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涨精装满肚子

我的岳大人吴芬,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2021年2月11日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2021年2月11日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一章

顾暖暖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呆多久,于是点点头,林熙便拉着她离开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出来后,顾暖暖本来想着林熙会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她跟着林熙一直走到停车场坐上车,林熙都没有问她一句话。

顾暖暖以为林熙是在生气自己的莽撞,于是开口道:“林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岂料话还未说完,林熙就将手放到顾暖暖的后脑勺,然后轻轻用力,就让顾暖暖的脸贴近他,顾暖暖还未反应过来,林熙便吻住了她的唇。

等着轻轻一吻过后,林熙松开,柔声说道:“你就应该这样,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这一句话,顾暖暖就知道她已经无需向林熙解释什么了,心中一暖,露出幸福的微笑。

陈菲言的生日会发生了那种事,临近开拍,导演还是换掉了她在我若妖妃的角色,之后,陈菲言口碑暴跌,人气不在,为了能继续在娱乐圈,只好拉下面子接一些小角色,对于顾暖暖,她出奇的没有继续报复,或许她是觉得和顾暖暖作对太过可笑,必定林熙是如何也不会看上她的。

顾暖暖和林熙从生日会一起离开,自然是被很多人看着,很快,他们的关系就被曝了出来,又过没多久,顾暖暖经林熙同意公开了他们的关系,必定她已经把这个职业看到淡了,只想好好和林熙在一起,生儿育女。

我若妖妃播出后,获得了空前的好口碑,顾暖暖即便是公开已经结婚,依旧是越来越多的粉丝喜欢她,庆功宴上,酒店外还有不少的粉丝前来给她送礼物,宴会过后顾暖暖和粉丝见面的时候,跟粉丝说大家挣钱都不容易,让粉丝以后不要买礼物了。

顾暖暖说完这话后,粉丝们更加热情感动,竟把顾暖暖围个水泄不通,最后要不是因为保安还有部分工作人相劝,她觉得她一整夜都回不了家。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二章

听到乔茉一这话,夜沉墨是真的很震撼。

他从来没有想到乔茉一会这么说,也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子的想法。

是这段时间他沉浸在霍琛的死里面将她吓着了吗?

还是说是他让她成为了诱饵她受到了伤害没有了安全感?

或者是说,之前每次在凶手和乔茉一之间他总是乱了方寸让她不安了?

或许这些都有吧。

是他做的不够好,乔茉一才会这么说。

看着她这么的认真,夜沉墨缓缓的点头。

“好,就让我亏欠你一辈子,不论将来做什么决定都会想一想家里面还有一个我亏欠着的妻子,不论做什么我都不会冲动,我都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全。”

乔茉一听到这话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好,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夜沉墨知道,没有婚礼对乔茉一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外界的人永远觉得乔茉一是不被承认的。

不过,没关系的。

他会好好的照顾她,永远都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至于霍琛,是他亏欠着的。

他亏欠了霍琛,是他让霍琛丢了性命,这种事情不应该乔茉一来承受。

他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然后照顾她,再照顾小酸奶。

…………

婚礼结束之后,当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喝了一个痛快。

而白司余也直接在微博上面公开了顾景雅的婚纱照,并且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即将迎来一个新的生命。

很多人祝福白司余,也依然有人不看好他们。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些陌生人的祝福他们会很开心的收下,至于别的何必要放在心上呢。

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婚礼结束,夜沉墨带着乔茉一到处去游玩,玩了整整一个月才回去。

回到老宅之后,乔茉一开心的抱着小酸奶,夜沉墨的心境也变化了很多。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三章

我叫云雾,出生在蜀地一个偏远的山脚下,也一直生活在那里。

我有三个哥哥,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我的娘亲是本地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蜀地。我的爹爹姓云名常,是后来搬到那里的,与他一起到蜀地的,还有另一人。

我并不知道那人叫什么,从小听着爹爹都是称呼他先生。

小时候常想,先生不都是很大年纪了吗?为何这个先生看着一点也不老。

非但不老,还十分的俊美。

他不

文学

笑的时候,大多是彷如谪仙一般,我听村里一位长寿的长者说,他这一生都未曾见过如先生这般清逸俊秀的人物,仿佛是从画儿里走出来的神仙一般。

那时候我印象里的神仙,便是先生这个模样的。

我也曾听她娘亲说过,当初是先生带着爹爹来到了这个地方,那时爹爹一身的伤,先生说此地适合养伤,之后便留下了。

爹爹的伤养了六年,伤好了之后,先生跟爹爹也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爹爹是在山上打柴的时候被蛇咬了,恰逢被路过的娘亲救了。他们两个人的缘分就是这样结下的,之后爹爹娶了娘亲,就这样和先生比邻而居。

村里百年难遇一个读书人,根本没有什么私塾学舍,三个哥哥是跟着先生读书认字的,村里人知道后,便都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先生家里,名声传出去后,隔壁山脚的村落也都将孩子送来求学。

起初爹爹是不同意的,

让先生以精力不济推了,可谁知先生却是全部都应了下来。

求学的人多了,爹爹便伐了些树木,在村民的帮助下搭了几间屋子,随着求学的人越来越多,搭建的屋子也越来越多。

这里虽然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却因为在重重山间,山重水远,与世隔绝的人们并不富庶。他们出不起拜师的束脩,先生也从未提过。

但是受了先生恩惠的村民们,谁家织出了上乘的布料,或是谁家在山上采的鲜菜和打的野味,都是先送来给先生,先生院子里的柴总是劈好的,水缸总是满的。

那时候,先生总是笑的很和煦。

爹爹看着先生高兴,也没再阻止,反而十分有兴致的让先生给书院取个名字。

我记得那天傍晚,我们一家人跟先生一桌吃饭,只见先生听爹爹说要给书院取名子,怔愣了许久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先生在想什么,只觉得他那时的目光里好像盛着许许多多的东西,让人悲伤。

到了第二天,书院前立起了一个匾额,上面写着南山书院。

爹爹也看到了,我指着匾额问爹爹:“为何是南山呢?”

因为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并不靠南,算不上南山。

只见爹爹听了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的话。

那时我虽然不解,但是小孩都是健忘的,很快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之后我也随着哥哥们在书院里跟着先生读书,渐渐大一些的时候,过年过节的时候,我看着我们一家人团圆而坐的时候,不免想到先生。

在我的印象里,似先生这个年纪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家,可是先生一直是孤身一人。

有一次娘亲让我给先生送熏制好的肉干,到了之后先生没在家,我知道先生喜欢在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旁,静坐或是远望。

我放下东西,之后就跑去找先生了。

先生果然就在那里。

此时正是黄昏,日头西沉,暮色将一切都染上了金黄色。先生坐在溪旁,不知在想些什么。

“先生看什么呢?”我走过去问着先生。

先生听到我说话回过神来,之后笑道:“看日落。”

听着先生说完,我看了看太阳落下去的地方,有些好奇,太阳每天都会升起落下,这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看着先生的样子这句话

文学

却是问不出,那时候的我并不晓得什么是孤寂,却从先生的眼中看到了孤寂的味道。

“先生,你为什么不成家呢?”我问着。

先生却是沉默了许久,之后也没再说话,到了回去的时候,才听先生开口说着:“我把她丢了,寻不回了。”

这样的话,让我有些不解。

直到长大后才明白,先生其实想说的是,这一生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他谁也不想将就。

先生的学识给山村的人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道路,南山书院有学子出了山,去山外应试,包括我的哥哥。之后每隔三年都有人出去,有人落榜,有人衣锦还乡。

大哥在外头做了官,想接爹娘和先生前去,却被爹爹拒绝了。爹娘和先生始终都留在山里,没有出去过。

我嫁给了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随着他也离开了山里,年复一年,我也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因为回山的路崎岖,便鲜少回去。

九月的时候,大哥传来信,说是爹爹病了,要回山里。

我随着大哥一起回去了,跋山涉水总算回到了故居。

可是也仅仅是赶上见爹爹最后一面,爹爹年轻时留了一身伤,大夫也说了,活到如今已经是高寿了。

办完了爹爹的后事,大哥把娘亲接走了。

我们兄妹都问过先生,可愿随我们前去,可是先生却拒绝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