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11日
妈妈今天就给你: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2021年2月12日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一章

小邑。

在长久的时光中,城与邑的区别很明显,一个有城墙,一个没有城墙。

不过,随着礼制崩坏,时代向前,这两者的区分已经不像是原来一样泾渭分明。尤其是

文学

这座位于三川的邑,并没有一个正经的名字,可是因为处在这么一个要紧的位置,外围也建起了一道土墙。

这道防御,用来抵御军队是不可能的,不过防范一些山贼大盗,却是足够了。

三川之地,历来紧要。当年周武王翦商,便是从孟津北渡。可以说,千年以来,作为战略通道,尤其是周室东迁,继而衰弱之后,乃是诸侯争霸的关键。

这个地方几经易手,分分合合,最终掌控在了秦国的手中,成为了秦军东出的要道。

不过相比以前,这二十多年来,小邑的兵灾的确少了许多,继而发展出了规模不大却欣欣向荣的商业。

胭脂铺子里,平日里人流不少,现在却是关门歇业。

后院安静,墨家的弟子把守着门口。

赵爽走进了丽姬的房间,此时房中只有她一人。见到赵爽前来,丽姬终于松了一口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夜巨子来找我,说他中了阴阳家的六魂恐咒。他将墨眉交给我,并说让你继承巨子之位后,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多久了?”

“那时秦军正在攻赵,算算日子,总有两个月了。你一直待在王翦营中,我一直无法将消息传给你。”

因为韩国的异动,赵爽为了撇清自己,一直待在王翦的营地中,不曾与外联系,却没有想到,期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六魂恐咒?”

赵爽呢喃着,感觉整个事件有些诡异。

“阴阳家中,据我所知,教主以下,会六魂恐咒的就只有焱妃和月神,怎么又冒出一个会六魂恐咒的人?”

“万一她们骗你,又或者就是她们亲自动的手呢?”

听到赵爽话语之中的维护之意,丽姬有些醋意。

“不可能!她们正在闭关。而且,就算是东皇太一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在不击败巨子的情况下对他下六魂恐咒。”

可如果能够击败,还为什么要下六魂恐咒?

六魂恐咒虽然恶毒,但是却很容易防范。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让六指黑侠中招。

“巨子还说了什么?”

“巨子说历代墨家巨子守护的秘密就在机关城的禁地之中,要你去察看。”

机关城么?

作为墨家巨子,一个是掌握墨眉,还有一个便是要控制天外魔境。

“可外面说巨子为罗网所害的传言是怎么回事?”

“荆轲和秦舞阳发现罗网将巨子曾经去喝酒的小村庄中的村民全部杀死了,只剩下了一对老夫妇。他们还找到了附近的一座峡谷,有残留的机关兽和打斗的痕迹。因此怀疑,是罗网动的手。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江湖,似乎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立刻召集公输休、墨鸢、白凤、曲伏、白镇、郭守、梁达,并召五百墨侠,一起前往机关城。”

丽姬面色一变,终究还是低下了头,拱手一礼。

“是,巨子!”

赵爽看着手中这把墨眉,微微摇了摇头。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二章

相比于鬼萧二人所在之地的温馨与祥和,那血炎与虚无吞炎等人所在的那一处小木屋,却是有一种血流成河的感觉。

粗糙的木质地板之上,鲜血淋漓,小医仙云韵萧焰三人,仰着脑袋,目光直直的望着面前着一位身穿蓝色旗袍的小仙女,或许是因为面前这位美人太过诱人的原因还是因为其它,这一次就连虚无吞炎也是有些受不了了,鼻子一热,在几人的注视下一滴红色液体自其鼻子处滑了下来,随后飞快的将之抹去。

“噗呲!”

见到如此模样,在场众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不雅的笑了出来,随即小医仙三人,脑袋似乎有些昏沉,直接晕倒在地,当然流了那么多血,现在不晕也快了。

“云韵,仙儿,小焰。”见状,血炎微微一惊,拍了拍三人的身体,见几人毫无反应,手指放在其鼻子处,发现还有气息时,也是松了口气。

“你去魂界帮我寻点药材过来!”虚无吞炎脸色微变,娇躯微不可查的颤了颤,手掌一抹纳戒,一张白纸立刻出现在血炎手中,冷声喝道。

“嗯!”闻言,血炎点了点头,飞快的将身上那间不属于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上自己的衣物,随后消失在虚无吞炎当然视线之内。

“噗嗤!”

血炎刚走,虚无吞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了起来,喉咙间传出一道低吟的闷哼,随即一口鲜血再也忍将不住的自口中喷出,手掌捂着小腹,对着外界的花海快速行去。

“啊混蛋给我停下嘶!”刚刚出小木屋,一股来自灵魂的剧痛便自脑海之内传来,令得虚无吞炎再度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看上去极为惹人怜爱。

闭目盘坐在地上,灵魂之力沉入体内,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在其脑海深处,一位身穿黑色战甲的男子,双目紧闭,四肢被锁链缠绕,吊在半空,但其体内却散发出一股股极为恐怖的灵魂涟漪。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接近,那男子紧闭的双眸猛的睁开,脑袋微移,死死的看着虚无吞炎,牙齿咬得嘎吱作响,四肢开始疯狂挣扎。

虚无吞炎目光平淡的望着那在半空疯狂针扎的人影,目光森寒望着他厉喝道:“噬空你还真是气而不馁呢!一有机会你就想逃脱!”她的声音再也没有与血炎等人交谈时的柔和,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种,宛如冰霜般的森然与冰冷。

“哈哈,子夜娃娃,你封了本王整整近万年了,如今还不打算放了本王吗?”尽管四肢被锁,那黑甲男子却为有着半分低头,目光注视着虚无吞炎,冷笑道。

“哈哈哈,放了你?你当年在追杀我与他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这一天,你该死,你吞灵族也该死!”虚无吞炎闻言,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立刻仰天大笑了起来,脸色在这一刻变得狰狞无比,冷漠的声音掺杂着无尽的杀意,对着黑甲男子冷喝道。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三章

那修行者更加气恼了。

本来就被太虚中的修行者欺负得不成样子,现在随便来一个人,也要欺负他,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就凭你?”

“那不至于,有我师父,还有这位前辈。”明世因说道。

那修行者看了一眼陆州和钦原,不以为然地道:“我奉劝你们别瞎掺和,能离远点就离远点。就算是陈圣人还在,也奈何不了人家。哎,大翰这一劫躲不过了。”

“嘿,好好跟你说说话,你不听,非要老子动手!”

唰!

明世因身形如电,眨眼间飞到了那名修行者的身前,掌心如山。

那名修行者毫无抵抗之能,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吃了这一招,砰!

向下坠去。

明世因跟着向下,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眨眼间飞回到空中。

“那人是谁?”明世因道。

“别打别打……我说,我说……那人自称来自太虚,个个实力超凡,说是什么道圣境界的高手。”那人忍着剧痛,满头大汗地道。

明世因朝着陆州和钦原看了一眼,发现师父眉头微皱,嘿嘿笑了下,解释道:“师父,这不打不老实,还是老手段好用。”

陆州没理会明世因,而是看向那挨揍的修行者说道:“有何证据证明他们来自太虚?”

那人紧张地说道:“他们自己说的。”

这个问题也有些多余。

陆州又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往何处?”

“雒阳北城。他们以北城为根据地。我也是无辜的啊,求各位大爷放了我!”

明世因则是说道:

“师父,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

明世因一脚踹在那人的屁股上,将其踹飞。

那人吓得屁滚尿流,待陆州,钦原和明世因没影了以后,他才继续朝着北城飞去。

……

雒阳以北。

众多的修行者在天空中悬浮。

这是雒阳最具气势的宫殿,也是皇家实力的体现。

陆州,钦原和明世因出现在宫殿附近,看到那漫天的修行者,露出疑惑之色。

就在这时,两名白袍修行者,从宫殿中掠出。

化作一道流星,冲向天空中的修行者,砰砰……

那两名修行者遭到重击,吐出鲜血,落了下去。

两名白袍修行者一左一右,环视众人。

“一群废物,让你们找一人,都办不到。我们的耐心有限,找不到的话,每天杀两人。还有,别妄图逃跑,你们已经被标记,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很找到。”那白袍修行者说道。

众多修行者脸色难看。

钦原本想直接出手,陆州拦住了她,说道:“先看看对方是谁。”

钦原点头道:“还是陆阁主想的周到。”

万一碰到的是太虚中的至尊高手,直接扭头就跑。搞不清楚,就冲上去,难免有些过于鲁莽。

那白袍修行者继续道:“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还找不到那丫头,每天杀五人。”

这时,众多的修行者后方一人举手道:

“我……我有线索。”

白袍修行者眉头一皱:“你有线索,为何不早说?”

“这……”

那白袍修行者当即出掌。

一道掌印飘了过去。

竟然是黑色的掌印。

他们的穿着打扮像天使,行事作风却如同恶魔。

砰!

那人硬吃了这一掌,闷哼一声,后退了百米,勉强稳住身形,说道:“有人,在秋水山见过这丫头。”

“秋水山是陈圣人的道场,陈圣人和他的弟子都不在。你知道他们去了哪儿?”白袍修行者说道。

“那丫头好像来自金莲,是金莲的修行高手。”

话音刚落。

另外一角落,有修行者怒吼道:“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是金莲的高手,没听说过。”

白袍修行者目光如电,看向那交流,五指一抓,像是龙招手似的黑影,抓了过去。

呼!

一把擒住了那人的脖子。

众人紧张万分。

白袍修行者将其拉了回来,眼神轻蔑地道:“你怎么知道不是金莲修行者?”

“我,我……并蒂莲向来不与外,外界来往……不可能,不可能有金莲修行者。”那人面红耳赤道。

“你叫什么?”

“我……我叫,燕牧。”

听到这个名字。

陆州微微蹙眉。

好像有点印象,又一时想不起来。

陆州朝着旁边稍稍靠近了一些,逮着一个陌生的修行者问道:“燕牧是谁?“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陆州,又看了看明世因,以及钦原,低声道:“落霞山的门主,好像跟陈圣人有点关系。”

陆州想了起来。

记得第一次来到并蒂莲的时候,就是这个燕牧带路找的陈夫。

他看向那白袍修行者,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燕牧的气息极度不顺畅,双眼翻白。

白袍修行者说道:“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问题,你好像认识这丫头?”

“不,不不认识……”

“那你如何知道这丫头不是金莲修行者?”

“我,我瞎说的。”

砰!

一掌推向燕牧的胸膛,将其击飞。

燕牧喷出一口鲜血,后飞了数百米。

那白袍修行者说道:“太虚做事情

文学

,向来如此,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别不识好歹。”

他目光一扫。

再次道:“找到这个丫头,必有重赏;找不到的话,死亡早晚轮到你们。不要指望太虚会怜悯蝼蚁的生命,在太虚看来,你们连蝼蚁都不如。”

白袍修行者看向之前那名发言的修行者,问道:“你确定这丫头来自金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