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今天就给你: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2021年2月12日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伦小说
2021年2月12日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一章

宇文经一路上跟着叶行远,早已准备了无数后招,要对付这位他心目中的文教大敌。听说叶行远在定河之上擒获黑鱼精,交由长庆县明正典刑之后,他第一时间赶赴定河龙宫,又转道太兴湖,抢着时间赶在叶行远之前。

黑鱼精害民杀官,理当一杀,叶行远行事无差错,宇文经也毫无异议。但这终究是得罪了定河龙王,以宇文经的智慧,当然不想错过除掉叶行远的机会。

太兴君一张红脸膛,双目如火,身披黄金甲,脾气极为暴躁,但对宇文经倒似乎甚为客气。听他开口,便熄了怒火,笑道:“宇文先生神机妙算,可有教我?”

宇文经淡然道:“叶行远诛杀水族,其罪非小,然则他有官爵在身,龙宫亦不可轻取其性命,否则会引起朝廷围剿,天条惩罚。”

他干脆不提诛杀黑鱼精鳌狂的实际上是长庆县,黑锅统统往叶行远头上推

文学

,是为了更激怒头脑简单的太兴君。

果然太兴君愤愤道:“若他不是个官儿,我早就化为龙形,一口将他吞了,还啰嗦什么?只他有官职在身,我们龙宫便忍气吞声不成?”

以太兴君的身份地位,在定河龙王的势力范围之内,吞吃几个平民根本就不算事,哪怕如黑鱼精害死的九品巡检等人,朝廷和天庭也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叶行远身份不同,他毕竟是这一届新进士魁首,他要是意外而死,朝廷想不管都不行,必须要给出个交待。

所以王泥鳅这种大盗都很聪明,一推二六五的拒绝了杀叶行远的生意,就算当时有人能将此事压下去,他也害怕秋后算账。

想要除掉叶行远,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宇文经早就了解到这一点,而这世上最能付得起代价的。非龙族莫属。

他微微笑道:“吾少年擅相,偶作卜算,叶行远之命格,本来就与龙族相克。太兴君可知他方才是童生之时。便与汉江龙宫有过冲突,让汉江龙王吃了个闷亏?”

太兴君一怔道:“你不说我倒忘了,这叶行远当年还盗窃我水族至宝转轮珠,汉江龙宫怎么没把他宰了?他如今又惹上定河,难道真是与龙族相克不成?”

当初汉江龙宫转轮珠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太兴君虽然远在北方,但同为龙族自然知晓。后来是叶行远在官府调停之下,赔偿汉江龙宫一件宝物了事,但或许有宝物能够替代转轮珠的作用,龙宫的颜面又该何存?

“不止是转轮珠,听说龙孙小宝为其戕害,差点就误入歧途,龙女丁如意亦为其所迫,身受重伤。至今还未恢复。”宇文经要对付叶行远,对当日情形也调查得清清楚楚,心中骇然之余,更对叶行远动了杀机。

当初一介童生的时候,叶行远就有本事大闹龙宫,无人能制。如今他以状元之姿傲然走上朝堂,又有谁能够阻他?

太兴君大怒,“真是欺人太甚!怪不得在定河上他毫不犹豫便敢擒下鳌狂,真以为我们龙宫是好欺负的!”

他连汉江龙王都恨上了,只觉得他们软弱可欺。才会让叶行远得寸进尺。要是他为汉江之主,自己的孙子孙女儿受了这种欺负,拼着降级受罚,也得将叶行远撕成碎片!

但现在叶行远只是除妖。于情于理,并无杀他的道理。太兴君如果敢出手,犯下屠杀进士之罪,那可不是降级受罚能解决的,而是得斩龙台上走一趟的问题。

宇文经察言观色,看得出太兴君色厉内荏。便笑道:“何必动气,叶行远行事谨慎,自然不会再留下把柄。但他与龙宫这仇是结得大了,太兴君要对付他,自然有别的办法。”

说话间,叶行远和陆十一娘已经随着夜叉进入龙宫。叶行远穿过大殿,见太兴君形貌威武,身边却有一个中年人陪坐,也觉得有些意外。

太兴君见他进来,鼻子里冷哼一声,却不能失了礼数,勉为其难从椅子上站起来迎道:“叶状元来了?且坐。”

叶行远微一拱手道:“见过太兴君。久闻龙宫奢华,原以为只是指四海之地,不想这湖底亦是神仙景致,令人赞叹。”

世上人都说龙宫最富,果不其然,就算太兴湖算不上什么大湖,但太兴君所居之地,仍然是珠光宝气妙不可言。叶行远进宫好几次,单以奢华而论,竟然还比之不及这湖底的水晶宫。

这也看得出龙宫到底积累了多少民脂民膏,叶行远心中不屑,语中就带了几分讥讽之意。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二章

轰,第七雷落下,叶江川一剑继续斩碎,但是这一刻,已经真元耗尽,全身受伤。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办法,立刻拿出奇迹卡牌。

卡牌:展现活力

解释,一瞬间,活力恢复。

歇言:满血复活,精力充沛。

本来还想着在众神轮盘中使用,但是没有办法了。

激活奇迹卡牌,顿时一闪,叶江川全身所有一切,都是恢复,无伤无疼!

第八道劫雷落下,还是一气纯阳天劫雷!

但是刹那间,天空漆黑一片,大地好像静止一样,只有那一道贯穿天地的纯阳雷光傲然闪耀,这雷可怕无比!

轰,叶江川基继续出剑,一剑破雷,毫发无伤,不由的发出哈哈大笑,来吧,劫雷,我不怕!

好像被叶江川所刺激,那劫云中,最后一雷,开始凝结!

这团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大雷团徐徐滚动,一气纯阳天劫雷赫然变化,一道道纯阳雷光如蛇般向游进了雷团中。

滚滚的雷团发出滚滚的轰鸣声,那声音低沉雄浑,大地在这震鸣中颤抖不已。

但是叶江川不给它机会,一跃而起,疯狂出剑!

他飞腾天空,整个身体发出光芒,以身化剑,人即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向着这可怕的劫雷杀去!

一剑之下,叶江川使出自己的所有力量,整个人化作一种奇异的光芒,一声轰鸣。

在叶江川的一击之下,一气纯阳天劫雷慢慢消散,被叶江川给一剑粉碎,一气纯阳无量锋度过雷劫!

至此彻底炼制成功,有在这个宇宙存在下去的资格!

叶江川无比高兴,缓缓收剑,至此多一九阶神剑一气纯阳无量锋。

而且这个剑,和人心血相合,完美合一,因为是他人剑渡劫。

不知道躲在那里的诺兰德出现,使劲的鼓掌,高兴的喊道:

“叶,厉害,厉害!”

叶江川微笑说道:“多谢大师!”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江川感觉诺兰德好像疯狂消退了很多。

“多谢你,叶,你在此渡劫,那雷劫,蕴含无尽的纯阳,我也是受此刺激,我的疯狂减退了。”

“多谢大师,太好了!”

“多谢你了,叶!”

“大师,既然我帮了你,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我想购买一些反预言类的奇物,

文学

活着梦境之中辅助战斗的奇物?”

“这个简单,你有钱吗?”

“我有!”

“那就容易!”

如此,叶江川又是购买了一个言灵降神项链,造化流离戒子,专门用来破坏那些预言类袭击,梦境类法术。

至此叶江川剩下六个大道钱,八个天规钱,四个超品灵石。

购买完毕,叶江川告别诺兰德,回归太乙宗。

叶江川可没有什么通道行走能力,自己那两个奇遇通道,迟迟没有激活,只能使用七阶战堡飞遁。

最后叶江川足足用了一个半月,这才回到太乙宗。

这一路之上,叶江川不断修炼,熟悉九阶神剑一气纯阳天劫雷。

这些天的修炼,《太岳通天大乘蝉蜕度世圆满天重经》渐入佳境,虽然没有达到法相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但是神通天重,悄然诞生。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三章

房间内安静异常,只有两个男人的呼吸声。

陆飞神色淡然,内心却如同翻江倒海,像是在等待着高考分数揭晓的学生。

他无法接受,父亲可能是武盟或者说是是上古殿的领导层,更无法接受,这些事情都是父亲一手安排的。

过了许久。

房间里响起了长长的叹息声。

陆军走到沙发前坐下,他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弓着背,看起来像是一个沧桑的老人。

“如你所料,我的确是武盟的盟主,只是,我也是刚接手不久。”陆军眼神里充满了惆怅。

“当初从陆家出来,我就被人骗进了上古殿,那时候也算是找了一个精神寄托,后来我成为了小领导,才发现上古殿的问题。”

“可那时候我已经有了权利,更何况背后有武盟这一棵大树,我又怎么能放弃。”

“后来,沈志军暴-露了我们的身份,我们索性就躲进了武盟内部,借助我之前的一些手段,抹掉了我们的信息。”

“我们就相当于失踪了,那个时候,也是我们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你……后来我们为了报仇,就拼命地往上爬,也就是今年,我才想办法当上了盟主。”

“知道你的消息后,我就在想,我不能让我的儿子一直平庸下去,所以我就开始想办法逼你去习武,后来……”

陆飞面色平静地看着陆军,他不知道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这种解释,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苍白无力。

见陆军还在回忆,陆飞深吸一口气打断了:“不要再说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他没想到,自己回来找寻父母下落,竟是变成了一颗棋子,让父亲牵着一步步走着。

怪不得沈志军无法说出真相。

真相一旦说出,那陆军的计划就会被中断!

怪不得会有人一直跟着,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小飞!”陆军激动地站起身来,走到了陆飞的面前,双手扶着陆飞的肩膀,眼中噙满了泪水,“你要相信爸爸,爸爸对你,真的没有坏心。”

“我想要的,只是让你不受欺负,让咱们父子,不会像以前那般,让人从家中撵出来。”

“陆家,现在的陆家!在我的眼中,就是一个狗屁,只要我一句话,我就能弄死他们所有人!”

说着说着,陆军的眼眶红了起来,愈发激动。

“我不知道你到底还有什么身份,我也不想去调查,上古殿,他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陆飞冷漠地看着陆军,并没有受到对方情绪的任何影响。

“既然你们没事,那我就先走了。”陆飞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离开。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

只是。

从现在开始,他可以变得很轻松了,事情的真相已经揭开,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目前的巅峰境界。

他已经有能力去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了,下面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至于陆军的事,陆飞并不打算去追究到底,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搞的那么清楚比较好。

离开了家里,陆飞准备去找沈清音,自从知道他是孩子的父亲后,陆飞真是巴不得每时每刻都在孩子的身边。

车子停在沈清音的房子外,陆飞的心跳忽然有些加速,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去面对两个孩子。

在车上思索再三,陆飞最终决定,还是决定鼓起勇气去面对两个孩子,毕竟那是他的孩子。

咚咚咚——

陆飞敲响了房门,房门打开,开门的是赵美兰。

“陆飞,你怎么回来了。”赵美兰惊愕不已。

同样惊愕的人,自然还有陆飞,三秒后,陆飞的心中就涌现出了不祥的预感:“我去哪了?”

“清音不是说,跟你出去度蜜月了吗。”赵美兰反问,“诶,你怎么又跑了……不对,陆飞,你们是不是又吵架……”

赵美兰的音量徒然提高,还带着一丝惊讶,可惜陆飞已经没时间去询问太多的事情了。

走了!

沈清音要走!

陆飞本以为沈清音已经能接受他的真实生活,没想到,沈清音终究还是选择了逃避。

他掏出手机拨打了韩进的电话:“帮我查查,沈清音现在在哪。”

目前的情况,能够迅速锁定沈清音位置的人,也只有韩进。

可惜的是,韩进并没有查找到沈清音的位置,对方似乎早已知晓陆飞的手段,在离开前,就把手机放在了家里。

“给我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她!”陆飞挂断电话,又给秦寿打了电话,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沈清音从他的身边溜走。

在众人开始寻找陆飞时,许诺乘着吴有德的车来到了陆飞的身边。

“六哥哥。”许诺从包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陆飞,“清音姐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陆飞接过信,仔细看了看,把信收进了口袋里。

陆飞,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我从来不知道,许诺的未婚夫是你,当然,你也从未对我提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