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大东西|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小丹的性欢生活,乖不疼的
2021年2月11日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2021年2月11日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一章

领御,客厅里。

双清放下了手机,刚才又拨打亦朗电话了,依然处于关机状态,她这原本阴沉的心情变得更差了,“这孩子,存心气我呢?”

“别想这么多了。”盛世林拄着拐杖轻轻一叹,看到妻子忧心忡忡的,她轻声安慰,“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

双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是生气了吗?”

“……”老爷子陷入了沉思,“也说不准。”开始从自身身上找原因了,“做为家里的一员,其实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有必要跟他先说,这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双清若有所思,“如果是说恩善母女住进来这件事情,跟盛誉时颖也没有打招呼呢。”

“他们不闹情绪,是因为他们是成年人,一直在尊重我们。”对于这一点,盛世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感觉他们对这件事情也有自己的看法。”

“啊?”双清吃了一惊,仔细一想,也觉得有可能。

因为自从这对母女住进来以后,盛誉小颖吃完晚餐除了散步就是上楼,很少和大家聚在一起。

很多的时候,连早餐都没吃就走了。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双清有点进退两难了,原本是好心好意帮忙,现在一看……好像在帮倒忙啊。

“老公,你说……我是不是给亦朗添堵了?”双清也意识到了些什么,她内心越来越慌。

盛世林神色凝重,“亦朗最近心情不好,可能看谁都不顺眼吧。”

“那他这把自己封闭起来,连家人都不见,咱们也帮不了他啊!”

盛世林拿起手机拨打宝贝孙子电话,居然有铃声传出来?他赶紧开了免提,小声说道,“通了通了,亦朗的电话。”

双清欣喜万分,从他手里接过了手机。

没一会儿铃声结束,手机那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爷爷。”

“亦朗,你在哪儿呢?”双清屏息问道。

过了一会儿,才再次传来他的声音,“奶奶。”

双清急中生智,声音虚弱地说道,“亦朗啊,奶奶生病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盛世林转眸,有些吃惊地看向她。

亦朗没有说话。

“奶奶胃不舒服,浑身泛力……”

“让姑父看一下吧,有病就别拖,家里有这么大一个活神医呢。”他轻声打断。

双清一点也听不清关心与担心,她顿时感到心寒。

“盛亦朗。”于是,很严肃地唤了他的名字,“你这是什么态度?奶奶生病了,你难道都不回来陪几天吗?”

“家里不是有恩善陪着吗?”手机那端的男生淡淡地说。

“你……”

“奶奶,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通话结束后,盛亦朗暂时把爷爷的号码也加入了黑名单,没错,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抗议着。

再次拨打,已经打不通了。

双清真的好生气,但也很无奈。

大口大口呼吸着,最终揪住了胸口,一股钻心的疼朝她袭来。

“老婆子,你怎么了?”盛世林赶紧扶住了她,开始着急地唤人,“快来人!管家!管家!”

“快通知顾之!”

然后,这里就忙成一团了。

夫君的大东西 第二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三章

当年很流行的小剧场,怀旧一发。

时间:1508年4月5日晨。

地点:落芙村外一里的戈壁荒原上。

情况:如下。

拉拉想到袋里的一大堆得来不易的金币,就兴奋不已(详情见第二部第四章)

玄汐:你的行为像个贼!

“我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拿些报酬不对吗?再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不以为然。

玄汐:狡辩!你又不是佣兵或是赏金猎人!

“罗嗦!”

玄汐:你打算换职业吗?城里人可不太欢迎

文学

女巫,而且你也挺有盗贼潜质的……

“算了吧,这本小说不是叫《我是女巫》吗?变成盗贼的话,还有人看吗?”

玄汐:换个主角就行了!

我嗤之以鼻:“哼,少来了。我才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呢,我是光明正大的做的!”

玄汐:呵呵,好吧。那你就继续做你女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但…

文学

…“等等!”我警惕的四周张望:

“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我紧张的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使用隐身术的迹象。“难道是上帝?”我自言自语:“不会的,我是女巫,是不会听到上帝的神音的。”转念一想:“难道是恶魔?”我于是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拉拉朝着灰白色的天空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那你不要今年的圣诞礼物了吗?”玄汐讪讪的说道。

“要~~”拉拉立即变做狗狗状。

“真做作!”玄汐嫌恶的说道。

“哼!”拉拉瞬间恢复冷酷无情的脸,好象在做变脸秀:“怎样?读者就喜欢我这副调调!”

“瞧你那样——真像个女流氓!”玄汐对着迈开三七步、一副骂街造型的拉拉破口大骂。

“……你今天吃了火药啦!这么冲?”拉拉狐疑的看着面前脸色发绿的仙人掌。(虽然戈壁好象没有仙人掌,而且仙人掌本来就是绿的……)

终于发现了!玄汐心里暗暗感动着:我就知道,我手下的人物还是关心我、爱护我的!从她好奇我的事情的眼神里,我就看得出来。

玄汐还在感动着,拉拉不耐烦的踹了一脸陶醉、眼睛变得像“呼啦啦校长”一样“水灵灵”的玄汐一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的锅上还炖着血人参,久了会变老的。”

“哎?……啊!是、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吗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我最怕看到的那就是一个肥婆上半身穿着厚厚的像球一样的羽绒服下半身居然是紧身超短迷你黑皮裙就是我上次打算做给你穿的那种天啊~~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还有大象腿壮得像上了百年的老容树!”这一口气、没有停顿的长句子,差点没把玄汐给憋死。

她期盼的望着拉拉,想听到一点赞同的评价,可是——“哦。”拉拉转身走向架在火上的锅子。

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暗想:“虽然很白痴,但这也是作为一个女主角对工作的基本职业道德,总得听她说完以示尊重嘛!不过,不知道这本小说在作者的恶趣味下,还能否正常健康的发展下去……算了,我还是进城去找间好点的餐厅吧,血参都烂了!”

在一旁见拉拉没啥反应的玄汐,尴尬的呆了呆,立刻回复一脸正经的表情:“咳——其实我来是要和你商讨下面的情节发展——哎!你、你不要走啊!你去哪?等等我……”

拉拉和她的小扫把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讨论结果:“我要换人!导演、剧务,统统给我滚出来!”

时间:1508年12月24日。

地点:提兹皇城主楼三层燃烧的大厅。

具体情况:如下。

“修斯~~修斯~~人家舍不得你走嘛~~~”玄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扯着修斯的袖子痛苦不已,正欲往其身上扑去。

“走开,真恶心!”修斯很不留情面的一把推开满脸糊成一片的玄汐。

“修斯好冷酷哦!人家舍不得你嘛!”玄汐故作可爱状,道:“你就没有对拉拉这样恶形恶状,要是让她看到你的这一面,她一定会一脚把你踹得远远的!”

“哼!舍不得?那你干嘛要让我跟拉拉sayGoodbye?不那样的话,我不是就能继续出场了吗?”

“可是……那人家早就设想好了让以撒来做第一男主角的咩~~~谁知道你越活越精彩,我这样也是帮你捧人气啊!”玄汐也好为难的。

“哼,那家伙有什么好?”修斯很不服气:“整天就爱装酷,实际上假仙又闷骚!要当质子就该有个质子的样,学学人家真田信繁——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最后战死沙场、不得所终!你当初是怎么设想的啊!?”哇,真毒~~

“哎?我也忘了耶!”玄汐无奈,脑袋瓜自不够用了。

“哼,写得这么烂,我要跳槽啦!”

“烂?你说我写得烂?”玄汐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是谁把你写得这么玉树临风、风流潇洒?你竟然说我烂?我邻居阿土伯还说我的字写得很漂亮,楼上陈大妈还夸我写得句子通顺,没有错别字呢!”

“好个屁!句子不通、词不达意、语言晦涩,更别提那数不清的标点符号乱点了!还有故事情节枯枝滥造、龙虾乱跳……啊,对了,大家一定不知道吧,为什么会出现被这位‘作者大人’称之为‘命运之邂逅’的维伦相遇(第一部第四章)呢?因为莫拉与镜子聊天时无话可讲,为了防止冷场,只得扯出一句‘我们的小公主(指奎安娜)有麻烦了吧’。硬是拆散人家母子俩,把科里送到那个鸟不生蛋的沉默之森近郊,给以撒和拉拉相遇提供机会!”

“哎?”玄汐愣住了。

“还有啊,为什么会出现旅行商团和‘飞沙团’(第二部第一章)呢?”修斯越说越兴奋:“因为这个自称为女巫之神的家伙想到让拉拉穿女巫服进城不大好,就想让她换套衣服。这就要有提供衣服的人——旅团出现;有换衣服的理由——‘飞沙团’出现,拉拉的衣袖破了——这就是原因!”

“咦?”玄汐傻了眼。

修斯还在继续:“为什么会出现布达克索任务呢?因为这个懒惰的家伙早就写好拉拉下厨的那一段,却苦于无处可插进去,于是我和拉拉的亲密二人郊外行平白无故的掺进一大坨人……”

“够了!你不是要跳槽吗?还不快跳?”玄汐气急败坏的大吼:“本来还打算让你在玉树临风的出现一下下,现在我决定了:我要让修斯弥凯恩不幸死于流弹!!!”

玄汐阴阴的笑着,修斯很帅气的一扭头:“哼,谁哩你!”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玄汐一人紧握着断成几截的钢笔——捏得太用力,断掉了——露出很变态的笑容,莫名的朝着夕阳长啸不已,不知道又给修斯按了个什么壮观的结局。

远处的修斯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被玄汐“伸缩自如的爱”给黏上了,怎么也逃不出女巫之神的五指山。

时间:1489年9月19日。

地点:古勒达皇宫西宫角园。

情况:如下。

男婴□□着身体从血泊中爬起来,侧脸看见一宫女慌慌张张的从院门跑出去的背影,确定她已走远了,才又转头看向昏暗房间内的另一个角落,冷冷道:

“干嘛把我的身世写得这么悲惨?”(详情见第四部第七章噬血之子)

“哇,好恐怖哦~~”玄汐从角落里走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显然是才出生十多天的男婴:“你居然会讲话了耶!!”

“呔!”他不屑的吐口吐沫,斜着眼瞥向那个正在大惊小怪的奇怪的家伙:“本殿下可不是你等凡夫俗子可比。别说讲话了,现在要我帮你做微积分的作业都没问题。”

“哗~~是真的耶!”玄汐显然没去注意他在说什么,而是一下摸摸他的头,一下转转他的手臂:“是真的人也,不是机器人!”

“喂!”男婴有些不满于被忽视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