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秦芸雨1一400 小箩莉h文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2021年2月11日
岳双腿之间、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2021年2月11日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一章

(待修)

“你是说有黑衣人把秘境里的弟子抓走了?”

顾云念点头,“是,我亲眼所见,谨言大师他们也知道,不过被抓走的弟子暂时应该还活着,那些人抓走他们,似乎有什么目的。具体的你也可以去问问谨言大师他们,看他们有没有见过世子。”

“好,我这就去问问!”谦亲王冷静下来,冲顾云念点点头,带着端木景芜过去。

等人走了,顾云念才打量着眼前的神殿。

最外面的围墙一些已经垮塌,露出里面的断壁残垣,上面刻画着玄奥的图案。

神殿很大,几乎望不到边际,中央是宽大的城门,此刻城门紧闭。

城门外有一大片荒芜的草地,谦亲王他们先到的,就在草地上扎了营。

已经到了的人没多少,空地还有很多。

顾云念看了看,和慕司宸商量了一下,选择了一个边缘的位置搭帐篷。

慕司宸他们先清理地上几乎有一人高的野草,清理干净后,顾云念撒了驱虫药和驱兽粉,才开始布置阵法。

比起前晚布置的临时阵法,这个阵法要复杂也安全得多。

等她埋好玉符,慕司宸他们已经把帐篷都搭好了。

启阵之后,只要不是刻意寻找他们当中的人,再看过来时,会下意识地把他们忽略,减少存在感。

其他的功能暂时没有启用,顾云念进出阵法的玉符每人给了一枚。

……

汤中还加了药材,都是补气血的。

宫心玉三人都受伤不轻,失血过多,得好好补补。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二章

……倏的狠狠一僵,整个人像是突然石化了一样,瞬间定在了那里。

漆黑如曜石的瞳孔骤然放大。

目光停滞。

红色的……系带子的……

嗯……

还有,细蕾丝边……

……

季景琛突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性感凸出的喉结更不自觉的狠狠滚动了两下。

脑袋里明明有一道声音,从他和时小贝一起走进这间情侣套房开始,就一直不停的提醒他要冷静,要保持理

文学

智。

可此时此刻,他光是看着行李箱里摆放在最上面的那套小、内**、衣,鲜艳惹眼的大红色比他送给她的玫瑰花还要热辣,他竟就有些失控。

仿佛一股血气直冲天灵盖,头皮一阵阵发麻紧绷。

连带着呼吸都跟着粗重了起来。

一时也想起不来时小贝刚刚说的是要他帮她拿睡衣还是拿内/衣了。

僵硬悬空的手就像木偶人一样,动作更加笨拙的朝行李箱里伸了过去,抓住,握紧。

如果细看的话,他指节修长的漂亮手指,指尖还微微抖。

“季景琛,你找到了没?”浴室里时小贝的问话声忽然又传过来。

季景琛陡然手腕重重一抖,吓了一大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紧紧抓在手里的那件带着细蕾/**丝边的大红色小衣服重新塞进了行李箱。

而且还给压在了最下面。

假装一副从来都没看见过它的自欺欺人样儿。

“找到了。”某太子爷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极不对劲,低哑压抑,仿佛硬生生的克制着什么。

时贝贝已经把浴室门打开了一条缝,

“那快给我拿过来呀。”

季景琛“噌”的一下子半蹲的姿势站起身,还动作极其迅速的拿到了行李箱另外一边摆在最上面的米白色吊带睡裙。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三章

文学

稳婆此刻也着急起来,不住的让程小七使劲儿。手机端m.

“王妃,你现在可不能泄气啊!孩子还没下来,你还得加把劲儿。”

程小七一脸泪水,面色苍白,揪着孙尚武的手苦苦哀求。

“武爷,小七不生了,小七不生了好不好,小七真的好疼。”

孙尚武握着程小七的手,一脸心疼,“小七乖,我们不生了,不生了。”

他虽然很想要和小七的孩子,可是眼下看小七这样疼,他实在是太心疼小七了。

“小七,坚强一点,这时候了不生也得生,你不生孩子会出事。”

公孙锦世知道程小七此刻有些力竭,只能加重了些语气,让程小七振作起来。

她开了些药给外头的郎,让郎煎好药送到房间门口。

慕凌寒此刻已经赶了过来,老远听到里头程小七的呼痛声,见公孙锦世脸色有些苍白,不由有些担心。

“锦世,里头什么情况?我带了宫的稳婆和太医过来,不如让他们守着,你出来休息一会儿吧!我看你神色不大好。”

公孙锦世摇了摇头,将郎煎好的药接过,挤出一丝笑。

“这会儿我怕是走不开,小七此刻已经乱了,武王爷也神志不清,我若是不在里头帮着点,只怕会乱套,凌寒,你先去前院等着吧!小七,会没事的。”

这话不知道是说给慕凌寒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她端着药回了房间,一口一口喂给程小七喝下。

慕凌寒担心公孙锦世,自然不会离开,与郎站在外头一同等着。

从天明等到天黑,总算,房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恭喜王爷王妃,是一位小世子,康健得很啊!”

公孙锦世此刻见程小七母子平安,心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她走到门外,刚想和慕凌寒说什么,忽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