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胸被对象吃是什么感觉:杂乱小说2第400部
2021年2月11日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尤物人妻的屈辱
2021年2月11日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谢孤鸿听见背后声响,也不以为然,只见前方一队骑士奔了过来,虽然只有十余骑,但夜晚林旁,回响极大,是以声势到不小。

马队跟到了谢孤鸿跟前,那马上一个雄武汉子见了,立刻一声大喝,道:“都停下!喻~!”说着直接勒住了马缰绳,身后跟着他的骑士也都是好手,立刻带住马,停了下来。

那雄武汉子面上长的凶神恶煞,身量也高,是以坐在马上,好似巨灵神相仿,俯视而下,道:“那汉子,可看见一名道士过去么?”

谢孤鸿也停了下来,看了看他,道:“没看见。”说着自顾自向前而去。

那凶神恶煞的汉子眉头一皱,倒也没说什么,将马鞭往前一指就要队伍继续往前,可这是他身侧一个眯缝眼的汉子突然说道:“且慢,大师兄,这汉子在三更半夜就敢在荒郊野外出没,可是有点不大对头。”

这个大师兄的听了,眉毛一挑,马鞭立刻往旁边一摆,啪的一声,道:“拦下此人。”身后五匹健马登时飞出,将谢孤鸿围在当中。大师兄道:“这汉子,你夜半三更,独自行走,也是武林中人,对是不对?”

谢孤鸿道:“对。”

大师兄又道:“朋友在哪方来?”

谢孤鸿转头看着他道:“你无非是想问,那道士我看没看见罢了。”

大师兄呵呵一笑,道:“不错。”

只是几句对话,那躲在林中的道士,反而有些沉不住气,心中暗道:“这人虽然也是武林中人,可毕竟跟这件事没有干系,先前他说没有看见我,已然成全了江湖义气,我切不可让他受了难才好。”想到这里,手中宝剑暗暗提起,伺机杀出。

只听谢孤鸿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料定我看见那道士了?”

大师兄又道:“正是。”

谢孤鸿点了点头,道:“我确实看见了那个道士,但不会告诉你们。”

这话说完,没等大师兄说话,旁边的一个细眉汉子冷哼一声,道:“不告诉?那恐怕还由不得你。”

躲在林中的道士听见他这话,知道要遭,手握宝剑飞身便出了树林,可他前脚刚刚出了林边,就看见谢孤鸿左手如刀般往胸前一立,嗤的一声,细眉汉子的颈项,猛地出现一条血线,身子还骑在马上,跟着咕咚一声栽了下去。

这一下这些人全都大惊失色,领头的大师兄心念电转间,暗道:“不好。”口中大喝道:“兄弟们出手!”

他刚说到“兄弟”二字之时,林中的道士便已经迈步窜了出来,与此同时谢孤鸿伸出左手,食指,无名,大指,中指,连连捺出。说道“们”字时,大师兄周围的人便开始接二连三的往马下坠落。一句话说完,那大师兄周围的一圈人,竟是没有一个还能完好的立在马上。

谢孤鸿扫了眼正掠在半途的道士,而后将脸面转向了大师兄,道:“你是谁?”

大师兄此时心中翻江倒海,他不是没遇见过高手,可是这般高手,却是从未见过,距离几步之外,就可凌空发劲,将自己的师弟们打倒。这等内力外放的手段,突然发生自己近前,自是惊的他目瞪口呆。谢孤鸿问完,他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旁边脚步声响,才将他唤醒,转头望去,却是自己一直追杀的那名道士。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这种锥心的疼痛对于经历过第二次的顾颜青来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也许是因为砍掉她尾巴的那个人让她心疼。

半仙之

文学

身所化的神尾虽然效果差点,但是对于下时空的地球也算相当不错了吧!

当顾颜青砍掉最后一条尾巴,九尾环绕在顾颜青面前,此刻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能量迅速降低,红色的瞳孔瞬间暗淡了大半。

顾颜青用最后一丝力气,按照传承之法,想要把九尾化成最后时空支柱拖向天空,可是她眼皮深沉,精神空荡,竟然昏死了过去,眉头光芒闪烁,她的身躯之下是一个五角大阵,这是生死契。

夜幽冥的身躯显现了出来,他随手一挥困着顾颜青的笼子就变成飞灰。

“殿,殿下···。”旁边的红莲不敢相信的看着夜幽冥,可是夜幽冥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从他出现这一刻开始,他的目光就停留在顾颜青的身上。

红莲紧紧咬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

围绕在顾颜青的九条尾巴,散发着白色光晕,夜幽冥单手抱起虚弱的顾颜青,冰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心疼,红莲清楚的看到,只不过这次她的脸没有在那么扭曲。

“我能,救她,这次是我心甘情愿的。”红莲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知道自己欠白芷太多了,只是她现在会不会醒悟的太晚。

夜幽冥眉头轻皱撇了她一眼,红莲直接昏死了过去。

周围安静了,夜幽冥才轻轻的抚摸了顾颜青身上的绒毛。

夜幽冥取出一个小盒,打开盒子,里面的白色光晕带着神圣的光芒,甚至多看几眼都可能产生眩晕的感觉。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而楚现他又动了歪脑子,所谓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他打算直接拿钱开的,直接收购一家造船厂,这样人员和设备不都有了吗。

商都靠海,自然是不缺造船厂的,但难的是如何在大大小小的造船厂中挑选一个合适的造船厂。

楚现叫来马振飞问道:““*这段时间,公司基本还算平稳,公司造船厂那边的人手问题我觉得不能这么被动,像我们现在这招人的速度,我很怀疑,在造船厂完工的那一天招募起来的人手能不能正常打造船厂运营起来。”

马振飞先是低着头思考了一番,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造船工人这个工种,并不是什么热门的职业,而且除了沿海地区的人,我们国家还有好多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大海呢,而且像我们需要的这种能够制作大船的工人,还因为全国就那么几个数得清的造船厂,每年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多,这就导致虽然我们国家人口众多,但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就比较少了。而且一般情况下,这个行业的跳槽率也不高,这导致我们挖人也比较困难。”

楚现自然也看了人事部的部长赵梦玥整理出来的资料,知道这些情况,他向着马振飞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直接收购一个造船厂,人员啊,组织结构啊,班组默契度啊什么的,就都解决了。”

“可

文学

是,老板你想过没有,造船厂这玩意可不像你原来收购的那些企业一样,这需要的钱,可多的多了,而且那种小的造船厂,我们收购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我们需要收购的,可是能够做大船的造船厂,像这种造船厂,牵扯甚大,往上可能还有政府的背景,往下又是十几万造船工人家庭的生计问题,这个可是我们国家工作的重点。”

“所以啊,商都市市长不是跟我们说了吗,有困难就去找他,现在就是我们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了。”

马振飞愣了一下,说道:“老板,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和政府部门打交道。”

楚现拍了拍马振飞的肩膀说道:

“马总,你以前是在外企工作,自然和我们的政府打交道比较少,但现在,我们可是一家百分百属于华夏的企业,更何况,你别忘了,我们还是一家军工级企业,以后和政府打交道的情况多得很,所以你要从现在就开始适应了。”

“这……我尽量吧。”马振飞皱着眉头苦思道。

楚现一看马振飞这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马总,你要知道,公司做大了,少不了要跟政府打交道,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但你看看那些企业,虽然心里对政府怕的要死,但实际上却巴不得能和政府有一点关系,而我们也不需要像那些企业一样,花那么多的心思,去打理这里面的关系。

你可能还不明白,军工企业的意义,像我们这种军工企业,都是直接对军方装备制造总局负责的,只要我们不作死,商都政府也不会故意找我们的麻烦的。”

马振飞重振旗鼓一般,甩了甩头说道:

“老板,那我先去联系商都政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