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伦小说

快穿之媚沉h 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
2021年2月12日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跟岳弄进去
2021年2月12日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一时间,洪易凭借强大的实力和神器几乎灭杀了所有敌人,这些高手的灵魂都被洪易收入了群英苍穹录中。

只有虚无一达到了粉碎真空之境,凭借强大的实力抵挡了一会,但还是被洪易重创,眼看自己我要步入父亲的后尘。

虚无一狠到了极点,直接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和一切,把粉碎真空的身体,融入梦神机的血肉之中。让梦神机瞬间突破到阳神境界,和洪易一战。

成就阳神的梦神机,也没有信心战胜洪易,突然身体一晃,遁入虚空消失不见,竟然是不和洪易争锋,而是直接走了。

梦神机离开后,造化道人却出手了,他的起源之身已经巩固好了,想要试试洪易到底有多强?想要看看洪易身为这个纪元之子,到底能不能达到真正的彼岸?

洪易立刻双手翻滚,那众圣殿和不朽丰碑全部融合后,神威浩瀚,即使一颗星辰都能一击撞碎!

而造化道人,则是摧动起源之子的身体,里面一颗又一颗的起源种子,接连爆炸,力量提升到了极限。

身体和造化之舟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条影子,一道流光,一道长河,一道可以媲美光阴,岁月,时间的长河,向着洪易冲撞而至。

而洪易也是如此,身体化为一道流光,融合着两大神器向造化道人狠狠迎了上去。

轰隆!轰隆!

整个起源之地都在颤抖,空间承受不了而纷纷破碎。

两大高手,起源之子,纪元之子,积蓄力量之后,各自携带着神器撞击向对方,没有任何花巧,没有任何招式,纯粹是力量的角逐,各自大道的碰撞。

虚易,徐公子,远古中央领袖,中央世界的七大大臣等人,在这一刻,被洪易和造化道人的对撞力量所笼罩,这些人开始气化,蒸发,所有的记忆,都开始消散,最后分解,化为了虚无,彻底陨落了!

咔嚓!

两人的碰撞,把整个起源战堡,诸多中央领袖直接人间蒸发之后,才停留了下来,稀里哗啦,两人分开。

“造化道人,你输了,你毕竟不是全盛的时候,即使起源之子,身体也有瑕疵。”洪易突然发言了。

在洪易的说话之中,造化道人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丝蛛网,随后无数鲜血,从其中渗透出来。

这些鲜血的颜色,是一种结晶色,宛如钻石融化的液体。

造化道人却面带笑容:“不错不错,洪易,你的确是诸子百圣之中,最强的易子。”

“我重生的目的,和长生大帝一样,就是想要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强,还有你融合了那彼岸之桥之后,到底力量会上升到了什么程度?我的造化之舟,起源之子的身体,也就此融入你的身体吧!看看你的力量,能够膨胀到什么地步。”

说话只见,造化道人的身体,飞腾了起来,竟然进入了洪易的身体,那庞大的造化之舟,也彻底的融入了洪易的真气之中。

造化道人根本不给洪易拒绝的机会!

洪易神色一变,继而又恢复了过来,他感觉到造化道人的身体,在融入自己体内的时候,没有丝毫意识的存在了,是投影消散了。

造化之舟!大解脱轮!众圣殿!不朽丰碑!

此时此刻,洪易集四大神器之王,于一身,身体灵魂,更容纳了起源之子!力量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

连洪易自己,都推算不出来,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了!只怕轻微一击,脚下的起源之地都要被震碎了。

迅速的适应了一下自己暴涨的实力后,终于,洪易转过身来,看着长生大帝,这位万古第一人。

“长生大帝,出手吧。”洪易道。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云梦山间,雾气萦绕,山民常道山间有神仙居住,但确无有缘人遇见.常有樵夫迷失其中,三五天后方能脱困而出.

云梦屯中,四季草堂内,一群顽童正在花圃中斗天牛取乐;草堂私塾上,先生正在打瞌睡.徐凡摸了摸鼻子,盯着树枝上一只天牛,正欲爬上树枝捕捉,却惊奇地发现天空中有几道光练划过天际,直坠云梦山间。徐凡常听父母和兄长谈起过山中仙人的故事,在他心中顿时生起了无限向往,徐凡从小就立志想学习仙法,但他从未宣扬。今天看到仙人飞过长空,他莫不做声,仍旧地爬上树梢,捕捉天牛,继续与小伙伴们玩耍。

游戏良久,徐凡收拾好物品,准备放学回家,却发现老学究已经不在堂上。徐凡好奇心顿起,于是绕开草堂,走向先生的书房。渐近书房,徐凡从虚掩的门缝中惊讶地发现,三柄飞剑中环绕张先生快速飞行,底上落有几只飞蝇,细看处,飞蝇翅膀已被飞剑削落。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房内张先生话音顿起。

徐凡激动地推门而进,“咕咚”一声跪倒,“张先生,您收我为徒吧,我想跟随您学习仙道!”

“仙道!”张先生自嘲般道:“仙道?!寂寞,大道坎坷,几人能达!我也只是粗窥门庭。”“你想学,明天再来此处吧”。

“是!是!先生!”。徐凡激动地掩门退出。转身回家。

回到家中,徐凡晚饭后,兴奋地睡不着,躺在床上,盼望着天亮。天将放亮,徐凡朦朦胧胧中,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急匆匆地洗漱完毕,直奔四季草堂而去。

不一会,徐凡就来到草堂,草堂门扉虚掩,里面灯光闪烁,但是张先生却不在草堂。徐凡摸了摸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壮了壮胆色,推开木门,轻轻走进草堂。草堂上,张先生的书桌上,有一书信压在烛台下。徐凡伸手取出信,展开观看,不禁流流满面。

书信中,简简单单几行字,张先生道出自己仅仅是普通的修仙者,来云梦山仅仅是避祸,但是仇家已经发现他的行踪,他必须要再次离开,所以和徐凡无缘,而且张先生又道,徐凡灵根平庸,并不适合修炼仙道,所以张先生劝徐凡放弃修仙,继续学习,追求功名之道。

“灵根平庸!”“灵根是什么!?”徐凡内心疑窦大起。虽然张仙师已经离去,但是徐凡可以肯定,自己是可以修炼仙道的,只是天赋偏低,但是张仙师已经离去,他要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仙缘。徐凡正在踌躇之间,忽然门外咕咚一声,好象有人跌倒在门外。

徐凡赶紧放下书信,快步走到门外,发现有人趴在地上,月光下,依稀正是张先生。

“张先生!您怎么了!”

“快,快扶我进去!”张先生吃力地说道。

进到房内,张先生从身上取出两张符来,一张贴在伤口上,鲜血立刻止住,一张贴在气海丹田处,隐隐发出荧光。

张先生看着徐凡,眼光闪烁不定,稍过片刻,他眼睛中有决绝之色。其实在片刻之间,徐凡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上了几趟了。

“徐凡,我修仙之道就尽于此了,不久我将兵解,我的仇家已经为我所杀,但我也重伤,已经无法治愈,我的一些衣钵,就赠送给你吧,也算我们的一些缘分,以后你自己能在修炼仙道的路上走多远,就看你的缘分吧!”

话尽于此,张先生就此长眠。徐凡接过张先生的布袋,轻轻将张先生放在地上。在草堂深处,刨出一深坑,将张先生葬在草堂院内,也不敢声张,叩了几个头后,掩上院门,就匆匆回到家中。

一连几日,徐凡也不敢打开布袋,只是将布袋子塞在床底下,也不敢和父母家人说起。只是听到村中村民议论,私塾的张先生被杀在草堂里,尸体在草堂深处找到,但家中并无财物丢失,想来是仇家上门,杀死在家中。村民们纷纷不让加中的孩子出门,并由村长报了官。但官家也不愿意来查此时,一个穷酸书生,没有家眷苦主,又身无多少油水,于是草草结案,再无人来问讯。

时间一天天过去,草堂凶案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村中有花了银子,从外面聘来新的先生,继续教村中的孩子们读书认字。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张山峰和小吉祥立马跟在苏凡身后,下了峰台。

“山峰师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宗门怎么样了?酿酒的事情有进展了吗?”

一边走,苏凡一边询问着。

“回禀师叔,宗门一切都好。大家的修炼都没有落下,也没有不长眼的人来搞事,至于酿酒的事情……”

张山峰犹豫了一会,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继续说道。

“师叔,根据你走时留下的标准,现在昊天宗,只有三拨人还在坚持,具体酿造的成果如何,我还不清楚。”

文学

苏凡微微一愣,有些惊讶,不会吧?

偌大的昊天宗,足足有十万人,到最后只剩下三拨人在坚持酿酒,这也太少了。

自己走的时候昊天宗布满酒香,难怪回来的时候都闻不到了。

张山峰察言观色的能力在昊天宗可是数一数二的,看到苏凡脸上的困惑,他苦笑着说道。

“师叔,你那个标准,实在是有些……苛刻。”

入口柔,一线喉,回味足,杯留香。

虽然只有短短十二个字,但能达到苏凡要求的,竟然只有三拨人。

“哪三拨人在坚持酿酒?”

“回师叔,第一波乃是杂役组的启明仙人.白灵逍.冥仙人和新加入昊天宗的玄冰罔玄道友。

第二波人为曹钦天曹长老,云浮云长老,李西望李道友,君无声君道友他们几人。

第三波人则是李青木李道友,徐仙徐师侄,齐连宇,柳城柳长老以及他的徒孙小狗蛋。”

都是熟人啊,十万人,没想到坚持下来的,仅仅只有这些,不过怎么有一个人的名字,很是耳生。

“诶,这个玄冰罔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听到苏凡询问,张山峰立马笑着解释道。

“师叔,这位玄冰罔道友是你离开这段时间才加入昊天宗的,实力很不错,乃是九劫散仙,为人低调平和,被分配到了杂役组,一同酿酒。”

“是吗?”

苏凡眉头一皱,玄冰罔,这人的名字怎么好耳熟啊。

“等会你把他们都叫到后山来,顺便让他们都把酿好的酒带上,我尝尝看。”

“好的,师叔。”

安排好酿酒的事情,苏凡继续说道。

“山峰师侄,你再找个空地,然后跟小吉祥一起过去建立一个传送通道。”

看到张山峰有些困惑的表情,苏凡解释道。

“是这样的,这一次我们不是去了妖神冢嘛?景问心,景长老现在就在妖神冢。

那边我们已经设立好了传送通道,只要这边联通即可,到时候,妖修魔修就可以去妖神冢修炼了。毕竟灵气对他们的提升不大。”

听到妖神冢三个字,张山峰的脸色立马是一变,这个闻名北荒的凶地,光是听到,就会让人冒出一身冷汗。

“师叔?你确定吗?哪里可是妖神冢啊,里面的妖修还有洪荒妖异……”

“哦,忘了跟你说。”

苏凡看向张山峰,露出了一口白牙,笑道。

“景问心他现在应该叫——第八妖王。”

……

这一切,还得从小吉祥走出妖神冢第十八层说起。

原来,妖神冢第十八层之中有颜洛川落下的一缕残念。

而这缕残念则是将妖神冢多年的谜团全部告诉给了小吉祥。

原来,当初前往仙界准备拼死一搏,渡过仙帝至臻仙雷的颜洛川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

在妖神冢第十八层留下了这缕残念。

经过万年的岁月,这道残念也是虚弱无比,随时都会消散。

但所幸,等来了小吉祥。

妖神冢万年来的七位妖王,其实都是颜洛川残念挑选出的代表。

说难听点,就是青女口中的棋子。

颜洛川给他们飞升的希望,然后让他们寻找自己的血脉,也就是小吉祥。

因为当时颜洛川和东方雯有一个约定。

但具体的

文学

约定内容这缕残念已经记不清。

他只记得一点,那就是找到小吉祥。

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找到。

而景问心,就是这缕残念即将消失前的最后赌注。

幸好小吉祥最后及时赶到,不仅救下了景问心,还得到了颜洛川的部分传承。

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他自创的一套枪法。

与颤栗本能相辅相成的枪法。

行云不灭枪诀。

浑天仙帝就是死在这套枪法之下。

可见其中的奥妙有多强悍!

顺理成章的,小吉祥便成了妖神冢的新主人。

不过她对妖神冢这个地方没什么感情,更喜欢昊天宗。

思前想后,这个好处就落到了景问心的头上。

景问心本来是颜洛川找到的最后一任代言人,现在小吉祥得到了传承,就没他什么事了。

小吉祥在第十八层里找到了景问心的神魂,将妖神冢的操控权送给了他。

可以说,景问心现在是名副其实的第八妖王,还是不用换届的那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