还是意外之喜。

“前辈,不知此物是否有用处,我等见识粗鄙,还望赐教。”沈小七取出图册,走近老者,玩家商议阶段,等同中段剧情,横竖此间没有日夜交替,时辰压根不重要,就等同陷入某种自行交流状态,不经意扫了一眼,老者的目光却并未迅速挪开,怔怔的盯着沈小七手中图册,某种渗着些许不确定,“可否借老身一观。”

“自然。”沈小七倒是不怕NPC贪了物件,但凡老者见物心喜,若是牵扯到争抢,游戏自然有弥补任务,难度可能极为夸张,对应的和月族出手,任务奖励也必定非凡,此时恭敬不如从命,大咧咧的直接将图册递给老者。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页面,若非知晓老者年岁惊人,当真看不出年迈,不似之前的慵懒,甚至爆发出些许央求沈小七出手时决绝,只是这等状态并未持续太久,老者满满皆是遗憾的叹道,“不想此物居然流于凡尘,诸位知晓修罗族,阁下更是身有此等大逆之物,老身当真不知,你到底是妖族,还是五族反叛所在,若非尚

文学

且知晓修罗族风范,老身倒是怀疑,你是否是修罗之人,妄想逆天所行。”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二章

@@

没烂尾吧!!没烂尾吧!!结局作者君还是比较满意的。

双线结局,我感觉第一个单女主线,是比较现实的。

第二个双女主线,则是最像小说的一个结局。

但是请各位读者大人们嘴下留情,不要骂苏环的抉择、不要骂苏珊不要脸、也不要骂袁可懦弱。

要骂就骂作者,因为这是我写的感情戏。

结局了,想说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本书,写书实在是累,尤其是像我这种手残。

如果有第二本,那么下个月会开新书,还是LOL。

如果下个月,没有开新书,那么就没有第二本书了,我也就不会再写书了。

其实我还是想继续写的,但是怕自己受不了一些喷子,从这些十一个月过来,相信大家都知道我的脾气,倔还有点玻璃心。

算了,不说了。

小伙伴们,有缘再见。

收藏的话,先不要取消,如果还喜欢看我写的书,那么下个月我如果还要继续写书的话,下一本我会过来发个单章的,不看我书的话,直接下架吧。

————魔道弟子完本感言。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三章

一长两短。

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回荡在早已大变样,略带空旷的特尔街19号内。

没有去看监控,杰森敏锐的感知就也可以通过那略显熟悉的脚步声确认来人是是谁。

那个交易者。

那个带着‘诚意’而来的交易者。

虽然对于现在的杰森来说,【斯瓦格努之触(卵)】和【艾克之卵】所带来的饱食度已经是不算什

文学

么了,但是在不久之前……

大约6个小时前,还是难得的东西,让他应对了当时的危机。

甚至,可以说是第一桶金。

当然了,味道也是不错的。

低配版的肉勾蛋,算得上是杰森在进入到不夜城以来,难得的美味了。

现在对方返回了。

毫无疑问,是来那地图了。

杰森站起身,从一旁的板条箱上拿起了那张地图。

上面的路线他早已经记住了。

只是不知道在哪。

虽然他是邮差,但是他对‘不夜城’熟悉的地方依旧是仅限于16、17、18等几个区域内。

像是15区之前,25区之后,他都不熟悉。

例如26区。

在今天之前,他都从未进入过。

不过,就算是来过,杰森也猜测自己很难分辨。

因为……

地图大概率是假的。

不是那种一看就是假的,而是在某些地方造假。

简单的说,九真一假。

除了最为关键的位置外,都是真实的。

而这就是致命的。

杰森已经能够想象得到,交易者拿到这张地图后,会发生什么了。

来自特尔街3号的监控者一定会将一切上报。

接着,就是等待。

等待猎物进入陷阱。

至于他?

这枚棋子的作用已经到头了,自然是要丢弃的。

而这是杰森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并不是惧怕。

只是时候不到。

那位‘大人物’和对方的‘合作者’,对于他这枚棋子,不会太在意,大概率会在交易者拿着地图离开后,就派一队枪手来解决他。

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的逃脱或者将那队枪手干掉。

但,之后呢?

发现失败的‘大人物’和对方的‘合作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更多的枪手,乃至是超凡者就会接踵而来。

他会在短时间内就陷入到极度麻烦的情况。

一波又一波的袭击者。

日夜不停,接连不断。

哪里又在特尔街19号内默默发展、增加实力来的痛快。

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位‘大人物’和对方的‘合作者’是谁。

一丁点儿信息都没。

他无法判断对方的势力范围。

更没有办法针对布置。

这是极为不利的。

因此,杰森迅速的在手掌心内写了几个字。

当他打开门时,一副‘邮差’模样的交易者早已等候在那了,看着杰森手中的纸张,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呼吸却是急促了一分。

杰森的感知能够清晰捕捉到这一点。

看起来这张地图比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有了这个推断后,杰森对于接下来的计划更多了一分信心。

他抬手将地图递给了对方。

同时,露出了掌心。

上面清晰的写到——

陷阱。

‘邮差’模样的交易者清晰的看到了这两个字,然后,不动声色的就要向着杰森手中的纸张拿来。

可是杰森却是一扬手,交易者的手指尖擦着纸张而过。

“不够!”

“你的筹码不够!”

“我需要更多!”

杰森这样的说道,声音中带着一种贪婪的恶劣。

‘邮差’模样的交易者一愣。

随后,愤慨的开口了。

“你这是坐地起价!”

“你违反了承诺!”

交易者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抢夺杰森手中的纸张,但是一柄短柄宽刃砍刀却架在了他的脖颈上,顿时,这位交易者的身躯一僵。

“坐地起价?违反承诺?”

“这不是‘不夜城’里每个人的基础品德吗?”

“你不要娇羞的好像一个小姑娘一样。”

“现在,滚回去,带着足够的筹码再来找我。”

杰森说着收回了短柄宽刃砍刀,看似重重的一脚踢在了交易者的小腹上。

砰!

交易者捂着肚子连连后退,大门也随即关上了。

“混蛋!”

“你不得好死!”

貌似‘邮差’的交易者一边骂骂咧咧的走向一旁,一边发出阵阵呻吟,显示着自己挨了这一下,并不轻。

周围一直窥视着特尔街19号的街区豺狼们,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纷纷大笑。

嘲笑着交易者的单纯。

然后,全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目光。

毕竟,貌似‘邮差’的交易者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只肥羊。

还是极为单纯的那种。

真的是再好不过的猎物。

交易者明显发现了这一点,捂着小腹的他脸色一变,接着,快速的向着一条小巷跑去。

然后——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在小巷内响起。

一开始是稀稀拉拉的,可仅仅十几秒后,就变得密集了。

很显然,街区豺狼们遇到了麻烦。

或者说,他们改变了目标。

从一开始的肥羊,变成了彼此。

这并不奇怪。

在‘不夜城’猎人很多时候也是猎物。

门后,杰森听着街道上的动静,面具后的嘴角一翘。

很显然,貌似‘邮差’的交易者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如果没有这样随机应变的能力,对方也不会成为接头人了。

“没有拿到‘地图’,计划暂时受到了阻碍,那位‘大人物’和对方的‘合作者’一定会警告我这枚临时棋子,但是却不会太过分——因为,我现在很符合‘不夜城’的传统,且我已经和那位交易者接触过了,如果冒然换人的话,很可能会露出破绽。”

“那警告方式会是什么呢?”

杰森重新坐回了板条箱,心底有了一点期待。

现在的他,不仅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还要了解那位‘大人物’和对方的‘合作者’,好为之后的行动做出更好的计划。

而‘大人物’或者对方‘合作者’的‘警告方式’就是一个突破口。

按照杰森的猜测,这两位……应该准确的说是后者会狠狠的教训他,且展现出让他无法反抗的实力,只有这样他才会乖乖听话。

‘不夜城’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

对方也不会例外。

那么,对方应该会派出一个得力手下来。

毕竟,隔空说话之类的,威胁力度太小了。

杰森一边想着,一边又摸出了两个肉罐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