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进去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小丹的性欢生活,乖不疼的
2021年2月11日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2021年2月11日

深入进去 第一章

“杀!”

“杀!!”

“杀!!!”

群雄激愤,冲杀过来。

张三丰道:“师父,我来掩护,你和李姑娘不必缠斗,尽快脱身离开这里。”说完,他率先冲了出去。

大袖一甩,一股罡风掠起。

张三丰先声夺人,立即杀入人群中。

王阳知道张三丰武功虽强,但面对这么多虚仙强者,只怕甚是凶险,自是不可能不管不顾,而独自逃跑。

再说,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多人针对的是他,他又如何能逃得掉?

王阳冲入人群中,气剑纵横,瞬间打倒了一大片。这时,一条身影冲上来,正是独孤莫愁。他一口气接连出招,剑法凌厉,甚是难缠。

独孤不平在一旁抓耳挠腮,满脸着急。

“老祖,你看这……怎么办才好?”他不知所措,只好向老祖求助。

独孤求败也是满脸无奈。想了想,他道:“王阳小友对我独孤家有恩,不可恩将仇报,这样吧,我独孤家的人保持中立,两不相帮,且当是莫愁这孩子的个人恩怨吧。”

另一边,端木家族的人也都立在原地不动,想必也是得到了老祖段思平的告诫。

幸好两大世家的人没有出动,否则,对于王阳一方的形势会更加不利。

此刻,张三丰已经被多人纠缠住。不过,这群人仇恨的人是王阳,倒也没有下毒手,主要是将他牵制住。

王阳对付的不仅是独孤莫愁,还是那么多虚仙强者。

危机关头,忽然,一个身影从他的身后穿梭而来,“嗖”的一声,一把冰魄银针撒出去,瞬间,化解了一时的困境。

王阳扭头向李莫愁看了看,道:“我们似乎很久没有并肩作战了。”

这时,忽然一个声音,道:“掌门哥哥,师姐,还有我呢。”话音未落,眼前忽然出现一道耀眼的光芒,光芒散去,浮现出一条白色的身影,正是小龙女。

王阳大喜道:“妹子,你没有走?”

小龙女道:“谢烟客想诓我离开,我才没有那么傻。”说着,身影一晃,出现在王阳的身前,道:“真怀念当年我们一起作战的场面。”

王阳喜悦之余,担心道:“妹子,今天不同往日,你……”

小龙女道:“我自在仙界一点也不快乐,就算和掌门哥哥,师姐你们一起战死,我也绝不想再回去面对我爹那张冷冰冰的脸孔。”

她自古墓长大,对于亲情本就淡漠,对于龙云天这样的父亲,更没有多少感情。

见小龙女语气那么坚决,王阳想了想,道:“好!那我们就再次并肩作战,不过,这群人失去了灵魂,我们只求脱身,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再好不要伤人性命。”

小龙女点了点头。

李莫愁秀眉一蹙,不满道:“这群人要杀你,你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我偏偏要把他们一个个都杀死不可。”

王阳向她望了望,没有说话。

独孤莫愁看在眼里,心中一阵刺痛,然后,发了疯似的冲杀而来。他一动手,其他人紧跟其后,各自施展手段,杀伤力极为惊人。

深入进去 第二章

被这美丽的景象震撼到的徐缓完全没有发现亚瑟的动作,她只是也握住了男人,然后一步步地往前走着。

明明没有踩到地的感觉,徐缓却觉得自己每一步都走得十分稳当。她低头看着有些平静的海面,却发现海面随着她的走动溅出了圈圈的涟漪。

水波荡漾,还有着他们俩的倒影。

亚瑟清清楚楚看到了女孩眼中的欣喜,连带着他也跟着有些开心。

这片星海是很纯净的,所以他才能在这里恢复的那么快,能够再次出现再女孩的面前。

过于开心的徐缓想张口喊男人一起看,可是等到张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根本不知道大魔王的名字。

徐缓拽了拽男人的手:“那个……大魔王,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亚瑟。”

“亚瑟!你看!这里真好看!”

男人点了点头:“的确很好看,奥菲莉亚。”

徐缓在这片星海里蹦蹦跳跳玩了好久才回到了现实的房间里。

经过这么一小段时间以后,徐缓和亚瑟也算是相熟了,而且她也发现男人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就只是有点呆而已。

她也完全弄清楚了亚瑟和她现在的关系。

因为她的血的缘故,男人被她从古老的魔法书里放了出来,又因为男人太过虚弱的缘故,他才会暂时在那条名为星之海的项链里。

但是又因为徐缓的血的缘故,那条项链现在是属于她的,亚瑟只是“借住”的旅客而已。

亚瑟同样觉得自己对这个小姑娘有些不一样,在活着的这段无尽无穷的时光里,小姑娘也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了“情绪”的人。

深入进去 第三章

陆长青一生见惯了风浪,遇到的难缠对头数不胜数,但像是陈莽这种让他无从下手的敌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仔细的研究过陈莽,虽然外表看起来他有这很多的弱点,比如好奇心强,比如贪财,以前也有人用这些弱点对付过他,但无一例外被整得很惨。

当年的户部尚书,用二十万两银子贿赂陈莽,想要他网开一面,放过自己杀了人的独生儿子。

陈莽收了钱后,答应晚上就放人,保证不会少一根头发丝。

陈莽也是说到做到,当晚就派人把户部尚书的儿子送回了家,不过却只送回

文学

去了一个脑袋,没少一根头发,还说身子是另外的价钱,派人询问户部尚书还买不买,可以给他打八折……

户部尚书气得吐血三升,没多久就一命呜呼。

还有人用天外来客的名头引陈莽过去,布下天罗地网,想要诱杀他。

陈莽单枪匹马前去,最后孤身一人平安的回来,其他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对外宣称那些人被天外来客用飞碟给接走了。

而且陈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凡是被他盯上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因此,陆长青在怀疑陈莽调查他后,立刻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做事之前提前和陆三金断绝法子关系,想要在自己围杀陈莽失败的情况下,为陆家保留下一丝血脉。

陆长青脸色阴沉的盯着陈莽,开口道:“陈捕头,明人不说暗话,我陆长青自认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跟我过不去?”

陈莽道:“你暗中组织青花会,刺杀你的对头,还将陆三金的恋人送入宫中,暗中使力帮助她当上了太后,如今连东厂厂公的位置都给惦记上了,你自己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陆长青见他已经调查到了这种程度,不由得眼睛一眯,开口笑道:“我陆家家大业大,难免遭人惦记,陆某只是在自保而已。”

陈莽幽幽的道:“你再自保下去,这朝堂之上可就全都要换成你的人了,到时候朝廷官员受你控制,天下钱财尽入你等富商巨贾之手,百姓无以为生,国库空虚无法抵御外敌,会让我很为难的啊。”

陆长青听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和你讲道理是讲不通了,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一拍手,安静地等待着杀手入内。

然而,几个呼吸过去,外面却没有任何的动静,陆长青微微的一愣,再度拍了拍手,依旧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陆长青的脑门上顿时就渗出了冷汗来!

“这、这……你怎么做到的?”

陆长青脸色惨白的看着陈莽,已然猜到自己带来的人遭遇了不测。

陈莽不禁一乐,高声喊道:“都进来吧。”

下一瞬,冷水生领着十个身穿飞鱼服的太监,押着盛廷玉走了进来,一脸恭敬的单膝跪在了陈莽跟前:“侄儿冷水生,拜见伯父!干爹让我代他向您老问好!”

陈莽笑着将他扶起,夸赞道:“你这演技深得你干爹真传啊,泼妇打架都演得出来,简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冷水生不好意思的一笑:“让伯父见笑了,按照您的吩咐,外面的关东三雄,江南五凶等人已经全部诛杀,一个活口没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